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塵心蓮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生命之歌
◎陳美羿


誤認繁華夢一場


娑婆世界,有苦有樂。對凡夫眾生而言,它是堪忍的地方;對諸佛菩薩而
言,它是遊戲的舞台。甚至,它可以是遊化的道場。

每一個人來到世間,都有帶業來,也有帶福來。只不過有的業重福薄,有
的福多業輕。而在人生過程當中,愚者享福消福又造業;智者惜福植福又
消業。因此成就了多采多姿的人間百態:有的令人惋惜唏噓;有的令人歡
喜讚歎!

怎樣才能夠消除罪障,轉禍為福?就看有沒有善知識、善因緣的牽引。更
重要的,是自己是否有福報、能放下執著,接受正法,進而開啟智慧,找
到人生正確的目標和方向,向康莊大道──菩薩道上前進。

「一場小感冒,險些要了我的命,也讓我嚐盡了地獄般煎熬的病苦。我知
道,該來的跑不掉,業障現前,我必須受。受完了,我走進了慈濟世界,
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游美懿師姊如是說。

游美懿──慈濟委員、慈濟榮譽董事、慈濟護專懿德媽媽、慈濟合唱團員
、慈濟義工……集多重身份於一身。在「死過去」又「活過來」之後,她
自在又精進,「時時可死」,卻又「步步求生」!

大病之前,她不知道什麼是苦。自幼生長在繁華的台北市,婚後,與先生
李石定居士經營大山煤油有限公司,二子一女,聰慧懂事,生活一直過得
富裕又平順。

兒女漸長,游師姊夫婦為自己規劃了許多休閒活動,不是出國旅行,就是
爬山郊遊。因為個性皆是豪邁爽朗,加上商場酬酢,交遊廣闊,社交活動
頻繁。什麼夫妻會、結拜會……每個月總有好幾回的應酬。盛裝赴會、觥
籌交錯,就是他們自以為充實的生活。

「我的身體很好,每天早晚一定準時到球場報到,是人人公認的羽球健將
呢!」游師姊說:「每週固定去練唱。我參加李中和、蕭滬音教授的合唱
團有二十年了。」

這樣的日子,以為是人生最大的享受。直到有一天,她病了……。



鬼門關外垂死的掙扎


七十五年底,一場的感冒咳嗽,導致氣管發炎,嚴重到氣喘吁吁、呼吸困
難。在做氣管鏡檢查時,才發現氣管內已起了水泡,更糟的是,氣管鏡竟
把水泡戳破了。

之後,水泡的傷口結疤,氣管更形狹小。不能做劇烈運動,否則便氣喘不
已,偶一感冒便難以呼吸,找遍了台北各大醫院,均束手無策。

七十六年底,發作得最嚴重,前後進出醫院五次,每次均靠氧氣急救。次
年二月,農曆年底,家家戶戶歡歡喜喜辦年貨,游師姊卻躺在加護病房為
生死掙扎。

「我那次住院三個月,在加護病房住了三十多天。全身插滿管子,完全靠
氧氣和高蛋白維生。」

「因為護士的疏忽,沒有照醫生的指示打點滴,以致脫水、血醣升高,陷
入昏迷。在昏迷中,我自己把點滴拔掉。」

「就在生死邊緣,一位實習大夫進來,看到我臉都黑了,趕緊送到六樓急
救,切開動脈,用大針筒灌水,因為全身血液中毒,又趕緊輸血……。」

當時,命若游絲,家人都痛哭失聲,以為沒救了。

三天後,隱隱約約聽到鞭炮聲,睜開眼睛,才知道是大年初一。家人見狀
,高興得無以復加。醫生見了,驚為奇蹟,唯囑以「要有心理準備,今後
恐無法出聲了」,因為氣管插入管子達三十多天,聲帶可能失去彈性。

「但是,佛菩薩保佑,一週後能發出沙啞的聲音,之後,漸清晰,現在又
能如往常的講話、唱歌了。」

在鬼門關走一遭回來,但出院後不到半個月,又住進去了;面對如此棘手
的病人,醫生決定冒險為她開刀。

醫生說,這種手術極少,游師姊是第三位。第一位病人是車禍氣管破裂,
第二位是氣管長瘤的。

七十七年四月中在馬偕醫院開刀,由蘇清泉和陳復銓二位大夫主治,手術
進行十個小時,比心臟開刀還要麻煩。傷口由前胸經腋下到背後,把胸腔
「打開」,傷口長達四十多公分。

開完刀,醫生要她坐著,頭上用五公斤重的石膏壓著,交代她一動也不能
動,因為狹窄的氣管切除三公分,整個肺部往上提,萬一輕輕一動,傷口
拉開,就前功盡棄了。

「妳一定要合作,否則為妳開刀十個小時,站得雙腳發麻,就都白費了。
」醫生說。



每花一塊錢都是無盡的病和苦


「為什麼生病的人是我?為什麼不讓我好好『走』掉?為什麼要我受這麼
大的痛苦和折磨?」一連串的為什麼?一連串怨天尤人,什麼事都可以由
別人分擔,唯獨病痛卻要自己承受。後來才知道,因緣果報,自作自受怨
不得別人。

身上被「切開」,頭上「泰山壓頂」,身上插滿了管子,坐著受酷刑,她
一秒一秒的捱,要捱八天哪!

三天之後,連醫生都不忍,取下她頭上的石膏,叮囑她千萬不要動。八天
後,她的頭想抬也抬不起來。一個月後還是抬不起來,後來慢慢的復健,
脖子才恢復正常。

五月底出院,七月又住進去。

這一段期間,還有一樣東西時時刻刻在威脅著她的生命,那就是「痰」。

「護士來抽痰,一天數十回,幾乎十幾分鐘就要抽一次,粘膜粘住,氧氣
也進不去。」

先生拿了痰的檢體到台大,由陸坤泰教授親自化驗知道是很頑強的細菌,
要用第三代的抗生素才有效。

「那時候,天天發高燒,天天用酒精擦澡,直到開始用強力抗生素,一針
五百元,一天打八次,才慢慢控制住。」

雖然有勞保,但還是花了一百六十多萬元,龐大的醫藥費代表著無盡的病
和苦。



業來要歡喜受,痛快過去


游師姊自民國六十年,參加由李中和教授指導的合唱團。七十二年,李教
授趕在慈濟醫院破土之前,完成了「慈濟功德會歌」和「慈濟醫院院歌」
,脫稿後,就給合唱團練習。

「破土當天,我們都到花蓮演唱,算是第一次跟慈濟結緣,蕭滬音教授也
向我們介紹慈濟及上人的精神,可惜那時因緣還未成熟,只當會員,沒有
更進一步的來了解。」游師姊很惋惜的說。

生病以後,找遍北部各大醫院,吃了很多苦頭,在最無奈的時候,她記得
了花蓮有個慈濟醫院,有個很慈悲的出家師父。但是,她身在加護病房,
離不開氧氣和抽痰機。儘管心嚮往之,卻不能隨心所願。

不可思議的,心念一起,慈濟的使者就到了。

陳美月師姊與游師姊的先生是多年舊識,搬到植物園附近又成鄰居,也常
見他們夫婦同出同進的打球。有一次,美月師姊碰見李先生,順口問了一
聲:你太太好嗎?好久不見了。才知道她生病住院很久了。

「有空我去看她!」美月師姊說。

「話說出口好像欠了人家似的,雖然那時與游師姊不熟,但還是如約去探
望。」美月師姊九點多到馬偕,等到十一點多才進加護病房去。送了豆元
粉、念珠給她。

「一個多月後,都不見他們夫婦的蹤影,我好擔心,不知是『好』了?還
是『倒』了?因為看她好嚴重的樣子。」

有一天,去洗頭的時候,問了大樓管理員,才知道游師姊剛出院回來,美
月師姊就上去拜訪。

游師姊說:「我一輩子誠誠懇懇做人,沒做過壞事,為什麼病得死去活來
?受那麼大的痛苦。」

美月師姊就以上人的法寶開導她:「身體是四大假合之軀,難免有病痛。
業來了要歡喜受,不要說『痛苦』,要說『痛快』──快快過去。」

一句話敲醒夢中人,原來要抱著「痛快」的心。美月師姊又陸續送來上人
開示的錄音帶,但她擱在一旁,沒有用心去聽,「寶在眼前卻不識!不知
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



在慈濟重獲新生


幾次發心要去花蓮,又每每行前發燒住院,心願總懸在那兒。到了九月,
由母親和先生護送,隨美月師姊來到花蓮,見到心儀已久的證嚴上人。

上人開示她:心念轉,病就好,可以恢愎到從前那樣,唯要快出來做慈濟


她應諾:好!但怎樣做?一點概念也沒有。上人說要多了解!

花蓮回來,她開始用心的聽錄音帶。一聽再聽,感動得淚流滿面,她說:
「上人開示功德會的緣起與展望,我最少聽了二十遍,每次都有不同的感
受。」

美月師姊告訴她:妳知道什麼說什麼,看到什麼說什麼,不必多,不要少


誠然!發多大的心就有多大的力,不可思議的,第一個月她就募到四十萬
九千元。

「許多親友看到我病好了,又這麼歡喜,這麼有心在為社會服務,就很高
興的加入當會員。」

到了年底,美月師姊推她出來當正式委員,做了旗袍,交了照片,卻又在
授證前一週,發燒住院。委員證還是美月師姊代領的,真是好事多磨。

出任委員後,滿心歡喜到處介紹慈濟。且暗暗發心一年內要捐滿一百萬,
果然有願必成,今年為大兒子守德圓德一百萬。先生李石定居士見她快樂
健康,也很欣慰,不但支持太太做慈濟,自己也挺身出來擔任慈誠隊員。

「病了幾年,皮包裡都是藥,家裡還有一個專用冰箱專門儲存藥品的。」
游師姊說:「病好了,為了感恩我的主治大夫,我一定要送他們一個最珍
貴的禮物,那就是向他們介紹慈濟。」

她跟大夫說:生命是有限的,慧命是無窮的。願你們生生世世都發願做個
救人的人。

兩位大夫都很歡喜的加入她的會員,每個月到醫院去收錢時,她都把握機
會,把慈濟的點點滴滴告訴醫生護士,勉勵他們珍惜醫護人員的職責和角
色,好好為病人服務。



台北分會最稱職的義工


人身難得,人命在呼吸間,幾度在氧氣、心肺機急救下才掙回來的生命,
無比的珍惜。因此游師姊分分秒秒都把握住,不敢絲毫懈怠、浪費。

除了收取功德會費外,她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做義工。

每天早晨先生開車送她到台北分會,核帳、檢查電腦收據。如果有人來參
觀或捐錢,她都熱心的介紹接引,因此,她的會員增加得很快,善緣也結
得很廣。

有一次,來了一位上海藉的老太太,游師姊接待她參觀後,捐了二萬元,
並表示願意參加長期會員,游師姊說:「好!以後我每個月到府上為您服
務。」老太太客氣的說:「您忙,我應該送給您才對!」

第二個月,老夫婦一道來,帶來二張支票,一張四十萬,一張六十萬。

游師姊說:「我從沒有募過百萬鉅款,又意外又高興,我當場都感動得掉
眼淚呢!」

當天晚上,游師姊做了個夢,夢見挽著上人的手──因為她好羨慕挽著上
人的手走路的師姊──她開心得忍不住笑起來,這一笑,笑醒過來了。咦
?可不是手挽著手?原來是自己的左手拉著右手嘛!

「左手拉右手」這個溫馨有趣的故事傳開來,大家都笑彎了腰。其實,這
也正是做慈濟的事實:福不唐捐,分分己獲。名為付出、奉獻,但實在獲
益的是自己。



歡喜菩薩普施無畏


在慈濟醫院當義工,游師姊除了扮演「施無畏菩薩」,也有一籮筐的趣事
和心得。

她說:「我固定在內科門診服務,等待看病的人情緒上都很不穩,因此我
們就想辦法紓解他們的焦燥和不安。」

一個胃痛的病人一直懷疑自己得了癌症,游師姊告訴她:要多往好處想,
多祝福,少詛咒,心情放鬆。然後說自己如何在死亡邊緣打贏這場仗……
講了半天,病人的手由冰冷回暖。

有一次,一個女學生為了怕上課來不及,急得又咒罵又跳腳。游師姊見了
,趕緊去安撫她,拿一本小冊子給她,建議她不妨靜下心來看看書。

「我那有心情看書?」女孩子心浮氣躁的說。

「看幾個字也好啊!」游師姊安祥的笑容果然有一股鎮懾力量。

她坐下來,打開書,靜靜的看下去。

「她看得入迷,叫到她的號碼都沒聽見呢?」游師姊笑著說。

又有一次,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太,開完刀後,再回來追蹤治療,掛了內科
和眼科,游師姊就陪她在門診等候。

帶她看完眼科,再帶她到內科,老太太說:這裡的醫生和護士真好哦!

游師姊就向她介紹慈濟醫院,是由上人的德行感召匯集眾人的愛心而成,
老太太聽了很感動,說:「那我也可以參加嗎?」「當然可以囉!」

看完門診,老太太拿了一百元要捐,游師姊帶她到社會服務部。

「功德無量!」義工師姊及社服人員都向她道謝祝福。

「這樣就功德無量?那我再捐五百。」

「阿婆,您留點車費啊!」

「我的孩子會開車來接我。」老太太說:「您們都是好人,以後讓妳嫁好
(好丈夫)。」

「阿婆!」游師姊啼笑皆非:「我已經做阿媽(祖母)了。」

「喔喔!」老太太也笑了:「那給你的孫女嫁好滿I」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進了慈濟後,交際應酬也減少許多,如果有非出席不可的宴會,游師姊夫
婦也一定把握機會介紹慈濟。

有一年,在某個團體的春節團拜聯誼會上,游師姊請了一百本靜思語跟每
位與會來賓結緣。

鬧哄哄的宴席上,有人推她上台講幾句話,不擅言辭的游師姊拿起麥克風
,居然侃侃而談,除了介紹慈濟外,還勉勵大家好好閱讀靜思語。整個會
場頓時安靜下來,鴉雀無聲。

那次正好和立委洪冬桂女士同桌,游師姊福至心靈跟她說:「妳是委員,
我也是委員,妳是立法委員,我是慈濟委員。」

洪女士說:「對!對!慈濟委員無所求的奉獻得到社會一致的肯定。真了
不起啊!」

「立法委員要辛苦的競選,慈濟委員不必競選;立法委員會被逼退,慈濟
委員可是終身職,越老越是寶,沒有退休日。」

大家聽了,都熱烈的鼓掌,洪女士也讚歎道:「我們的社會上需要更多的
慈濟委員!」

游師姊的大公子守德結婚時,力行節約,親友致贈的禮金扣除宴會費用外
,剩二十六萬元,游師姊伉儷再添四萬元,以一對新人的名義捐了一間病
房。

而所有與會的來賓也獲贈一卷上人開示的錄音帶,和慈濟的雜誌。

「只要有機會,我們是不會放過的。」游師姊說。

「媽媽的個性是不做則已,要做一定是很投入。要做到最好。」游師姊二
公子仲德說:「她進慈濟之後,跟以前判若兩人,做得好歡喜,本來我們
還怕他病剛好,會吃不消。」

「早出晚歸」「東奔西跑」「勇往直前」是兒女對她的形容。

仲德說:「比起很多媽媽,我覺得我媽媽進了慈濟後,變得口才好,學問
好,智慧高,很多道理她都懂,很多事情也都能處理得恰到好處,真不簡
單!」

「本來是媽媽的電話多,現在爸爸加入慈誠隊後,電話也不亞於媽媽。」

先生、女兒、女婿、兒子、媳婦,乃至小孫輩,都是護持慈濟的同心同志
,游師姊好感恩,好感恩!

每個人都有帶福來,也有帶業來,有福要知福、惜福再造福,而業來呢?

「業障浮現,躲也躲不掉。」游師姊說:「上人叫我們要歡喜受才消得快
。怨天尤人則業上加業,受不了就會了不完。」

經過一場大病,而能大徹大悟,又走入慈濟世界,游師姊說:因禍得福,
太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