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用被扶持的手,扶持需要幫助的人
曾秀育 以付出回饋曾經獲得
◎撰文/賴怡伶
十年前,賀伯颱風重創南投,
使葡萄園主人曾秀育的田產盡付東流,
成了災民。
見證無常的威力,
十年來,她刻苦勤奮於農作,
終於重建完成,並且實現心願——
如果能站起來,
要報答當年及時的救援。
「災後,我見識到社會的愛心,
也覺得欠人一分情;
本著單純回饋之心,
我從一個災民變成志工。
我覺得人人都有善性,
如果適時啟發、集合起來,
會是一股很大的力量!」




戴著寬帽,臉面手臂嚴嚴地包覆起來,曾秀育走入排列整齊、一片綠意的
葡萄棚內。

葡萄棚只比她高一些些,她拿著剪刀,在新蔓嫩葉的葡萄藤間修著,「這
是『疏花』。葡萄剛開花,要修掉過多的枝葉花串,葡萄才會長得漂亮。


每天從早到晚、長期仰頭向陽工作,全身包覆完好的她,兩頰依然晒得通
紅,顯見這份職業的辛苦。她卻滄桑地笑著說:「能做就盡量做。誰知道
那天,這一切會不會又化為烏有……」






南投縣信義鄉大山,陳有蘭溪谷。

夏季午後,山間空氣乾燥發熱,蟬兒攀在綠鬱的森林大木上,奮力叫喚;
蟬鳴雄壯地傳送出來,撕裂山谷地的寧靜。

信義鄉被重山疊巒盤據,陳有蘭溪畔的夾岸高山自地矗起,卻可見山腰、
山腳崩落的土方,陡斜地在河畔囤積。這囤積有些達數百年,土坡上長滿
叢草;有些則是新土崩離,枯黃的土面說明此區地質脆弱性格。

山腳下的陳有蘭溪,近來雨水不豐,河道縮減窄細,溪水湍急流淌,攤出
一大片布滿礫石、細沙、漂流木的河床。然而,即使生命力最強悍的芒草
叢,都未能在這片平坦的土地上廣泛生長——因為如此平靜僅是一時的,
每逢暴雨時節,陳有蘭溪便化為洶湧的怒龍。它以變換不定的性格,滋養
著兩岸生命。

信義鄉種植葡萄的區塊就沿著陳有蘭溪谷分布。山風吹拂加上溪流滋潤灌
溉,日夜溫差大,造就出適合巨峰葡萄的生長環境,生產面積達兩百多公
頃;產量雖僅占全台葡萄產量一成,但因品質佳,在市場上有極高價值。

曾秀育的葡萄園,就在這面大山大溪的景色堙C


一夜之間田園成礫地

「對於種田的人來說,土地就像
是表演的舞台,沒有舞台了,不
知道該怎麼辦……」



出身竹山的曾秀育,年輕時當過百貨公司專櫃小姐、收費站收銀員;嫁到
信義鄉愛國村後,重回山林當起每日苦幹實幹的農婦,種巨峰葡萄已數十
年。

她與先生每日努力農忙,收成雖偶有上下起伏,仍能過著小康生活。然而
,民國八十五年的賀伯颱風改變了一切。「那幾天降下兩千公釐的雨量,
陳有蘭溪暴漲,我們的葡萄園,一夜之間就被沖走……」

相當於台灣全年的總雨量,集中在幾天內落在南投山區,山崩和土石流,
瞬間取代茂綠如茵的葡萄田園風光。陳有蘭溪路斷田園流,僅在上游的愛
國村、豐丘村地區就有兩人死亡,十一間房屋全倒、五間半倒,十四頃果
園埋沒。曾秀育在愛國村的家幸而沒事,但她只看到沉重的未來。

「我們以葡萄收益維生,一夕間,土地流失了。對於種田的人來說,土地
就像是表演的舞台,舞台沒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候很惶恐又很傷心
。」昨日仍為果園主人的曾秀育,今日變為發放時只領回兩條蠟燭的災民
,打擊甚大。

做農的人靠天吃飯,若順收,便能過好日子,若歉收,仍是砸下人力金錢
繼續做,常有借貸,卻也只能寄託產季豐收,得以回本還款。賀伯摧毀了
生計,曾秀育一家馬上要面對的便是經濟問題。

「先生鼓勵我說,我們才三十六歲,還年輕;遇到這種情況,只要努力就
可以了,年紀再大,要振作可能就沒辦法。但當我一想到現在沒有園子了
,還有好幾百萬的負債,不知道要怎麼還!那陣子我常躲起來哭,因為看
不到明天在那堙K…」曾秀育說。


惶恐感揮之不去

「及時的幫助對我們來說,就很
像受委屈的孩子看到媽媽一樣,
感覺很溫暖,不再對明天絕望。」



賀伯颱風,是台灣八七水災後最嚴重的天災,南投山區受創最深,農業總
損失高達一百九十九億元。慈濟志工借用消防隊空地成立救災指揮中心,
組成勘災小組,循著國軍搶修好的路線,深入南投新山、郡坑、豐丘、筆
石、新鄉、同富、神木等災情嚴重的村落了解災況;志工也於現場煮食,
供應救難人員及災民所需。

急難救助階段過去,慈濟志工深入了解發現,儘管居民田園流失,但礙於
法令,無法得到相關補助與復耕,生活陷入困境。所以決定給予災戶生活
補助費。

這一天,信義鄉明德村活動中心前,人龍稠密地排滿廣場;依村落而排的
隊伍堙A每張不安的臉都在期待前方慈濟人,究竟能帶來怎樣的希望。

曾秀育從慈濟人手上,接過了標明姓名的慈濟基金會密封信,滿是疑惑地
打開——堶惘陰i證嚴上人的慰問函,還有十五萬元支票……

十年後的此刻憶往,望著桌上的照片與信封袋,她的眼角噙著淚水,像是
當年的經歷不曾遠離。

「當看到是十五萬元支票,很多災民就流下眼淚。我領了這筆錢,很震撼
又很感激,覺得社會真的很有愛心,大家跟我們不相識,卻這麼無私地奉
獻力量來幫助我們,而且是很及時的幫助。對一個災民來講,很像受委屈
的孩子看到媽媽一樣;覺得社會上還有很溫馨的一面,不要對明天絕望。


曾秀育說:「十五萬元,可能一般人覺得沒什麼;可是對於有困難的人,
十五萬元真的很管用,那是重新站起來的力量。」這筆錢,跟數百萬元債
款相比,數量不大、力量也不大,但卻大大鼓舞了曾秀育。

「我們的田都流掉了,就去幫別人做工。用小小的地種菜,慢慢存一些錢
,一分一分地站起來。」曾秀育與先生以極大的勇氣,辛苦而緩慢地重建



感同身受的力量

「我打電話到慈濟台中分會說:
我是災民,我想回饋。」



「被天災肆虐過後,好多村民的生活都變了。」曾秀育說,有能力的人重
新復耕,但畢竟占少數;多數人放棄被砂石覆蓋的田地,轉而跟原住民租
地耕作。「還有人因為之前投資過多,肩頭上背許多債務,風災過後心血
全無,就開始消沉過日子。」

曾秀育記得有位住在臨時屋的受災戶,失去住家和田園,還遭逢丈夫、女
兒生病,生活陷入困境。「她曾經跟我提到,每天壓力都很大,尤其看到
債主很不好意思。甚至想自己為什麼不被掩埋掉,免得這麼痛苦……」

看盡人生無常,慈濟的補助宛如一盞燈火,照亮曾秀育對未來的希望。「
接到慈濟人給的生活補助費時,我就發願:如果我可以再站起來,我要做
慈濟。」

在重建田園的兩年間,她一直沒忘記起初這鼓舞她的力量;從一無所有中
得到體悟,也付諸了行動。「我打電話給慈濟台中分會,說我是災民,想
要回饋。就有慈濟的師姊來帶我,八十七年開始募款,九十年受證為慈濟
委員。」

滔滔不絕的曾秀育,忽然害羞起來:「我在慈濟堶情A就像小小的螺絲釘
。我覺得自己在人生旅程堙A常扮演副角,因為我是很內向的人,我師兄
常笑我是自閉症。當我說要參加慈濟時,村堛漱H都不相信,都說怎麼可
能!但當有一股力量在後面推動的時候,就會發揮出來。」

感同身受的體驗,促使曾秀育發揮小螺絲釘的大功能,做出了她所謂「不
可思議」的事情。「前年印度洋海嘯發生後,我看著電視報導,想起自己
的遭遇,不知道那奡斢{的力量,停下農事四天,從早到晚都在街上募款
,一天募得五、六萬,也有人幫我募。」

募款並不容易,要說明一個遠在千里之外的災難,請大眾發揮善念,對寡
言的曾秀育來說,更難以想像;不過她說,多年來慈濟的關懷和救援深入
山堙A村民相信慈濟,也願意付出。

曾秀育笑著說:「我在募款時,更體會到要匯集十五萬善款真的不簡單。
所以要用心報答社會給我們的及時幫助。上人說有願就有力,真的是這樣
,我從一個災民變成慈濟人,也是很不可思議!」


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不要太執著於看得到的東西,
失去時也就不會這麼痛。但最重
要的是把握當下,認真做。」



曾秀育在葡萄園中巡迴了幾次,走上堤岸旁那條芒草小道,望著夏末午後
溫暖的風景,心情不覺又激動了起來。「雖然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但現在
想起來還是會難過……還好有親戚朋友、貴人一點一滴的幫助,終於跌跌
撞撞走過來。」

農事繁忙,種葡萄更是人力密集農業,每一天都有不同的農事要做。

「葡萄分三期做,不同的田地種不同期採收的葡萄。當這片田可以採收時
,可能另外幾片田需要夾藤、噴藥。所以有時候早上採收完,下午又要忙
著去別塊田地做工。全部工作,要一直忙到十一月採收期結束才算告一段
落。隔年一月,又要開始忙了。」

曾秀育解釋著葡萄的農作時間是周而復始,沒有休息;她做慈濟多以募款
、助念為主,今年初又投入照顧戶訪視工作。

深山堙A住戶零散,點與點的距離遙遠,車程耗時,曾秀育多請先生接送
,或與師兄師姊一同前往。「訪視時,看到天地變異、人生無常的景象,
心生不忍,更加珍惜當下擁有的一切。」

她認真地說:「我做慈濟,是本著一分單純的心。經歷賀伯災難之後,我
見識到社會愛心的力量,覺得自己欠人一份情,能夠還的就還;經歷過印
度洋海嘯募款後,我更覺得每個人都有善性,需要適當地啟發。如果人人
都發揮善性,結合起來會變成一股很大的力量!」






信義鄉、水里鄉需要照顧的個案不少,草屯的志工也會前來協助。曾秀育
定期關懷六戶照顧戶;這天,她到一小時車程外的一戶人家拜訪。

老婆婆被病苦折磨得失去笑顏,曾秀育心疼地握著她的手,輕輕膚慰著她


賀伯颱風和桃芝颱風引發的土石流,讓老婆婆失去田園家產,投資也收不
回來;又加上親人生病,生活需要補助才過得去。「成為照顧戶,他們也
是很無奈,這樣的心情我很能體會。」曾秀育喟嘆道。

回首人生轉折,曾秀育回答著,更彷彿是在對自己說著:「上人常告訴我
們,財產是五家共有,其中包括災難。我們眼睛看得到的東西,或許明天
就會不見,所以不要太執著,失去的時候就不會這麼痛,能很快又站起來
。但最重要的是把握當下,認真做!」


................................................................................................................................


務農無假日 志工事勇於承擔

◎撰文/賴怡伶


初秋向晚,八位信義鄉慈濟人歷經一小時車程到慈濟水里共修處上課。安
排這項課程的志工李美慧說:「信義鄉、水里鄉的志工住在山堙A要到台
中上課距離較遠,很不容易;所以就近從竹山請來經驗豐富的陳文學師兄
指導訪視技巧。這次很高興看到大家都能來,畢竟我們人手少,多少學一
點,承擔的工作也要多一些了。」

南投遭逢賀伯颱風、九二一強震災害時,趕來勘災救援的藍天白雲身影多
為外地人。直到近年,多位山區居民投入成為志工,在桃芝風災時肩負起
通報災情和引路勘災的重任;敏督利風災更有水里派出所的林春明規畫路
線,協助志工加速訪視發放速度。陳文學說:「勘災路線還是在地的師兄
師姊規畫比較詳盡,而且更了解當地狀況,將物資送給最需要的人。」

信義鄉有八成居民務農,因此當地慈濟委員若不是農民,便是從事農作相
關行業;他們多勤奮保守,從年輕到年老都不停止工作。李美慧說:「農
人沒有假日,只有農忙與農閒的差別。所以他們都用晚上收善款,若有助
念或共修也盡量參加;平日活動則要提早通知,好讓他們安排人手,兼顧
農園的工作。」

山區幅員遼闊,務農人住得分散,來往車程費時,「安排活動要考量到這
點,且共修時要更有效率,盡量在一個多小時內結束。不過,若是草屯、
台中有大型活動需要支援,即便往返要花上四小時車程,他們還是會盡量
排時間參與,讓人很感動。」李美慧說。

地方遠、時間緊、人手少,讓志工們做起事來多一分用心;而務農人的踏
實本性、多做少說的特質,卻讓許多慈濟事特別有效率。李美慧提到:「
台中潭子園區有除草、鋪連鎖磚等勞力工作,都市堬葴D靜態工作的師兄
姊做起來比較吃力。但是我們山上的師兄姊如魚得水,做得又快又好又不
喊累,真的是三個抵十個!」志工廖智孝也笑說:「要做粗活我可以,要
做細的拿筆寫字上台說話,我就不在行了!」

這群憨厚重人情味的農人,在忙碌生活中付出時間,與人結好緣;在家業
、事業之外也維繫志業,他們勤耕土地,也要繼續用同樣的心,勤耕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