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雲選集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佛法是救世之光
佛為救護我們而來
◎印順導師
今天是釋尊的聖誕日,大家受佛的恩德感召,熱烈地來參加慶祝世尊的聖
誕,虔誠表示著內心的歡喜。我想,在這慶祝佛誕的法會中,說到我們應
如何感謝佛的恩典。今天諸位,還不是為了感激佛陀的恩典而來嗎?佛在
二千多年前,誕生到這五濁的苦惱世界,目的即為拯救我們這些苦惱眾生
,能說佛對我們沒有恩嗎?

約佛的本身說:發心修菩薩行,經過了三大阿僧祇劫,積集無邊的清淨功
德,應到清淨的國土成佛,得到最圓滿的果報。可是,為了拯救眾生,他
還是在五濁的娑婆世界成佛了。換句話說,釋尊是為救渡我們而來的,所
以佛出現人間,與我們關係太深,我們怎能忘掉佛給我們的恩典呢?佛在
修學菩薩道時,固不斷精進的去自利利他,即完成了佛果,也還是念念不
捨世間的苦惱眾生。從佛時時拯救眾生的行動上,表現了無比殷重的悲心
。人間,如污穢不堪臭氣充滿的糞坑,我們如沉溺在這污穢的糞坑中,誰
願意跳進這污穢的糞坑把我們拯救出來?唯有悲心殷重的佛陀,才肯到這
苦難的人間來。所以佛在二千多年前的今天,誕生到人間,出家修行,成
道說法,若使沒有我們苦惱眾生,他已了脫生死,證悟了諸法實相,還來
這苦惱世界做什麼!佛對我們的恩德,深重無比,信奉佛教的群眾,應加
強報謝佛恩的觀念。否則,大家不能體諒佛心,不學佛的慈悲,不求大乘
佛法的廣大功德,這實在不夠做佛陀的忠實弟子。

佛誕生人間,對人間究竟有何好處?拯救眾生的方法是什麼?一、釋尊誕
生到這個黑暗的世界,為眾生帶來了光明。不要以為太陽大,電燈亮,就
是光明我們現在所住的世界,到處表演著鬥爭,欺凌的醜劇;人與人之間
,充滿了恐怖與黑暗,顯然的人間失去了真理的光明,這是人類心中最大
的缺陷。人類的一切動作,好像有理想,有計劃,有目的,但仔細一看,
糊里糊塗的動作,一切做不得主。這個世界堛熔野矷A終日生活在在愚痴
黑暗中,苦惱糊塗的過一生。舍利弗說:佛未出世,我猶如盲人。舍利弗
在佛的弟子中,智慧第一。想想看:智慧第一的舍利弗,還說自己如盲,
況其他一切眾生?所以,佛出現人間,帶給我們真理的光明,為我們指出
了解脫苦痛的正確之道,人間才有真智慧,佛對我們的恩德,能說不深重
嗎?

二、佛生人間,又帶給了我們溫暖。溫暖是從光明同時而來的,如太陽出
來,有光,也有暖。世間家庭的夫妻、兄弟、兒女的恩愛,親戚朋友的誠
摰友誼,社會與國家的幫助,都是人類的溫暖。可是,世間人的恩愛、友
誼,一旦破裂,即成怨家,會冷得比什麼都冷酷。但佛的光明,佛的慈悲
護念,一切時不捨眾生。一次,佛到僧伽的住宿處看看,見一出家病人,
衣服臥處染滿了糞尿。佛問他說:「你的同參道友呢」?「跑了」!他痛
悔的又說:「過去人有病時,我沒有照應人,故今日我有病,也無人照應
我」。佛慈悲的安慰他說:「你不要難過,我會照應你的」。於是佛把他
的糞尿洗淨,給他湯藥。別人雖然遺棄了他,可是佛對他一樣的關懷、護
念。又如經中記載周利槃陀伽的故事說:周利槃陀伽是個極笨的人,他與
他的哥哥一同出家,住在一起。一次,他哥哥把他趕出了山門,他可憐的
站在山門外哭。佛走近他的身邊,非常愛憐的問他說:「周利槃陀伽!你
為什麼哭呢」?「我哥哥說我太笨,不能修學佛法,從此再不要我出家了
」!他說完這兩句話,哭得更厲害了。佛對他說:「佛法是我的,你不要
怕,跟我去學」。哥哥雖然冷酷地遺棄了弟弟,但佛仍親切的把他帶回來
,留在身邊,耐心的教他學習佛法。這種不捨眾生的偉大精神,只有佛的
廣大慈悲才能做到。所以佛的慈悲,才是人間的真正溫暖。

三、佛出現人間,為我們的皈敬處,給我們非常的力量。我們皈依了佛陀
,心中即增長了力量。這是佛給我們的一種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如過去所
不能做的事,學佛後能勇敢的去做;未學佛時,身心中充滿了苦痛,學佛
後就感到無比的愉快。如佛弟子出門,身邊沒有照顧的人,心生驚怖,這
只要自己憶念佛的功德、相好,自能減除心中的怖畏。比如軍人只要見到
自己的軍旗,屹立在戰場上,他就會發生強大的力量,克服敵人。學佛人
,前途充滿了光明與希望,即最後命終時,仍在佛力的加護中,這還有什
麼失望與恐懼的苦痛呢?

慈悲是佛的特殊功德,他以深廣的慈悲心,救護一切眾生,所以他雖然離
開了人間二千多年,我們仍在熱烈的紀念他;佛陀還是時刻活躍在我們的
心堙C說老實話,若佛對我們沒有深重的恩典,今天還有誰來舉行這隆重
的慶祝法會呢?

慈悲,是佛的特殊功德。慈是給予眾生的快樂,悲是拔除眾生的痛苦。慈
悲雖則有淺深,但拔苦與樂的原則是一樣。有人說佛教的慈悲,與孔子的
仁愛,基督教的博愛,沒有什麼差別。其實,仁愛或博愛,與佛教所說的
慈悲,是有很大差別的。

一、佛的慈悲,不受階級的限制:有人這樣問:「佛教都說人類的苦痛深
重,極為可憐,是不是一學佛就不可憐呢」?其實佛教說可憐,連自己在
內,因為我們皆在深重的煩惱苦痛中,怎能說自己不可憐?真正說,唯有
證悟法性了脫生死的佛陀,才是萬德圓具的幸福者。眾生如不求智慧,不
斷煩惱,誰也不能說自己不可憐。事實是如此,凡是沈淪生死的一切眾生
,時時在極重的悲哀痛苦中,當然他們是佛陀慈悲護念極堪可憐的一群。
但我們如好好地做--精進地斷煩惱,求智慧,一樣可以達到究竟的正覺
,脫離人間的苦痛。佛對一切眾生,都予以平等的地位,予以平等的救護
。慈悲並非神的特權,我們也並非永遠是被可憐的。我們要虔誠地接受佛
的慈悲救護,同時也要有慈悲救護心去慈念眾生,才能離苦得樂,達到與
佛一樣的大慈悲。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