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啟動愛的地方,就是心靈故鄉
◎撰文/黃秀花
早年許多台商受大陸土地便宜和勞動力廉價吸引,
紛紛前往投資,希望讓產業起死回生;
因為抱著「過客」心態待人處事,
種種衝突與不信任紛至沓來。
在台資企業服務的員工,多來自大陸貧困省分,
同在異鄉討生活,需要更多的體諒與關懷。
一群投入濟貧扶困的台商志工,把愛延伸到員工身上,
以對待「家人」的心態,把工廠營造成「家」的氣氛……




一九八○年,中國大陸實施經濟改革政策,首要之務便是在廣東深圳成立
全國第一個經濟特區,有計畫地從各省召來外貿精英入駐;讓原本只有四
萬多人的小漁村,一下子躍升為熠熠閃耀的投資新天地。

深圳對外招商,港商占地利之便,搶先建立了灘頭堡。之後台商看中此地
工資低廉、廠租便宜、出口方便等利多,也開始沿著珠江流域北上,由點
、線而擴及面,在深圳、東莞、廣州等地設廠。這一波投資熱潮在九○年
代達到高峰,連同惠州、中山、佛山、珠海等地,構築出珠江三角洲經濟
圈。

從台灣飛往香港,下飛機後坐上地鐵,進入羅湖關口準備入境大陸;熙來
攘往的人潮如川流,稍不留心就可能會擦撞到人……十多年來,廣東台商
兩岸三地來往奔波,這條路,不知走過了多少回。

如今,羅湖關門面加大加寬,而進入深圳也多了好幾個關口——皇崗、文
錦渡、沙頭角、蛇口港、福永碼頭等;但台商還是一樣要「過關」——為
事業、為理想、為創高峰……出入關的路途綿延數百公尺,正像是通往機
會又滿布荊棘的漫漫長路。






「早年,我們先把零件和樣品寄到香港,人再過去取件帶進大陸。每次都
這樣出關、入關。」一九八六年就跟外國客戶進入深圳洽商,四年後正式
設廠的葉碧峰,對「通關」印象深刻。

「我到大陸投資時,已經五十三歲了……」一九九二年進入廣東設廠的林
榮吉,說到這段奔波血淚史,忍不住一陣鼻酸。當時他在台灣經營的皮件
塑膠手袋廠已面臨生存危機,還背著兩千多萬銀行貸款,每個月利息高達
三十多萬,不得不轉換戰場、重起爐灶。

大陸是一個新夢土,但築夢之路走起來不輕鬆;他獨自從台灣拖著皮具出
發,先到香港加簽台胞證,再往羅湖報關,最後拖回東莞的工廠。一趟路
走來顛顛簸簸,很辛苦。

一次他從台灣到香港,扛著三支重達九十公斤的皮具在身,趕搭計程車到
旺角加簽證件,隨即又跳上地鐵前往羅湖,不敢耽擱時間,就怕來不及報
關。

「我扛著皮具,一刻也不能離手。從九龍上了地鐵,沒想到才搭到上水,
就聽到廣播說要換車。想到今天來不及,明天又得重來一次,淚水當場滾
下!」

一九八五年到香港做貿易,九○年後在揚州、東莞設廠的江智超回憶,初
到大陸,他一個人拉著三個拉桿箱、揹著兩個包包過關,一種孤寂和不確
定感緊跟其後,卻又不能回頭,「真是心事誰人知?」

十三年前跟著丈夫到大陸的葉郁蕙也有同感,「每次從香港入關,我都會
忍不住回頭看,彷彿將踏上一條不歸路……」



生活適應難,人員管理更難


翻開大陸台商奮鬥史,並沒有想像中那樣光鮮亮麗、賺大錢;特別是早期
進入大陸或者自行創業,都曾走過一段艱辛路程。

葉郁蕙說,當時從羅湖關一路擠著四、五小時車程才能抵達惠州;惠州環
境很落後,讓懷有身孕、在台北過慣舒適生活的她難以適應。「打開水龍
頭,流出來的水夾雜泥沙和蟲……」她經常跑到香港去買整箱礦泉水回來
,甚至為了想吃麵包專程跑一趟香港。

一九九二年被公司派到東莞市虎門鎮設廠的陳絹媛,也對環境適應不良,
曾因被蚊蟲叮咬又碰觸到污水,感染蜂窩組織炎,返台治療。「當時包括
白米、食油、衛生紙、洗潔劑等,幾乎所有生活用品都從台灣帶過去。」

「睡覺要掛蚊帳,否則早上起床一定遭殃!」同年到大陸從事鞋業貿易的
劉鵠偉也描述,早期台商都有被叮得滿頭包的經驗,當時設廠在佛山的他
就住在鐵皮屋堙A一下雨就漏水。

但,最苦惱的不是物質水準,而是離開家人的孤單。「每當夜深人靜想起
,就格外難熬。很難受時,也只能躲在棉被堸蔬。」劉鵠偉說,有時他
在台灣離家前,妻子會假裝睡著,就怕離別的滋味;而他也當作不知道,
悄悄出了門……

最初他設想三個月就可以讓一切上軌道,但舉凡員工管理、客戶壓力……
都需要他投注更多時間經營。「晚上常常睡不好。每次一想到要回台灣,
就很興奮;要來大陸,就很沉重。」劉鵠偉說。

一九九一年到東莞投資的薛明仁,也有刻骨銘心的經驗:「早年常停電,
市面上又只能買到白色蠟燭,晚上點了一整排,呆坐在房堙C那種心境…
…」

不僅夜晚如此,白天煩心事更多;薛明仁那時同時經營油墨廠和協助堂兄
管理手袋廠,雇用不少員工,每每因溝通不良而大發雷霆;為此,他特別
從國外引進人際關係訓練教學,希望拉近與員工的距離,但成效不彰。




付出關懷,為壓力找到出口


陳絹媛的公司主要生產「斷電保護器」,員工大部分來自偏遠省分,教育
程度普遍不高。身為副總的她,常為了管理員工,白天情緒緊繃、夜晚難
以入眠,日積月累,有天竟然中風倒下。

兩年前,她首次參加慈濟在安徽舉辦的冬令發放,才改變了壓力沉重的台
商生涯。

「滿是人潮的隊伍中,窮苦人等待的只是一包三十斤白米,合台幣不過一
百多元。到和平縣助學,窮人家拿孩子的獎狀當壁紙貼滿整面牆,很壯觀
,也令人心疼。」

陳絹媛看到農人衣著破舊,住在簡陋土角厝,不到十歲的孩子就蹲在戶外
煮飯……一幕幕場景,讓她想通了:「原來員工的成長背景就是如此。難
怪他們做錯事會隱瞞,就怕承認了,飯碗會保不住!」

繁重的工作壓力、惱人的管理職責,則讓黃丹鳳酒精成癮,變成沒酒無法
度日。「一天可以喝四攤——中午吃飯喝一攤;下午茶去咖啡廳,不是喝
咖啡而是喝酒;晚上跟朋友吃飯,還是喝酒;吃完飯後唱KTV,又喝一
攤!」

喝了酒,她的脾氣更難控制,一次她正在對員工發怒,剛好有廠商來,脫
口說出一句:「黃經理,你不要對我這麼兇!」頓時讓她驚醒——剛來大
陸時,她告訴自己要用愛對待員工,沒想到卻愈來愈失去耐心……

五年前,她應慈濟志工之邀,前往貴州賑災。那年冬天特別寒冷,當她牽
起災民的手,為他們塗上凡士林時,震懾了。「才十幾歲的孩子,怎會有
如老農夫般的粗糙雙手?」眼前一張張稚嫩的臉龐,卻有著飽經風霜的小
手,教五十多歲的黃丹鳳萬般不捨。那趟貴州行後,她決心戒酒。「不能
再醉生夢死、浪費生命了。」

一次,和慈濟志工去關懷一位猝逝的台商,他帶著千萬元來投資卻血本無
歸,淪落到住鐵皮屋、靠老母拾荒過活;心情惡劣之下藉酒澆愁,導致心
臟麻痹而往生。「當下,我慶幸自己能及時回頭!」黃丹鳳說。

她協助將那位老母親安置到深圳的老人院,由於關懷之便,還與院內另一
位老奶奶譜出深刻的「餵豆漿」情誼。

八十六歲的老奶奶無子女可依,身體又虛弱;黃丹鳳很不忍,常熬煮麥片
粥去餵食。當老奶奶健康狀況愈來愈糟、漸漸吃不下東西,黃丹鳳就改餵
豆漿。有天,她陪老奶奶到深夜十一點多才回家;翌日再前往探視,老奶
奶已走了……

這段萍水相遇,讓黃丹鳳很珍惜,更體悟到要把握每個付出的因緣,否則
稍縱即逝。



自愛互愛,不是過客而是家人


「我難得回家一趟,一定要聽這個嗎?」苦於和員工溝通的薛明仁,某次
從東莞回台,發現太太在聽慈濟錄音帶,十分不悅。

「好……不要生氣,你不喜歡,我關小聲一點。」讓薛明仁詫異的不只是
太太的聲色變得柔和,當他打開冰箱,居然發現太太已為他準備好削了皮
的水果!

他開始跟著妻子陳素雲讀慈濟書籍,覺得很切合己心。其中,教聯會所編
的《春風化雨》,他認為很適合用來教育員工。連續帶動一年,每週還花
上五小時準備教材與演練,結果自己受益最大。

「這就是我需要的。我所思念的故鄉並不在任何一地,而在自己內心、那
個能啟動慧命之處,才是『心靈的故鄉』啊!」

愛心啟動,從一九九六年起。他陸續參與福建、江西、湖北、安徽、貴州
、江蘇等地的賑災工作,十多年來累積的濟貧和助學行動,早已數不清。

原本廣東的台商志工,只有薛明仁、余勝雄和王家宏等寥寥幾位;在薛明
仁努力帶動下,二○○三年培訓出八位生力軍。至今在廣東,志工已近兩
百人。

在深圳經營電子產業的王天維說,初來廣東,因為環境轉變太大,心態很
難調整,也覺心靈空虛,需要精神食糧來填補;做慈濟感受到貧苦人的生
活境遇,無疑對自己是一大啟發。

「即便環境惡劣,他們都可以知足常樂;我不愁吃穿,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想通了這一點,王天維毅然承擔起貴州助學活動。

送髓到大陸、關懷受髓者、轉介貧病個案到醫院治療……很多醫療聯繫工
作也都有他參與。「在異鄉生活,碰到了痛苦,所以我們去找慈濟;在付
出的過程中,我們也得到很多回饋,包括來自病患、家屬及院方。更重要
的是,看到一條生命被救活了,那種快樂真是難以形容!」

「與其說我們為慈濟做了什麼,倒不如說,是慈濟讓我們從做中去體會、
增長智慧。」江智超說,曾經他對員工要求很嚴格,與妻子也常有摩擦,
壓力大到被醫師診斷為「腦神經衰弱症」。「錢是賺到了,生活卻無意義
。」

「那時員工犯錯被叫進辦公室來,我常是一個杯子就飛了過去!」江智超
說,當年看上大陸土地與勞動力廉價,可以讓產業起死回生,抱著「過客
」心態來此投資;對待員工沒有很用心,總是責罵多於鼓勵。

「上人說,一個杯子若不去看它的缺角,還是圓的。」從參與慈濟中,他
體會到要先關愛員工,他們才有向心力,於是轉用讚美取代怒罵。

他常跟員工分享賑災、助學心得,意外得到員工響應,主動捐款表示也要
盡一己之力,幫助自己的同胞。不只如此,當他們夫妻出去做慈濟,員工
都很自愛,願意做好本分事,讓他們無後顧之憂。

江智超在工廠的牆上寫下:「我以廠為家,家以我為榮!」希望員工們把
工廠當成「家」,一齊為共同目標努力。



同樣自異鄉來,多分疼惜心


廣東省數以萬計的台資企業,員工多離鄉背井,出外討生活本就不易,也
需要被愛、被關懷。而台商同樣來自異鄉,做生意也是步步為營;但是員
工看到老闆忙於事業還願意行善,感受自然不同。

七十歲的何周秀每天一到工廠,就會去理理員工的帽子、時而摸摸他們的
肩膀,慈母心充分流露。

十五年前兒子到東莞投資電子廠,她也跟著來掌管財務兼理行政。一生吃
過不少苦的她,對員工特別疼惜,常以一句靜思語:「不要小看自己,人
有無限的可能。」來勉勵他們奮發向上。每當她看到有合適的衣物鞋子,
總會不吝惜買來犒賞員工;逢年過節還會塞幾百元紅包,讓他們返鄉搭長
途車時,買買零嘴吃。種種貼心之舉,讓員工很感動。

她不僅疼愛員工,做善事也不落人後。每次到貴州致送助學金,攀爬崎嶇
的山路,她總走在隊伍前端,讓年輕志工自嘆不如。「我年紀雖大,但精
神和體力都不輸年輕人。」她在出團時擔任香積,餵飽大家的胃,也可以
粉墨登場,娛樂當地居民;她隨時笑瞇瞇、到處分送愛,被大家暱稱為「
何媽媽」。

「能參加慈濟,是我最大的福報。」何周秀不諱言,來到大陸,就只有兒
子在身邊,他又常有事忙,讓她感到很寂寞;但成為志工後,她多了好多
子女,帶給她很多的溫暖。






在大陸的台商,經常要過「關」——資金周轉、政策變更、稅務繁重、市
場競爭……層層「關卡」,足以讓他們傷透腦筋,也考驗著他們的智慧。
然,在這麼忙碌的生活中,為何他們還「搶時間」做慈濟?

「助人,其實是在救自己的心。大家明白慈濟是心靈的港灣,所以努力付
出。」薛明仁把責任轉化成使命感,勇於承擔。

曾是酒國女英雄的黃丹鳳,如今常跑太平間為人助念,連過年也不忌諱;
一向依附丈夫的陳秀君,半夜接獲台商求援,立刻到殯儀館幫他清洗自殺
女友的遺體、為其更衣;而身為鋼鐵廠老闆的莊清標,發心捐助貴州學童
球鞋,還彎下腰一一為他們丈量腳的尺寸……

更難得的是,這群企業菁英,都是「搵過鹽水」之人,非公司大老闆、即
高級幹部,過往整天追著金錢跑,也多站在高位發號司令;而今投入慈濟
,卻願意放下身段配合其他志工伙伴,薛明仁讚歎:「確實不簡單!」

愛的列車,
開往感恩的月台;
多少有緣人,
邂逅在這個時代;
天地輪迴、
時空更改,
唯一不變,
依然有愛……

在廣東的日子,這首歌迴盪在多少台商的腦海堙C過去彷彿漂泊浮萍,有
根卻著不了地;如今找到生命的價值和方向,他們義無反顧地投入。如同
歌詞所描述——正因為「有愛」,他們甘願奉獻,也讓生命活得更光采!

(資料提供╱梁妙寬、尹懷文)


................................................................................................................................


我和我的台商老闆

◎撰文/黃秀花


「人家都說,我跟對了老闆、我老闆跟對了師父!」二十七歲的吳偉強說
,這兩年來,他除了接送老闆洽談生意外,更多時候是載他去做慈濟。

家在乳源縣的吳偉強,之前做過送水、送報紙及運送家具等工作,待過的
公司不少,卻未碰到像林榮吉一樣,有愛心、肯付出時間和金錢去助人的
老闆。

「很多台商來大陸都只為了賺錢;但我看到老闆還懂得回饋。」吳偉強到
職第三天,就載著林榮吉將台灣善心人士捐贈的骨髓,送往廣州南方醫院
去做移植。

之後,當他載著老闆參加助學及發放時,都會主動幫忙。

有了參與,他當然了解慈濟在做什麼;去年七月,家鄉受到碧利斯颱風侵
襲,發生嚴重水災,他將回鄉所見災情告知林榮吉,之後帶著慈濟志工去
勘災、發放。他說:「我也要效法老闆當一個救人的人,慢慢把自己雕成
像菩薩一樣。」






王俊芳來自四川仁壽縣,原本與丈夫在深圳一棟大樓做清潔員;看著丈夫
身上僅綁著兩根繩索就吊在外牆清洗,每每令她膽顫心驚。

有次在洗手間打掃時,她撿到一條鍊子,送交給管理員;這拾金不昧的舉
動讓王天維知道了,覺得很難得,便問她願不願意到家堥蚗隻ㄐC

自此,王俊芳成為王天維的管家兼理公司雜務;丈夫袁興民也跟著進入公
司服務。

他們學歷都不高,但王天維和張淑慧夫婦耐心教導操作電腦。「老闆不僅
教我們技能,還教我們做人的道理。」王俊芳說,王天維夫婦遠赴貴州、
安徽、廣西助學和救濟,自掏腰包買機票,這些年來幫助的人不少;她也
曾跟著他們去包素粽義賣,籌募助學基金,覺得很有意義。

王俊芳的姊夫罹患重病沒錢醫治,王天維夫婦得知,決定挺身相助。「聽
到、看到了,就要去幫忙。愛沒有遠近,也不應有分別,我們都可以千里
迢迢去關懷別省的孩子,當然也要對身邊的人多付出愛。」

提到老闆援助她姊夫治病,王俊芳說:「醫療費用等於是我們農家一年的
收入,教我如何不感動!」後來她外甥考上成都醫務專科學校,一年學雜
費要八千元,因父病、家貧,無錢繳學費,老闆夫婦也是二話不說就贊助


「他們兩人都很節儉,衣服的袖子破了,說補一補就好了;飲食也很簡單
,尤其吃素後更是清淡;但對於助人,卻又那麼捨得花錢,實在讓我敬佩
!」王俊芳說。






「員工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當然要多加疼惜。」在東莞創設電子廠的洪
明清和張秀美夫婦,把工廠當成家庭一樣來經營。

四年前,工廠員工張明貴與湖南同鄉男友結婚,沒想到婚後不到三個月,
丈夫就出車禍往生,讓她陷入一片黑暗。「老闆夫婦當時人在台灣,立刻
打電話關心,一回到東莞就趕過來看我,讓我覺得很有依靠。」

張明貴說,那時她常常呆坐流淚,晚上也睡不著,還好有老闆夫婦用心陪
伴,讓她了解「人生無常」,並常帶她去做志工,包素粽、掃街等,讓她
轉移注意力,心情才慢慢平復。

陳絹媛也鼓勵員工一同行善。虎門一對老夫婦住在用樹皮建的房子堙A難
抵大雨;一塊塊木板拼成床,下面只墊著幾張凳子;廚房在外頭,老婆婆
得蹲下來炊煮,還必須走一段路到鄰居家去提水……

「看過老夫婦的住家環境後,我就想到公司有修繕組,各種人才都有,正
好可以讓他們出一分力、發揮所長。」陳絹媛說。

自家工廠的修繕組,包括水電工、焊工、木工、水泥工,經實際勘查、達
成共識後,利用四天假期釘床板、做棚架、砌磚爐、做流理台,在今年元
旦前讓這對老夫妻有了煥然一新的家。組長龔聲凱說:「看過他們的房子
後,我內心就有感受,也明白副總平常都在做些什麼,我們很樂意盡一分
心力。」

「其實每個人都有善心,只是缺乏引燃的媒介。」陳絹媛說,當聽到員工
說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她也與有榮焉。


................................................................................................................................


【和平助學•訪視筆記】


小巨人大夢想


◎撰文/沈碧華


建巍的家,位在一個典型的客家泥磚大雜院中;家堨u有一個小得不能再
小的房間,留給媽媽睡,他平常住校,回家時就與堂兄擠一個房間。

建巍的哥哥就讀大一,三年前接受腦瘤手術,讓家婺g濟雪上加霜;父親
四處打零工,在大城市底層討生活,但勇於肩負一家的希望。在這麼惡劣
的環境中,建巍和兄姊三人卻有厚厚一大疊獎狀!從母親的神情可看出,
這三個孩子是她的驕傲。

就讀高一的福安,也是上進的孩子,獎狀貼滿牆壁;兄長與母親都有病痛
,但福安充滿夢想,希望有朝一日成為物理科學家。

雖然已經二十一歲了,惠珍才讀高三;父親往生不久,母親為了家計外出
打工。惠珍的目標是考取師範大學,臉上總流露著「就算碰到再大的困難
也不害怕」的神情。

……

這次家訪,讓我經歷一次心靈大豐收。每個孩子都有類似的遭遇,但他們
不畏艱難、發奮圖強,珍惜這分得來不易的助學金用功讀書,希望有朝一
日有能力改善家境。從他們身上,我學習不少,也相信並祝福這群孩子,
只要全力以赴,夢想一定會成真!




愛的能量種子

◎撰文/傅榮進


和孩子們深談後了解,許多人體諒父母賺錢供應他們就學的辛苦,想輟學
以減輕家庭負擔;也有的孩子想出去打工,幫助其他兄弟姊妹完成教育。
這種懂得感恩、願意犧牲自己來成就他人的精神,令人動容。

時下很多年輕人,父母噓寒問暖、給予豐衣足食仍不滿足,或憤世嫉俗、
或視一切為理所當然。如果他們能體會和平縣這些孩子如何與環境搏鬥,
相信有助於他們懂得「知福、惜福」進而「再造福」。

在訪視回程,遠遠看見一位六、七十歲的先生牽著腳踏車走來,車後滿載
著東西;但他突然把腳踏車往旁邊一推,雙手合十朝我們跑來,嘴堛蔔
「感恩」!原來去年他收到慈濟冬令發放的物品,對他幫助很大,所以看
到藍天白雲的身影就飛奔過來道謝。

我心中深深觸動。是啊!啟發了感恩心的人,等他有能力幫助別人時,必
定是一顆充滿能量的愛的種子;它能撒播得多遠、多寬廣,真是不可限量
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