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盞盞心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盈一袖友情馨香
◎陳淑伶

我還要載你們!


「要參加慈濟會員有什麼條件!」在台灣,我們或許經常會碰到有人這樣
詢問,並不足為奇;然而,這句話若出自一位大陸同胞,就顯得意義非凡
了。

柳師傅是賑災團租車前往河南,遊覽車的司機先生。以往他亦常接觸由台
灣來的觀光客,然而此次出任務,與賑災團員幾天的相處,讓他內心受到
莫大的震懾。

六月七日下午四時,賑災團乙組人員自南京機場出發,搭乘柳師傅駕駛的
遊覽車直奔河南息縣,預定當晚十一時到達。由於車程極長,沿途師兄、
師姊們一遍遍吟唱著慈濟歌選,為怕柳師傅長途開車勞累,亦輪流陪他聊
天提神。寧靜悠揚的歌聲配合著慈濟人的柔和聲色,平日專門載送外賓的
柳師傅,初步體會到,此團和以前所接觸過的團體,不盡相同。

柳師傅自幼生長在南京,首次前往河南,路況不熟,加上體認到賑災團此
行任務重大,因此特別小心駕駛,時速不超過四十公里。

在安徽省六安市用過晚餐,車子繼續開往息縣。夜一時許,車至徽豫邊界
的葉集,因公路正舖設柏油而停下來等候;正當此時,被後車司機發現我
們車子的電瓶箱開了,趕緊提醒柳師傅,並熱心地下車幫忙檢查。原來遊
覽車的電瓶因兩根螺絲鬆脫,只剩電線維繫,險些掉落。慈誠師兄也適時
發揮護法金剛的功能,下車協助,由於一時找不到合用的螺絲帽,只好由
後車司機以粗鐵固定。

待一切就緒,已是深夜兩點,長夜漫漫,路途遙遠,往常柳師傅總是邊開
車邊抽菸以提神,然而他發現團裡沒有人抽菸,只好隱忍住;後座的師兄
細心覺察到,乃趨前和他閒聊,並且體諒的告訴他:「你抽菸沒有關係,
提提神;不過抽菸對身體有很大的害處,根據醫學報告,香菸裡含有十五
種致癌物,菸抽多了對身體不好。」許是感受到慈濟人的關懷,柳師傅才
抽了幾口,就將菸熄滅了。

抵達息縣時,已是凌晨四點半,比預料時間晚了五、六個小時,先行前去
的許玉摘、鄧春治師姊及息縣救災辦公室、招待所接待人員,都提心吊膽
的一夜未眠。雖舟車勞頓,團員們亦不忘細心關照柳師傅住宿問題。

在河南的兩天,柳師傅隨著賑災團四處活動。生長於城市的他,首度見到
農村的艱苦景象,不禁訝異的說:「這堳蝏繷o樣落後?生活水平這麼低
!」而隨團的過程中,他逐漸瞭解到,原來台灣的慈濟功德會從去年開始
,就已跨海送來溫暖,以愛心幫助災民抵擋寒冬;而漸對災胞生悲憫關切
之情。

隨團由南京到息縣、息縣到固始,再由固始回到全椒,團員們「歡喜做」
的氣氛,引起了柳師傅的好奇,他不禁發出疑問:「你們這個團體看起來
好像很快樂?在台灣都是這樣子的嗎?」「俗語說:『助人為快樂之本』
,當我們在付出的同時,相對地卻獲得無與倫比的無形收穫,因此我們做
得很高興呀!」春治師姊因此簡述了慈濟功德會在台灣所從事的「四大志
業」。

到了全椒,見到當地官民百姓熱忱歡迎慈濟賑災團的場面,柳師傅深受震
撼。於是,在隨後的幾天,他就從賑災活動、當地官民及全椒其他為賑災
團開車的師傅口中,探知慈濟的種種,心中更加佩服。

「以前我也經常接待台胞,然而一般台胞所表現出來的行為,讓我看不過
去,他們在車上不是喧嘩笑鬧;就是睡覺、吃東西;下了車就忙著四處採
購;上餐館吃飯、價目看都不看,就任意點菜……,儼然一副暴發戶的模
樣。」柳師傅感慨的說:「可是你們這個團不一樣,吃得不僅簡單,中午
甚至可以幾個包子裹腹,還不忘時時招呼我;而且可以放下自己的工作,
自費來到大陸賑災,讓我感到很慚愧,竟然不知受災戶同胞生活的苦況!
」說著,柳師傅眼中閃著淚光。

「加入慈濟會員需要什麼樣的條件?」一陣沈默之後,柳師傅突然冒出這
樣一句問話,春治師姊趕快回答道:「沒有什麼條件,只要您有心、願意
行善助人,您隨時都可以成為慈濟的會員──將慈悲的精神,散播於各處
。」

「愛」是人類與生俱來,潛藏於心而無需學習的共通語言。慈濟賑災團不
僅為災民帶來了物質上的資助,更流露出人性暖流,溫慰人心。臨道別時
,柳師傅急急地問道:「你們何時再來?再來時記得聯絡我,我還要再接
載你們!」


若有機會到台灣


「小虎」是賑災團員對他的膩稱,他是江蘇省廣播電視廳副科長,此次慈
暘、濟宇委員隨團拍攝災區現況,他奉派前來協助拍攝。七天的活動期間
,他隨團員的足跡深入江蘇興化與安徽全椒災區;眼中所看、耳中所聞,
慈濟人無私奉獻的行誼、災民雀躍興奮之情,年輕的心深受衝擊,數度泫
然淚下。

由於工作上的關係,他經常與台灣的朋友接觸,從朋友的口中,他點點滴
滴知道台灣有個「慈濟功德會」,證嚴法師領導會員從事各種慈善工作,
更跨海送來溫暖,幫助災民重建家園。然而,一切僅止於聽說,他心中頗
感納悶:「這究竟是怎樣的團體?」

當初慈暘師姊向當地相關單位申請攝影器材入關拍攝賑災過程時,將拍攝
的內容簡略申報為「拍攝『慈濟』村」,而在該省的行政區域上,根本找
不到所謂的「慈濟村」,因此遲遲得不到入關許可;幾經波折,才在賑災
團成行前,獲得許可通知。他說:「接獲上級的交辦資料時,感覺不太舒
服,因為我想:慈濟雖為災民蓋房子,然而總不能因此就將村名改了,所
以,剛開始是懷著一分『必須澄清』的心來見你們的。」直率的他,坦陳
自己的心聲。

賑災團每到任何一個村落,總受到當地居民的夾道歡迎,他頗感驚訝;而
從老百姓的感謝聲中,他感受到這是一股發自內心真誠的感謝。後來從翁
珍珍師姊的口中得知,為了籌措龐大的賑災經費,在台灣的慈濟人,上至
老闆董事長、下至販夫走卒,莫不沿街勸募,「這是一種何等偉大的情操
呀!」他不禁為之動容。

在全椒住屋頒證典禮上,王副總執行長一席話:「慈濟並非為蓋房子而蓋
房子、為蓋學校而蓋學校,而是希望災民有了安康的生活後,做為兩岸愛
心溝通的橋樑;並讓下一代子孫接受好的教育,成為棟樑之材,共同為『
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勤奮精進,努力以赴。」讓他心靈受到莫大的
震撼。由賑災團員的言行舉止中、由災民的感激感謝之情裡,他逐漸了解
,也更加喜愛這個團體了。

「從去年洪澇以來,港澳各界同胞熱烈捐輸協助災民重建家園,充分發揮
血濃於水的同胞愛。然而真正像慈濟這樣根本、落實的團體行動,卻不多
見;慈濟的做法有很多地方是值得其他團體學習的。」他說,「更令我感
動的,是在全椒官渡中學的大樓上掛著一長條布幔,上面寫著:『感謝台
灣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的無私援助』,看了這『無私援助』四個字,與團
員們相處的這幾天,我知道慈濟是真的做到了!你們無所求的援助同胞,
這分愛心,讓我體受良多。」尤其當他知道團員們皆是自費來災區時,更
令他感到難能可貴。

數天的相處中,他與團員建立了一種無以言喻的濃厚情感,當濟宇師兄脫
下手上的唸珠送給他、慈暘師姊為他別上慈濟法船時,他難掩興奮之情,
高興地說:「我也是慈濟人口也!」對於慈濟十戒,他亦能如數家珍,並
以此十戒自期。

「雖然我沒有見過證嚴上人,但我很尊敬他;將來若有機會到台灣,我第
一個想見的,就是證嚴上人。」臨別,他依依不捨說出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