▲挑戰生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花開花落,珍惜生命每一刻
◎撰文/邱淑絹
韓國受髓者金松柱


和多數年輕人一樣,
生病前,金松柱自信又自恃,
認為只要努力,沒有不能克服的事。
直到倒臥病榻、凡事得依賴別人幫忙時,
他深深體認到:「人也有不能的時候。」
一股股愛的力量來自識或不識者,
陪伴他感受冬寒冷冽,
也鼓舞他迎向春日生機。
花開花落,生命的每一刻對他而言,
都要深深去感觸和把握……




偌大的祈禱室堙A金松柱(Kim, Sung-Chul)就著麥克風與神父對應,引
領一早即陸續前來的信眾望彌撒。

韓國首爾的聖母醫院(St. Mary Hospital),五樓廳堂堣H潮滿滿,有提著
點滴、推著輪椅、拄著拐杖的病患,也有陪病的家屬,擁擠程度連入門走
道都無一縫隙。

室外寒氣侵逼,然彌撒會場內卻溫暖盈滿;在莊嚴隆重的儀式中,人們的
心與信奉的主緊扣一起。正如金松柱不再為病所苦的心,在信仰中找著了
力量,並將醞釀過後的光芒,散發於其他受苦的心靈,教彼此的心魂找著
依靠的港灣和生命的光亮……



親情是無價寶

當生病需要別人幫忙,我才體認到人也有不能的時候。


是令人瑟縮的寒凍。小巷一端,金松柱未加外套的一襲清亮身影,為眾人
的尋覓畫下句點。經常到醫院做志工的他,臉上透著飽滿的氣色,彷彿那
失掉健康、幾乎每天掉淚的日子,已離他久遠。

那是起端於一場車禍。受傷住院的他被院方檢驗出凝血功能問題,卻還以
為那只是普通病症,是因長期工作勞累所致:「我原本在出版社工作,需
搬運重物,經常感到腰痛、關節不適……」

待到大醫院進行精密檢查後,確定他罹患「慢性骨髓性白血病」。雙親得
知後眼前一片空白,差點暈了過去。

「不曉得該怎麼辦!」但現實仍得面對,外表樸實的父親說,只要兒子能
得救,他什麼都可以放棄!

年輕時,金爸爸從鄉下來到首爾(Seoul)擔任大樓管理員,工作多年,
好不容易才積攢到一點錢,湊和著貸款買了間房子。但為治療兒子的病,
他忍痛將它賣了。

「我們先前住大房子,現在住在『地下室』堙C」神情靦腆的金媽媽說。
她口中的「地下室」其實是小公寓中的三樓:兩個房間中隔著衛浴,客廳
只能席地跪坐,還得隔出做菜空間;冰箱立於小屋一角,要開啟冰箱、衛
浴或房間門,都得勞煩坐於客廳的人挪動身軀、轉寰出空間來。

「這房子是租的,我們家的經濟還達不到買房的水準。」金松柱沉緩著口
氣說:「住院期間,每星期得結帳一次,那不是個小數目。」有次自己接
到帳單,上頭的數字叫他心媯o痛。

那是一段螫人於心的日子。一直以來,金媽媽為著兒子生病,隱忍著髖關
節疼痛經營小吃店,苦撐整天也不敢停:「那時遇見經濟風暴,剛好兒子
又生病,生活很困難……」

「媽媽已經很不舒服了,還要硬撐,我想了就好難過。」金松柱說。

困頓的情景,牽繫出親人間的情義。金松柱的表姊結婚得晚,想懷個孩子
卻不得願。經濟也不好的她,努力存了筆錢想做試管嬰兒;見金家的無助
,她把錢捧到金媽媽跟前,放棄了傳宗接代的夢想。

對此,性情婉約的金媽媽,淺笑出摻雜著無奈與不捨的心情說:「拿到這
筆錢,我抱著它哭了兩天。雖然金額不大,對我來說卻是無價!」

因為無以回報,她每天為外甥女祈禱,不意外甥女竟自然懷孕,生了個健
康寶寶,全家莫不感到欣喜。



相信明天會更好

很多人給我鼓勵,自己也要往好的方面想,才能熬過當下的痛苦,對明天
懷抱希望。



高中時,金松柱是柔道選手,他對健康一向相當自信,以為只要努力沒有
不能的事。然病中生活無法自理,全得靠親人為他張羅一切,曾經自恃的
他,帶著一顆降伏的心說:「生病需要別人幫忙,我才體認到:人也有不
能的時候。」

白血症動輒威脅性命,化療是首戰之役。面對接踵而來的身心挑戰,金松
柱常感到軟弱無力。

將近半年的時間他無法進食,任何一口食物都能引發嘔吐。靠著施打營養
針維持基本體能,他體重驟減三十公斤,只剩五十。在手臂上比畫著營養
針劑藉由點滴流動的姿勢,金松柱倒吸著口氣說:「連最愛的泡菜也沒辦
法吃。」

每天他熬得辛苦,在病房埵洵搮q視料理節目,想:「明天可以吃什麼?
我想吃些什麼?」他強迫自己進食,每吃一口閉嘴五分鐘,以忍住嘔吐感
的侵擾,但「第一口忍住了,若再吃第二口仍是要吐……」

生病時他成天癱軟在床上,主治醫師為他取了「睡眠王子」的綽號,巡視
病房時,開玩笑地說:「誰來把這王子叫起來啊!」

春天到了,他住著的病房外,隔窗可看到櫻花開了。他心堣ㄧT吶喊:「
等我出院時,一定繞過去看看……」

病房堥C隔幾天就有人往生,金媽媽擔心同樣的情形會發生在兒子身上,
幾乎每天以淚洗面。當時聖母醫院的主治醫師建議:骨髓移植是解救白血
病的方法。但親屬間並沒有找到人類白血球抗原(HLA)和金松柱相符
者,只好轉向非親屬的骨髓庫尋求配對。

韓國當地和日本的骨髓庫雖有消息,卻無法獲得捐贈。因知台灣慈濟骨髓
捐贈資料庫擁有豐富資料,他們於二○○○年元月二十八日提出配對申請
,四個月後,獲得配對成功及對方願意捐贈的好消息。令長久來為兒子擔
憂的金媽媽喜出望外:「感覺終於有救了!」

八月二十九日,金松柱完成骨髓移植手術。移植後卻遇上許多併發症,血
球不增反降,免疫功能更是低落。為了搶救生命,聖母醫院再度透過慈濟
骨髓捐贈資料庫,徵詢捐髓者捐贈淋巴球的意願。獲得對方再次肯定的答
覆。

「他又不是我們認識的人,能毫不考慮地再捐一次,真的很難得……」對
於這位異國捐髓者,金媽媽以疼愛自己兒子的心情,心疼並感動於他無私
的奉獻。

做完淋巴球移植後,金松柱體內的免疫力漸漸提升;手術後三個月,他得
以出院返家,和每天癱臥的病床說再見。

回首那段痛苦的日子,金松柱始終抱著「明天會更好」的心情來面對:「
很多人給我鼓勵,自己也往好的方面想,現在終於成功了!」



走上助人之路

生病時我很害怕、也很徬徨;接受眾人幫助而重生後,我也該走向助人的
道路。



接受骨髓移植那年,金松柱二十七歲;如今經過六年的調養,正值青壯年
的他,又恢復以往紅潤氣色,健康模樣令人難以想像他曾是遊走鬼門關前
的血癌病人。

「我到醫院去和病患分享,剛開始他們都以為我在騙人。」金松柱咧嘴而
笑說。

「生病最初,我很害怕、也很徬徨,想這病為何會落在我身上?接受了眾
人幫助而重生,我想自己也該走向助人的道路。」

金松柱原非天主教徒,生病期間,教會朋友盡心盡力,關懷幾無間斷,給
了他信仰的力量。病後,他也想藉此力量助人。

他回到醫院當志工,除協助神父帶領彌撒,也到病房堸竣葀z輔導,以自
身的經歷為病患加油打氣;晚上有空,則和出院病友們定期聚會。

聚會中,他們也常勸募血小板的捐輸。金松柱說,韓國骨髓捐贈風氣尚未
開展,但血小板的捐輸卻易於被接受。因這股風氣不斷地被鼓舞,也造福
更多需要的人。

「松柱受到太多人的關心,是很多人的愛心凝聚救了他;現在他健康了,
當然要還這分恩情。」為兒捧心掏肺、甚至也想把自己捐出去的金媽媽說
:「陌生人都可以如此幫助我們,若有可捐的,我也都願意。」

金爸爸為了兒子的健康,戒了近五十年的菸癮,金松柱的弟弟金成德也響
應。

金成德今年三十二歲,未婚的他不愛玩樂,「哥哥生病後,我沒心情出去
玩,和家人一起做志工,藉宗教的力量幫助別人很好。」

宗教力量,為金松柱和家人帶來付出的機會,也為金松柱牽引出今生的伴
侶。原本他不敢想像自己也能結婚生子,然而,在醫院志工服務中,他的
虔誠奉獻讓太太崔瑩實看在眼堙G「一起做志工時,覺得他很有愛心,心
地很善良,因此認定他可以依靠。」

二○○五年十月,金松柱和崔瑩實共結連理。金媽媽對媳婦讚歎有加:「
媳婦有顆很美的心,很照顧人,也肯為別人付出,是個善解的好女孩。」

康復後,金松柱進入知名的科技公司服務,很得同事的關心。「上班期間
,若得回醫院複診,老闆一口答應,絕無二話。我真的很幸運!」

「兒子現在健康了,也娶媳婦了,感覺非常地幸福。」動過髖關節手術後
,金媽媽結束小吃店生意,對於健康她更是有體會:「物質上只要過得去
就沒問題,擁有健康的身體是最重要的事。」

金爸爸也已退休,見家中生活恢復常軌,全家人凝聚在一起,他自稱什麼
煩惱都沒了:「兒子健康,就覺得很平安,過去的辛苦也就都過去了……







能夠得到來自台灣的骨髓捐贈,金松柱一家均好奇於如此因緣,猜想著可
是族譜堜M對方有著遙遠的血緣關係?他們掛念著遠方的救命恩人,深深
地想見他一面,然而,重回職場才兩年,金松柱思索自己的能力,也寄望
著將來的因緣。

祈禱室堙A信眾們時而安靜無聲,時而隨著神父和金松柱的引領而唱頌,
氣氛寧靜而莊嚴。

關懷病患期間,金松柱遇過病患往生,也遇過接受他開導轉而關懷他人的
積極正向人生。花開花落,生命的每一刻於金松柱而言,都是深深的感觸
和體會:「生命並非自己能夠完全掌握,或許會消失於瞬間。我曾經失去
過健康,現在更要珍惜……」


(感恩志工崔美仙協助採訪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