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盞盞心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善志業國際化的重要經驗
慈濟大陸賑災之我見
◎林偉賢
記得今年一月二日,我在台南東帝士百貨辦「人間有情」──慈濟義賣活
動時,接到上人的電話,要我前往大陸;隔天,在龐大賑災團取消行程之
時,我就這樣單槍匹馬去了。那是我第一次到中國大陸──為的是慈濟賑
災。


去年種子在大地豐收


這一次再去,也是臨時接到通知,賑災團已出發,我才匆匆趕去會合。回
憶首次去時,極目所見,盡是冰天雪地的景象;而此行去,到處綠意盎然
。上次就功能上而言,對災民是救急的,而這一次,是賦與他們一個權利
。同時我們也看到上次發放給他們的種子,今日大豐收;想想以後他們以
後他們又有稻種可以再生,如此生生不息,循環不已。災後悲苦的一面,
今日已逐漸回復,我們應該替他們感到高興。

就我們瞭解,當地政府也很想照顧災民,希望災民的生活可以改善,只不
過礙於經濟能力不足或制度問題,一時無法給他們更多的支援。慈濟的賑
災,適時扮演這過渡時期援助的角色,讓他們可以再長久運作下去。然而
,這也要感謝當地政府給予很大的協助,才能圓滿達成。所以,此次去災
區,德慈師父不斷地告訴災民:「你們要感謝你們的政府,你們政府很幫
助你們照顧你們……。」這是相當有智慧的,讓災民在記得台灣同胞給予
他們援助的同時,也想到感謝政府──畢竟日後的生活,他們必須和政府
繼續合作與配合。


直接重點的國際賑災新範


對於慈濟大陸賑災工作,我認為最成功之處,就是掌握了「重點」與「直
接」的原則,這是相當有智慧的。因為大陸那麼多省發生水災,假如全部
要救的話,事實上沒有辦法,因此在「重點」的原則上,上人的選擇是正
確的。至於「直接」的原則,也絕對讓其他地區或團體,如港、澳、紅十
字會等,建立起一個嶄新的模式;而對於未來慈濟成立國際急難救助,是
很大的幫助與重要經驗。

對慈濟而言,慈善工作在國內做了二十多年,都是以直接原則從事,從調
查、評估、決定賑災方式,然後由委員親手發放遍布施等等,這是首次以
台灣的整個模式,來從事大陸賑災。而慈濟的慈善救助模式,此次經過大
陸賑災的檢驗,更加確信是最踏實、而且是最應該做的。

而在慈濟志業國際化方面,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經驗,因為國際上所有的
援助活動,嚴格上說,都沒有辦法像慈濟這樣落實到受援對象上。以後再
做類似活動時,因為每個地區的屬性不同,或許我們不一定能做到挨家挨
戶親自慰問,但至少把握到「直接」的原則,那麼來自國內外每個同胞捐
贈的每一分錢,就能發揮最大的功能。


賑災大陸災胞因緣具足


過去我曾執行過二屆「飢餓三十──援助非洲難民」活動,援非活動和大
陸賑災基本上有相異處。以「重點」和「直接」兩個慈濟賑災的原則而言
,其前提必須要獲得當地政府的同意才可行。而非洲很多地方都在內戰中
,到底要和政府軍談還是反抗軍談呢?連國際組織運送物資的車子在當地
,都可能遭到兩邊車隊的搶劫,更何況是私人賑濟機構!因此,令人感慨
的是,在非洲並不具備這兩項賑濟因緣。

再者,我們和非洲許多國家都沒有邦交,當初我們援助非洲時,當地亦沒
有任何機構可做中介,所以不得不透過國際組織。而國際組織並非生產性
的單位,所以在募款所得方面,有一定比例必須做為人事支出或行政費用
;而慈濟的賑災經費,是百分之百每一分錢全部用在災民身上。因為慈濟
人都是志願投入,不需支付工作人員的花費,所有的花費都是師兄、師姊
們的發心。這是二者屬性不同,難以解決的缺憾。

另外一點,我們救災大陸,所有的賑濟物品,如棉被、衣服、種子等,都
可以在大陸城市買得到,然後運到災區,不僅價格低,同時還可以減少運
費支出。但是在非洲,當地已鬧飢荒,所有生產幾乎完全停頓,物品必須
從其他國家購買,不僅價格高,相對地運費亦增加,而且還得負擔運送過
程中可能的損失──如被軍隊搶劫。這些都可能降低實際用在災民身上的
效益。

還有一點截然不同的是,大陸地區的洪澇災害,政府是因經濟或能力不足
而沒有辦法即刻照顧人民;而在非洲,因為有些國家政府軍與反抗軍持續
內戰,政府根本無暇顧及百姓。有些發生天然飢荒的國家,全國沒辦法耕
作,不僅人民苦,政府官員也一樣過得苦,完全沒有能力照顧百姓。所以
非洲國家,一種是「沒有能力」,一種是「沒有餘力」照顧百姓。這種情
形和慈濟賑災大陸時,還可以透過官方來溝通,是截然不同的。


使眾生免於飢餓災難恐懼


不論濟助非洲或是大陸災民,對我來講都是一樣的──同樣是生命,當我
投入其中,是源自對於生命的尊重,因一個生命延續過程中,急切需要幫
助而去幫助。只不過因為礙於現實環境,援助非洲活動就不如大陸賑災的
因緣具足。

大陸賑災沒有語言上的隔閡,感覺上比較親切;而在非洲,我雖然不懂得
他們的語言,可是從災民的環境、流離失所的狀況裡,我仍舊可以深刻地
感受到他們的悲苦。我想如果他們可以選擇政府的話,他們絕對不願意生
活在那裡;就因為不能自我選擇,所以當我們有機會可以幫助他們時,雖
然是透過間接的方式,我還是很願意去關心、幫助他們。

或許有人對賑濟非洲有誤解,認為我們只給他魚吃,而不教他們釣魚的方
法。但是,可曾進一步想過;今天如果他沒有吃下這口飯,可能就活不到
明天,在這麼迫切的情況下,又怎能慢慢地去教他釣魚的方法呢?一切都
得視情況按部就班來。

在大陸,我們一步步替災民重建家園、建學校、醫院等;在非洲也是一樣
,如果他們可以活命後,給他們種子,教他們如何農耕,以後世代有農作
物可吃,進而才可以談教育、談醫療。


秉平等念,起救援心


以佛教觀點而言,眾生平等,任何一個生命都必須被尊重,人傷我痛,怎
能不伸出援手?所以,秉持眾生平等的原則,慈濟援助大陸水患災胞,這
樣一次跨越僵硬制度化的教育及政治意識型態,又何嘗不是兩岸的另一種
團結呢?

且此次賑災工作,收穫最大的,其實是所有參與者本身。經由此次活動,
相信我們每一位工作人員日後對自己的人生方向、處事態度,都會有一些
新的領略與看法;而親自前往災區的所見所聞,更能改變自我原本執著的
觀念。

事實上,大陸並不是全如我們旅遊時所看到長城的壯觀、黃河的奔騰、長
江的流長;在這一片大好山河裡,有與我們同文、同種、同血脈的同胞,
在他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們應該伸出援手。對大陸賑災做的愈多,相
信會更珍惜在台灣的這一切,更珍惜所擁有的,也會更加努力。如果今天
我們只是去觀光,又怎能收穫這許多呢?

這一次賑災團要出發之前,上人特地播放非洲災情影片給團員看,影片中
,難民為了搶一團飯,遭受鞭打──四、五個人搶一團飯,所得的僅是手
中能掌握的那一小把。這給團員一個很大的警惕──雖然我們是去幫助他
們,但是要讓對方有受尊重的感覺,接受得很有尊嚴;再者,讓我們更能
反觀自省,更注重自己的行儀、對人態度,我想這是上人用心之處。


親赴災區增廣悲心


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義務為慈濟策畫「用愛心擋嚴冬」──大陸賑災
義賣園遊會,當時我只有一個很直接的想法:七、八月雖是洪澇災害的最
高點,可是十一、十二乃至一、二月,才是災害最嚴重時。因為洪澇過後
,在夏天至少災民不會凍死,但是隆冬來臨時,若還是住在河堤上,生命
馬上可能萎縮、凋零。然而,偏偏人的記億都很短暫,也因此在事隔三、
四個月,我們希望透過活動,再次勾起人們對大陸受災情況的關懷。這是
當初我義務策畫這個活動的關鍵。

坦白講,因為那時我沒去過災區,所以策畫活動時,對災區的情況是處在
臆測階段,就如同當初做第一屆援助非洲活動一樣;因為沒實際接觸過,
僅能就現有的圖片、文字、聲音,來認識非洲。後來我親自去過非洲,到
第二屆再辦時,就完全不一樣了,因為我看過了災民的苦況,我可以完完
全全說服自己更投入去做。因此兩屆的成果,就差了非常多。

去年十二月「用愛心擋嚴冬」園遊會的活動過後,我也想親自去大陸看看
──我們在台灣所做的一切,在大陸災區是否能夠發揮最全面的效應?同
時也幫助自己以後再做類似工作時,增廣視野。就在這個時候,上人希望
未來慈濟能夠成立國際急難救助,知道我有辦過非洲救援活動的經驗,因
此希望我去大陸看看。我很慶幸自己能去,若非親身力行,我想自己可能
在視野或看法上,仍舊會有一些原來的堅持與執著。


加強軟體示範作用


其實不管從事大陸、台灣或是世界各地的慈善工作,出發點都是對眾生生
命的尊重──眾生平等,只要有生命,我們就應去珍惜、照顧。因此,我
認為只要我們有能力,就應該朝目標邁進。

就如同慈濟在廿七年前,剛開始從事慈濟救濟時,很多人也曾產生懷疑,
認為單靠幾個家庭主婦,真的能做出什麼事嗎?慈院還未蓋成前,也曾聽
到有人批評:「你們募的錢,真的有做什麼事嗎?」可是等到醫院蓋成,
在東部發揮救人的功能後,大家才慢慢相信、瞭解。同樣的,從事大陸賑
災也曾碰到這樣的問題,如今我們做出成績來了,一些批評、攻擊性的言
辭,自然就會消失。所以,我想只要我們認為值得去做的事,就該義無反
顧的去做。

當我們幫助大陸災區設立硬體設備之後,是不是也能提供一些相對應的軟
體或是示範性的做法?例如上人預備在全椒縣蓋一所完善的醫院,因當地
醫院是公營的,管理模式可能不是那麼溫馨;而醫院中最直接和病人接觸
的,就是醫護、行政人員,而一所醫院是否活潑、人性化,這些人都是關
鍵。

所以,假如我們在那婸\醫院,要在軟體方面多下功夫,起示範作用,讓
他們從服務的態度上或行為上,做更好的改變;如此我們不只在當地多蓋
一所醫院,而是多了一個示範的醫院、好的學習榜樣。

我在揚州鑑真醫院見到牆上掛有「醫德規範」,規定醫院裡的醫師都必須
遵守;將來慈濟在大陸蓋的醫院,我們也可以和他們簽訂這樣的合約,逐
步加強醫院的軟體,同時也給予病患最溫暖的態度。而這需要從兩方面來
做,其一是借助於條文,其二就是訴諸於教育。

借助於條文方面,在大陸地區有其重要性;而訴諸於教育方面,以師兄、
師姊在慈濟醫院任志工,或是醫師在醫院裡對待病人的態度,在當地做一
個基本的示範;甚至有可能的話,我們能有一、二個醫師待在當地一段時
間,以實際行動來表現,就是絕佳的示範。

學校也是一樣的,不僅建蓋設備完善的教學大樓,日後在教材方面,是否
也有可能加入慈濟的人文課程,啟發學生的良知良能呢?


兩岸民間交流的正面形象


今天姑且不論大陸賑災會帶給兩岸怎樣的影響,但是,相信至少有助於提
昇大陸同胞對台胞的正面印象。過去到大陸的台灣人,可分為兩類,一種
是台胞,純粹是探親或觀光的;另一種則是台商,去做生意的。台商去做
生意賺錢,有錢難免頤指氣使;而旅遊團則愛到處買東西,十足暴發戶模
樣,當然留給大陸同胞不好的印象。可是慈濟賑災團真心誠意,無傲慢之
心,整齊莊嚴的隊伍,腳踏實地去從事濟助災民的工作,相信對扭轉此印
象,會起很大的正面作用。

然而,不管將來我們在大陸還要從事怎樣的救災工作,我想「專款專用」
的原則,必須要秉持落實;同時對所有捐款的慈濟會員,我們都必須加以
說明,以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

其實未接觸慈濟前,我完全不瞭解慈濟,甚至誤以為慈濟很有錢。後來因
為企畫第一屆「預約人間淨土」活動時,慢慢從慈濟資料、從生活上和委
員相處、實際活動的推動等方面,才逐漸了解慈濟。當初我策畫這項活動
時,著眼點即是如何向慈濟以外的團體來介紹慈濟。慈濟向來紮實的從事
基礎工作,如今成果已顯現,正逐漸回收它的成果,但我想在回收的同時
,也要再開創成果。例如當時推出「愛的綿羊」活動,就是希望透過撲滿
「聚沙成塔」的方式,來感受上人於廿七年前號召會員,每天存五毛錢的
精神;不同的時代,卻有著同樣的意義。

「預約人間淨土」第一階段活動告一段落時,上人再給我第二次機會,企
畫「用愛心擋嚴冬」──大陸賑災義賣活動,讓我更深入認識慈濟不同的
層面;往後又策畫台南「人間有情」義賣、第二屆「預約人間淨土」,到
目前慈濟「兒童學佛夏令營」,讓我的視野領域,不斷的擴展。

然而無論如何,慈濟這股力量仍需向外擴展,讓此種善的力量,能發揮得
更淋漓盡致,「立足花蓮,胸懷台灣,放眼天下」,如此才能裨益於未來
志業國際化的推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