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出情迷、奢迷苦海
◎撰文/黃秀花 攝影/蕭耀華
珠江三角洲,外資眼中的淘金地;
伴隨財富滾滾而來的,是一波又一波誘惑,
五光十色的夜生活,一擲千金的奢靡……


身為大陸第一個經濟特區,外資帶動深圳附近市鎮工商繁榮,也讓娛樂產
業隨之興起。夜色迷離、燈紅酒綠,各種娛樂場所成為一些人宣洩工作壓
力、麻醉思鄉情懷的地方。

若問,台商到離家遙遠的地方謀生,是否有賺到錢?大部分的人給予肯定
的回應。若再問,有沒有把「心」照顧好?得到的回答很可能是猶疑或沉
默……




☉趙令輝、王姿雅:

在感情圈套中 浴火重生


一九九三年,趙令輝被公司派往東莞設廠,擔任副總經理職務時才三十四
歲,正是意氣風發。

每天面對上百位工人,一天工作超過十二小時,周遭景色不是水池就是荔
枝園,生活極其無聊;他最大娛樂就是跟朋友去KTV唱歌。

「幾乎天天都有聚會,一下火車,朋友和客戶就等在石龍火車站設宴款待
,吃完飯一定去續攤!」

當時新婚妻子王姿雅剛懷孕,顧慮生活適應和懷胎安全不便過來,讓趙令
輝更肆無忌憚的玩樂。「會去那樣的聲色場所,多半是排遣無聊,有些人
撒錢,炫耀財力;像我喜歡唱歌,就去展現歌藝。大家各取所需。」趙令
輝說。

孩子出生後,王姿雅續留台灣,每天除了上班,還要獨立照顧家庭;夫妻
分隔六年,但只要看到丈夫傳真信件回來,紙上的手繪圖案、貼心話,足
可讓她一解相思之苦,也就心滿意足。

只是沒想到,這浪漫的紙上談情,隨著王姿雅到大陸後,回歸現實生活而
破滅。

王姿雅在大陸找到一分穩定的工作,每天早上七點出門,常忙到晚上十點
才回家;趙令輝依然熱衷唱歌,天猶未暗,朋友就打電話來邀約,只要聽
說那埵雪s開張的KTV,他們一定會去「探險」。

在杯觥交錯下,趙令輝迷失了自己,不但把妻子交代「不管到何處,都要
打電話報平安」的約定拋諸腦後,更跌入感情圈套中;當他發現情況不對
而欲抽身時,已造成一段揮之不去的夢魘。



即使「命」真如此,也要改「運」


「那時他剛離開原來的公司,我拿出所有積蓄一起創業,還向朋友借貸、
替他找合夥人,對未來充滿希望;但付出那麼多,卻發現他……我錢沒了
,人也沒了,真的傷得很重!」王姿雅回想起那段煎熬的日子,只能用「
苦不堪言」來形容。

在家中,她刻意忽視趙令輝的存在,情緒不穩時,也會對他發脾氣;還有
一次公司資金周轉已顯困難,對方又來要錢,她為了阻止丈夫出門,氣得
失控撕破他的衣服。

要留下還是離開?雖然傷透了心,但王姿雅卻無法在去留間做出決定,孩
子、債務、情感折磨……種種牽絆。「很掙扎!很氣!又替自己感到不值
。」

失意、絕望下,她只好去算命;沒想到算命所言,似乎她天生就必須承受
這樣的苦果……雖然心有不甘,但她告訴自己:「就算『命』是註定的,
我相信『運』絕對可以改!」

在心緒極度煩亂之時,她多麼希望能找到一處港灣,讓心靈獲得沉靜。台
灣的婆婆知道後,便鼓勵她參加慈濟,藉助善的力量來改變丈夫。王姿雅
聯絡上當地慈濟人後,開始積極投入,每一次參與活動,都帶給她很大的
啟發;尤其聽到上人開示,言及「普天之下沒有我不原諒之人」,更是震
撼!

「就從改變自己做起吧!」王姿雅給趙令輝時間去處理「外遇」問題;另
一方面,為了接引丈夫進來慈濟,她用心謀畫,先是要丈夫接送她參加活
動,繼而請他幫忙搬送一些物品。

「剛開始他不肯接觸,一次、兩次不成,我就不相信五次還不成功。」王
姿雅回憶起當時鍥而不捨的努力。

而幾位慈濟志工每每到家中作客,總是不斷讚歎趙令輝:「辦事能力強又
有才華!」受到鼓勵的他,漸漸願意多了解。

「最初只是覺得東莞茶山共修處的素食很好吃,但一吃完就走人不好意思
,只好留下來聆聽志工分享。結果愈聽愈有味,決定參與貴州助學和發放
……」在慈濟活動中,趙令輝發現自己能發揮所長,又備受肯定,就這樣
一步步踏向志工之路。



從狂人、妄人、凡人,回歸良人


趙令輝擅長電腦,做起音效、剪輯、配樂等,不比專業人士遜色,在慈濟
活動中承擔的事情愈來愈多。

一開始,他對慈濟人文了解不深,作品常是創意有餘、理念不足。王姿雅
忍不住笑說:「他製作『因為有愛』這首歌的MV時,畫面一播出,只見
一顆『心』怦怦跳個不停,令人想笑!」

儘管如此,溝通幾次後,趙令輝即進入狀況。自從他加入影像志工後,廣
東活動組的影片就變得有聲有色;大家的鼓勵帶給趙令輝很大的信心,也
讓他愈做愈起勁。

去年四月在東莞黃江舉辦的「幸福人生講座」中,趙令輝播了一段影片,
敘述他人生的四部曲——從「狂人」、「妄人」、「凡人」到「良人」的
蛻變過程。

望著丈夫在影片中的告白:「師姊,我回來了!」王姿雅感動落淚。

她記得新婚還在適應婆家的生活,丈夫的種種體貼讓她覺得「即使為他做
牛做馬也甘願!」如今,她理解丈夫沒有勇氣當面表示歉意和感謝,才會
藉由影片來傳達心聲。

趙令輝說,十多年前他曾由母親引領,參加慈濟在板橋舉辦的「幸福人生
講座」。「女人聚在一起,通常像菜市場般吵雜;那次我卻看到大家靜悄
悄地排隊,覺得很震撼。」

而真正促使他深入慈濟的關鍵,是前年底在虎門的冬令發放。

那天氣候嚴寒,志工穿厚夾克、披著圍巾,站在寒風中發放,卻無一人喊
累,還做得很快樂。「看到這群人那麼單純地付出,讓我很感動。自許是
一條好漢的我,又豈能置身於事外!」




☉陳亮名、黃璨如:

花八千萬 上一堂課


一九九四年,二十九歲的陳亮名來到廣州從事紡織批發;少年得志的他,
手上戴著七、八十萬的滿天星鑽表,聘請專屬司機開著名牌跑車,又住在
當時最貴的淘金北路,每平方米要價一萬人民幣,確實很拉風。

「那時候生意很好做,我用貨櫃帶進大批布和紗賣給個體戶,客戶每次都
揹來厚厚一麻袋現金交易,五十萬、一百萬人民幣,要買大型保險櫃才裝
得下。」出身雲林虎尾鄉下的陳亮名,娓娓談起這段「風光」往事。

「賺錢容易,應酬也多,難免就會『暈車』……」人在坦途、又逢年輕氣
盛,陳亮名在廣州過著浪擲千金的奢靡生活。每次妻子黃璨如從台灣打電
話來「關切」行蹤,他總是遮掩地辯說:「沒有!」

陳亮名說,那時他對家庭並無二心,會涉足聲色場所是好奇心驅使及苦悶
無處抒發。

黃璨如早已看出危機,一直想辦法要改變丈夫,但他有如頑石,習氣雖有
收斂,卻執迷於享樂中。

「每次回台一下飛機,太太就會在車上播放慈濟錄音帶;甚至從機場直接
載我去參加茶會。我了解她的用心,但在大陸經商,朋友邀約,實在難拒
絕……」

黃璨如規勸他戒菸,他總以「我爺爺活到八十多歲了還在抽菸,都沒事!
」來回應;即使她在香菸上刻了「靜思語」,也無法改變他。

一次到花蓮參加「靜思生活營」,上人輕輕說了一句:「在場的企業家這
麼多,應該沒有人抽菸吧!」頓時讓陳亮名感到慚愧,回去後立刻戒菸。

儘管他捐善款、戒菸癮,但盛氣凌人、性格高傲,還是令妻子很擔憂。最
終,一個經營不慎,讓陳亮名一夕之間被倒了兩千多萬人民幣(約新台幣
八千多萬元),不僅大陸的房子和車子沒了,把台灣的豪宅賣掉還不夠還
債,最後只能回台灣和妻子共騎一部摩托車上下班。



生意失敗,撿回丈夫


「他生意失敗回來,我反而像是撿到寶。」黃璨如說,她要的不是財富,
而是丈夫能陪伴身邊;她認真地告訴他:「我們最大的本錢就是年輕和健
康,只要肯努力,一切可以重頭再來。」

「他春風得意之時,下巴總抬得高高的,不可一世。」黃璨如說,當年眼
見丈夫愈來愈囂張,不知如何以一己之力,抵擋大環境對他的誘惑,只好
藉由參加慈濟活動來消除煩惱。

「上人常說,逆境是增上緣,面對逆境要感恩。」黃璨如說,以前她一直
想不透這段話,後來丈夫經商失敗,開始虛心懺悔、甘願受教,她才體會
到,原來這一切都是因緣!

從奢華到平淡,陳亮名要適應並不難;只是,八千萬非小數字,即使對方
只還十分之一,他們都會很好過。

起初,陳亮名仍耿耿於懷,幾次搭機到廣州去討債,也曾運用關係找了朋
友幫忙,結果僅要回一批衣服,回台賣了幾十萬元。

對此,黃璨如倒是很釋懷,不斷好言相勸:「反正我們一天只吃三餐,沒
什麼好計較,算了吧!」

回台最初那兩年,陳亮名在一家貿易公司擔任高階主管,假日跟著妻子訪
貧、照顧獨居老人。面對現實後,才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從關懷弱勢中
,他覺悟到自己多麼有福報。

「世間財,是你的,跑不掉;不該得的,要留也留不住。」上人這段話,
對陳亮名有如醍醐灌頂,讓他不再執著追究;而當他一放下,黃璨如也如
釋重負:「就像一個家庭的軸心穩固了,旁邊的磁場也跟著順了。」



見苦,柔軟內心;付出,堅定善行


在人生最黯淡時,陳亮名有了妻子的開導,浴火重生。二○○三年,他重
回廣州打拚事業,黃璨如也同行。這次他們從小本生意做起,自台灣代理
食用油賣給當地超市。

經過一年奮鬥,事業逐漸穩定,他們馬上歸隊,繼續做慈濟。這三年多來
,除了參與大型賑災和助學金發放,也投入台商急難救助,關懷器官移植
與骨髓移植病患、貧病個案等。

「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雖然賺的錢沒有以前多,卻有很多時間可以做慈
濟。」陳亮名說,經歷風風雨雨,他更懂得珍惜。

去年十二月,廣東慈濟志工至乳源縣冬令發放,陳亮名看到兩位婦女背著
小嬰兒來領物資,當他拿餅乾給兩位母親時,她們不約而同轉頭給了孩子
。那一幕,讓陳亮名感觸良深。

「每個人出生時都同樣受到父母的寵愛,但隨著年歲漸長、生長環境不同
,卻造就出不同的命運。」陳亮名看著這兩個孩子白嫩可愛,不同於其他
災民布滿風霜的粗糙肌膚,不禁思索著他們的未來……

這分衝擊在他的心中餘波蕩漾;再看著身邊的妻兒,一家人衣食無虞,還
有一位即將出世的孩子,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

乳源發放,有三分之一的食用油是陳亮名捐的;賑災回來後,他內心更堅
定,也更見柔軟。在東莞茶山聚會中,他當著六十八位團員吐露心聲:「
在能力範圍內,我願意多承擔;如果經濟更許可,希望以後能認捐所有賑
災的食用油……」






「我的後半生幸福,是慈濟給我的,我和丈夫已找到心靈的共同依歸。」
王姿雅說,趙令輝研究起攝影、剪輯、音效等,可以整整三天不出門;一
旦出門,不論拜訪客戶或與朋友見面,逢人就說慈濟,還被人家消遣:「
你何時變成慈善家了!」

「他現在跑得比我還快,什麼活動都想參加。」黃璨如也讚歎丈夫陳亮名
。她懷孕期間不便到處跑,丈夫卻很勤快,才剛從乳源賑災回來,就去關
懷瓦斯氣爆受災的台商,接著在社區舉辦讀書會、分享心得。「連我的那
一份,他也幫忙做了!」

轉變,可以在一瞬間發生,就看自己願不願意努力嘗試。

為了幫助和他們有相同遭遇的台商眷屬脫離「苦海」,廣東慈濟志工勤於
辦活動,號召更多台商參與,希望藉助團體力量提醒:「切莫忘記當初為
何而來?千萬不要成了事業,卻毀了家業!」


................................................................................................................................


從擔心到同心

◎撰文/黃秀花


「女人比較癡情,總把男人當成『唯一』。特別當先生不在身旁,那種潛
在的不安全感,就會緊緊包圍著自己。」這是許多台商太太共同的心聲。

到深圳兩年多的陳秀君說,過去她留在台灣,也曾歷經心靈折磨——明知
丈夫為了打拚事業,不得不兩岸奔波;明知丈夫很正派……但是心疼之餘
,還是會「擔心」。

「我並非不信任他,只是負面新聞太多。」隨著丈夫停留大陸的時間愈來
愈長,陳秀君開始失去耐性,情緒難以控制,「心情不好、想找個人說說
話時,偏偏他又不在身邊……」

當「不安」化成「疑問」,她就狂打電話追蹤。幸好,丈夫脾氣很好,總
是耐心和她談,甚至還會用攝影機拍下生活起居,讓她放心。

個性內向的洪美暖,最怕被人知道丈夫在大陸經商,出門總是避免與人交
談,深怕別人的一句話,會讓自己起煩惱。「你老公怎麼沒有跟你一起來
運動?」只要聽到人家這麼問,洪美暖就含蓄帶過:「他跟我興趣不同…
…」

台商被標籤化,陳素雲感受更是深刻。很多關愛的眼神和話語,造成她無
形的壓力;有次逛街買東西時,店員無意間問了一句:「你不怕先生在大
陸做生意會娶小老婆嗎?」她很篤定地回答:「我先生是慈濟人,完全可
以放心……」

王春滿說,過去心靈空虛,老想打電話給丈夫;但丈夫一忙起來就精神緊
繃,往往一言不合起爭執,最後不是丈夫掛她電話,就是乾脆把電話線拔
掉,讓她打不進去。有陣子她真的笑不出來,直到藉助慈濟活動讓生活豐
富起來,每天關懷別人,自然就無多餘心思亂想了。

去年冬天在乳源的發放結束後,賑災團領隊許學智勉勵在場的「女人們」
,要努力把丈夫帶入慈濟同修,讓他們當自己的「總機」、「司機」、「
香積」、「提款機」、「按摩機」……幽默風趣的一段話,引來一陣笑聲


如今,子女在台的學業告一段落,陳素雲和王春滿分別來到東莞和丈夫會
合;每次慈濟一有活動,就可看到他們成雙成對出現。

陳秀君來到深圳後,不僅為志工活動注入很多新的創意,也襄助丈夫的事
業;而洪美暖自從和丈夫同行菩薩道、有了共同話題,心靈的距離更近了


這些台商眷屬,在亟需心靈寄託之下踏入慈濟,希望藉行善來轉移心境;
無形中,也影響到另一半。如同「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的道理,潛移默
化的效果,已在彼此身上慢慢發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