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他,為他的重生鋪路
◎泳思
獻給你,愛心


志工身著迷你袈裟,有如「活動服務台」,在院內各個角落穿梭往來
他們以溫言愛語,慇懃撫慰,為痛苦眾生作依恃,
使其沒有憂慮,無有恐懼。
慈隊自啟業以來,
無數個「志工與病患的故事」在院內悄悄的醞釀流傳……
這篇報導是一位平素好勇鬥狠的浪子,
因為跌斷了兩條腿,被送來慈院急診
在志工師姊的循循勸導下,幡然醒悟,改過向善的故事
三十九年的生命因之得到重生,
志工師姊更三番兩次的到病人家裡作居家關懷
運用她們的慈悲和智慧,說動他的父母、親人接納這個回頭的浪子,
積極為他的重生鋪路




「林信田!我們來看你了!」顏師姊在外面高聲喊道。隨即跨入高懸『西
河』的三合院門檻。正在沙發上打盹的林信田揉了揉惺忪睡眼,似乎有些
慌亂的樣子,趕緊撐起兩隻手慢慢的坐上輪椅。

他的父母聞聲走了出來,望見家裡一下子來了這麼多客人,儘是咧著嘴笑
,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好。林信田微低著頭,看來一臉和善,實在很難想像
他過去的荒謬行徑。

顏師姊遞上剛剛在路上買的餅乾鼓勵林信田說:「你可得記住你說過的話
哦!好好在家養傷,不能喝酒鬧事,再惹父母生氣;你要是做不好,我們
可就成了『夾心餅乾』了!」又翹起大拇指轉頭對林信田的哥哥說道:「
哥哥最棒了!把弟弟照顧得這麼好,將來他傷好了,一定會成為你最得力
的助手。」

第三度來到林家,看他的父母兄長歡喜的笑開了臉,顏師姊放下一顆忐忑
不安的心。林信田終究良知未泯,走了三十九年錯誤的道路,今朝終於回
頭了。

這是慈院志工以慈悲智慧之光,照澈無明幽暗,又教一位浪子回頭的故事



冷酷的一張臉


六月七日,林信田從高雄坐救護車被送來慈院急診,當時的他跌斷了兩條
腿,沉著一張臉,冷酷得令人窒息;台中志工莊雪娥師姊看他身邊許久都
無家屬陪伴,而上前去關心他。他說,他好想念他的妻兒。莊師姊把林信
田的心聲轉達給顏惠美師姊和陳淑美師姊。顏師姊撥電話到他高雄的家,
都沒有找到人。剛好台南志工來院服務結束要回家,顏師姊請他們再聯絡
看看。

接電話的是他的小姨子,她激動地說:「林信田──他壞透了。我姊姊和
他同居十二年,他不僅沒掙錢回來養家,每次喝醉酒,我姊姊就平白討一
頓打,逼得她必須外出工作,母子才能生活。我們躲他都來不及了。」他
太太也說,沒有機會,不可能再復合了。

志工毫不氣餒,雖然他的哥哥來院簽署手術同意書後就再也不見人影,志
工繼續聯絡他的親人,仍然沒有回音。

每天都有志工師姊在床邊安慰他、鼓勵他。這天,陳淑美師姊左手拿了「
渡」的錄音帶,右手拎著乙台隨身聽,笑盈盈的踏進病房;林信田接觸到
她慈悲清澈的目光,好像照見自己一身的污濁,忽然自慚形穢起來。「這
兩卷錄音帶借你聽,幫你打發無聊時刻。」陳師姊溫藹的說。隔天一早,
病房護士在慈院大廳找到陳師姊,忙著對她招手,「林信田急著四處找妳
呢!」

走進二-五西病房,只見林信田紅著一雙眼睛說,他一生當中除了孩提時
代,從未掉過一滴淚;如今聽了洪金蘭的故事,過去那個不孝女就好像是
他自己的縮影,他昨晚整整哭了一夜,連掛在病床橫桿上的毛巾都被淚水
浸濕了。


我還會有機會嗎?


陳師姊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床邊陪他聊天。他說,他在小學六年級就開始混
太保,每天打架滋事,鬧得家娷犬不寧。好不容易初中畢業,就離開花
蓮鄉下四處流浪。每到一地,即混進當地幫派,拿武士刀幹起恐嚇勒索的
下流勾當,進出監獄成了家常便飯。有次被道上兄弟追殺,逼得他上了遠
洋漁船逃生國外,偏偏他野性未改,和船員一言不和動粗,搶了把長刀撂
倒了三、四個人。

海上喋血震驚整個社會,刑事警察用手銬腳鐐從美國將他引渡回國受刑。
他生平第一次搭飛機竟是這樣灰頭土臉的記憶。法院判他十年,才過五年
,就因蔣經國總統逝世大赦,他也被假釋出獄。只是習氣未改,這次又和
同事起衝突,兩人打得不可開交,老闆娘擔心鬧出人命趕緊召來警察。他
一見警察拔腿就跑;警察起疑,在後面吹哨子猛追,情急之下,他從二樓
縱身跳下,摔斷了兩條腿。

在昏迷中,他喃喃唸著要來慈濟醫院。原來六年前慈濟啟業時,他正當卡
車捆工,從新莊載了一卡車的日光燈來慈院,因緣的種子就這樣撒下了。

「我從來就不知道自己是這樣的惡劣,過去竟還和父親衝突打架,甚至媽
媽被我氣得生病住院。我是多麼的不孝;希望父母親能夠長命百歲,讓我
有機會盡孝,好好的報答他們!」

「我三十九年的生命都白活了,今天才算是我的新生。」

「我還會有機會嗎?」林信田熱切的在陳師姊的眼光奡M求答案。

浪子終於回頭了,陳師姊內心一再感恩菩薩。


嶄新的生命清淨的心


所有「渡」的錄音帶,他都聽了不下十數遍,努力的從別人的錯誤中找出
自己的責任來。顏師姊看他非常用心,又請來上人「自在的心靈」的書給
他看;由台北回來慈院作志工的慈誠隊師兄,也請一套「父母恩重難報經
」與他結緣。除了志工外,護專的實習護士也常來陪他說話解悶兒。志工
的耐心、醫護人員的愛心,深深感動著他,也調伏了他一顆顆剛強的心。

他的小筆記簿上滿滿的記載了上人的甘露法語,和師兄師姊說過的任何一
句足能發人深省的話。

林信田非常用心的踏出他重生後的每一個步伐。

他的兩腿動了大手術,關節全打上鋼釘固定,痛時他就撥動念珠虔誠念佛
,護士馮小玲讚歎他忍受性勝過常人;開刀出來總共才打過一、二次止痛
針而已。沒有斷腿的痛苦,他只覺得滿心快樂,與他剛剛被送來時的絕望
憤怒相比,如同從地獄上升到天堂。所以術後第八天,他就坐上輪椅,在
佛堂對病友們現身說法了。

他也熟悉慈誠十戒,戒菸戒酒戒檳榔,他努力在遵守,卻不免再犯。那天
,顏師姊到病房探望他,卻見站在林信田身後的實習護士併攏食指和中指
在唇邊作了個抽菸的手勢,顏師姊故意提高聲音說:「奇怪!怎麼有聞到
菸味?」他立刻低下頭去,靦靦的說:「沒有啦!」「那是我吸菸囉!」
把他窘得無地自容。顏師姊乘機開導他說:「男子漢大丈夫說戒就戒,怎
麼可以輸給那一小截香菸?」他唯唯諾諾稱是。

顏師姊一向和氣,說話也輕柔悅耳,但林信田在她面前就像是做錯事的孩
子一般,自然敬她三分。


報應何必等來生


陳淑美師姊還陪同他去探望一位舌癌末期的死刑犯,病人氣息奄奄的躺在
病床上,儘管他已無法逃走,沉重的腳鐐緊緊扣住他細瘦的雙腳,旁邊還
有三位警察日夜不停的守候著他。林信田捏了把冷汗,如果他再繼續為非
做歹,將來,他的下場就和這位死刑犯一樣。

過沒兩天,這位病人就帶著病苦的折磨和滿身罪孽去世了。

另外一個鬚髮皆白的中年病人更讓他看得觸目驚心。病人因為喝酒導致嚴
重肝硬化,這次酒精中毒,不省人事,再次被送來慈院急救。才四十出頭
的壯年竟被酒精折騰得像是七十歲的老人,他年輕貌美的太太守在旁邊啜
泣,可憐一生的幸福就這樣葬送了。

陳師姊藉現世諸相來開導林信田,好堅定他痛改前非的決心:「算你福報
,跌斷了腿,只是對你薄施懲罰,用這個小小的報應來警惕你『歹路不可
行』,及早回頭啊!還有,你看看那個愛喝酒的病人,把身體都喝垮了;
你比他幸運的是喝了二十多年的酒,僥倖還擁有健康的身體。你能利用這
個機會多做些善事,來度化和你過去一樣執迷不悟的人嗎?」

林信田的傷迅速在恢復中,臨出院前,他開始擔憂了,他有心要改過,但
家人會接納他,給他機會嗎?

陳師姊洞悉其情,溫柔的鼓勵他說:「犯了一次錯的人,必須付出加倍的
心力才能彌補他一次的錯誤,何況你壞事做了二十多年?不論忍受多少屈
辱,你都要貫徹到底;這樣,你未來的路才能愈走愈寬廣。」


拜訪林信田的父母


種子已經播下去,沒有好因緣,得不到充分的陽光和水分,種子一樣會枯
萎。林信田總算幡然醒悟了,萬一家裡不肯接納他,再繼續刺激他,就怕
他故態復萌,毀了自己的一生。顏師姊和陳師姊決定作一次居家關懷,聯
袂去拜訪林信田的父母。

第一次到林家,兩人差點被轟出去。顏師姊想:人生有如舞台,因應劇情
需要,我們也很樂意扮演小丑,好讓這齣戲順利演下去。

不理會林家冷漠的眼光,顏師姊很誠懇的說:「我們兩人是慈濟的志工,
看林信田恢復得比一般人更好更快,可能最近就要出院了,所以專程來府
上拜訪。他在住院這段期間常常對我們說,過去他在外面惹事生非,讓家
人為他擔驚受怕,覺得很對不起大家……」「他那種人也會知道自己錯了
?簡直難以置信!」哥哥不屑的說。「看在你們的面子,在醫院他會改啦
,回家還不是老樣子。我都看他三十九年了!」爸爸也憤憤的說,可見家
人對林信田是何等的失望。

「我說,老伯!」顏師姊委婉解釋:「可能是因緣啦!他在慈院受到這麼
多人的關心和照顧,看到慈濟也有很多壞人回頭變好人,所以他良心發現
了。您已經原諒他九十九次,不妨再原諒他一次!您一定也希望林家出個
好子孫來光宗耀祖,做哥哥的更希望弟弟能出頭天吧!人家說:『浪子回
頭金不換』……」


只想助他一臂之力


哥哥還在數落林信田的不是,顏師姊耐心的聽他說完才回答:「他過去有
多壞他都坦白對我們說了,可見他是真心懺悔,他還是有良知的。對父母
,他只盼兩位老人家長命百歲,好讓他有盡孝的機會;對哥哥,他一再表
示感謝代他孝敬父母。」「我們志工和他素不相識,看他有心悔改,只想
助他一臂之力,讓他有改過自新的機會;等他出院回到家,我們會常來看
他,提醒他對我們的承諾。浪子肯回頭,他的成就會比任何人都大;將來
慈濟的聚會,我們也會經常請他出來現身說法,他一定可以度化很多人改
過向善,這就是你們林家的光榮了。」

原來生氣、排拒的臉孔慢慢緩和下來了,林信田的父母兄長都現出了笑容
。她們看了看四周環境,恰見靠近電話邊的牆壁寫著林信田病房號碼,畢
竟父母愛子長流水,不是他的父母不去探望他,而是故意要讓他嚐嚐住院
沒有親人照顧的滋味,偏偏我們這群志工……顏師姊內心感到一陣安慰。

回到慈院,林信田急欲知道家人對他將要回家的反應。師姊們略去了先前
她們在林家遭到的冷淡待遇,只是懇切對他言道:「我們從來不曾見過有
這麼好的一對父母,你做了那麼多壞事,他們還能原諒你、擔心你。他們
都在盼望你趕快回家。」顏師姊對有點得意忘形的他再次叮嚀:「在你父
母面前,我們已經對你日後的行為『背書保證』過了,你可別讓我們『跳
票』下不了台!」林信田俯首稱是,心情無限的輕快愉悅。


爭取支持為作鋪路


第一次居家關懷歸來,志工師姊就開始為林信田回家以後的日子鋪路。

陳師姊返回台北之前,特意到病房一床一床叮嚀:要記得吃藥、不許隨便
下床走動,那樣子像極了家堛漲捅媽。連七十三歲剛換人工髖關節的老
阿公,也噤聲念佛,不敢大叫嚷痛。等一切都交代妥當,才放心離開慈院


回到家,陳師姊立刻與林信田的姊妹們聯絡,爭取支持。姊姊很快就接納
他了,因為姊姊先前生病住院,林信田曾到醫院照顧過她;妹妹還在記恨
他放火燒了她摩托車的往事。「他已經肯悔改,就別再刺激他了,現在他
需要的是鼓勵的聲音,好嗎?」感於志工師姊的誠意,做妹妹的也默允首
肯了。

隔天,陳師姊在糖尿病門診遇到林信田的母親正坐在那裡候診。因為爸爸
對這個壞事做絕的兒子還無法完全敞開心懷接納,林媽媽面有憂色;還說
他爸爸操心林信田自幼不學好,到了四十多歲才開始喝酒。

陳師姊覺得要林信田澈底改過,必得賦予他一分責任。她鄭重其事的對他
說:「你知道你父親為什麼到四十多歲才喝酒嗎?那是你過去傷透他的心
,他心情抑鬱,才會藉酒澆愁。還記得那個酒精中毒的病患嗎?你必須幫
助你父親戒酒;你能改,他也一定能做得到!」


排除陰影只等他回家


出院前兩天,顏師姊再度到林家探視,哥哥對她說:「我們正在籌錢準備
接他回家!」「感謝你!林信田一定很高興他就要回家了!」原來哥哥雖
是做生意的,但手頭一時籌不出這麼多現金,只有一張還未到期的支票,
卻不知道可用這張支票,先向院方辦理出院手續,因此而讓林信田又在慈
院多待了數日。顏師姊此來,也幫他們解決了經濟難題。

林媽媽好意,帶顏師姊去參觀他們為林信田準備的房間,倒也雅潔幽靜,
就是通往廁所尚有一段距離,門檻也高,推動輪椅可能會有些不便。顏師
姊靈機一動,「哥哥最了不起了,一定會做塊合適的砧板,讓林信田順利
的推動輪椅,他自己能上廁所,你們就不必太費心照顧他了!」

「這有什麼難?我在每道門檻釘一塊砧板就是了!」哥哥爽快回答。

家人終於排除覆藏在心底的陰影,等待林信田回家。

所謂「相由心生」,一個月來受到志工師姊的薰陶和鼓勵,林信田好像換
了個人似的,過去的暴戾之氣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張安詳和善的臉。
和他同病房的病友恰好是他哥哥的小學同學,看著他變好學乖,願意等他
身體痊癒後,替他在鐵路局找一份差事。林信田的哥哥是做路面維修的,
哥哥也表示願意僱用弟弟替他工作。


謹守慈誠十戒


七月七日,林信田帶著志工師姊的祝福,跟隨二姊回到已經睽違半年的家
,老父一見到他關心的問道:「有沒有好一點?走路小心些!好好的在家
休養,不要想太多!」家人全都露出笑容,站在門前迎接他。聽著老父的
關懷,看到這一幕景象,林信田感動得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回到家來,他收斂起狠暴之氣,安分守己,謹守慈誠十戒。父母親在他面
前嘮叨,他微笑傾聽,不敢爭辯一言一句,更不用說出言頂撞,甚至掄起
拳頭打傷父親的事了。林家庭院的瓜棚樹下又聚集了伯叔長輩們喝茶聊天
;沒有騷動不安,一片鄉居的清閒景象。

顏師姊已答應林信田的哥哥,等到陰曆七月十五日,林家院子種的兩棵柿
子成熟時,會再來他們家探望,也對他這些日子來的言行作考核。林信田
正期待那一天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