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盞盞心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風雪送溫情
◎編輯部
陳撫先生是上海人,他有位哥哥在台灣擔任總工程師,恰與本會榮譽董
事宋篤志先生是一、二十年的老朋友。當宋先生夫婦赴大陸旅遊時,受好
友之託,到上海拜訪陳先生。陳先生六十多歲了,人長得不高,胖胖的非
常豪爽熱誠。

當本會赴上海採購棉衣時,因為人生地不熟,就電請陳先生代為設法尋找
。陳先生約同廠商攜帶數款棉衣式樣到機場和林副總執行長見面。這些廠
商都經陳先生過濾,明瞭慈濟賑災宗旨並且信用可靠的商家,使本會得以
爭取時效,立刻下訂單訂貨。最後敲定上海「第三百貨製衣公司」與南京
「銅陵製造廠」分開承製固始縣兩萬套和一萬套的棉方褲。

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賑災工作人員抵達南京。二十七日,玉摘師姊立
刻趕到上海,檢驗「三百」棉衣褲的出貨情形。是時,任職「麗仕」外商
合資公司的陳先生原本從二十五日起有連續十天的假期,一接獲消息,放
棄休假,隨即趕來會合。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你們台灣的慈濟人
都不惜大老遠的跑過來幫忙我們了,更何況是我們自己呢﹗慈濟的事就是
我的事,應該盡力才是﹗」

「三百」生產部李寶珠經理一見到玉摘師姊就急急拉著她商量:「怎麼辦
﹖怎麼辦﹖一想到交通運輸問題,我整夜都睡不著,緊張透了﹗」師姊聽
了心直往下沉。原訂二十九日上午有三輛大卡車的貨直奔固始,現在碰上
這早來的大雪,公司的車子必得先送廠保養檢修和加鏈,這一耽擱,時間
就給延誤了。師姊趕緊追問:「可否找得到運輸公司協助﹖多補貼一些錢
沒有關係的。」李經理和陳先生陪著她跑了數家運輸公司詢問,都得不到
要領。「開玩笑﹗雪下得這麼大,路況這麼差,保住性命要緊,誰在乎賺
多少錢﹖」他們說。

晚上,回到飯店,師姊急得直掉眼淚,只得打電話向駐守南京的賑災小組
人員報告,尋求對策。陳先生也一再打電話來表示關切,「不用急,我會
找到辦法的﹗」他安慰說。

隔天一大早,陳先生與「三百」業務部的陳文龍經理陪同玉摘師姊到鐵路
局,以賑災專案,向鐵路局申請火車支援輸送。無奈火車只能到達信陽,
離固始還有一百一十公里的路程;昨晚滿懷的一線希望又成泡影,陳先生
安慰眾人不要洩氣。經他多方奔走,並向上級據理力爭,終於有一家運輸
公司答應調度三輛大卡車運貨到固始。卡車是調來了,但天氣太冷,汽油
結冰,卡車仍然無法發動;陳先生又出面向當地政府辦理賑災證明,取得
珍貴的「十號不凍結柴油」,卡車才能順利上路。

「三百」的生產部李寶珠經理和業務部陳文龍經理也是非常幫忙,知道賑
災緊急。這期間,公司不敢接受外來訂單,發動三個子工廠,集中該廠所
有人力,日夜趕工。每日,李經理親自到生產線督陣。各個生產隊的小隊
長遠遠看到她的身影,或者聽到她的聲音,都趕緊繞道迴避。工人都在向
她抱怨:「沒辦法﹗趕不出來了﹗」李經理聽了,就義正詞嚴的對他們說
:「沒辦法,也得想辦法,晚上不睡覺也得趕出來。你們知道嗎﹖這些衣
物是要送給災民禦寒過冬的,不趕出來你們睡得著嗎﹖」各個人聽了都沉
默的回到工作崗位,繼續努力。李經理雖然對工人扳著臉孔說話,其實她
具有一副慈悲的心腸,又補貼額外的費用,撥出一萬套棉衣給外面的廠商
加工,以減輕員工的負擔。

出貨當天,適逢星期假日,「三百」從總經理韓國鈞先生以下到最基層的
員工,全部動員起來協力打包、裝箱出貨。其中有位倉管人員眼看著和女
友的約會就要泡湯了,不免大發牢騷,玉摘師姊特地走到他的面前安慰道
:「你做善事,為兩萬個災民服務,功德很大,你的女友一定會更愛你﹗
」接著講述台灣各地發起義賣賑災,連玉蘭花也有靈有情,盛開花朵趕來
賑災的故事。只見他默然無語,重新扛起紙箱投入工作行列。

在現場坐鎮指揮的李寶珠經理,整整有半個月處在緊繃的工作壓力下,加
上天氣酷寒,終於不支生病。漲紅了一張臉,喃喃念著:「吃不消了,實
在太冷了﹗」請她稍微休息也不肯,拖著搖搖欲墬的身子攜帶的感冒藥讓
她服用,一面連聲道謝。李經理只是說:「應該的﹗應該的﹗這種天寒地
凍的氣候,連我們大陸同胞都受不了,躲在家堥洶ㄔX戶。你們卻不辭辛
勞,千里迢迢的為我們同胞送衣送被來,無論如何,我定要完成工作稍盡
一分心意﹗」

二十九日下午才運出第一批貨,當晚就接到消息說:因大雪封道,有一子
工無廠無法收到布料,連帶影響一千多套棉長褲交貨。而黃華德先生原來
向成衣店訂購的棉衣,也因氣候反常酷寒,上海人紛紛以高價搶購,致使
棉衣數量短少。真是一波未平,不波又起。玉摘師姊緊張得胃都痙攣了,
眼淚忍不住撲簌簌滾落。因棉衣是依照每戶人口的年齡大小尺寸而製作的
。雖然只差一千套,卻嚴重影響到發放作業,甚至因此停頓。

情況迫在眉睫,只得再度拿起電話向陳先生求助。他二話不說,當夜翻遍
所有通訊名錄,找出可能承製的公司,一直聯絡到深夜,才獲得「康寧製
衣廠」的首肯。翌日一早,又陪同玉摘師姊坐著計程車,跑遍了上海的成
衣廠及百貨公司採購,才湊足了一千件的棉上衣。而熨燙慈濟標幟的工作
,也是陳先生出面向廠商交涉才解決的。

等到大事底定,玉摘師姊才發現陳先生的額頭有一大塊瘀腫﹖追問之下,
陳先生才隱約吐露早上從住家搭公車來會合時,不巧公車和一部大卡車相
撞,陳先生也受到波及。師姊深感過意不去,再向他致歉,他摸摸額頭,
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沒什麼,不礙事的﹗」

最後,到了康寧製衣廠,廠長顧友其先生了解賑災援助十萬火急,立命各
線生產線隊停止休假,全力趕製一千套棉長褲。有位生產隊長原訂元月二
日結婚,喜帖都發出去了,淚眼汪汪的向廠長懇求准假。廠長揮揮手說:
「人家大老遠的從台灣來幫助我們,你在這個時候還敢說結婚﹗」師姊過
意不去,替她求請,廠長說:「您不知道哇﹗她一請假,全線的員工都會
去喝喜酒,生產線就要停工了﹗」師姊只得對她說抱歉了。

三十一日,玉摘師姊離開上海回到南京,陳先生仍在上海為慈濟督促棉衣
的出貨情形。另外「三百」為了慎重起見,李寶珠經理,陳文龍經理及二
位助手,也尾隨至固始以確定點收無誤。在發放現場,看到災民感恩的眼
神、無限珍惜的模樣,每個人都領悟到:「我們半個月來的加班,實在很
值得,太有意義了﹗」

他們進而求參與發放的行列,與當地的工作人員用接力的方式,將棉衣從
倉房內一綑綑地拋擲出來,稍一閃失就掉落在地沾滿了汙泥。相對於本會
賑災小組小心翼翼地上前用隻手去接,然後恭敬地交給災民的景象,形成
了強烈地對比。最後,李經理帶著幾分愧疚地說:「雖然為你們承製了這
麼多的棉衣,只聽得是賑災發放用的,至於有沒有親自送到災民手堙S老
實說,我們是存有幾分懷疑。」一位助手更百思不解的問道:「好奇怪啊
﹗你們送東西給人家,還要向他們說謝謝,我可從來沒有聽過。」師姊婉
言解釋:「是啊﹗應該說感謝的人正是我們。假如沒有他們的受苦難,怎
會有機會來到這媊m出我們的一分愛心呢﹖所以我們的內心充滿了感恩。
對於你們的協助幫忙,更是感激不盡。」

相聚時短,又到了分別的時刻了,李經理拉著師姊的手說:「和你們相處
這幾日,感覺很快樂,好像世界變得更為美好似的。希望以後有機會請你
們到工廠來,為大家傳授快樂的秘訣,不僅業務會蒸蒸日上,要是許多中
國人也都能感染這一份精神,相信恢復中國禮儀之邦的美名是不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