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標舉慈濟人文的理想醫學院
訪籌備處主任李明亮教授
◎謝寶慧
訪談中,李明亮教授問我:「待會兒我要和林副總執行長去見上人,這樣
穿會不會不太正式?紅格子襯衫,加上一襲輕便的休閒外套,李教授,給
人很適然、自在的感覺。

去年十一月間,李明亮教授由臺大醫院陳振揚、蘇益仁教授介紹,而為名
聞中外的生理學教授錢煦博士所推薦,專程返國前來慈濟醫院演講,並瞭
解醫學院籌備情形。目前擔任醫學院籌備處主任的李教授,民國五十一年
畢業於台大醫學院,當兵一年後,即赴美接受實習醫師及小兒科住院醫師
訓練;五十四年,在杜克大學醫學院小兒科壽住院醫學訓練後,轉至邁阿
密大學內科任美國國家衛生署博士後訓練員,同時攻讀分子生物學及生物
化學;五十八年獲P.H.D.博士學位:是年赴英國劍橋大學從事生化研究二
年,在回美國之前曾經回台,擔任台灣大學基礎醫學生化研究所客座教授
一年;現在則為新澤西州醫科牙科大學小兒科正教授暨遺傳醫學研究組主
任。



受上人感召返國服務


慈濟當初為病苦眾生而建院,如今為提高醫療服務品質而辦教育,李教授
說:「我完全是受上人為人所感召而回國的。」本身並未信奉任何宗教的
李教授認為,任何宗教的基本原則,都是以犧牲奉獻的精神慈悲濟世,不
論何種民族或歷史背景,各宗教教義所匯集的理念應無二致。

他並說:「醫學教育中,動物的解剖實驗有其絕對存在的必要性,佛教中
雖有不能殺生的戒律,但上人卻能合理的接受這個觀念,而非一味地墨守
抹個成規、法度。」這亦是李教授相當佩服上人的地方──許多事在無法
避免的情況下,能以圓融、理性的心態坦然視之。上人這般積極入世的價
值理念,也是促使李教授返台參與醫學院籌設的主要原因。



在醫學中體味人生哲學


回憶當年從台南一中保送上大學時的意氣風發,李教授笑言,他的第一志
願是哲學系,他父親氣急敗壞的說:「別人拼死拼活的想上醫學院,幾度
和父親溝通協議後,他把台大醫學系填為第一志願,第二志願便是哲學系
了。

而三十年來的醫學歷練,反倒讓他對人生有另一番體悟,他覺得,要進入
澤學最短、最快、最深的捷徑,應從科學著手,而非是玄學理論,如大哲
學家羅素本身即為一位數學家。他並舉美國著名的進化論學者梅爾所言:
「一個好的生物學家,就是最好的宗教家。」「我們不需灌輸他任何宗教
理念,只要他把生物學讀的透徹,到某一層次時,自然會豁然開朗、有所
領悟,面對宇宙萬物的渾然天成,自有一分不忍人之心,也因而能夠學會
尊重與珍視生命,它比任何有宗教信仰的人更富宗教情懷。」李教授深有
所悟。

基於這個觀點,他強調:醫學教育除了基礎與臨床需密切的溝通配合以外
,更需提供豐富的人文、倫理課程,如:醫學史、文學宗教、藝術方面的
選修機會,讓學生能有計劃、有系統、有深度地接受人文即倫理的薰陶,
使得他們的人生價值體系,在潛移默化中得到啟迪。他並鼓勵人應博覽群
書,吸收各方面的知識,他形容自己:「讀書,就是我最大的享受與樂趣
。」「教育學生,我不需要長篇大論的說理,書給他,他會自己思考、自
己判斷、自己選擇。」



專攻小兒科遺傳學


李教授專攻小兒科中的遺傳學,對於兒童教育與心理,有著相當深入的研
究,多年來他一直探尋:小孩子是要他靈活的自由發展?或是讓他們依循
固定的模式成長?在美國對醫學教育人才的培育相當自由,並非像台灣─
─一個老師面對台下數十位學生。有時師生在一對一的閒聊對談中,即是
一種學習。「畢竟為人師者,不可能教他一輩子,我們所能做的,是引導
他們走向自由思考之途,這並非一句話或一個計劃,而是要告身教來影響
學生。」李教授又表示:「現在我能教導你,是因為我長你三十歲,人生
閱歷比你多了三十年,三十年後誰能斷定你的思考模式、行為成就,不會
超過現在的我?學生不懂的來找我討論,相對的我也在學習。」

「在台灣,高一的數學等於美國高三的程度,機械化的教育,讓學生書都
「背」的不錯,也都能進入理想的大學。然而畢業後,那些好的人才都到
那兒去了呢?在學校雖有優異的成績表現,他出社會面對真實的人生對待
,卻出現了理論與實務的斷層;再者,國內缺乏一套思惟邏輯的整體訓練
教育,使得學生不懂得如何『討論』事情,彼此若意見不合則爭得面紅耳
赤,把事情愈弄愈複雜,不知從中找出共通的論點,在一致中讓事情有轉
圜及更大發展的可能。」他語重心長的指出國內教育一直存在,卻又無法
突破的缺失。



開放而自由的教育主張


對孩子的教育,他仍主張以開放的原則讓他們自由發展。三個女兒,一個
已經大學畢業,一個尚在大學就讀;小女兒今年高三,暑假過後即將進入
麻省理工學院,七月份將隨同父母回國在慈濟醫院堥ㄡ腄C李教授說,他
不希望用「push」的方式教導孩子,如果她們書能念到九十分,他覺不會
要求孩子必須念到九十八分,他希望她們把為了鑽研多拿八分的時間,能
在別的地方多學習、充實自我,「九十八分並不代表一定比九十分好,它
,只是會唸書,懂得考試的代名詞而已;它,並不包含人與人之間人際關
係的相接觸,或是辦事能力強、組織能力佳的表徵。」「假設這裡有條路
,為了達到彼方的目的地,你可以選擇直走,也可以迂迴的方式一步一步
的嘗試,只要不是偏得太離譜就可以了。我們應該讓孩子擁有一片寬廣的
發展領域,書本的理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學習的過程。」

在家塈麙訇罈‘x語,三個女兒難得聽懂,但因為有個「腔」而不太敢講
。李教授風趣的說:「有時我們要講女兒的壞話就用國語說,她們會猜是
什麼意思,再不然我就用日語(李教授在小學三年級前都接受日文教育)
。」偶而小孩也會取笑父親的英文不標準,因為其間另牽涉了許多本土化
的用語,李教授則理直氣壯的說:「好!現在我們來講台語。」率真的本
性亦可見一斑。



為慈濟醫學院描繪藍圖


教育是百年大業,面對醫學教育的推展,從無到有,若非一分恆心與毅力
,又如何能樹立醫學教育的新典範?在慈濟醫學院甫成立,許多制度還未
建立之際,李教授以其多年來的經驗累積,為理想的慈濟醫學院提出幾點
標的,期望能以新的理念,為醫學教育創造新的里程碑──

一、標舉慈濟人文作為共同的目標。藉由開放的言論來達成共識,上自上
人,下至打掃的員工,彼此以相同共識,做為努力的目標。

二、清楚的行政組織──慈濟因無官僚制度的因襲,且有良好的可塑性;
醫院及醫學院的行政需統一,以簡單的組織體系讓每個人清楚的知道行事
規則。

三、行政政策彈性運作──要具機動性,而非原則,讓慈濟的行政彈性佳
而有充分的發揮空間。

四、人事公開,充分授權──授權的代價即負責任,使人人認清己身的責
任義務,並能負起自己的決策後果。

五、採科學化、現代化、專業化的經營理念,以合乎現代化的社會潮流。

六、需有健全的預算制度,設好近、中、遠程計劃,以發揮最大效能。在
近程方面,做好各項環境設施的規劃、制度的建立;中程是醫學中心的確
立;遠程計劃則是為培育良醫的志業,無限期的推展、延伸。

七、絕對的學術自由──思想的可貴就是自由,尤其慈濟有其特殊的宗教
背景,應積極對外說明,慈濟的宗教及儀式,與學術自由有其分野,學術
在慈濟世界中可享有充分的自由,使有志奉獻的人不必有這層顧慮。



醫院與醫學院要並行不悖


李教授並提到,現在已走進醫學教育的理念,則醫院勢必重新定位,二者
之間正如並行不悖的馬車雙輪,缺一不可。待醫學院設立後,慈濟醫院便
是教學醫院,具備研究及教學功能。當前的區域醫院以將治療、防癌、教
育及研究融入其中,而教育是長期投資,研究後教學也屬服務的長期目標
,慈濟醫院目前以臨床對病人的服務為主,應開始轉移定位,走向醫學中
心的範疇。

對於資深教授的渴求,一直是各大醫學院普遍存在的問題。以正常的新舊
替換而言,整個人力資源應由資深、中生代、及新生代三者所組成,資深
醫師退職後,在依序由中生代及新生代的醫師遞補,而後新血輪注入。但
是現今中生代及新生代的醫師已使得人力資源市場達到飽和,將來更新的
醫師即無法擠入這個領域,誠所謂「良醫難求」啊!李教授同時愷切的道
出:目前醫學院籌設的難題,即是師資難尋,因為一個好老師,不僅需要
豐富的專業涵養,而一分為理想執著的熱忱、用心靈來教化、啟育學子,
那才是最要緊的。

平易、親切、踏實、有理想、有原則,這些特質在李教授身上不經意的展
露,他再三的鼓勵青年們:「有空的時候可以多聽一些演講,知道得愈多
,以後自身能吸收、獲得的東西也愈多。」

一整個書房一百多箱的書,加上數十年的人生經驗,李教授誠為青年學子
的良好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