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論發揚佛陀護病之精神以救濟世人
我對籌建佛教慈濟綜合醫院之意義與將來看法
◎中山醫學院.羅良明
如有週知,「人」有生、老、病、死四種痛苦,而在這四種痛苦中,又以
「病」,最為人所懼怕,其對人折磨最直接,也最苦不堪言。不必說癌症
、肢體殘傷等重大的病患,就是小小的傷風感冒、牙痛、胃痛,也就夠令
人無法忍受了-食之無味,不得安枕而眠,頭昏腦脹,週身不舒服。倘若
,病痛是發生在窮困之人身上,非但會因無窮延醫治療,積久而釀成重疾
,更會因而使其家人親友無以維生。佛家一向以慈悲為懷,視人饑己饑,
人溺已溺,即然人之生、老、病、死均為與生俱來之苦,故為化解此人生
之苦,除了修身、學佛使自己能釋然、解脫於彼岸,此乃小乘佛教渡已之
義;更須進一步臻至大乘佛教-渡他人之苦的境界。如今,籌建佛教慈濟
綜合醫院的善舉,就可算是一種最直接的渡他人,使他人之生、老、病、
死,能暫得解脫的方式,這怎麼說呢?因為在此醫院中,所有人生的生、
老、病、死均會發生,故若能以佛教之力量,藉著科學的、完善的方式,
助病患渡過人生的險關,這便是「普渡」具體化的實踐了。

「慈悲為本,方便為門」,這兩句成語,不但為佛教所樂道奉行,就是還
沒有信佛的人,有時也會提出來說。但是,什麼是慈悲呢?「慈能予樂,
悲能拔苦」,拔去眾生的痛苦,給予眾生的安樂,這就是慈悲的精神所由
在了。雖然,從根本來說,佛教與樂拔苦的最終目的,是拔去眾生輪迴生
死的痛苦,而獲得究竟解脫自在的安樂。但是,從「方便」之說,隨順眾
生的需要,拔除眾生身病的痛苦;而給予藥到病除恢復健康的安樂,實在
就是佛教福利人群而為實現社會所急需的慈濟事業。何況,為病患療疾,
拯救其病苦,佛陀釋迦牟尼已曾以身作則,為我們立下最好的模範。

在釋尊的遺教增一阿舍經第三十二卷聚品裡,有著如下一段的記述: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國,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若瞻病
人成就五法,不得時差,琣b床褥,六何為五?於是瞻病之人,不別良藥
,懈怠無勇猛心,常喜嗔恚,亦好睡眠,但貪食故,瞻視病人,不以法供
養故,亦不與病人語談往返,是謂比丘,若瞻病之人,成就此五法者,不
得時差。若復比丘瞻病之人,成就五法,便得時差,不著床褥,云何為五
,於是瞻病之人,分別良藥,亦不懈怠,先起後臥,痤膘巨o,少於睡眠
,以法供養,不貪飲食,堪任與病人說法,是謂比丘瞻病之人成就此五法
者,便得時差,是故比丘若瞻病人時,當捨前五法,就後五法,如是諸比
丘當作學。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由阿舍經中的這一段記載,我們可體會出佛陀療疾,濟世救人時所抱持犧
牲一已以除人之苦的態度、法則,另一方面,亦可了然懸壺救人,為病家
去除病苦,原本為佛家渡人之方式之一,故今籌建佛教慈濟綜合醫院,可
以說是實踐了佛陀「慈悲為本,方便為門」之理想,其意義之深遠,可由
下列幾種層面上得知。

第一、「慈悲為本,方便為門」直接實踐救人、渡人之善舉:

大乘佛教的精神,是一向積極的,熱情的,而且是入世的,以慈悲為懷的
。所謂慈是予樂-給別人快樂,悲是拔苦-除別人痛苦。從古至今,沒有
一位佛菩薩不深具慈悲的心懷,而佛家也一向以解脫世人之疾苦,普渡眾
生為本;但是,談到普渡眾生,誦經悟道,宣揚佛法,這固然是慈濟之道
。然而,要做到普渡往道,首先就得先解決人類肉體上之痛苦,而能踐行
此法的第一線就是醫護工作,所有病痛產生後,人們莫不是直接至醫療場
所尋求解決病症之途,故今設立慈濟院乃是最直接,最迅效達到救人度人
的方式。

醫療工作的範疇,雖是分科巨細靡遺,包羅萬象,但總脫離不了生、老、
病、死,這四種現象,這怎麼說呢?試想,生既是人之無法避免,而當人
之初生,此刻即是胎兒與孕婦面臨險境,該如何助其度過「生」之險關,
這就是婦產科與小兒科之工作。自人哇哇落地開始,便漸漸步入老、死的
終點,這其間數十寒署之間,「病」為人所不能免,雖然死為人之所無法
免,而「病」卻是可以現代科技與醫療技術拔除或控制的;無人雖不能助
眾人解脫輪迴之苦,但卻可以在眾人遭受到肉體的磨難時,給予最妥善之
照顧,該予藥的予藥,割手術的手術,以最直接,最便捷的方式來除人之
苦痛,予人以健康之樂,這就是醫療之最終目的,也是佛家慈悲心的境地
了。

再以增一阿舍經卷上所說的五法而言-「瞻病之人,分別良藥,亦不懈怠
,先起後臥,痤膘弁滿A少於睡眠,以法供養,不貪飲食,堪任與病人說
法」,此即首先要以醫療的技術,為病人診治療病。第二、先病人而起,
後病人而臥,始終如一,不少懈怠,競競業業,不失職守。第三要笑容相
向,善說些鼓勵病人的話語,使病人的心情得由頹喪轉為快樂。第四:要
注意病人的飲食,此即注意食物療法,以補充病人的體力,使其能夠對抗
疾病的折磨;第五:要與病人說一點因果業報的道理,以及生、老、病、
死等苦,為任何人所不能免的自然法則,使之明瞭人生的真實意義,降伏
其煩惱,使能安心靜養早日就痊。此五法,可以說是現代醫療所必須兼顧
到的法則,由尋求疾病之根本原因,對症治療,以醫療、食物,兼具心理
上的指導,再輔之以醫事人員之愛心、耐心,如此一來,就能真正作到以
慈悲之心,藉醫療之手,為眾生去疾、救人--而這種「慈悲為本,方便
為門」胸懷之實踐,正是所以要籌建慈濟醫院最根本的宗旨了。

第二「身體力行」為宣揚佛法最適切之途:一般人對佛法的認識是不夠的
,因為他們只看到消極的一面-茹素誦經,劫未看到「眾善奉行」的積極
一面。而一般社會人士,也僅可見基督教、天主教等興建學校、醫院積極
入世的一面,而往往佛教人士僅只建佛寺、誦經講道的講求出世罷了。因
而,籌建慈濟綜合醫院之舉動,足可以顯示出佛家身體力行,推己及人的
積極作法。

人類身心的行為造作,本身有一股潛力,佛家稱之為業力。佛家主張「已
所不欲,勿施於人」,這當然是一種好的道德,可是佛教由於緣起於我之
認識於利他之行的初步,劫是從推己及人著手,因而,我們要實踐佛法,
首先就是要有「推己及人」能時時展開大悲利他的廣大倫理行為,所謂先
入世而後能出世;再則眾生從無量劫來,在生死之中輪迴不息,頭出頭沒
,如論次數,無有數盡,在這無盡生死當中每一生都有眾生之恩惠被澤於
我們,這從輪迴的力論點上,我們都要多作利他之行,以報眾生的恩惠。
而籌建佛教慈濟醫院的實行,則可以實踐布施、利行、同事、愛語之四攝
法,以深入社會,造福群生,發揮菩薩精神。

首先談到布施。布施,不只限於施財,更包含了施法-施以佛法,施無畏
-施以大安心;對於後二者,慈濟醫院之設立,及可以其完善之醫療設備
,以及低廉之診療費用,為病家去除疾苦,此即將佛之德澤廣被於眾,並
施以大安心之道,再則所謂力行,這包括了一切救災救難的行為,醫療之
施予以救護他人,使之能得自立生活,利益眾生,此乃力行之最佳寫照。
第三同事:與病患共處,體會出其言行、環境,與之和諧相處,進一步能
使其恢復健康之身體,已備日後能做為正覺正行之用;第四愛語:對待病
人大方得體,以慈悲的態度,溫和安慰的語氣說話,尤其施予正確的開導
。如此一來,慈濟綜合醫院之設立,非但是一所醫療之場所而已,更可因
而作到身體力行四攝法,將佛家大悲利他的德澤,以積極、入世的方式,
顯現於世人目前,可使眾生因親身受惠,而更加體會到佛教慈悲,渡眾生
苦疾之胸懷。

通常凡人在平時志淂意滿,自以為可呼風喚雨,此時宣揚佛理的一笑置之
,惟有在身罹苦難,如生病時,病痛纏身時,才會感到人生如夢,生命之
無常;如於此時能適時接受到佛學、佛法的指導,頓時可以一反平時自大
傲慢的心理,而頓悟出佛學偉大精深,而敞開胸懷接受。故此衣佛教慈濟
醫院之設立,正足可以使一些平時無緣接納佛法者,得一機緣-因己生所
受生、老、並、死,之磨難,了然到人生無常,爾加之以遭圍佛緣之施予
,得以接受到佛法的感召;此及宣揚佛法之最適切的途徑。

至於,佛教慈濟醫院設立後,該朝何種目標發展呢?依筆者之見,可分為
近程、遠程二方面來說:

一、進程目標-建立以救人為目的,而不以營利為目的的慈濟醫院:

慈濟綜合醫院的設立,本以佛家「慈悲心」為宗旨,故一切均需以救人、
去疾苦為目標,而不以營利為主,而要「救人」,首先需要有完備的醫療
制度、儀器,並要有醫術高明的醫護人員,因徒具救人之心,而無救人之
術,仍無濟於事。因而,佛教慈濟醫院之設立,就必須能兼顧到人員。設
備、經費三方面,能盡力建設為一個較完善的綜合醫院,才不會在救人之
時因受到天時、地利、人和之不能配合,而感左支右絀。因為任何醫院初
時維艱,如醫療器材的購置,醫護人員的完備,以及經費的來源,這均須
一一克服,可先由最基本的如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四大科之基本
設備先予設立,延請醫術好具有慈悲之心之醫護人員,以各方面捐贈之經
費為雛形,加之以完善之管理經營制度,隨時記取以「救人」為宗旨,而
非以「營利」為主,日後等經營漸入軌道後,再隨時間之增長而逐漸擴充
設備。

二、遠程目標-建立兼具醫學價值與佛學意義之慈濟醫院。

慈濟綜合醫院之設立,其最根本之目的的乃在於發揚佛陀護病之精神,以
濟世救人;而人生的苦痛並不只是肉體的,還包括了心理上和精神上的痛
苦在內;吾人可以醫學來治療肉體上的疾病,至於心理上和精神上的痛苦
,則須賴超自然之力量來誘導眾生了然於人生之幻滅無常,釋道悟道而得
真正的解脫,而此唯有以佛學的力量來引導眾生了。故慈濟綜合醫院除了
須具有一般醫院之功能-醫治疾病,會恢復肉體健康外,更應有別於一般
營利之醫院而兼具有宣揚佛法,拯眾生於心靈疾苦的意義。

醫學與佛學乍然之下,似乎是有著天壤之別,但從深處著眼,佛學和醫學
一樣,均是研究疾病痛苦的各種因素,而分別對症下藥,以謀求減緩病痛
,治其病根,而在治療之道上,二者也有許多契合之處,佛陀所主張之八
正道,就可視為引導人們在肉體上和精神上都恢復了健康的方法,藉著正
確判斷力之形成,而將醫療和自然痊癒兩個過程合而為一。

我們只對這一方法作一般性的討論,由此我們可以看到他很像醫學各部門
中所採用的許多治療方法。

對所有一切疾病,治療的第一步驟,就是要尋求其病因;換句話說,就是
包括一切事實,明瞭一切成為果的事物,歸求合適的方法來求取所期望的
成果;佛陀稱之為正見。

其次正思;我們做任何事業時一定要有思想的鼓勵,無論是醫生和病人,
對他們的目標,即健康,必須抱有正確的態度,自始至終要想到達健康,
也就是說始終要把求福祉和喜悅的思想放在第一位,而且必須堅持勿害人
的決意,因為懷惡意者心反受其害。

第三是正精進。病人和醫師精神上必須合作而求在任何方面都能導致所期
待的健康狀態。如果病人沒有生存的意志,即使就肉體狀態而言他像是已
復元之中,也可能死去的。在此,醫學和佛陀見解也有非常相似之處。合
一的精神是很重要的,這像醫學中所主張的見解一樣,認定病人的態度與
意志,作為他復元的重大因素來看,是很有價值的。

第四是正念,意思是說要經常注意並瞭解於一切事物和一切關係的正確意
義,這正像在醫療過程中,如果不按照因診斷的規定的原來計劃來治療,
而採用與此不一致的各種方法,結果必然是一無所成的。因此無論在肉體
治療或者在精神治療中,如要得到一定的效果,必須有堅持貫徹的決心。

第五是正定,也就是充份覺察事物的真正性質,而達「完全的健康」,這
是超智力的,超越理解力,突破一切心裡態度達到一種非語言所能表達之
境界,這種境界,不但講求肉體上,同時也是心理上、精神上的完全健康


另外正語,正業和正命,就是以正當的語言,無私的行為及追求正當的生
活,任何目的在使一個人恢復健康的過程或方法,其最佳的配合者即是調
度得宜得生活方式,在生活調度得宜的人們之間,病痛和需要治療的人不
多,而在因語言粗暴無理而引起爭執,行為惡劣而上侵犯他人,以不正當
手段謀生的人們,苦難特多。因此,一位聰明的醫師,一定會勸告他的病
人注意他的行為,要他能和他所處的環境相諧合,因此可以不會因調節失
度的病徵使他有不健康的情形。

除了述八正道外,佛陀還有很多見解與醫藥學說有非常相似之處,因此,
要在慈濟綜合醫院中作到醫學與佛學兼疇並重,應是合乎邏輯的方法,適
應科學的潮流,而且能真正能在身、心二方面達成「拔人疾苦,與人以樂
」的慈悲境地,故而,一所完備之佛教慈濟醫院其終程目標,不止須在醫
療設備、技術上不斷精進,始能真正拯除病人之疾苦,另外,更須發揚佛
陀護病之精神,以佛家尋求大澈大悟的藥方,向世人散發著濟世之藥。

(編者按:作者羅良明同學,今年二十四歲,現肆於中山醫學院醫學系六
年級,獲得本會佛教慈濟基金醫學清寒獎助金。獲此項獎助金大學醫學院
肆業的同學,目前有十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