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病人健康出院,是我的心願
◎撰文/李委煌 插畫/羅方君
醫院看護


主角:劉淑真 
年齡:四十六歲 
從業:十年

☉本分事:
一個好的看護,要把照顧病人視為己任,
將看護工作當成生活,勇於接受挑戰。
反之,缺乏耐心、不懂技巧,經常挑剔病人,
看護生涯不但度日如年,也易造成彼此身心的傷害。

☉做中覺:
不少人不斷追求更好的物質享受,
但躺在病床上卻發現,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病人就像是我生命中的貴人,
我陪他們走了一段,他們也教會我看淡一切。



夜堛瘍@理之家,看護人員忙碌異常。一位位臥床老者,靜候著人來打理
:翻身、拍背、換尿片、灌食、傷口換藥……看護的工作流程就像條生產
線,照護完一位後,接著另一位。

有人拉肚子、有人嘔吐,劉淑真丟棄一包包穢物,少有時間停下喘歇,就
這麼忙到東方漸白;大夜班結束後,她又回到中風的王阿嬤床邊,繼續日
間的一對一照護工作。

若有空便下樓買碗稀飯,否則就沖泡杯飲料權充早餐。這工作得以病人為
中心,看護者的吃穿需求常因忙碌而被忽略,劉淑真因此提醒自己,一有
空便要多喝水。

看護工作不受勞基法所限,工時長短難有保障,有時接連數日無法休息,
有時卻等接案子等得發慌;當然,有看護想喘口氣而不得,有人倒想多賺
些錢,拚了命用時間、健康換取酬勞……



職業特質:
長時間、快節奏、要用「心」


「阿嬤,要給你翻身,然後再拍打按摩一下喲。」高齡八十五的王阿嬤,
由於氣切無法言語,兩隻眼睛睜得圓大,骨碌骨碌地滾動著。不像體溫、
血壓可以測量,劉淑真只能用心體察阿嬤的心意。

在換尿片、換藥、鼻胃管灌食後,感覺老人家今天精神好,劉淑真又拿出
洗頭板來。

「阿嬤,洗個頭好嗎?」阿嬤雙眼亮了起來,像已做好心理準備。「洗完
吹好頭髮,很舒服的喔。」劉淑真邊洗邊哄著,像在照顧小嬰孩。

阿嬤很願意配合照顧,讓劉淑真輕鬆許多。當然,也曾遇上情緒一來便拔
尿管、針管、鼻胃管,或是晚上吵著不肯睡的病人,讓工作疲累不堪。

護士來為阿嬤量血壓,收縮壓一百四十,偏高了點;再為徹夜未睡的劉淑
真試試,收縮壓也有一百四十!她若無其事地說:「安啦!不過是血壓高
一點。」記得有一回發燒,她實在撐不住,才去急診掛號吊點滴,稍微休
息後再回病房繼續看護。

阿嬤的大兒子、二兒子陸續來探病,劉淑真一一跟他們做「簡報」,諸如
水腫的改善、睡眠狀況、痰液多寡、醫護的提醒等。兒子們探訪之餘,也
跟她聊起許多家堥ヾA讓她更了解阿嬤的背景與生活。

「小姐,起床吃飯囉……」近午,劉淑真喚醒沉睡中的阿嬤,不忘逗逗老
人家。灌食之後,再為阿嬤換過尿片,她才準備用餐。

「有時吃到一半,病人要上廁所、或嘔吐;待處理乾淨後,我又拿起碗筷
,繼續吃飯……」大部分的看護和劉淑真一樣,練就一身「船過水無痕」
的本事。



調整觀念:
家屬是來幫忙,不是監視


看護的專業技巧固然重要,但體貼病人的一顆心,卻是再精湛的技巧也無
法取代。

劉淑真曾為車禍癱瘓的老伯伯,貼身看護了一年;他受創嚴重,接受氣切
,身上接著鼻胃管、尿管,雖然意識清楚,卻因長期臥床而沒有安全感,
只要親友或劉淑真一離身,監護儀器便會因他的情緒、焦慮與咳嗽而嗶嗶
作響。

劉淑真溫言柔語膚慰他,有時也念雜誌上的好文章給他聽,讓他了解:「
看護比他自己更在意病情」。一陣子後,即使老伯伯身邊沒人,也能安心
休息。

「在別人最需要時,可以『幫得上忙』的那種感覺很好!」自稱雞婆個性
的劉淑真,不但說話速度快,雙手也常隨之揮舞,是個靜不下來的人。從
小就愛打抱不平、仗義直言,親友都稱呼她為「小辣椒」,很嗆。她強調
,自己喜歡那種助人的感覺。

劉淑真從不挑病人,遇上須費心照顧的病人,她試著轉換念頭,以「報恩
」的心態投入。她笑說:「我更要認真看護,好讓他恢復健康,早點出院
。」她以為,一個好的看護,要勇於接受挑戰,而非挑剔病人。

有的病人家屬,存著「我是花錢請你來」的使喚心態,對此劉淑真也不抱
怨或自貶,而是調整觀念,用心做到「讓病人與家屬都有感動或感受」。
「只要看護真心,他們也會改變心態。」她習於正向思考,隨時調整心態
,因應每一顆變化球。

一位太太車禍住院,先生陪完後換小舅來,小舅離去後又換另一人來……
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親友接力陪伴。由於親人不時在她身旁關切各項照顧
細節,劉淑真原先也有些煩惱,後來索性改排斥為接受,放開心胸和親友
站在同一角度思考。

「他們是來幫你的,而不是來盯你的。」心念一改,「一人照顧變成多人
照顧」,大家倒像成了一家人。

三個月後,病人的氣切管拿掉,鼻胃管在不久後也拔除,可自行進食。「
病人日漸康復,那種感覺真的很棒!」她說,那分歡喜心與意義感,就是
看護最大的成就感。



菜鳥心聲:
逼不得已,但全力以赴


二十年前,先生開始洗腎,期間花去多年積蓄。劉淑真不想看先生謀職不
易、意志消沉,毅然辭去工作,與先生一同經營五金生意。

那段期間,慈濟委員溫素蕊曾邀她參加茶會,「茶會?我哪來時間喝茶?
」劉淑真心想,自己每天為生計奔波,並不快樂,怎有閒情品茗;一直推
拖了三年,才勉強過去「喝茶」——原來是志工分享心得的聯誼會。

參加茶會後,她找到了能談心的朋友,至少可暫拋煩惱,心靈稍獲一絲清
涼。往後她每月都參加,接著也幫忙勸募善款、投入志工。只是,她常為
先生與事業煩惱,在夜堶著醒來,然後聆聽證嚴上人開示,才能再緩緩
入睡……

十年前,他們被倒債,欠下六、七百萬元;不願「跑路」逃避,劉淑真選
擇面對,但一個月得償還五萬元,情急下她開始從事看護工作。

劉淑真還記得第一位照顧的阿嬤住在加護病房,完全沒有經驗的她乖乖聽
護士指令,拿起紗布為阿嬤止血。「那時不會想到害怕,只想著要趕快幫
她。」

轉往普通病房照護後,每兩小時要為阿嬤翻身、拍背一次,讓劉淑真緊張
得不敢睡,深怕阿嬤被自己「照顧壞了」,儘管雙手拍得既麻又疼,她不
敢懈怠。

這幾年做看護,即使拚命不休息,月薪最多六萬元;扣除五萬元償債、六
千元給先生和女兒,自己靠四千元生活。「每天一睜開眼,就是工作賺錢
,好不容易等到薪水進來,又立即流了出去……」

劉淑真一心只想往前,不願回頭張望,否則走起來恐會腿軟;「有做,就
有希望。」她鼓勵自己,總有一天會捱過去。



病房暖流:
歐巴桑發揮媽媽心


一個不算大的包包,有室內拖鞋、盥洗用品、換洗衣物、吹風機,以及病
患可能使用得著的凡士林、鹽巴等小東西;此外,還有一套慈濟志工服與
一本《慈濟》月刊,那就是劉淑真隨身家當的全部。

手機不時響起,劉淑真利用看護空檔,嘰嘰喳喳講了起來。身為慈濟委員
的她,儘管看護工作忙碌,無法隨時參與活動,但她仍選擇換個方式做志
工,擔任勤務聯繫窗口;只見她一一撥出電話,通知大家助念時間。

為免常打電話引起病人或家屬煩惱,她嚴格自我要求,將看護工作做得更
好。有一回,她照顧的阿公得知有位緊急個案需要關懷,阿公有家屬陪在
身邊,便催促劉淑真過去幫忙;「我回到病房時,阿公還問我需不需要捐
款幫助。感恩很多人給我助人的機會,也感恩和病人與家屬結好緣,為我
帶來幸運。」

曾經,在一間四人病房堙A除了劉淑真看護的伯伯外,其餘三床皆是來自
監獄的吸毒或販毒病人;加上輪班的戒護人員,十多位大男人每天進進出
出,病房奡N她一個女人。全身刺龍描鳳的他們,稱呼劉淑真為「歐巴桑
」,當他們進入洗手間抽菸時,歐巴桑就大聲播放證嚴上人開示、志工生
命故事分享的錄音帶。

或許耳濡目染下,多少產生潛移默化效果。有位受刑人跟她傾吐:「我其
實是故意被抓進牢堛滿A因為不想讓父母再傷心了……」這位受刑人在歐
巴桑面前落淚痛哭,放聲懺悔過往的無知。

一段時間過去,這位受刑人假釋出獄,不但打電話給歐巴桑,還曾到醫院
探望她。



常存感恩:
勞碌也是一種福氣


十年來,雖然債務尚未還清,但劉淑真的壓力已緩和許多,生活極盡儉省
,每月對慈濟的捐款仍細水長流、不曾間斷。

儘管可做志工的時間不多,她在醫院努力傳遞愛與善的訊息,鼓勵家屬關
懷病人身心需求,或邀集同事、護士捐款行善。

護士張櫻錦說,劉淑真就像媽媽一樣,總是熱心待人。前陣子,張櫻錦的
親人往生,劉淑真聯絡志工助念,忙碌中仍時時關心她的心情;之後還邀
請她參與志工活動,教她由衷感到溫暖。看護陳素真和劉淑真已有十年的
同事情誼,陳素真說,每遇同事勞累或不舒服,劉淑真總是第一個慰問…


儘管長期在醫院看護病人,劉淑真仍常抽空赴花蓮慈濟醫院當志工。同樣
是在醫院服務,心境感受格外不同;劉淑真說,工作上看護病人,免不了
有壓力與低落,然每每參與志工服務後重返工作崗位,心靈就像充電般生
起動力。

近十年來,臥床的老病患者,在劉淑真身邊來來去去,使她益發感到:「
能吃、能走、能照顧人,實在很幸福。」日常平凡小事也教她益加珍惜,
「難得在家,能和先生、女兒全家人一起用餐,也是幸福。」





有位洗腎阿嬤往生後,家屬第一個告知的,就是曾照護老人家七個月的劉
淑真,這分尊重與溫馨,令她心懷感恩也倍受鼓勵。儘管已是多年往事,
但阿嬤的家人迄今仍與她保持聯繫。也有病人家屬既喜歡她的照護又心疼
她的辛勞,體恤地以「休假兩天,薪水照給」的方式相待。

因緣際會下照護病人,只是彼此人生軸線的一個交叉點,其中有深刻有平
淡,有溫馨有傷感;「無論如何,我陪他們走了一段,他們也給了我啟示
。」

「做看護若只想著錢而缺乏真心,是不容易做太久的,更別說做得歡喜。
」劉淑真說,她將病患視為「生命貴人」——感恩他們給自己一份工作機
會得以償債;同時也因為他們與病苦搏鬥的示現,讓她體悟到自己人生所
遇挫折,其實微不足道。

病人面對痛苦,就像自己面對債務,「要歡喜承受,怨才能化解。」她和
先生兩人白手起家,也曾有過積蓄,但從先生患病與照護病人的經驗中,
她懂得沒有健康,一切等於零。「病人教會我看淡一切。」

享受能做事、能付出的幸福感,在忙碌做看護、做志工之中,劉淑真懂得
了何謂好福氣。




60萬個責任

台灣目前有超過65萬人需要長期照顧,包括身心障礙者和老年人。其中送
入機構照顧者不到一成,約60萬個家庭自行承擔照顧責任。


服務之前

民國九十二年內政部將「居家服務員」與「病患服務員」統稱為「照顧服
務員」;無論在醫院、養護中心或是病患家中從事照護工作,都必須接受
90小時訓練課程。


娘子軍

目前台灣約有3萬多人取得「照顧服務員」結業證書,以中高齡婦女占多
數,有七成以上是41∼60歲,高中學歷最多。


人力流向

由於薪資待遇及工作環境的差異,照顧服務員人力多流向醫院或機構,居
家服務人力則短缺;根據統計,去年僅有3600位照顧服務員在宅工作。


看護需求日增

去年台灣境內的外籍勞工人數創歷史新高,達33萬6千人;其中看護人力
增加最快速,超過15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