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願結來生慈濟緣
◎慈凌


遭病魔折騰的小女孩


今年二月某天到醫院上班時,聽說有位地中海型貧血的小女孩,因為骨髓
移植失敗而沮喪,正住在十一病房,及時與她結一份慈濟緣。

民國六十八年,當上人正為東部落後的醫療決定籌建佛教慈濟綜合醫院的
同時,小萍在花蓮誕生了。

出生後,小萍經常哭鬧、掙扎,臉色蒼白、吐奶又腹瀉,醫生說是腸胃炎
,換一家醫院又說是黃疸;憂心如焚的母親抱著嬰兒連趕兩家醫院求診;
有人介紹收驚,又趕快抱去收驚,孩子依然掙扎哭鬧著。

一個因緣來到北部,一位眷村的醫生指著哭鬧不休的小萍對她母親說:「
這孩子病得很嚴重,趕快送大醫院,不要再拖了。」

第二天清晨六點,母親抱著小萍到榮總掛號看門診,醫生建議孩子住院檢
查。檢驗結果確認為地中海型貧血,每個月固定要輸血。

當時的北迴鐵路尚未興建,由花蓮到台北除了飛機就需忍受八小時的顛簸
,搭乘公路局;一趟北部之行真是不容易,所以小萍只能就近在花蓮的醫
院接受輸血。

但是血液不容易得到,而且經常孩子一面接受輸血時,臉色也逐漸轉黃,
甚至輸完血的第二天,孩子就全身泛黃。扎針更不如現代的醫術,常常孩
子已哭得一臉青紫,針仍未扎到血管。

小萍七個月大時,一次由四個醫生輪流扎了三十多針仍打不到血管,醫生
不耐煩的表示要切開頭部血管才能輸血。驚慌的母親趕緊抱起孩子,頭也
不回的走出那家醫院。第二天一早搭飛機北上,榮總的醫生以細號頭皮針
,一針就扎到血管,還驚訝於孩子的血管被破壞得如此可憐。

從此,母親總是拖到孩子奄奄一息時,才匆匆搭飛機北上直奔榮總。輸完
血,母女倆再坐八小時公路局回花蓮。直到七十二年搬來台北,才結束每
個月不定時的辛苦奔波。



捐錢給慈濟她捨得


住院是小萍成長過程中的一部份,這個被病魔折騰得不知道抗議上天不公
的小女孩,躺在病床上依然快樂的唱著歌兒。聽同病房的人說,她的歌聲
很悅耳很動聽,經過病房的護士,常常忍不住推開門進來逗她。

年初,骨髓移植失敗後,小萍傷心得哭腫了眼睛,她怪罪自己:「一定是
我以前吃太好、太強壯了,才會排斥姊姊移植給我的骨髓。」不肯再吃東
西,連大悲水也不喝了。看著媽媽央求他吃東西那一雙愛憐的眼神,她哭
著抱住媽媽的脖子,「媽媽!來生我願仍是您的小孩!」

我想經常臥床的孩子,對於「白雪公主」「安徒生……都太熟悉了吧!聽
聽慈濟小菩薩的故事,收穫會更多。帶給他「童心映月」錄音帶及書本,
小萍歡喜的翻閱著,小菩薩存錢給師公蓋醫院的事蹟,她已經耳熟能詳。

一晚,媽媽說:「小萍,我們也捐些錢給師公救濟比我們更窮的人,好嗎
?」「要捐多少?」「隨妳的心意啊!」小萍從小皮包堣p心翼翼的抽出
紅包袋,紅包是往來探望的親友給她的祝福。從紅包袋堜漭X兩千元,我
看著不忍心,又替她感到高興;小小年紀知道種福。

她們是低收入戶,從小,媽媽帶著三個孩子,擺麵攤、做零工,借住親戚
家……曾經困窘得只有一碟青菜配稀飯,偶而加碗蒸蛋就很豐盛了。

所以,每個孩子都知道節省;尤其是小萍。媽媽給她的零用錢,他總是完
整的存起來。她曾經告訴媽媽,花錢就好像要割她的肉般心疼;但是給慈
濟、給師公,她捨得。

既然捨得一次捐兩千元,我建議小萍每天起個善念捐五元或十元,願這顆
善的種子跟隨她一生平安到老。。從此,每天媽媽為她做完晚課時,她就
餵小撲滿十元銅幣;有時她睡著了,媽媽不忍心喚醒她,就主動為她投入
十元。第二天醒來,她會趕緊問媽媽:「昨晚怎麼沒提醒我做善事。」她
在意著,認真做這件事。



走到生命的盡頭


第二次骨髓移植前,小萍先照鈷六十,將自己的免疫力消除,再植入新的
骨髓;骨髓移植時,她只牽掛著捐骨髓給她的姊姊,一直問「姊姊呢?姊
姊呢?有沒有被我傷害了?」直到看到姊姊才安心。雖然她沒說什麼感激
姊姊的話,但相信她的內心早已充滿感恩。

小萍身上沒有抗體,必須在無菌的狀態下小心被保護著。媽媽每天以酒精
擦過病房四周,醫護人員也特別謹慎小心;大家都在期待她的骨髓長出屬
於自己的「顆粒球」,一個月,二個月……

漸漸的,小萍吃不下東西,加上長期的服藥,小萍胃出血了。消息傳到學
校,班上很多同學哭紅了眼睛,雖然才國一,小萍上學的日子又少,同學
們或許已忘了她的長相,但稚子的心埵陬蛑@濃的悲憫。

五月時,小萍感冒了,細菌感染引起肺炎,心肺水腫;小萍的媽媽憂心如
焚,我勸她像平常一樣虔誠唸佛,一切隨緣,我們多祝福她。

小萍平時最愛看錄影帶,喜劇的、歡樂的……現在她不看電視,也不吃東
西,每日只是昏睡,不停的顫抖著……一天醒來告訴媽媽,她做了一個夢
,夢見自己轉了病房,堶惆S有病床,有書桌……一切陳設描述得很清楚
。這一夢境竟與後來媽媽為她多方尋找才中意的靈骨塔完全相近。

小萍還曾說病好了以後要到花蓮看師公;也請媽媽將她最好的一份拼圖送
給主治醫師……。

五月二十五日去看她時,仍昏睡著,走到病房門口,忍不住回頭看她一眼
,正好她也張開眼睛,四目相對的剎那,我請她多多保重,改天再來看她


第二天,小萍敗血症往生了,她的媽媽不停的在耳邊叮嚀她:「孩子!妳
的病都已經好了,要一心唸佛,跟隨佛菩薩走,找一戶好人家再去投胎啊
!」姊姊與親人在床邊為她唸佛送終。



自種善因隨佛往生


她的母親一夜沒有閤眼,累得倒下時,矇矓中只聽見佛號聲不斷,還以為
是誰家再放佛號錄音帶;打開窗門,只有塵世的喧嚷,但一閤上眼又聽見
佛號聲,清清楚楚,明明歷歷。母親相信小萍帶著親自種的善因隨佛而去
了。她又發願往後的日子堣@樣為小萍每日捐十元,繼續為她廣植福田,
廣結善緣。

出殯那天,我心中不斷對的她說「孩子!你要再回來慈濟世界做個歡喜的
小菩薩,長大了是大菩薩。」

天地蒼茫,浮雲飄渺,願小平返回娑婆時,再和我們接續這份慈濟的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