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賑災花絮
◎編輯部

大陸民眾,終歲操勞,雖是壯年,普遍已現老態。見到氣質端莊、神采飛
揚的慈濟委員,不禁好奇的問道:「你們信這個(指佛教)的,好像比較
不會老!」發放時候,雅美姊姊扶著滿面風霜的老婆婆,笑問:「您老多
大年紀啦!」「五十六歲!那您又是多大!」老婆婆反問。「四十八歲!
」「您還是小姑娘啊!」老婆婆臉上露出不勝羨慕的神色。


***


因行程關係,委員利用一天空檔相偕參訪九華山聖地。九華山有竹籐編的
山轎供遊客乘坐。眾轎夫見師兄師姊到來,忙著上前招攬生意,大家自忖
何德何能?怎堪消受?予錢又不受,只是抬著空轎緊隨不捨。慈璧師姊見
狀,動了惻隱之心,原想小坐片刻,就給錢走人;不料一坐上去,轎夫就
拔腿疾奔,卻教慈璧師姊嚇得花容失色。眾人調侃她好像迎神賽會上乘轎
出巡的媽祖,師姊百口莫辯,勝勝師姊趕緊安慰她:「你就發願來生先渡
這兩位轎夫來慈濟啊!」

卻說師姊返台後,一直感到愧疚難安,特意回到花蓮向上人跪求懺悔。上
人面諭,像林智慧亦被轎夫糾纏不已,她靈機一動,趕緊脫下外套置於轎
內,權充坐人。上人直稱讚她:「有智慧!」卻教慈璧師姊又上了寶貴的
一課。


***


遊罷九華山,返回南京玄武飯店。電梯忽然故障,好半晌,秦基雄師兄急
著對眾師姊說道:「快來幫忙!我大悲咒唸了三遍都沒有用,請你們繼續
加油!」勝勝師姊調皮的說:「大悲咒既然失效,只好請出往生咒了!」
一會兒,電梯果然往上超「升」了。


***


在大陸,抽水馬桶設備算是超級享受,一般鄉間普遍仍使用毛坑,一堵矮
牆以內挖了四個洞,四壁通風無阻,夜間入內,但聞遠處蟲鳴唧唧,抬頭
恰見斜月晶瑩,幽輝半室。所謂「廁所文學」,可能即由此發軔。慈濟委
員初來乍到,彼此坦誠相見,難免忸怩不安,久之亦習以為常。老式毛坑
,一次可容四人進去,各忙各的,倒也縮短不少等候的時間。勝勝師姊每
次方便,都見靜映師姊不偏不倚,恰恰座落在右邊,不禁相顧大笑。勝勝
師姊笑對靜映說道:「好似文殊師利菩薩護佛陀的法。」


***


災區非澇即旱,大水過後兩個多月了,天上滴雨未下,大地被驕陽烤得唇
乾舌燥,龜裂成一片片。馬路上卻又黃土飛揚,汽車過處,揚起塵沙滾滾
。何國慶師兄登上一部吉普車,就坐在駕駛座旁邊,由於路面太過顛簸,
何師兄弓著身子,雙手握緊座位前面的鐵桿,隨著汽車的上下跳動,身體
也一上一下跳躍著,後座師姊都笑說他那樣活像是「騎馬」。


***


安徽人稱國語叫「普通話」,他們的方言鄉音特重,尤其上了年紀的老人
,對談起來好像雞同鴨講,每每牛頭不對馬嘴,鬧了不少笑話。慈韻師姊
訪問一位老婆婆對慈濟跨海來幫助他們的看法。老人家直說:「好耶!好
耶!社會主義好耶!」慈韻居然聽成——「三民主義好耶!」心想這位老
婆婆真有學問,也知道有三民主義,還傻傻的問道:「好在那堙H」經人
指點,才恍然醒悟。忙對老人說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慈濟功德會,我
們的上人上證下嚴法師非常關心你們,派我們來慰問你們……」這句話成
了當天的「標準用語」,每人都說了不下數十百遍。


***


在全椒,緯度高,氣候較冷,師姊們都在旗袍外面罩一件藍色毛衣禦寒。
歸途於香港過境轉機。靜映師姊順手將毛衣擱在椅背上忘記帶走,回到原
處也忘了找尋。慈韻師姊拎著毛衣對靜映師姊大發嬌嗔:「您好現實哦!
天氣不冷就不要毛衣了!」眼看這一幕,勝勝師姊忽然領悟到,我們此次
從事大陸賑災,就像這件毛衣一樣,那埵陪W難的眾生需要我們,那怕是
萬水千山立刻送來溫暖;對災民,我們也是抱著無所求的心態,何曾要求
報償?正與孔子所讚歎的——君子「用之則行,舍之則藏」的說法不謀而
合。


***


在開工典禮上,抗災救災協會介紹我方人員時,一律稱先生,如林宗明先
生、林雅美先生、林智慧先生……輪到林碧玉時,居然稱呼「小姐」,大
夥兒不禁會心微笑。蓋林師姊尊奉 師命,數次赴大陸與對方談判,白天
四處勘察災區,晚間還要召集對方開會到深夜十二點,每天曉行夜宿,使
對方不得不強打起精神陪同到底。她的積極果斷、衝勁十足,宛然女中丈
夫。師姊們都在問:「她是鐵打的身子口麼?為什麼一點都不知道疲倦?



***


十四日早上於官渡鄉丁拐村舉行聯合破土典禮後,立刻兵分二路,兼程趕
往其餘地點參加奠基儀式。一路上黃沙滾滾,吹得人白髮茫茫,每個人衣
服、髮上全都灰濛濛一片。義工老兵顏惠美師姊一向梳著長辮子在慈院服
務病患,在此為求形象整齊劃一,亦和其他師姊一般挽起長髮梳成慈濟頭
。甫到目的地,尚來不及抖落滿身灰塵,立即投入工作。風塵僕僕的面貌
,竟被災民誤以為是白髮老人,數稱「老奶奶」不迭,而小巧玲瓏的靜映
師姊倒被喚做「小姑娘」,令人啼笑皆非。


***


由六位常住師父榮譽董事、慈誠隊員與慈濟委員組成的龐大賑災團,各個
服裝整齊,男眾精神煥發、女眾氣質嫻雅,每一出現,立刻引來眾人欣羨
的眼光。十三日下午抵南京機場,正列隊等候出境時,兩位年輕的地陪(
即嚮導),好奇的走過來問靜映師姊是屬於那一個團的?師姊答稱:「我
們是來自台灣的佛教慈濟功德會,此行正為全椒賑災而來!」年輕的女孩
摸摸師姊身上的『柔和忍辱衣』讚歎道:「我接待過無數個台灣來的觀光
團,從未見過有一個團體像你們這麼高雅端莊,好像大學教授口也!」


***


林碧玉師姊素來嚴謹,穿上深藍色西裝,不怒而威,自然流露出一股凜然
不可侵犯的氣質。行至興化探訪災民時,她微笑彎腰,對一位老婆婆殷殷
詢問災情,熟料老婆婆從椅子上一彈而起高舉右手直呼:「我愛社會主義
!我愛共產黨!我愛我們的政府!」林師姊一時未會意過來,又殷勤問了
一次,老婆婆依舊喊口號如儀。原來老人見一群人到來,以為上級視察,
將林師姊誤會是「高幹」,大家引以為笑談。師姊聞知,唯有報以苦笑了



***


兩岸隔絕既久,一樣的用詞卻有不一樣的解釋,不免又製造一樁樁的笑料
。何國慶師兄內急,禮貌的問在場的工作人員「洗手間」在那堙H「您稍
等一下,馬上就送來!」何師兄還在納悶呢!對方已經恭恭敬敬的捧來乙
只注滿清水的臉盆,還提著熱水瓶體貼的倒入熱水,而熱呼呼的毛巾也在
一旁侍候著。「我是說『廁所』在那堙H」何師兄忍不住好笑,經對方指
點,好不容易才解決內患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