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自我成長的省思 
講於三月十四日靜思精舍「慈濟員工尋根之旅」
◎林勝勝
各位法師、各位同仁、大家晚安:

最近上人常提示我們,要多學習講台語、和老一輩的人比較好溝通;所以
我今天的演講,國、台語並用。

談到語言,就令我想起一則笑話。我的大女兒現在就讀醫學院六年級,開
始在台大醫院實習。有一回,她在婦產科問診,一位老太太來看病。大女
兒用生硬的台語問她:「阿婆﹗妳的小孩,是不是都『足月』﹖」

老太太聽了,臉上表情很納悶:想了一想,回答說:「不會啊,我的孩子
都很乖,不會「足逆」﹝台語「逆」和「月」很接近﹞。」

大女兒就用國語說:「是不是都有「足月」﹖」這下子,老太太竟然眉開
眼笑地說:「『職業』﹖有、有,他們都有職業,一個當老師,一個做貿
易‥‥」從這個小故事,我們可以知道語言溝通的重要。

自從知道宗教室安排我在今天晚上,來和各位聊聊,我很認真地寫了好多
筆記。女兒都笑我說:「媽媽,如果妳以前讀書有這麼用功,考上台大絕
對沒問題。」的確,進入慈濟,是我另一個學習的開展。

今天的主題是「自我成長的省思」,參加慈濟之前,我的心一直很不平安
。記得有一次,去聽一場演講,在正式演講開始之前,主持人很虔誠地大
聲祈禱:希望世界永遠和平。當時,我心裡很懷疑:世界真能和平嗎﹖不
過,與會的人們那種虔誠的氣氛,確實令我很感動。而現在,我已經明白
,縱使在現階段,世界無法擁有真正的和平:可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
讓自己的心得到平安。



物質缺乏的童年


我生長在物質很缺乏的年代。在幼年時候,爸爸生意失敗了,媽媽為了維
持家計,幫人家洗衣服。每天很晚回到家,常常看到她十個手指中有八個
指逢都潰爛了。當時西藥房有一種「好好藥膏」,她就塗抹一些藥膏,傷
口都還沒有癒合,隔天早上卻依舊要繼續手洗衣服的工作。

記得有一次,媽媽還到工地做「磨石子」的工作,在當時,磨石子不是用
機器,而是靠人工。這是一項很粗重又有危險的工作。

有一天放學回家,看到媽媽的小腿,被一支很長的鐵釘刺穿。因為工地有
板模,板模上的鐵釘又粗又長,媽媽為了工作而受了這麼大的傷。

親眼看到媽媽所受的苦,又目睹媽媽那股堅強的毅力、耐力,我在心裡深
處,默默地發願;等我長大了,一定要讓媽媽過好日子。

從那時候開始,我不敢為自己向家庭要求些什麼;因為我的需求,將變成
家庭的負擔。相反地,我則把別人的需求,當做是自己的責任,盡量去協
助他。

現在回想起來,這就是環境促使我成長。



潛在自卑湧現


等到要結婚的年齡,我心理打定主意:不要嫁給生意人,因為爸爸就是做
生意失敗,使我們生活陷入困境。為了避免這樣的不安定性,我決定要選
擇公務人員,做為終生伴侶。

但是在婚後,同學、朋友之間,有許多人的經濟情況比我好很多,開同學
會時,許多同學都會開著車出來,當時自用車還不是很普遍,我往往都得
乘同學的便車。有時候,我會藉故不去參加聚會,卻因為自己和同學們都
結了好緣,大家仍然想盡辦法來邀我赴會。在這種情況下,心裡那股潛在
的自卑感,常常湧現出來。

民國六十八年,中美斷交,我的八個好朋友同時移民出去,各到不同的國
家,有阿根廷、巴西、加拿大‥‥,當時,祗覺得一時之間,惶恐莫名。
想想有辦法的人都出去了,自己偏偏是屬於沒有辦法的這群人。



上人一語驚世夢


就在這個時候,一次因緣下認識慈濟。有一天去拜見上人,上人正在為大
眾開示,他說:不要求事事如意,但求自己有足夠的勇氣與毅力。

上人這句話,使我頓然醒悟;原來我缺的就是一份信心與勇氣。

上人還說過:不求身體健康,但求精神明睿。記得以前,自己非常膽小,
就連電視上出現「陶聲洋防癌基金會」的公益廣告,看到可怕的癌症鏡頭
,我就把電視關掉。聽了上人說的:怕死的死好幾百次,不怕死的祗死一
次。現在我已經變得堅強,不再那麼脆弱。

很幸運地認識了慈濟這麼美好的團體,我開始探討:為什麼有這麼多人,
願意來參與這個團體﹖漸漸地,我明白了慈濟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具有
「正知正見」、「利他為上」的精神;每次回精舍,都被上人的智慧,深
深吸吸引住。



常住師父是隱形菩薩


在兩個月前,有一次上人為我們懿德媽媽開示,上人說:「文殊師利菩薩
,他是七佛之師,他成就了七尊佛,自己卻仍住菩薩的果位。他為了成就
別人,把自己擺在後頭。」聽了這個典故,我非常感動。我覺得常位師父
,個個都是隱形的菩薩,他們為了成就別人,默默地在一旁協助,他們並
不獨佔上人的時間;相反地,把上人的時間,全部分給慈濟委員們。

常住師父有許多行為舉動,足堪作為我們的典範。

大家都知道,精舍自製蠟燭。有一天,我看到一位常位師父在搬運打包好
的蠟燭,要運送到台中分會,當我走過去要幫忙搬動,才發現自已根本沒
有力量移動它。

我驚訝地問那位師父:「妳就這麼搬啊﹖」她很平靜地回答我說:「是啊
,我祗會做這些粗重的工作。」

等到她在蠟燭包裹上寫字時,我發現到她的字寫得真漂亮,她的「定」功
完全反映在所寫的字體上。這使我深深感受到,她真正地縮小自己。

在我們家裡,上人是智慧的泉源。有一天,女兒告訴我,她有好幾位同學
,都具有善根,可惜沒有因緣接觸上人的教誨,在人生旅途中,茫茫然沒
有依止處。

其實,有時候女兒會給我一些非常寶貴觀念,讓我很感動。有一天,女兒
告訴我:「同學們都誇讚我很好。其實,她們祗看到我好的一面,並沒有
看到不好的地方,所以他們誇讚的並不是我。」

聽了她這麼說,我很高興她懂得縮小自己,遵照上人的教誨,有了正確的
人生觀。



歡喜成就他人


提到「七佛之師」這個典故,又讓我想起一個小故事。

有一位小朋友,他回家告訴媽媽:「學校遊藝會的表演,我們要演西遊記
。」媽媽就問她:「你演什麼角色呢﹖」在媽媽心裡,她的孩子長得斯文
又好看,一定是演男主角。

小孩回答說:「我演孫悟空。」媽媽聽了就有些不是味道。

過兩天,孩子放學回家,告訴媽媽說:「我要演的角色換了耶。」媽媽急
著問:「是不是要你演唐三藏呢﹖」孩子說:「不是啦,那位演豬八戒的
同學不能參加,別人又不想演它,我就自告奮勇地接手演豬八戒。」

媽媽忍不住說了:「唉喲﹗豬八戒又笨又醜,你怎麼去演豬八戒呢﹖」

這位小朋友回答媽媽:「演豬八戒有什麼不好﹖原本我還想演唐三藏騎的
那匹白馬。老師說白馬是道具,不必我們去表演。」

「下午,當我換上戲服後,小朋友們都圍過來,拍拍我的大肚子,拉拉我
的大耳朵,大家都很高興。能夠讓那麼多人開心,何樂而不為呢﹖」

當下,這位小朋友教育了她的母親。從他身上,讓我們看到人性最真、最
善、最美的一面,因為她在成就別人,而不是為了自己。



利他為上的法華精神


常常,我就拿這個故事來警惕自己。我們在團體裡,記得要時常互相提攜
,上人常常告誡我們,要有法華經上所說的法華精神,走在菩薩道上,不
要退轉道心,也不要讓別人退轉道心。我們既然深信因果,如果別人因為
我們而退道心,以後,也一定會有某個機緣,讓別人來退我們的道心。這
是非常得不償失的事情,需要時時警惕自己。

在慈濟團體裡,我們都有「利他為上」的精神。

台北有一個李居士,非常風趣。有一次在火車上聊天,他問我們:「為什
麼耶穌那麼偉大﹖」我們說:「不知道耶。」李居士就回答說:「因為耶
穌為了別人捨命啊﹗那麼,上人為什麼偉大呢﹖」大家還是回答說「不知
道耶。」結果他告訴我們:「因為上人都是為別人著想,為別人奉獻,所
以才偉大。」

這種「利他為上」的精神,是我們要學習的。事實上,在「利他」的行動
中,同時也是「利己」的,我舉個小故事給大家參考。



孩子也是我的老師


有一年春節假期,我們全家和另外兩個家庭,一起到武陵農場去。因為到
達的時間太晚了,預訂的飯店房間被取消。這時候,祗有農場的工寮可以
暫住。

當我們到了工寮一看,天啊﹗牆角結了蜘蛛網,棉被又髒又油──幾乎劃
一根火,就可以讓它起火。我們三個做媽媽的,臉色不自覺地拉下來。

在這時候,女兒拉我到一旁去,悄聲對我說:「媽媽,妳們三位的臉色,
不要這麼難看嘛﹗這樣會傷到那位長工的心。想想看,我們在這堙A祗住
一天,而他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得住這裡耶。」

聽她這麼一說,我非常地慚愧。女兒先考慮到別人,擔心去傷到那位長工
的心,她心裡不會對那樣的環境起煩惱;而我祗想到自己:怎麼去住那樣
的地方﹖所以我才滿肚子委曲。這件事使我省悟到,自己的悲心不如女兒




在利他中才能利己


還有一件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隔壁鄰居養了一隻狗,不管看到誰都叫個不
停;牠的主人擔心牠會咬人,就把牠關在鐵籠子裡。

有一天,我和女兒從鐵籠旁經過,狗對著我們狂吠不停,我不免嘮叨幾句
,嫌棄牠太吵人了。沒想到女兒竟然對我說:「媽媽,那隻狗好可憐,牠
的頭和腳不曉得會不會受傷﹖」

這時候,我深深感受到,女兒想到狗兒會不會愛傷,而不去在意牠是否吵
到我們,所以她沒有受到狗吠的煩惱,而我呢﹖祗想到狗兒大叫,吵到了
我,因此我會受到狗吠的干擾。從這個小故事,我又體會到,在「利人」
當中,才能「利己」。

在師公印順導師八十四歲生日那天,我們大家為他老人家祝壽。他給我們
的祝福是:希望各位,日日增長慈悲心。當時我很納悶,慈悲心不是人人
都有的嗎﹖現在,我知道慈悲心還有層次的。有大慈悲、小慈悲;像我的
女兒,她的悲心就比我多。這些事情,使我更懂得要常存赤子之心。



軀殼有盡、精神長存


我們學佛,學的就是要放下。當我簽下器官捐贈卡之後,我就開始調整自
己的心態。在六波羅密中,布施第一。我們布施錢財、時間,最後連身體
都布施出去;那麼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曾經告訴我的女兒,在我百年之後,把器官捐贈出去,剩下的就燒成灰,
然後撒在海洋中餵魚蝦,也好與牠們結個善緣。

如果想念我,就到慈濟紀念堂來。因為我的精神不在那些骨灰上,而在紀
念堂,紀念堂存放著我們這個時代,由證嚴上人領導著數百萬人,為了利
益眾生,曾經做了許多事情。這些記載,才是我們精神所在。

真正的佛教徒,並不是求佛、拜佛,而是要學佛的精神、佛的行誼。什麼
是佛的行誼和精神﹖就是慈悲、勇氣和毅力。



在慈濟學習愛的實踐


再說到「愛」。「愛」是什麼﹖愛不是在文字裡,也不是在口頭上,愛是
在行動上。

記得在電視上看過這麼一段鏡頭;有一位小孩子要求媽媽抱他,他的媽媽
告訴他:「我要去買菜,沒辦法抱你。」等到媽媽買菜回來,孩子又提出
同樣的要求,媽媽回答他:「我左手提著菜籃,右手抱著冬瓜,哪有手抱
你呢﹖」

於是這個小孩很委曲地說:「我知道了,媽媽愛的是冬瓜,而不是我。」

這個故事讓我們更明白——「愛」,是要用行動來表示。

走進慈濟世界,我就是朝著這個方向學習,學習真正的「愛」。



人人都有缺愛的時候


因為我是慈濟委員,先生是慈誠隊,我們兩個人都很忙。甚至曾有四天之
中,相談不到十分鐘的記錄。

一天下午,我特地準備豐盛的晚餐。先生一進門,馬上過去招呼:「你回
來啦﹗」沒想到他竟然板著臉說:「別煩我。」

這個時候,我想到上人說過:「當一個人發脾氣,是表示他缺少愛與關懷
。」我就靜靜地回廚房做晚餐。

晚餐上菜了,連忙招呼先生來吃飯。沒想到叫了兩次都沒有得到回應,但
是我不生氣,再一次請他過來用餐。他才說了一句:「好啦﹗好啦﹗」

上人說過,我們每個人都會有「缺愛」的時候,通常一個人在缺愛的時候
,都會用生氣來表示。當先生生氣時,我更應該適時地給他關懷與愛心。

「愛」是一種責任,也是忍耐。我們常常聽別人說,「唉﹗我嫁給他,不
知道他會不會愛我﹖」其實,愛是一種責任和付出,絕不是等待與需求。



體解無常,不憂不懼


還有,「無常觀」也是我們學佛的一大要項。在順境的時候,我們能時時
警惕自己;在逆境的時候,無常觀會讓我們不憂不懼。

記得慈濟醫院開院之初,上人邀請杜詩綿博士出任第一任院長。當時已患
有肝癌的杜教授說:「不行啊,我身上有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


上人很慈悲地對他說:「就是因為你身上有定時炸彈,所以才邀請你來擔
任院長。因為人的疾病,往往三分是病痛,七分是心理上的不適。讓你擔
任院長,可以幫助你忘記病痛。」

事實上,每個人對自己的身體都沒有絕對的把握,即使平日健康之身,無
常一到,也莫可奈何。唯一可掌握的是:利用我們健康的身體,多行善事




芸芸眾生皆是有緣


上人所說的:「三無」──普天之下,沒有我不愛的人,沒有我不能信任
的人,沒有我不能原諒的人。其實這「三無」,就是在善待自己。上人常
常教導我們,要廣結善緣,祗要有一個你看不順眼的人,你要成佛就沒有
希望。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警惕。

什麼是「修行」﹖就是結好人緣。上人說,有好緣就有福。如何結好緣呢
﹖就是要無所求地付出、奉獻。

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舉辦的台大園遊會,那麼多的人參與,場面卻是既溫
馨又平順,有條不紊地從開始到結束。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無
所求地付出一己的心力。

那次園遊會,我們這組的男眾師兄們,負責一個柳橙汁的攤位。當時為了
避免用電負荷太大,我們需要用人工榨汁。

有一位人會員的先生,對慈濟人願意為大陸同胞這麼用心付出,覺得很懷
疑,就到會場一探究竟。一到會場,看到慈濟每一個人,不管認不認識,
都笑容掛在臉上,見到他都以「師兄」相稱呼。

當他走到柳橙汁攤位時,被負責榨汁的師兄叫住,請他幫忙榨果汁。他也
不好意思推辭,就工作了起來。沒料到他一杯一杯地榨出柳橙汁,心中也
愈來愈高興。

後來,他告訴太太說:「我榨果汁,榨出了一樣東西。」他的太太很緊張
地問:「什麼東西﹖」他回答說:「我榨出內心深處,愛的原汁。」由此
可見,在付出的同時,我們可以感受到愛的可貴。



付出是信心與生命之源


記得前面提到,我的朋友曾經擔心台灣不安定,一個個移民出去;而現在
,又一個個回來了。

過去,在她們面前,我多少有些自卑;每次看她們在晴光市場買舶來品,
自己就站在一旁看。現在,當他們回來看到我時,都異口同聲地說:「妳
和以前不一樣了﹗比起來,妳比我們更富有呢。」

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改變呢﹖因為,以住我們的內心世界;物質雖會帶給
人們快樂,但是那種快樂是短暫的。

外面的物質世界,是追求不完的。譬如我的朋友,出國一、二十年,還是
覺得沒有安全感,沒有信心。而我在慈濟,因為真正地實踐了助人的本能
,從人獲得了無比的信心與生命力。



生命焦點集中於利人


每次談到慈濟,我心跳就會加快,那種快樂無以形容。記得杏林子女士和
三毛女士,曾經有過這麼一段對話。

杏林子女士患關節病變,全身都非常疼痛;三毛女士有一天告訴她說:「
妳忍著點,我已祈求主耶穌早一點帶妳去。」

杏林子回答她:「這怎麼可以﹖我要活到九十歲,因為還有許多人需要我
去愛他們。」她把生命的焦點,擺在關愛別人,而不擺在自己的病痛上。

我們慈濟人的生命焦點,也就擺在「利他」的工作上。

去年有一個因緣,陪先生一同去歐洲。一上飛機,心想:在台灣,天天忙
慈濟:說慈濟,到國外要談些什麼呢﹖就在飛機上,我們遇到了中國商銀
的員工,還有馬偕醫院的護士。他們知道我是慈濟委員,都很高興地說:
「讚﹗有慈濟委員在,我們一定平安。」

到了維也納,餐廳老板也是慈濟人,他說他是宜蘭人,已捐了慈濟醫院兩
張病床,看到我們,真是他鄉遇故知。

到了羅馬,當地的導遊是我們國內去的留學生,也是慈濟人,大家又很開
心地談慈濟。

在德國,遇到了一位留學生,也是慈濟人。

這趟旅行中,使我更加感念上人,還好台灣有慈濟,不然出國去,要向人
家說些什麼呢﹖尤其是慈濟有股無形的、又堅固的凝聚力,在世界各地都
有慈濟。

我真的以做為一個「慈濟人」為榮。



多一分善念少一分惡


上人還告訴我們:「大孝」就是要讓父母能夠以你為榮。我曾發願,要讓
母親能過好的生活。現在物質生活改善了,但是她還是放心不下這個孩子
、掛念著那個孩子,於是我把她接到家裡來。

現在,她每天關心我做慈濟,時時問我:今天又多了幾個會員﹖今天又去
探訪幾個貧戶﹖同時也向她的朋友介紹慈濟。

我們凡夫常說:以毒攻毒,在我們慈濟是「以念攻念」──以善念攻善念
。我們若能時常為別人著想,就會忘了自己。

有一次,我爬山爬到了七星山頂,往下望去,覺得自己非常的渺小。這時
候,我就自忖:如果我心量能夠像山一樣寬闊;那麼煩惱相對地就會變成
很渺小。

回到家之後,就把這種體悟告訴女兒。因為我自以為這種想法、境界已相
當高。沒料到女兒回答我說:「媽媽,有煩惱並沒有什麼不好,想想看,
小狗不知道煩惱,它就好嗎﹖煩惱可以使我們轉化成菩提。」

聽她這麼一說,更覺得她是我的善知識。



入寶山莫空手回


上人也說過:修行離不開人群,應該把紅塵當道場。

「把是非當教育,讚美當警惕」,這些都是上人教育我們的。

今天,我所說的都是上人的教誨,就像「中盤」一樣,把上人的法語轉述
給各位。我們有緣、有福進入慈濟這個團體,千萬不要「入寶山空手而回
」。

謝謝各位。

(李麗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