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清流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埋在大地的種子
◎履冰

指出一條向上之路


我們的教育「病」了!不僅病了,還病的不輕。

教育當局欲在教育界推動「誠實專案」,原因何在?不問可知;而學子沈
迷於電動玩具、吸食毒品、私生活糜爛,乃至自殺、作奸犯科等問題層出
不窮。凡此種種,其實亦僅露出冰山一角而已,卻可顯示病症之複雜難治


相較以往的印象——「校園像一座象牙塔」、「學生是溫室的花朵」,今
日的校園確實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近幾年來,隨著文化、社會、政治、經濟的劇變,往日單純寧靜的校
園已不復可尋,多元而複雜的價值觀念,業已波濤洶湧地激盪著學子的心
靈,他們不再以追求知識為唯一取向,而熱切地踏出校園,透過不同的嘗
試來體驗生活,尋求自我肯定與實現。但外在的誘因太多,不少人即憂心
地指出:學子的理想懷抱愈來愈淡薄,功利取向愈來愈強烈。例如:有人
投入股票市場大玩金錢遊戲,及可見出端倪。

教育乃百年大計,國之根本;根本不立,國族焉興?是以有識之士,莫不
為此憂心忡忡,亟思解決之道。然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僵化的教育
體制下,欲振衰起弊,真是談何容易。

其實,病症雖繁,病源則一;病源何在?在人心有病,道德沈淪。此亦時
代之沈苛。對症下藥,莫若從「救心」開始。慈濟向以淨化人心為己任,
如果能將慈濟精神導入校園,讓學子經由道德的修持與實踐,體認生命意
義,確立人生理想,並藉著服務人群的行動,擴私我為大我,化私情為長
情;亦即體現儒家所言:「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境界,則必能讓青年
學子回歸純潔誠正的生活,卓然挺立於時潮之上。

當然,欲以慈濟精神導正校園風氣,非朝夕可致,且吾人亦不敢自誇此乃
解決教育弊端之唯一途徑,但慈濟能指引出一條向上之路,確實毋庸置疑
。再者,知識份子若能參與慈濟行列,將有助於慈濟「質」的轉化與提昇
,且慈善、醫療、教育、文化四大志業,無一不需求專業人才,如能從學
術界去發掘吸納,則人才來源將不虞匱乏,此為吾人所期待者。職是之故
,將慈濟精神於校園扎根,實乃刻不容緩之事。



慈濟尖兵到交大


目前,慈濟在校園的發展,尚屬萌芽階段,就大專院校而言,交大清大堪
稱稍具規模,其推動過程累積的經驗,頗值得各校參考借鏡。而慈濟與交
大、清華兩校的因緣,得由張子貴師姊身上說起。

七十八年秋季,張子貴(慈泉)師姊考入清華大學統計研究所進修,由於
新竹為科技重鎮,學術研究風氣鼎盛,子貴來新竹之前,即自我期許要將
慈濟的種子散播在學術界。但當時新竹區與慈濟結緣較晚,委員會員人數
不多,有鑒於此,她積極推動委員之間的聯誼,加強大家對慈濟志業的認
識,並舉辦每星期的委員會員共修活動,交換彼此的經驗與心得。由於求
好心切,子貴每每苦心思慮,而夜媮蚋鄐炾慼A難以成眠。

在校園方面,既無例可循,亦孤立無援,拓荒的工作更形艱難;除了同學
間的口耳相傳,只有靠著文宣資料的流通來傳遞慈濟的訊息。直到因修課
機緣,結識交大應用數學研究所林中聖同學,才打開僵局,林同學一聽子
貴介紹慈濟,立刻生歡喜心,馬上利用班會宣介慈濟,結果全班如數加入
會員,成為交大推動慈濟的鼻祖。

當時,子貴寄住在她乾媽趙昭子教授宿舍堙A藉此之便,遂常親自下廚,
邀請同學來家用飯,她笑言:「吃人的嘴軟,他們當然不好意思吃飽飯馬
上就走,總要講講話呀!我正好趁機介紹慈濟,並鼓勵他們參加委員會員
的共修。」這一招果然屢試不爽,基於私交之誼與對慈濟的認同,有不少
同學便陸續加入,甚至同學們有什麼心結都會來找這位「張老師」學姊「
倒垃圾」,就這樣把校園內一顆顆的菩薩心都賺到慈濟來。像黃琦智在文
宣方面出力甚多,各宿舍及海報欄上,均可見到她精心製作的海報與文宣
資料。其他如蔡宗宏、王智昱、江淑怡、蔡文娟、陳建廷、陳淑芬……等
人,均為不可多得的人才,其中蔡宗宏並於今年八月出任委員。

交大的素食餐廳自七十九年成立後立即成為慈濟的地盤,餐廳門口的海報
欄總是貼著慈濟四大志業的訊息,不但圖文並茂,且常常推陳出新,同學
們不但可以餐餐欣賞慈濟歌曲,還有充足的文宣資料可以取閱,此亦推展
過程之一大助緣。此外,佛學社團鐘鐸社亦於社內別設慈濟組,致力於會
務的推動。

在地利人和的條件下,同學們除了積極辦小型茶會、慈濟飯、文宣等基礎
工作外,更進一步安排慈濟參訪、配合委員訪貧、及爭取回慈院當志工的
機會。



一顆顆充滿希望的種子


今年三月廿三、廿四兩日,交大訓導長郭義雄教授率交大師生一行五十多
人赴花參訪,上人特為之做了三場開示,不少人的心都被上人「賺」走而
皈依座下,因此增加一批工作幹部。同時,以詹天賜教授為主的交大教授
群,更發心長期義務協助基金會及慈院電腦化的工作。此次的參訪,可謂
意義深長、因緣殊勝。

返新竹後,眾人齊聚一堂,將現有人力規劃為五組:勸募組、文宣祖、讀
書組、訪貧組、力行組,各組設有負責人專司其職。在大家用心推動下,
會務有顯著的成效。

接著,今年暑假更籌畫四個梯次的大專志工隊回慈濟服務,成員遍及交大
、清大、中興、台大、靜宜、海洋、北醫……等大專院校。

為加強各校之間經驗的交流與心得的分享,子貴發起「慈濟大專青年聯誼
會」,九月八日,假「慈濟文化志業中心」召開會議,計有台大、中興、
淡江、文化、清華、交通、靜宜、輔仁、竹師、北醫、慈濟護專等校代表
三十餘人參加,上人及王端正先生均親臨致詞鼓勵。參與的人數雖少,畢
竟是一顆顆充滿希望的種子,我們期待他們回到校園後,能逐漸發揮影響
力。

至此,子貴師姊兩年來的拓荒工作,可以說是交出一張輝煌的成績單。今
年六月,她順利自清大畢業,回到慈濟醫學研究中心服務,而接棒的學弟
學妹也能獨當一面,表現均令人放心。



清大慧鐘社作據點


清大慧鐘社社長楊健自今年初回精舍參訪後,即發心每日捐出十元作為建
設基金,至今從未間斷。本學期更與蔡文娟、陳建廷、陳淑芬等人討論,
擬出工作計畫,以慧鐘社為據點來推展校園慈濟工作。陳建廷雖不擅言辭
,但他很用心,引薦了董俊秀、陳慶宇、廖財生及其他學校等多位非常傑
出的人才加入幹部陣容,清大未來發展的潛力不容忽視。

令人感動的是,他們確實願意不辭辛勞,做好基礎工作,如為了加強文宣
工作,特地勞駕新竹區徐順庚師兄(徐師兄自七十九年初擔任子貴的幕後
委員後即發心每星期都至台北分會搬運大批的文宣品和錄音帶回新竹,為
新竹區發展慈濟的一大助緣。),冒雨專程至台北慈濟文化中心運載數千
本的文宣品回校,由同學們將各工作幹部的姓名和電話用電腦印好後,一
一貼在文宣品上,再按研究生、大一新生和二三四年級順序,將之分送各
宿舍及寢室,此事費神耗時,他們卻能迅速達成任務,可見用心之誠。

子貴師姊又透露一件鮮為人知的事,一日,廖財生同學請其學妹林怡瑞製
作大型慈濟海報,張貼之後,當晚細雨紛飛,蔡文娟(化學研究所二年級
)同學在寢室坐立不安,擔心海報遭雨淋壞,半夜十二點多了,便停下實
驗,離開實驗室隻身到海報欄探視,不意到此後,赫然發現也有一「癡人
」在此徘徊,原來陳建廷同學亦對海報放心不下,故來巡視一番。二人不
約而同,不禁相視而笑,看看海報果然濕了,又趕忙找塑膠布遮雨,直忙
到凌晨三點多。

懷想當夜二人冒著冷風冷雨,不顧睡眠,只為護持一張海報的完整,斯情
斯志,何等真摯!何等虔誠!

另一方面,交大目前將近有四百名會員,在既有的基礎上,也更有能力與
慈濟基金會做密切的配合。在蔡宗宏師兄策劃下,鐘鐸社慈濟組於十月三
、四兩日,舉行大陸賑災義賣活動,許多的委員師姊師兄亦來襄助,收入
淨額達五萬餘元,相當圓滿成功。

同時,子貴師姊功成身未退,編輯「慈濟大專青年活動報導」,不定期出
刊,做為院校間的溝通園地,分享彼此的經驗,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
錯」,盼望各校有心之士參考研究,以發展出適合各校校風的活動方式。



經過滌清的人生觀


當然,如前言所述,在校園推動慈濟的目的,不在募款,而在淨化人心,
同學們也一致認為,精舍生活、訪貧與志工的經驗,促使他們反省生命的
意義與價值,對重建人生觀有莫大的幫助。以下,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心
聲:

蔡秀滿(交大資訊工程研究所博士班):以前我很內向,總是把話放在心
堙A現在則學會把自己開放出來。在加護病房時,看到幾位年輕人車禍受
傷,因沒戴安全帽而性命垂危,讓我深深覺得生命非常脆弱,要好好愛惜


葉啟娟(北醫醫技系):在精舍上早課、學撿菜,感覺很好。服務病患時
,感到自己確實能發揮學醫的功能,以後,我在學習時,要警惕自己學得
更清楚、更透徹。

蔡明憲(清大電機系):能服務別人真是快樂,第一次當志工回家,剛好
碰上爺爺白內障開刀,在慈院所學的,恰能用在爺爺身上。第二次要來花
蓮,爸爸很贊成,說:「你馬上去,如果不去就不要給我回家。」

蕭明富(台大電機研究所):人心有種種念頭,好壞都有,但在精舍,心
會比較寧定;看到末期病患,我想我會學習如何面對死亡。我希望以後從
事醫療或教育工作,而慈濟正是我的典範。

張書豪(交大電信系):住在精舍會讓我想到生命的問題,砍柴、撿菜…
…等事,一般人也許很難察覺其中的意義,而我覺得,這種自然的生活,
很契合我的理想。

石如玉(台大中文系):人生的幸與不幸,很難立下斷言,唯有珍惜生命
發揮良善的功能,才不致枉來人間一趟。在醫院這充滿病痛的地方,我深
深感到人性光輝的一面。

游培勳(交大控工系):聽慈師父講古,體會出「有多大的願就有多大的
力」;人生的路,寧願走得慢,但要走得穩、走得沒有遺憾。

陳經忠(交大電信系):訪貧時,看到老先生孤伶伶的,突然覺得,有親
人陪伴是很幸福的;原來,幸福可以很簡單,卻值得珍惜。

陳湘繁(台大動物系):我並沒有接觸佛教的背景,來此看見很多新鮮事
,和出家師父講話的經驗也很特別。我想,我願意把宗教當藝術來看待。

王俊遠(文化印刷系):我家是佛教家庭,我自覺心智上是很健康的,但
來此之後,會更鞏固我的生命理想。

林文堯(交大土木系,人稱「林八戒」):皈依上人之初,由於戒律難守
而有點懊惱誤上賊船,但現在我覺得我不是誤上賊船,而是上了「愛之船
」。

從這些心聲堙A我們不難窺知青年學子在「學習、服務、成長」的歷程中
,慈濟提供了一帖心靈的良藥,讓他們更懂得珍惜生命、尊重生命、提昇
生命!



優秀青年投效各志業體


雖然如此,慈濟欲在校園推廣,仍會遇到不少困難,尤其在繁重的課業壓
力下,要學子們不斷地捐時間、捐心力是很不容易的,子貴師姊提及昔日
在時間的限制下,學業與志業難以兩全的心境時,即感慨言道:「別的師
姊做的法喜充滿,我卻常常『痛哭流涕』,但眼淚擦乾,還是得做呀!」
眼見少數學弟妹為了投入慈濟工作,而耽誤許多讀書時間,她以過來人的
經驗建議:「讀書是學生的本分事,因此還是必須以課業為重,畢竟世俗
學問仍是濟度眾生的工具。護持慈濟就從淨化自己、修養自己、關愛周遭
的人做起,勿讓家長師長徒增反感。」

再者,各校間缺少一個完整而嚴密的組織,於傳遞經驗與溝通訊息上,極
感不足。因此,培訓幹部、加強幹部之間網狀的聯誼、建立共識、加強文
宣工作及會員間的聯誼,實為當務之急。相對的,慈濟基金會也有必要提
供各項支援,並設置專人來統籌協助,規劃各校推動慈濟工作。

慈濟在校園的定位,常藉佛學社團並結合服務社團來發展,然各校佛學社
多偏重解門,修行法門殊異,若為長遠計,或恐不宜。元智工學院現設有
慈濟社,邀請楊金雪師姊為指導老師,社團宗旨明確,即以推動慈濟精神
為目標。此例或可提供各校參考。

不少青年學子在深入了解慈濟後,發現慈濟乃安身立命處,遂發願將來學
成之後,能回志業體服務,以貢獻所學,如清大數學研究所莊宇雯同學,
現任教慈濟護專;又如黃兆民同學,交大工業工程與管理研究所畢業,原
應徵到同學們人人豔羨的某電腦公司高級職位,不僅待遇優厚,且培訓計
畫完整,可謂前程似錦,但只因慈濟需要他,他竟然放棄,往慈院報到,
負責電腦方面工作,他全心投注於此,幾乎除吃飯睡眠外,全無休息時間
。基金會為延攬人才計,於工作環境及培育計畫等方面,應有更周密遠大
的考量。

青年學子猶如埋在大地的種子,只要殷勤呵護,必能生根茁壯——如果他
是樹,他必會努力向上,撐出一片天地;如果他是花,他必會綻放芬芳,
美麗人間風景;即使他是一株小草,亦必然是一抹世界不可少的綠意。我
們期待他們,也別忘了多予以關注,畢竟——要怎麼收穫,先那麼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