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達摩祖師——漢傳禪宗初祖
  品味祖師故事的不朽智慧
  祖師何來?
  諸物三問
  達摩降伏六宗
  有為之善,非真功德
  皮、肉、骨、髓
  化繁為簡:「理入」與「行入」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達摩祖師——漢傳禪宗初祖
  化繁為簡:「理入」與「行入」

「二入四行」指出,契悟佛道的方法有許多途徑,簡要地說,就是「理入」和「行入」。理入是從道理上去通達,行入則作為實踐的工夫:

夫入道多途,要而言之,不出二種:一是理入,二是行入。

理入者,謂藉教悟宗,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為客塵妄想所覆,不能顯了。若也捨妄歸真,凝住壁觀,無自無他,凡聖等一,堅住不移,更不隨於文教,此即與理冥符,無有分別,寂然無為,名之理入。

想要解脫生死煩惱以達涅槃,有許多管道可以進入,正如佛陀所說教法有「八萬四千法門」之多。達摩則化繁為簡,直截了當地說法門「不出二種」,也就是將所有法門濃縮成「理入」和「行入」。

什麼是「理入」呢?就是藉由經典教法,從根本的道理上來體會佛法真諦,這個宗旨就是深信含有生命者(含生),不論凡夫或聖人,都具有相同的真性。

「真性」就是不妄不變的真實本性,也就是自性、佛性,佛教主張人的真性和佛菩薩的真性本無二致,兩者是沒有差別的。雖然「凡聖同一真性」,但凡夫因為「客塵」所汙染,遮蓋了原本清淨的自性,因而真性無法顯現。

所謂「客塵」(梵語akasmāt-kleśa),就是煩惱的意思,以極細微的灰塵來比喻無所不在的煩惱。這個說法可參考《注維摩詰經》(註二)曰:「菩薩斷除客塵煩惱。」這句經文之下有鳩摩羅什和僧肇對於「客塵」的註解:「什(鳩摩羅什)曰:『心本清淨,無有塵垢;塵垢事會而生,於心為客塵也。』」「肇(僧肇)曰:『心遇外緣,煩惱橫起,故名客塵。』」本心(自性)原本是清淨的,沒有塵垢汙染,塵勞並非是心的固有之物,所以稱為「客」;本心受到種種迷惑顛倒,因而煩惱橫生,所以叫做「客塵」。

達摩進一步教人「凝住壁觀」之法,來捨去妄念執著,斷除欲望煩惱。「壁觀」具有二層意涵,一為通過面壁而坐來入定,二則收攝內心、讓心如牆壁一般,也就是圭峰宗密(註三)在〈禪源諸詮集都序〉中說的:「達摩以壁觀教人安心,外止諸緣,內心無喘;心如牆壁,可以入道,豈不正是坐禪之法?」宗密認為,達摩的「凝心」是透過收攝心念來入定,進而達到覺悟。

「凝住壁觀」時,沒有主觀(自)、客觀(他)的區別,凡夫和聖人都是等一無差別相,此時內心堅定,不被外界所轉(堅住不移),也不執著於經教文字(更不隨於文教),便能與真如相符,諸法實相了了分明,心境上寂然無為。

達摩的「藉教悟宗」、「更不隨於文教」的主張,正是禪宗「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的特色。值得留意的是,「不立文字」的教法,並不代表廢棄經論不談,束書不觀;而是不拘泥於經教,不被文字所侷限。因為真正的通達佛理,並不是對佛經逐字逐句的解析誦讀,而是要將佛經義理內化到自己的心性之中。學習佛法,最終還是要回歸本來清淨的本性,認知到無需語言文字表達的狀態,才是佛法的本來面貌。

達摩反對執著文字的說法,合於《楞伽經》的主張:「以巧方便,隨順眾生;如應說法,令得度脫,是名說通相。」將語言文字視為方便善巧的工具,不要被文字所轉,不論有、無都不執著,便能駕馭佛法,開悟自心。

什麼是「行入」呢?「行」指的是依所悟而修行,四種方便入道的法門,也成為「四行」、「四法」,包含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以及稱法行。具體內容如下:

 

一、報冤行(或稱報「怨」行;冤、怨二字相通)

云何報冤行?謂修道行人,若受苦時,當自念言:我從往昔無數劫中,棄本從末,流浪諸有,多起冤憎,違害無限。今雖無犯,是我宿殃惡業果熟,非天非人所能見與,甘心忍受都無冤訴。經云:「逢苦不憂。」何以故?識達故。此心生時,與理相應,體冤進道,故說言報冤行。

什麼是「報冤行」呢?報冤行討論的是如何對待惡業果報。修行的人遭遇苦惱逆境時,就應當存想:在過去無數劫中,自己捨本逐末,不認識本心本性,卻執著於虛妄不實的名相,因而在生死輪迴中流轉,在相續不斷的念頭中,生起許多的冤憎之心,因而造出無窮惡業(註四);即便這輩子沒有造惡,但過去冤憎的業果成熟,現在受到了業報,這些苦難不是上天也不是他人加諸給我的(非天非人所能見與),而是依因果而生成,所以要心甘情願地承受果報,不可有任何怨訴。

佛經說:「遭逢苦厄而不憂慮。」(「逢苦不憂。」)這是什麼緣故呢?這是因為認識到因果業報的作用。有了這樣的通達後,「心」的覺察就能與理相應,體悟種種橫逆乃是冤憎的業果,並將苦難轉為修道上的提升(體冤進道),這就是「報冤行」。

下略

 
【註釋】

註二:《注維摩詰經》為後秦僧肇撰,全稱為《維摩詰所說經注》,又作《注維摩》、《註維摩》、《注維摩經》、《淨名集解》,凡十卷。鳩摩羅什譯出《維摩經》後,僧肇根據什師闡釋《維摩經》之旨意,並參考竺道生及道融之說注釋完成,為中國註解《維摩經》之始。

註三:圭峰宗密(西元七八〇年至八四一年),俗姓何,名炯,號宗密,唐代果州西充(今四川西充縣)人,法嗣華嚴四祖清涼澄觀,被尊為華嚴宗第五祖。因常住圭峰草堂寺(位於今中國陝西戶縣),世稱圭峰禪師,又稱「草堂和尚」,亦為中晚唐禪宗荷澤(神會)系下的禪門高僧。唐宣宗時,追謚定慧禪師。

禪師著作甚眾,《宋.高僧傳.卷六》稱其著作「凡二百許卷」。因見禪門之徒互相詆毀,乃著《禪源諸詮集》一百卷(現僅存序),集錄諸宗禪語,並提倡「教禪一致」,奠定唐末至宋代間之佛教基礎。

註四:「惡業」意指身、口、意三者所造的壞事、壞話與壞心;具體而言,通常指「五逆」(「弒父」、「弒母」、「殺阿羅漢」、「出佛身之血」與「破和合之僧」)與「十惡」(「殺生」、「偷盜」、「邪淫(邪行)」、「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貪欲」、「瞋恚」與「愚癡(邪見)」)等。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