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給予,讓我們豐盈
志工的一天
◎謝寶慧
獻給你,愛心


足足等了三個月,終於輪到回慈院作三天志工,每位師姊們都懷著誠懇的
心,放下身心牽掛,歡歡喜喜的回來修三天的菩薩行。


向慈院道聲早安


今早,搭車赴慈院之前,上人集合大眾在中庭開示,聽了數位師姊的心得
報告後,上人叮嚀大家,病人因為身體病痛,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才讓志
工有機會行菩薩道,所以要知道「感恩病人」。

「感恩」,是慈濟人最普遍的語言,也是心底最摯切的情感。

上人開示結束,志工懷著感恩心前往醫院,顏惠美師姊及組長利用乘車時
間,以手語帶動教唱了幾首志工歌曲。

到志工室簽到後,隨即到內科門診處準備八點半到九點間,衛生保健課程
之後的團康活動。師姊們一一邀請掛完號的患者一起參與衛教課程;公共
衛生室的小姐正對這些患者、家屬講解如何正確選購藥品。接著,志工師
姊們則表演了剛剛在車上練習的手語帶動唱;配合著「兩隻老虎」的旋律
,大家又唱了一首「感謝醫生,感謝護士,真辛苦,我要信任醫生,我要
配合護士,早健康,早健康。」一些阿公、阿嬤用又厚又粗實的雙手,此
起彼落不規律的打著拍子,看著他們質樸的臉龐,真想握著他們的手,天
天在他們身旁,唱歌給他們聽。

團康結束,師兄、師姊分別到各個定點,開始了「志工的一天」。



☉病房區志工說

在十點半以前是門禁管制時間。由於醫師需為病人做治療,而阿嫂也要為
病人更換床褥、做病房的清掃工作,因而有門禁的限制。門禁的管理說來
也是門學問,對於一些以各式各樣的理由,趕早前來探望病患的家屬,師
姊需技巧地為他們解釋理由,好請他們儘管配合。所以必須把話說得圓融
,聲色要輕柔,家屬才會接受。


智慧與慈悲的考驗


十點半之後,我們先查詢昨日新住進來的病患,並為他們寫慰問卡,祝福
他們早日康復。六西病房住了許多老先生、老太太,一見到我們即高興的
拉著我們,傾訴心堛甄I點滴滴。

一位八十三歲的老先生,慨嘆年輕時需為困苦的生活打拚,美食佳餚是不
敢奢想的;而今,兒女賣了許多食物要孝敬他,塞滿了整個冰箱,但他卻
沒有辦法吃。有位老太太,她是虔誠的基督徒,記錄上記載;她不太喜歡
說話,極需精神慰藉;和她隨口聊起某位朋友也是基督徒,她便開始滔滔
不絕的述說她的宗教感應。一位阿公因阿嬤好幾天未來看他,想念起阿嬤
時,竟流起了「相思淚」,我們著逗著阿公開心,也感動於他們這份鶼鰈
深濃的情分。還有因挨不住病苦而發脾氣的太太;也有相信神棍的話,要
為患者「買歲壽」的家屬……。形形色色不一而是。上人說要從悲中生智
,悲智雙運,這些個案正是考驗自己的慈悲和智慧到何種程度

十一點到十一點半是「病房區的佛堂弘法」活動。師姊們從病房邀請患者
及家屬到二六西佛堂;他們或推著輪椅、或吊著點滴,齊聚在佛堂內。

德如師父引領眾人齊聲誦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只見每個人雙手合十,莊嚴
的佛號聲迴盪在病房。隨後,德如師父勉勵大家:「對自己的病要有信心
,娑婆世界堪忍事多,人生在世,有此身,即有病苦;我們若失去信心,
就無法產生毅力與勇氣,應該打開信心之門,把身體交給醫生、護士,心
靈則託付宗教。看開世間一切事物,常想歡喜、快樂的事,求得身心的輕
安自在,這樣身體才能快點好起來。」

藍玉師姊這次身著鐵衣,依舊回院擔任志工,她以現身說法告訴在場的患
者:「因為我家媔}設米店,常常背扛重物而導致脊髓骨突出。開刀後,
休養了半年多,現在不僅不能提重物,彎腰時脊髓骨仍會隱隱刺痛。但此
時若不把握身體的使用權,只是空過一生。病痛啊!三分是身體,七分是
精神,我們應以願力戰勝病魔的考驗,要相信我們背後有佛菩薩的加持以
及二百萬會員的祝福,身體一定很快就能康復的!」許多阿公、阿嬤會心
的給予熱烈的掌聲。


歌聲鼓舞病患「愛拚才會贏」


「志工老兵」顏惠美師姊更告訴患者:「人吃五穀雜糧,活在世間難免有
病痛,今天你們來到慈濟醫院,是否感受到志工們對你們『疼命命』的照
顧?所以待會兒你們回到病房,要好好的將飯吃完,然後安靜的睡一下,
不要讓家人擔心,這就是菩薩。」

半個鐘頭的佈教弘法活動,在我們高唱「愛拚才會贏」的歌聲中結束。顏
師姊再次叮嚀大家要相互照顧。有兩位患者聽了果真手牽手,一起回到病
房。在四散的人群中,他們兩手相握的景象,是多麼溫馨、動人的一幕。

中午吃飽飯後,順道繞至二-三東病房看一位舌癌保外就醫的患者,他犯
了強盜、勒索及強暴等多項罪名,不僅有警察看守,腳上還鍊著腳銬。多
日來和慈院醫護人員及志工們接觸後,讓他深深懺悔罪過,如果早日認識
慈濟,或許就不會鑄成一生無法彌補的大錯了;而警方看到我們對他的關
懷,也慢慢改變對待他的態度。至於患者家屬所擔心的醫療費問題,已轉
介給社服室而獲解決。他的太太對我說:「來生,他一定會好好做人。」

在另外一側是婦產科病房。一個個初生嬰兒並排躺在嬰兒室堳z哇大哭。
是的,有人走了,仍有許多新的希望昇起,在這群小命身上,不停的承續
下去……。

三點是病房的團康時間,「甘露水、直直落」、「愛拼才會贏」的歌聲,
一間又一間的散播;而對於一些上了年紀的阿公、阿嬤,顏師姊更搬出了
日文童謠的絕活,把他們逗得個個笑逐顏開。看到老人家們關懷忘憂的模
樣,內心深處佩服顏師姊真不愧是「志工老兵」。



☉急診室志工說

昨晚救護車送來一位車禍血肉模糊的女孩,有位師兄在協助處理的過程中
,可能情緒過於激動,今早起來竟些暈眩、欲嘔。昨晚回到精舍時,我們
都在佛堂為那女孩念佛。經過一夜,不知情況如何?才到醫院,馬上趕往
急診處探詢,護理人員卻告訴我們,她在昨夜已往生了──。我當場楞在
那堙A匆匆人世一遊,她什麼都未帶走,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就這
樣走了……。


剎那間走到生命盡頭


九點團康活動結束後,德如師父帶領我們到地下室的助念堂為其助念。伴
隨著阿彌陀佛聖號,她的面容愈來愈安詳,好像睡著了一般;倒是家屬的
情緒仍相當激動,尤其是她的父親:「她才十八歲,還沒念完高中,我還
未將她培育好,她還要念大學呢!每次她出門,一定是我負責載送,為什
麼昨天第一次搭同學的車就出問題了呢?她太年輕了,不該這麼早走,不
應該啊!」淚水淹沒了老父的殷殷期盼;老年喪子最是難堪,在場者無不
悽然……。

德如師父用佛法開導他們,並希望女孩後半段人生所應發揮的光采功能,
由父母來為她延續這精神;此時家屬的情緒已稍平靜,他們非常感恩我們
來送他女兒一程,給予他們精神的支持。

回到急診處,我思索著人性道德的問題。兩個女孩騎著摩托車,冷不防被
停在路旁猛開車門的轎車撞倒,騎車者受了擦傷,後座被載的人卻被疾馳
的貨車輾過,兩位肇事者早已逃之夭夭。如果人們知道因為自己的疏忽,
使得一個年輕的生命就此葬送,他們的心如何能安?

這問題一直縈繞心頭,久久無法釋懷。

剛吃完中飯,救護車的警笛聲迅速傳來,又是車禍!原來是三位年輕人共
乘機車和汽車擦撞,其中一位因骨折需住院觀察、治療,另外兩位的傷勢
因無大礙,做了急救措施後即先行出院。

今天的意外事故似乎特別多,相隔不到十分鐘,花蓮市的消防救護車送進
一位昏迷不醒、滿臉皆是血跡的傷者,由其穿著的綠色長褲判斷,他可能
是在郵局服務。迅速的將擔架送進急救台後,馬上透過掛號小姐向郵局查
詢,果然確定他郵差的身分。可惜他也因為未戴安全帽,導致頭顱有淤血
的現象。

大部分車禍所造成的傷害,皆因未戴安全帽所致。上人為慈誠隊制定了十
戒,其中一戒──要遵守交通規則、騎機車要戴安全帽。至此,自己才深
深感受了上人的用心良苦。


緊急應變每一個無常


救護車又送來一位在住家附近玩耍,而被機車撞傷的五歲小孩。依醫師指
示,我馬上將他推往放射線科照X光,又急急地把他送回急診處,準備進
行縫合救治。

一個婦人赤著腳,衣服血跡斑斑,前前後後地跟著跑。當我先到放射科拿
X光片時,沒想到她也一路跟著來。趨前握著她的手對她說:「伯母,你
免煩惱,相信醫生,孩子一定會沒事的。」她強忍淚水,呆呆地望著我。
「伯母,你念佛嗎?我們一起念佛好嗎?」她仍是沒什麼反應。我問她那
是她的孩子嗎?許久她才開口說,是她的外孫。旁邊陪她來的鄰人,七嘴
八舌描述了小孩受傷的大概情形,有位好心的鄰人暫時脫下身上的外套,
要她把濕透的T恤換下。

這時X光片出來了,我趕快送到護理人員那堙A小孩的哭聲,隔著玻璃門
驚天動地的傳來,「我不要啦!我不要啦!……」

不禁佩服起急診室的醫護人員,一天下來,他們不眠不休的應變各式各樣
的狀況、盡心付出,盡力醫治;感恩患者示現了人間的苦難,讓我們有這
個服務的機會,教育我們要懂得珍惜有用之身,如上人所說的:「人生只
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應即時發揮良能才是。

對於自己擁有一個健康的身軀,無限的感恩在心中……。



☉加護病房區志工說

病人躺在床上,氧氣罩、各式醫療導管、點滴……布滿身體各個部位,說
明他們正處在生死博鬥間;在這場生命時空的競賽堙A他們的心,是否可
以感受到親人的殷殷期盼?感受到我們的祝福?


分秒間與生命時空競賽


在這堙A生離死別的陰霾時時籠罩著,雖然每天只有上下午各三十分鐘的
時間,得以進加護病房探望患者,但是大部分的家屬,皆日夜守候在加護
病房外,我可以深刻感受到他們焦慮等待的心情。

想起多年前,先生因攝護腺癌住進加護病房時,自己每天等待的,就是能
有機會進去看看他,甚至對他說說話;我為他虔誠念佛,至誠祝禱祈求他
的康復。雖然最後他還是走了,但他走得安詳,毫無痛苦,想想這也算是
最大的安慰了!

思緒重回現實,視線正好落在一位哭泣的母親身上,極想對她說些什麼,
可是她不發一語光是流淚,其旁陪著她的姪子說,是堂哥騎快車發生車禍
──在他飆車的當時,若能想到此刻父母憂慮如焚的模樣,是不是就可稍
稍收斂年輕好勝的心?那位母親希望孩子快點好起來,願意為他承受一切
苦難的神情,看了好令人難過。我對她說:「相信醫師,心情放開一點,
若是你兒子知道你這樣,他心堣]不好受,自己得先堅強起來才行,多念
佛回向給你兒子,他一定會快快好起來的。」她微笑點了頭,然而淚水仍
不住地在眼眶堨朝遄C握著她的手,除了為她祝福,我不知道還能為她做
些什麼?

和其它的病患家屬聊了一下,十點半到十一點的探視時間到了,家屬群湧
在門前。因為每件隔離衣都按病床號碼編了號,我和另一位師兄忙著依家
屬所說的床號,為他們拿隔離衣並幫他們套上,許多人等不及我們的協助
,自己拿了分配的隔離衣便兀自進去了;緊張的氣氛,正如家屬此刻的心
情。

「我要七號的隔離衣。」「七號已有家屬進去探望了。」「誰說的?我們
現在才來,一定是別人把我們的隔離衣穿走了。」「對不起!那一你再等
一下,待會他一出來就換你進去。」「怎麼樣?情況還好吧?」「嗯!醫
生說如果沒有問題的話,再過兩天就可轉普通病房了。」「恭喜你耶口約
!下回記得勸病人心情放輕鬆,這樣才能復原更快。」「謝謝你!」「你
的心情不要太激動,否則病人看到你紅著眼睛,他會猜想自己病得很嚴重
;你要鼓勵他,自己可不能先被擊倒,沒有信心啊!」我一邊為家屬穿隔
離衣,一邊用言語安慰他們。

半小時匆匆而過,看著他們爭相探望親人的殷切,心頭益發矛盾,不忍催
促他們探望的時間已到了。


一道門述說愛別離苦


下午一點半到兩點半,在志工室的工作檢討結束後,回到加護病房輪值。

病房外面一位斷了雙腿坐在輪椅上呆望窗外的先生,目眶滿布血絲,下眼
瞼仍有未乾的淚痕。為什麼一個大男人也在哭呢?他說他是秀林國小退休
的老師,就住在精舍附近,由於太太車禍傷及腦部,醫師已宣告不治;目
前只是盡力維繫生命,等待在外島當兵的兒子回來。「我也虔誠的念佛,
但為什麼這麼的不公平──讓好人承受這一切,壞人卻逃之夭夭?兒子還
沒開始孝敬她,她為何要拋下我們?」訴說的語氣充滿了無奈。四年之間
,他的大女兒車禍離開人世,接著父母親往生,而他自己前前後後亦發生
了三次車禍,因而左右腳皆傷殘……現在相互依靠的妻子也要走了。造化
弄人,一個身體半殘的人,如何經得起再三摧殘?「我很好,沒什麼事的
。我的小姨子是基督徒,她也不停地在為我太太禱告;謝謝你們的關心,
真的很謝謝你們。」「一切祇能說是因果循環既定的業數,不要想太多,
這樣對自己的健康不好。」「待會還得和葬儀社聯絡,接洽一些瑣事,現
在就等兒子回來了。」停了一會兒,他說:「我先去和葬儀社聯絡看看。


誰能掌握生死?人生有太多的無奈,望著他緩緩推動輪椅的背影,我不禁
自語:「好好把握當下,努力發揮生命功能。」



☉復健室志工說

復健室堙A一位師兄正協助一個全身皆用支架固定的女孩練習走路,那女
孩就像機器人一般艱難地跨出每一步;她漲紅著臉,重新學習生命中再熟
悉不過的事物,當她走到另一端,眾人協助她坐回輪椅的那一剎那,汗水
已經自額角滑落……。


反掌折枝身不由己


「你走得很好欸!」我對她說,她燦爛地笑了。「長到這麼大,才像小孩
一樣重新學走路,真好笑!」「其實這樣你可以走得更好不是嗎?有過去
的經驗,加上現在的用心,有誰能比你走得更穩、更踏實!」「說得也是
!」她的樂觀與開朗,不禁令人為她感到高興,對於他們,精神層面的鼓
勵甚至超過一切。原來她和男友是因酒醉騎車而發生車禍,男友尚住在八
○五醫院,兩腿仍打著石膏無法動彈。一時的輕忽,怎料得要付出這麼大
的代價?倘若當時能多加留心,是否這切都能避免?

他們或踩踏車、或推木箱、或堆木箱、或堆積木、或做肢體平衡訓練,整
個復健室一直在人聲鼎沸的忙碌狀態下;除了病苦的沮喪、頹廢,還可讓
人感覺到患者彼此間的鼓勵與慰勉,暖暖的溫情洋溢著。

一位中風的老先生,右手麻痺癱瘓,治療師將他的手高舉,要求他用自己
的力量將手放下,大家說破了唇舌,但是他就是無法隨自己的意識而動作
。治療師軟硬兼施說:「你不試著放下,就不讓你回家喔!」旁邊一同做
復健的朋友說:「你稍為動一下,手自然就掉落了呀!」大家乘機慫恿,
期待看到他努力的成果,可是他臉上呈現的卻是漠然、無助的神態,他的
手終究沒有放下。治療師將他的手用枕頭撐著,等到他自動放下為止。「
再試試看吧!」師兄和我同時對他說,他依舊沒有反應,他的太太在旁邊
搖了搖頭說:「他很固執,沒法度。」

相較之下,身後一位做下肢肌力訓練的先生,就顯得相當有活力。坐在復
健椅上,他的雙腳置於兩個圓柱滾軸後方,依序抬起放下,放下抬起,所
舉起的角度雖然不高,但是他訂了一個目標,有一天他要讓腿部復健的程
度,能舉高到和椅子平行的高度,他信心十足的說著。

看見一位脊髓損傷者也在做復健,他是我上回到醫院時認識的,那時他因
有褥瘡的後遺症轉入慈院,如今他的褥瘡已經好了,至於傷及頸椎所導致
的肢體癱瘓,雙手也漸漸在復健中恢復知覺,得以做些簡單的動作。

他用攣縮變形的手拿著好似隨時都會滑落的積木,緩緩的、緩緩的將它套
入細鐵柱中,「好累噢!」他邊說還邊搖著頭,大家如釋重負的吐了口氣
,歡喜的為他鼓掌,鼓勵他再做一次。他重覆這看似簡易,而卻如負千斤
、「身不由己」的過程。

他們經過淚水的洗鍊而成長,我們則因他們所展現的生命光華而感動、而
喜悅,對於他們一次好過一次的康復情形,這該是我們志工最大的安慰了




☉縫紉室志工說

「答!答!答!答!答!答!」腳踩著縫紉機踏板,數十年如一日的裁縫
世界,日子平實,隨緣盡分,就像所車縫衣物──一針一線,清清楚楚,
牢牢穩穩的。


歲月添銀髮,針線綴綿情


我年歲大了,對許多事早已無所求,與其在家消磨時間,倒不如和師姊們
在一起快快樂樂的擔任志工。現在每天早上八點到醫院,下午五點「下班
」,生活倒也也怡然自在,該感謝媳婦把家裡的一切照料得妥當,讓我能
毫無後顧之憂,有這麼大的福報擔任志工。

而今學裁縫的人愈來愈少,師姊們戲稱這是「老人工」,縫紉室除了一位
工作人員外,其它全是前來支援的志工師姊。由於人手少,即使從早車到
晚,待補的衣服仍舊堆積如山,還有醫院的床單、被套、手術用的綁帶,
以及各式各樣──有時連自己都弄不清是做何用途的帶子需要車縫。

「這件衣服怎會破得如此?這該怎麼補呢?」看了一會兒,東比劃、西比
劃一番,「若是這堣@塊,那堣@塊的補,這樣會很難看。」由於醫生們
常做些研究實驗,接觸許多化學藥劑,使得衣服因藥水而腐蝕的機會亦增
加,琢磨半天,還是決定把破的這半邊,通通裁掉,重新剪一塊新的布補
上。說來醫院堛甄暩@人員也真難得,他們非常惜福,有些已補了好幾次
的手術衣、實驗服,破了,還是照樣送回來補。

拿起一塊布,順著裁剪,現在早練就了目測的功力,不必事先量畫,所剪
下的布,剛好符合那片須重新補綴的大小。「想起自己還是綁著辮子的小
女孩時,就是歡喜這樣裁裁剪剪的──幫洋娃娃做衣服,什麼洋裝啦、旗
袍什麼的,幾乎是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因為家媔}布店的緣故
,常會有許多剩下的碎布;有時拿塊布,挖個洞當領口,再挖兩個洞當袖
口,然後稍加車縫,就為自己縫製了一件衣裳。別人見了,對我爸媽說:
『你那個女兒的衣服誰做的?看起來有些怪怪的口也!』『那是她自己做
的!』『十幾歲的女孩就會做自己的衣服噢!』而自己就這般摸索出自己
的裁縫天地。」

推推鼻樑的老花眼鏡,那是童年一段瑰麗的彩裝夢幻。

口隆口隆的裁縫車聲中,一位師姊開口說:「我孫子好可愛唷!每次我一
回去,馬上就幫我拿拖鞋,抱著我說:『奶奶,阿彌陀佛!』然後就講故
事給我聽,他說釋迦牟尼佛是國王的兒子哦!兒童讀物堛漕C個佛教故事
,他都耳熟能詳,有時我自己都不知道哩!真可愛!」「我的孫子還不是
一樣,昨天我的女兒打電話來,叫我到高雄玩,她說,嬰仔好想念外婆,
其實我也很想他們,改天實在得抽空去看看他們了──。不過,去一趟又
得耽擱好幾天的時間,而這是自己的工作,不做不行的。」

中午休息過後,大家又再度埋首在裁縫機中。「哈啾!哈啾!」「你又感
冒了?」「不是啦!是布絮飛入鼻子堙C剩下這些零星的小布塊,丟了也
可惜,想把它們車成口罩或細帶子。」「說實在的,真要感謝你們,縫紉
室要是沒有你們的幫忙,自己一個人不知該如何承擔這麼多的工作?」縫
紉組長邱戊蘭師姊說。「唉唷!我只懂得做衣服,若不做的話,你叫我做
什麼呢?」「大家相處得投緣就好了,這條路是自己選擇的,本來就要做
好它,上人不是說要寫好人生的成績單嗎?」「其實,都要感謝上人給我
們這個機會,否則在家也是孤單老人一個──」……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時光又無聲無息地溜走。將這件衣衫手軸處的破洞
補好,仔細端詳再三,嗯!頗像時下年輕人故意縫補的流行服飾哩!

收起老花眼鏡,這樣又過了一天。



☉其它各單位志工

早上是醫院最忙碌的時刻,常有人到服務台詢問:「╳╳科在那堙H」「
╳╳醫師看不看今天的門診?」「╳╳病房在幾樓?」也有初診的病人,
尤其是年老或不識字的,師姊們親切地為其填寫掛號資料;由於服務台的
工作極富機動性,有時電話鈴響,也許是各單位請求支援的電話,也許是
外來的詢問電話;下午較輕鬆,他們便利用時間製作病歷卡或X光片、C
T的照片夾。

在服務台對面則是為人量血壓的師姊。「舒張壓╳╳,收縮壓╳╳,你的
血壓很正常,要記得:上了年紀,太油、太鹼的東西儘量少吃,平常要多
運動……。」輕輕的話聲中流露著無限的關懷。他們和服務台的師姊一樣
,同站在醫院的第一線,不厭甚煩地應對著各式各樣的問題。

對於門診部的師姊來說,她們也和服務台的師姊扮演了同等重要的角色,
穿梭於患者間,給予他們最需要的協助──帶病人到欲就診的門診區,協
助病人辦理住院手續,帶他們到病房或到放射科照X光……。

藥劑科的師姊,則協助藥師包藥、發藥的工作,讓患者能迅速領到藥,也
減輕藥師的工作負荷。

而送病歷的師姊,除了病歷的遞送,也幫忙病歷組整理一些瑣碎的資料,
他們把送病歷視為「跑香」,以一上午三個小時為例,他們上上下下跑了
不下二十趟,卻不克有一絲休息的時間。也有一群花蓮地區的師姊,一早
即到餐廳幫忙揀菜,為護專同學們準備便當餐盒,為醫院員工、患者的伙
食而費心;他們隱沒於口隆口隆的抽油煙機聲中,默默地付出。

這麼多單位,這麼多群策群力的志工們,分布在醫院的各個角落。


***


晚上,圍坐在精舍蓮花池畔做個案檢討,每個人都暢述今日的心情體悟;
蛙鳴間續,彷彿是在相應和著,而池旁兩個石製小沙彌也滿心憨笑稱許。
仰望夜空,心靈頓覺天清地闊。

一生結束後所留下的,不在於我們所獲得的,而在於我們所能給予的──
在生命中的每一天,給予,讓我們豐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