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41年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惜物,賦予莊嚴新生命
志業展覽•與創意相遇


瓶罐輪胎圈、長短枯樹枝、回收百貨公司櫥窗拆卸下的木料……

乍看不起眼,然眾人以創意重組、用願力剪裁,布置出台中西屯東大志業
園區獨樹一格的裝置藝術。

志工為回收物創造出新的生命力,也勇於接受挑戰,開拓自我的成長空間


人人發揮良能、善用資源,正是環保最好的寫照!




風車與法船,航向希望

走進景觀開闊的東大園區,一座兩層樓高的風車映入眼簾;它象徵法輪常
轉、精神堡壘、希望常存。

發想人廖榮松說,雖然地球生病了,上人不斷呼籲大家做環保,國內外也
有很多人響應,「我們不需要對未來失去信心,只要持續、用心愛護大地
,希望依然在。」

負責設計執行的陳木生先上網查資料,經過討論,決定以荷蘭風車模型放
大比例。材料中有八成以上來自回收物,利用質輕、抗風性強的中空板做
成風扇,以扁鐵調整風扇的受風力,再以摩托車輪框作為軸心,組裝後架
在鑲有飲料空罐的小木屋基座上。

從事廣告招牌製作,習於追求完美的陳木生,曾經花了四年研究書法,以
求了解文字結構之美。「儘管我的個性執著,但看到大家無所求付出、縮
小自己護持慈濟,也願意說服自己配合別人;雖然很忙很累,但自我期勉
犧牲享受、享受犧牲。」

肯承擔就有實現理想的空間。陳木生說:「發揮創意,重新組裝回收物,
可創造出新的生命力。」

在東大園區,同樣由回收物打造的藝品,還包括停靠在「社區志工館」入
口處的「慈濟法船」,由張榮霖、廖繼聰、廖正吉製作;他們的本業與造
船無關,但願意接受挑戰。

「原本我們依據設計師畫的圖,用百貨公司櫥窗回收的木料製作,兩個工
作天就完成了;可是愈看愈不滿意,決定拆掉重做。先在地上畫底座平面
圖,三人溝通後覺得沒問題就動手做,利用原先拆掉的材料改造組裝,經
濟又環保。」張榮霖說,大家合心協力、默契十足,自然會湧現智慧解決
難題。

構思打造法船的詹玉英師姊說,靈感來自於《無量義經》經文:「船師、
大船師,運載群生,渡生死河,置涅槃岸。」法船上有上人法照及靜思精
舍,象徵著慈濟法脈傳承,「期盼乘風破浪的法船,深入社區接引更多會
眾。」

(撰文╱廖素玉、廖碧玉)




枯木造景,化腐朽為神奇

東大園區寬廣的草坪上,母鹿神情自若地低頭吃草,公鹿在旁守護著;四
周還散布著胖鳥、長頸鹿等枯枝造景動物——這些是由擅長廚藝的林秀音
與藝術家陳鎮川夫妻檔所創作的成品。

三月初的一個清晨,寒流來襲又濕又冷,他們來到園區,在停車場後方的
樹林塈鉹F一堆枯枝,有粗有細、有大有小;再借來釘槍、電鋸、幫浦等
工具,兩人戴起手套、口罩,又鋸又釘,先創作出一隻鹿,再繼續做第二
隻。

從早上九點忙到傍晚六點多,雖然凍紅了鼻子、流著鼻水,但林秀音歡喜
地說:「上人說『做就對了』,我們今天就做好兩隻鹿!」陳鎮川說:「
一大早被師姊叫醒,說要到園區做鹿,我聽得一頭霧水。這是我第一次憑
空想像,用樹枝創作。」

四月初,陳鎮川再創作出一隻大嘴鳥,這次所需的樹枝較多,大部分由住
家附近撿回。「這隻鳥取名為『胖鳥慢飛』,因為牠有『龜兔賽跑』的精
神。慈濟大家庭堙A人才濟濟,默默耕耘的人很多;有些老菩薩雖然動作
慢,但他們認真地做,做得非常好。」

人人善用生命,發揮良能;也善用物命,延續功能。將枯枝做成藝術品,
化腐朽為神奇,取之於園區、用之於園區,廢物再利用,正是環保最好的
寫照!

(撰文╱賴莉禎)




汲水,思無水之苦

「有誰自願來挑水呀?」走進「水資源館」的汲水體驗區,看到一個由寶
特瓶砌起來的「水窖」,小學生們迫不及待上前挑水,「哇!好重喔!」

設計者廖國權說,他取材自慈濟為甘肅居民援建之水窖,期待讓民眾體驗
取水不易的困境、體會早年沒有自來水的生活,以及現今「有水當思無水
之苦」的不同意境。

「園區不適合挖洞,所以把水窖做在地面上。但如果只用一個大型塑膠桶
來代替,似乎太簡陋了……」他想到參觀花蓮酒廠時,洗手間的圍牆用酒
瓶布置,於是請師兄幫忙找尋回收的木板構築在塑膠水桶四周,再一一挖
出圓洞,鑲上裝滿水的寶特瓶;費時費工,卻呈現出水的晶瑩透亮。

他在水窖上方掛活動轉輪以利提水,並把每個人每日平均用水量、每一度
自來水又是多少公升,標示在寶特瓶底部,讓汲水的人反省用水習慣,進
而珍惜隨手可得的自來水。

「承擔」是辛苦,雖然會帶來壓力,卻也給予每個人學習的機會,因此慈
濟人說「幸福」。廖國權的專長在電子業,汲水體驗區能順利呈現,他笑
逐顏開地說:「承擔,就是成長了自己。」

(撰文╱林淑懷、劉惠珠、葉桂英)




挑燈夜戰,模擬土石流

九二一大地震、桃芝颱風……曾帶給中台灣創傷,東大園區也以「土石流
體驗館」,模擬水流沖刷土壤、沙石、樹木、垃圾等物,造成生命財產大
小不等程度的破壞,以模擬實況導覽取代平面展覽,警示民眾保護生態的
急迫性。

開展前,賴全益、李界育、陳坤旺下了班即趕來摸黑做工,就著一盞照明
燈,叮叮咚咚地敲打出一幢遭沖刷頹倒的房子;接著找來回收的土磚塊,
敲碎後混著水糊上外牆,製造出土石流的斑駁泥濘。

師兄們邊做邊想起小時候玩泥沙的經驗,說說笑笑中解除了趕工的疲勞;
黑斑蚊卻成群來湊熱鬧,在頭頂、手臂、還有毫無遮掩的臉頰上,留下挑
燈夜戰工作的痕跡。

(撰文╱廖宛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