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達摩祖師——漢傳禪宗初祖
  品味祖師故事的不朽智慧
  祖師何來?
  諸物三問
  達摩降伏六宗
  有為之善,非真功德
  皮、肉、骨、髓
  化繁為簡:「理入」與「行入」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達摩祖師——漢傳禪宗初祖
  品味祖師故事的不朽智慧
◎白照傑(上海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

初識明書,是在寒冬裡的宜興大覺寺。那年,佛光山組織了一次學術論壇,明書兄與我都還是未出茅廬的在讀博士。在大覺寺的學術討論以及會後的揚州鑑真圖書館參訪活動中,明書與我多有交流,成為朋友。幾年下來,彼此都已步入學海正途,互相督促,略有斬獲。二〇二一年秋,因工作之便,得在杭州與入職浙江大學不久的明書相會;茶飯之餘,明書囑我為新書《達摩祖師——漢傳禪宗初祖》寫序。誠惶誠恐,自無不允之理。

明書其人,常年致力於佛教教義的探索,近來又深入儒家與佛教的比較研究,具備較高的思辨和材料組織能力。在繁雜忙碌的純學術研究之外,更能發揚精誠善意,參與佛教文化推廣工作,以寫作的方式協助教界純潔人心、開發智慧、共建人間淨土,實在難能可貴,令人讚歎。

東土初祖菩提達摩,幾乎是東亞地區婦孺皆知的偉大佛教人物;他在中國的一系列活動,在佛教內部常被認為具有改變中國佛教發展軌跡的歷史意義!明書之所以命我為這部以達摩為主題的專著作序,可能與我此前也曾出版過一部研究菩提達摩的小書有關(《聖僧的多元創造》);但那部書與眼前的《達摩祖師》所關心的問題全然不同,二者對比頗為有趣。

簡單而言,我接受胡適以降海內外學者對禪宗文獻所呈現的菩提達摩事蹟的深深疑慮,而試圖探索傳說情節產生的過程及其背後的推動機制;關口真大、佛爾(Bernard Faure)等學者對達摩的經典討論,基本也是採取這一研究路徑。這一路徑,追索的是一種「歷史的真實」,對於純粹學術之推進自然意義非凡。然而,之於對佛教文化感興趣的一般讀者和信仰者而言,此類研究無疑過於艱深瑣碎,味如嚼蠟,有時甚至還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讓人誤以為學術研究的目的在於「解構」祖師之形象及信仰,其立場是「反宗教的」。

明書這部書(以及之前出版的《神秀禪師》、《六祖惠能》),則選擇了另一種寫作路徑,所追尋的對象似乎可以說是一種「信仰真實」。這種「信仰真實」,常常表現為包涵甚深智慧的祖師事蹟/傳說/故事,這類「事蹟」在不同時代的記述和書寫中常常被增刪衍化,但依舊可能成為當時信仰者團體的「歷史記憶」而得到普遍認可和傳續。

對於後人而言,有關禪宗祖師的歷史記憶的源頭(那個曾經的歷史真實,如果確實存在的話)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蘊藏其中不斷獲得詮釋和再詮釋的、散發永恆光輝的佛學智慧和精進求道的大無畏精神才具有超歷史(或者說超時空)的普世價值。至於「歷史」,有時只是增加權威性的一種工具;當將目標定為「月亮」時,「指月之指」便只具有階段性的結構意義,絕不是產生終極意義的根據。這一看法,與鈴木大拙當年反對胡適觀點的立場多少有些類似。

因此,儘管就個人學術旨趣而言,我更傾向於以處理「歷史記憶」的方式來理解相對晚出的佛教史傳材料;但我對明書這部《達摩祖師》依舊保持較強的信心,尤其對其之於現世人心的教誨功能抱有期待。相信這幅憑藉文史研究方式繪製的祖師肖像畫,能夠引領對佛教感興趣的讀者進入禪宗祖師的信仰世界,品味祖師故事所蘊含的不朽智慧,通達唐宋禪師們的良苦用心。

期待明書兄筆耕不輟,新作不斷。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