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緣自靜思甘露的覺醒
◎李彩琴
八月十二日,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來到台北分會請購「靜思語」。「這
本書我已經找很久了!」他說。「我找遍了重慶南路各大小書局,有的書
店只剩一本、兩本,有的甚至賣完了,這怎麼夠呢?我每次都要買二十本
。」這位先生的話立刻吸引了我們的眼光,他意猶未盡接著又說:「你們
知道嗎?這本書救了我一生,我這個壞透頂的浪蕩子就是被師父救回來的
;不但如此,我那離家出走的太太也回來了。現在,我不單獲得新生,也
同時擁有美滿幸福的家庭!」

他的故事引發了我的好奇心,雖然,早就聽說「靜思語」曾經教一個行將
犯奸作科的浪子回頭;也曾令一對母女長時來的誤會獲得冰釋;更被喻為
「現代論語」,受到廣大民眾的推崇寶愛。但是面對這麼一個活生生、赤
裸裸的例子,加上朱定華先生願意挺身出來現身說法,實感機不可失,因
此特地訪問他,以下是李師姐的訪問內容:




在複雜詭譎的感情糾葛中,化解宿世根植的「執著」是需要智慧的。朱定
華先生一再感激上人的「靜思語」一書,有如慈悲的甘露法水,滋長了他
的智慧,引領著他掙出執著的繭,匡正他一生縱恣身心的愚行。

他謹記著上人在靜思語中所示:「不要把陰影覆藏在心堙A要散發光和熱
,生命才有意義。」而今他的心境,一如破雲的陽光,清清朗朗。驀然回
首那段耽溺恩怨的顛倒行徑,他更慶幸自己,能即時攀住慈濟的因緣,因
而能自己得救,家庭得救,阻化了悲劇的延伸。他毫不隱瞞地道出了那一
段沉浮愛恨中的蛻變過程。



瞋怒之火燒掉理智


原來年輕時,朱先生即在桃園結婚成家,與妻子生養了三位女兒。婚後七
年,因工作的關係獨自賃居台北,不久就結識一位年紀小他十六歲的理髮
小姐,從此放棄桃園的妻女生活於不顧。在台北與這位小姐同居的生活,
亦是非常的糜爛,吃喝嫖賭樣樣沾染。

約是九年前,這位與他同居的小姐,和一位年輕的男人懷了身孕。在知道
實情後,憎嫉之火焚燼了他的心識,對同居人動輒施以打罵凌辱;難抑憤
怒沖昏頭的情況下,竟然在同居人懷孕七個多月時,強迫她去墮胎──只
為那不是他的孩子。

當時他也知道那是件危及生命的事,但是瞋恨心使他失去了理智,結果孩
子出來時竟然還有哭聲,醫生說只要稍加施救,孩子仍然可以存活下來。
他斷然拒絕,並且恨恨地對那啼哭無助的小生命說:「你不要哭了,如果
你去得不甘心的話,有本事就來找我。」沒多久,那孩子終於無聲無息死
了。

懷著歉疚的心,甘冒生命危險拿掉胎兒的同居人,一片急著想博得諒解的
苦心;他是一點兒也不以為然,直覺得她負了他,她欠下的,就該她還。
於是他蠻橫的直逼她去賺錢供他揮霍,自己竟日堛嶀扆s地。這種暗無天
日,幾是荒誕不經的生活,她咬緊牙關忍受著,而且為他生下了兩個女兒
;她想為他生下孩子,他總該可以扭轉對她的看法,對她好一些吧?



老父遽亡,眾叛親離


事實不然,他對她的態度依然惡劣,稍遇不如意,所有的怨氣都找她發洩
,動輒拳腳相向,或用言語謾罵譏諷她。日子像極了一條沒有出口的隧道
,深黝得令人窒息。

在他父親七十八歲生日那天,他回去探望。父母對他在台北的生活有所微
言,要他收斂行徑,他不甘被數落,父子間竟起了衝突,父親憤而拿起棍
子要打他;他不顧念父親已年邁體衰,搶過棍子一把推倒老人家,老先生
氣急攻心,三天後即因心臟病發遽逝。

父親的死,他雖萌悔意,但似曇花一現般即了無蹤影。因為他覺得父親並
不愛他,不曾關照過他,那麼多兄弟他都拿錢給他們去做生意,他們一個
個生意都做得那麼大,日子過得比他好得太多了,而他什麼都沒有,吃苦
受罪至今。父親死後,兄弟視他如同毒蛇猛獸,親戚朋友一概斷絕來往,
足足有三年之久。

桃園的妻子,因為他不負家庭責任,棄養多年,生活非常的艱苦;一人挑
起教養三個女兒的重擔,身體狀況也很差,在無法忍受他的行徑下,向桃
園地方法院提出「惡意遺棄」的離婚告訴。法院因一再傳訊不到他,便根
據三位女兒的證詞「爸爸沒有賺錢養家,也沒有回過家。」判決離婚。



不堪凌虐,她被逼出走


被判決離婚一事,他全然不知,直到有一天他在街上無意間遇到桃園的小
女兒,才聽說已被判決離婚。當時他即懷著一股莫名的怨氣,對同居人更
是挾怨以對──都是她害我沒有了一個家!

如果他還沒上床去睡,她先睡著了,他就用冷水潑她,把她弄醒;她煮的
飯菜稍不合胃口,他就用極難聽的字眼咒罵她;為了怕吵醒他安睡,又討
來一陣拳打腳踢,她只能抱著孩子,在外面漫無目的遊蕩好幾個小時才敢
回家。而加諸在她精神上的磨難那就更難以道盡的了。他幾近瘋狂殘酷的
虐待行為,簡直同時鞭笞著另一個女人的心──同居人的母親。

她的母親不止一次的跪著哭求他放過她的女兒,讓她回家來,不要再這樣
折騰她。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被什麼魔給蒙蔽了,除了怨恨以外,就只
剩報復的意念。

去年端午節前夕,她哀戚地求他分手,他不以為意,想她十八歲跟著自己
,至今都已是三十好幾的女人,離開他能有辦法生活下去嗎?更何況兩個
稚齡的女兒牽絆著她,諒她也走不了。

沒想到她到底走了,帶著小女兒悄悄走了,留下年僅五歲的大女兒和頹喪
懊惱的他。



走投無路之際幸遇貴人


他在家堣@向被服侍得像太上皇一樣,連個開水都不會燒,如何打理自己
的生活呢?接踵而來的是工作問題,一個男人如何帶著孩子出去工作?他
開始憶起她的種種好,帶著女兒四處尋找她的下落,但是就是遍尋不著,
自己也因不堪疲累而形容變得憔悴枯槁。

有一天,因趕辦女兒的戶口,到照相館照相,老闆訝異他的落魄樣,與他
閒談了一陣,言談中就向他介紹慈濟人──蘇淑琴師姐,並且很熱心地把
電話抄給他,希望有助於他打開心結,重新站立起來。

當時他覺得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他仍然給這位師姐撥個電話試一試。結
果蘇師姐聽完他的敘述,一面安慰他,一面連絡一位慈濟委員林師兄,跟
他做了很深入的交談。他向林師兄滔滔訴苦後,語氣強硬的說,事到如今
,也沒什麼好說的,有朝一日若能找到她,一定不放過她,大不了大家同
歸於盡。林師兄卻冷冷地回道:「你沒有資格和他同歸於盡,你這一身罪
業那麼深重,拋棄妻女又殺害生命,既不負責任又無倫常,你這一死還不
能了,連帶著你的孩子都得背負著你的罪障!」

為人處世的道理僅管他聽不進耳,因果業報之說,卻令他冷汗涔涔直下,
他開始捫心自問過往前塵的種種不是,徹夜難以入眠。她離家不過一個多
月,他驟然瘦了六公斤,加上每天夜堨0v,精神幾乎瀕臨錯亂的地步。



茫茫苦海中的救命寶筏


是慈悲的佛菩薩憐憫他吧!他也自己這麼慶幸著,那一天,他帶著女兒正
要下樓去吃自助餐,在樓梯間遇見住五樓的一位小姐。彼此互相打了招呼
,她順口問他有沒有找到太太的消息?他搖搖頭無奈地向她訴說自己的痛
苦。她建議他尋求宗教信仰讓生命有所依託,他把曾與慈濟委員一番接觸
的談話說給她聽。

那位小姐一聽到「慈濟」兩個字,就連忙把手中拿的一本書塞給他,要他
試著看一看。他一下覺得那本書好重好重,自忖已經心亂如麻,哪有可能
靜得下心來看書?但又不好推卻,就對她說:「好!先向妳借看,我會儘
快看完還給妳。」她卻很誠懇的說:「我不借,我要送給你,你才會看得
仔細,也才能有心得。」那本書就是──「證嚴法師靜思語」。

從此漫漫長夜,他有了依止,生命經過悲喜的一番激濺,終於轉歸平靜;
為上人法語渡化滌濾過的心靈,格外澄明。這才發現是自己可惡把倫理、
親情弄得亂糟糟的,而不是周圍的人對不起自己。無怪自己越走越悽涼,
越來越苦寂。

上人說:「清茶淡香,既可口又提神;若是太濃則苦得喝不下。世間的情
愛也是如此。」

上人說:「人生想得透澈一點,沒有一件東西可以永遠與我們為伴。再親
愛的人,再多的財物,也終有離別聚散的時候……。」

上人說:「一直停滯在昨天、過去,就會產生雜念,有執著顧戀之心。人
一旦時時刻刻回憶往事,便會痛苦、怨恨、瞋怒、不甘心……」

看著、看著,用紅筆逐句圈記,細細去體會法語中的圓融境遇,一遍又一
遍的梳理著自己紊亂的心緒。女兒似乎也知道爸爸在力圖振作,總是非常
乖巧地陪伴著他,不吵也不鬧。有時候看到他又失眠睡不著的時候,就會
把靜思語拿到床前說:「爸爸你看書嘛!看書就會好起來喔!」孩子到底
是孩子,想念媽媽的時候,就和爸爸一起跪在窗前,非常虔誠的唸著:阿
彌陀佛、阿彌陀佛……。最後總不忘叮嚀一句:「阿彌陀佛請趕快帶媽媽
回家!」



懺悔過去,力圖振作


這段時間,他一有煩惱,就向林師兄傾訴、請教。只要是慈濟的刊物,道
侶、月刊他都仔細閱讀,也因此,堅定自己的信念,要秉遵上人的教誨,
盡到做人的本分。林師兄更鼓勵他好好用功,為了孩子要勇敢負起做父親
的責任。

他深深的悔悟了,但念穢草不去,禾實難成,想要澈底整頓自己,於是搬
家給自己一個新的開始。努力工作,重新調整自己的處世態度,最重要的
是回老家向年邁的母親求懺悔,重拾兄弟失散多年的情誼;家人都驚訝他
的改變,亦深為他回頭而稱幸。

他也親自到桃園前妻的家,請求他們原諒,原本想求她能接納他回去重敘
天倫,可是她說她只允許他回家,至於與同居人生的孩子,她無法接納。
為此事他再度請教林師兄,林師兄委婉相勸,過去已矣,必須著眼於將來
,何況孩子年幼失去母親已經很可憐了,怎能置之不理,豈不一錯再錯?
還是安下心來,力圖振作。相信有一天,孩子的母親必定會回到他的身邊
團聚。當初也是因為兩個家,才落得這般苦境。

不久,幾個月音訊杳然的她,終於打電話給他了,女兒稚嫩的聲音爭著告
訴她說:「媽媽!爸爸現在都不打牌了,也不玩電動玩具了,每天都和我
一起唸阿彌陀佛,妳在那堙H趕快回來好不好?」她也知道他的改變,但
一時總是難解心中的鬱結。林師兄更進一步鼓勵他,用功修性,孩子的母
親一定會回家的。



紅藍筆痕都是改過的佐證


就在中秋節那天,她打電話要求探看女兒;朱先生就回家跟兄弟商量,他
的大哥問他有沒有心理準備?過去如何對待她,現在她可能加倍奉還給他
。「以前兇惡人家怕你,現在你改好了,一副文謅謅的樣子,難保人家不
報復你。」他說:「為了挽回這個家,她就是騎在我頭上拉屎,我都無怨
言。」他的兄弟知道他真的已脫胎換骨了。

結果她真的被他一再懇求的真情感動了。離家出走的這段日子,她帶著小
女兒暫住在台中,不久又跟了一位有婦之夫同居,其結果又如原先的下場
一樣痛苦不堪。那男的花盡了她所賺的錢,朱先生的改變縱然使她有倦鳥
歸巢之意,但也怕這段生活若被朱先生知道了,一定容不了她,只是面對
著伊人苦苦哀求的眼神,她告訴自己:「我就再賭一次吧!」但也告訴伊
人:「我回去,你可能變本加厲,我怕我是只有死路一條了。」

朱先生以為她是懷疑自己的改變有幾分真實?就把自己看的那一本靜思語
寄去給她,他想他這些子日子來很用心的接受上人教化,密密麻麻閱讀的
紅藍筆痕,應該是最好的佐證。

她終於回家了。回家後的第三天,他們就到法院辦理公證結婚,朱先生喜
孜孜地帶她回家向母親叩頭,一家人至此總算團聚在一起了。她躊躇掙扎
了好久,認為愛他就不該欺騙他,決定向他坦承一切。



濃茶苦澀不如清茶淡香


但是當他聽到她說起那一段往事,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又掀起波濤了。
自己也知道畢竟修得還不夠,抑不住瞋恨的怒火,就又和她吵鬧了起來。
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樣拳打腳踢的待她,而她早已是驚弓之鳥,嚇得不知如
何是好;也曾打電話到台北分會要求見上人,她想唯有上人救得了她,可
是分會的人告訴她上人並不常來分會。

這期間的權宜辦法,就是她把上人的靜思語拿還給朱先生看,又連繫林師
兄來開導他,漸漸怒火的烈焰趨淡了,轉弱了,終於平息了。加上她每週
返回桃園的家探望老母親,為她搥腿抓背,老人家都忍不住誇她,這是他
這個做兒子的從來不曾盡到的孝道,看在眼裡,委實也令他感動萬分。想
想:「這次有慈濟救我,下次誰來救我?自己不改變,永遠沒辦法得救。


剛回家的前兩個月還不免吵吵鬧鬧,爾後整整八個月堙A一次拌嘴也不曾
有過。他們並不刻意逃避以往的錯處,但以和平理性的玩笑方式去談論那
一段荒唐史。

有了靜思語的滋潤,他的事業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原來開設清潔公司的他
,如果客人到期還不付款,他就兇神惡煞似的到人家公司堨h催討;錢是
拿到了,但是和客戶之間的關係也完了。現在,他把「謝謝!」「感恩您
!」常常掛在嘴上,過去流失掉的客戶,現在都一一回來了,並且和他成
了好朋友,事業更是一片欣欣向榮。



餘韻


一份緣自靜思甘露的覺醒,朱先生以無比感恩的心情娓娓道出。他說他每
天都看報紙尋人啟事,如果有「警告逃妻」的啟事刊出,他就跟刊登的人
電話連繫,詢問對方原由,是否有小孩,然後總是叮囑要照顧好孩子,孩
子是無辜的。再寄上一本上人的靜思語給他,希望這些書能啟發他們的一
分良知,他想一百件的「警告」啟事中,如果能促成任何一件團圓,他就
心滿意足了。畢竟他深深體驗到,幸福正是緣自靜思甘露的覺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