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澎湖行記之一
煙波深處水雲鄉
◎陳淑伶
澎湖的藍天碧海,每每令遊人流連忘返
在這燦爛的陽光下,一樣有蜷伏在暗角的貧病眾生,
需要關懷,需要撫慰
慈濟的暖流,十三年來,已悄悄在島上散播開來
委員們以長情、以大愛,正積極推展這分愛的力量,
希望為此地的暗角眾生,點一盞明燈……




悠悠十三年/歷史篇


「煙波深處水雲鄉,巍峨屹立海中天」在台灣海峽的碧波綠水間,羅列著
一群小島,終年籠罩在季風吹拂下,它的美──美在於海水的澄碧、天色
湛藍;美在於居民的純樸風情;也美在於這裡雖是慈濟精神散播較遲之處
,成效卻令人刮目相看。此處即是令遊客流連忘返的──澎湖群島。

七月十一日,在林徽堂師兄的擘畫下,包括台北慈誠隊、委員攝影、採訪
工作人員,一行十二人,造訪了這「風的故鄉」──澎湖,不為尋幽訪勝
,而是訪視小島上的暗角眾生──慈濟照顧戶,為這人世間痛苦、無助的
角落,捎來些許溫暖與光輝。


會員超過九千人


甫出機場,澎湖委員已在此佇候,浩浩蕩蕩五輛車如迎嘉賓似地來接我們
。澎湖地處離島,比起台灣本島其他各地來,委員吸汲慈濟精神的機會極
其有限,有如慈濟文化的沙漠。因此對於從本島來的委員,當地師兄、師
姊莫不把握良機,作心得交流。

此地委員僅有十四位,幕後委員二十餘位,即便如此,在澎湖六萬五千多
的人口中,慈濟會員就佔有九千多人,亦即在每十個人之中,即有一位慈
濟人;蕞爾小島之上,委員們一步一腳印推動慈濟會務,足可窺知他們蓽
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艱辛。

慈濟清流無遠弗屆,離島的澎湖亦能蒙受滋潤而生根發芽。究竟這股清流
是如何在島上散播?


慈善推展邁向第十三年


推溯其源,澎湖的會務肇始於慈善工作,從民國六十八年農曆十二月開始
,展開首次的救濟工作。由當時澎湖地區唯一的委員陳有續居士,負責所
有的發放工作。十餘載的悠悠歲月裡,陳居士孜孜矻矻的從事慈善救濟工
作,範圍亦從本島而擴及其他離島。

之後,數學老師黃玉鈴師姊,因表姊靜品委員的引介,認識慈濟,「接觸
慈濟有如品一壼好茶,清香甘遠」,本著「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理
念,黃師姊將慈濟的良善宣介給學生家長知曉。就在一個介紹一個的情況
下,民國七十七年,十位有志一同的師姊,首次結伴到花蓮參訪。

「猶記得那天是颱風天,原本想打消行程」張莊桂桑師姊回憶當時情形:
「但是想到一切都已安排好,不能因為一點的阻礙而退轉初心;就這樣還
是搭上飛機,又幾經轉車的回到了本會。」風雨的考驗,讓師姊們能更深
入咀嚼慈濟世界的美善;而如何將這一方福田,引介給更多的人來耕耘,
是他們參訪回來後共同的目標。

為了多汲取慈濟營養劑,一群有心的師姊們便常回花蓮本會,一個月之內
回去二、三次,是常有的事;此外,台北委員跨海送去最新的慈濟訊息,
協助推動慈濟會務,更是一股溫馨厚實的力量。澎湖的會務,就這樣步步
踏實的逐漸開展出來。


民國七十七年成立聯絡處


推展會務,首先要有據點,以凝聚委員彼此間的情感。適逢張莊桂桑師姊
位於馬公市中華路的新居落成,地下室尚未作其他運用,乃發心作為委員
們聚會、聯絡之處,澎湖聯絡處於焉正式成立。

七十七年十二月,台北委員靜品、靜慇、慈斐師姊首次來到離島宣揚慈濟
志業。七十八年二月的冬令發放,靜暘、靜潔、老三師姊等多位師姊,又
再次來到澎湖協助帶領發放。

經由澎湖委員不斷回本會吸收慈濟訊息,以及台北委員的往來傳遞訊息,
是年八月,澎湖十位師姊包括張莊桂桑、范黃翠英、莊吳素娥、黃玉鈴、
許麗娟、張智幸、黃吳麗芳、黃林清雪、林明徐、陳翠正式授證為委員,
擔任起會務推展工作。

「身為澎湖人,我竟然不知道慈濟已照顧此地貧胞達十多年之久,想來頗
覺慚愧;身處花蓮的上人都可以跨越時空照顧到離島貧病眾生,更何況我
們是當地人!」張莊桂桑師姊頗為感概地說。由於十餘年來除了發放物資
外,並未有委員深入向照顧戶宣介慈濟,新委員們深感責任重大,咸認如
何推展慈濟精神,乃是當務之急。


十四位委員,二十餘幕後


澎湖因地理環境的關係,資訊有限,百姓生活純樸,宗教信仰卻頗為複雜
,多崇拜民間神祇,佛教信仰並不普遍,民眾絕大部分未聽聞慈濟;因此
,初期推展慈濟,只能靠委員們口耳相傳,其艱辛可想而知。

然而,信心加上毅力,多年來在委員們不斷努力經營下,如今會員人數已
逾九千人,其背後的辛勞,可想而知。如許麗娟師姊早期即曾碰到連串挫
折,向人勸募時,別人的回答竟是:「澎湖都救不完了,還救到台灣去。
」然而她卻也發下恆願:矢志發揚佛教眾生平等的襟懷,推展慈濟志業於
澎湖。

目前委員工作畫分有會務、活動、總務、文宣、念佛、及義工等多組,人
人各司其職,同時每月召開一次委員會議,檢討會務及當月個案調查、複
查報告,決定濟助事宜。此外每月的第二、四個星期六晚上,定期舉辦共
修會,凝聚彼此間的情感,同時交換心得,共謀求提昇會務的方針;對外
則不定時舉辦茶會介紹慈濟志業。

由於距離本會較遠,委員們除了千里迢迢地回本會吸收慈濟精神外,每一
次台北或是高雄其他各地的師兄、師姊的到來,便是他們吸取寶貴經驗的
另一個管道。八十年五月底,幸福人生講座首次跨海到離島,對此地而言
,是一大盛事;今年四月,幸福人生講座再次於此舉辦,台北、高雄委員
陸續前來,對於會務推展,更有莫大裨益。

八月二十二日,澎湖三十餘位師兄、師姊計畫連袂前來台北,學習觀摩台
北委員召開的聯誼會、小組會議,並參訪樂生療養院。


加快速度踏穩步伐


澎湖由於島嶼星羅棋布,許多離島如花嶼、將軍嶼,島上無任何醫療設施
,有的僅是偶爾護士輪流到離島施行衛教,因此居民生病,多自行處理,
自己買藥打針;若病況嚴重者,則必須申請專機送台灣的大醫院,常因而
延誤病情,斷送性命。而澎湖本島的醫療資源,雖有省立醫院、天主教惠
民醫院、海軍八一一醫院,然而遇到重大手術,仍需送往台灣。因此,正
當上人欲於全省設立醫療網之際,澎湖委員們共同的期盼,即是希望能於
澎湖設立慈濟醫療網,造福此地病患,同時帶動慈濟精神的散播。

目前澎湖委員希望能儘速成立志工隊,前往本會任志工,以便將來澎湖醫
療網成立,志工精神能迅速落實。另外成立慈誠隊以支援各項活動,更是
刻不容緩之事。而慈濟文化到離島,往下扎根、往上成長,舉辦淨化人心
的活動,進而從聯誼茶會中,發掘有心的工作伙伴,加入慈濟行列,亦是
委員當前致力的方向。

「只要我們有信心,將慈濟精神散播到各處,不久的將來,澎湖定能淨化
成一個慈濟島。」這是澎湖委員們共同的心聲。




風的故鄉/地理人文篇


澎湖係由六十四個島嶼組合而成,位居台灣海峽稍東南方,是中國大陸和
台灣省的中介站,也是本省唯一的島縣。島嶼縱橫,港澳交錯,黑潮與親
潮在此交會,因此漁業及近海養殖業頗為興盛。

比台灣開發早約四百年的澎湖群島,島上文化古蹟頗富。然而由於地理環
境的關係,先人的足跡似乎沒有為此島帶來發展;近年來雖因觀光事業帶
來財富,居民卻仍無法跳脫祖先所遺留下的生活模式。


以海為田履風濤


由於四面環海,居民世代依海為生,使得捕魚成為他們天經地義的職業,
這裡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從事這項與海爭利的工作。因居民以海為田,
海上生活,蹈履風濤,瞬息安危,莫不托神明庇佑,也因此居民對天地鬼
神特別崇敬。島上廟宇遍布,行至任何村落,均可看見寺廟;其中又以供
奉「水上救難之神」的媽祖廟最受歡迎,澎湖廟宇的密度之高,居全省之
冠。

道教、一貫道在當地頗為盛行,相對地對於委員師姊在宣介慈濟時,亦形
成或多或少的阻礙;然而由於百姓民風純樸,對於「行善布施」的理念頗
能接受,因此委員們在初始的勸募過程極為順暢,而對於慈濟精神的傳遞
,則有待進一步的努力。


咾咕石屋細說歲月


由於島上工業不興,年輕人在謀生不易的情形下,紛往台灣本島發展,因
此人口外流的情形頗為嚴重,泰半剩下老弱婦孺。而年輕人在飛往繁華的
城市之都後,迷失於追求絢爛中,往往與家中失去聯絡,進而形成社會問
題。且在訪貧的過程中發現,因年輕人棄家、不顧父老而造成的貧困個案
,不在少數,這是值得深思的地方。

用咾咕石堆砌而成的屋宇和蜂巢田,是澎湖最特殊的景觀,斑駁的屋宇,
似訴說著歲月的痕跡,以及祖先克勤克儉善用資源的成果。咾咕鄉土情蔚
成了澎湖在建築上的奇特風貌,別具韻味,頗有海枯石未爛之慨。

碧波耀金,風光旖旎的澎湖,夏天的豔陽是出了名的「毒」;而時至八、
九月東北季風又漸盛行,特殊的土質與氣候,形成此地僅能種植根莖類的
作物,澎湖的金瓜、加寶瓜、絲瓜、哈密瓜與落花生,遠近馳名。至於其
他生活必需品,則有賴於台灣本島的供給,尤以偏僻的離島,幾全仰賴外
援。


天人菊迎風挺立


沿途可見澎湖的縣花──天人菊,迎風搖曳中展現澎湖的另一種風情,而
蔓生的挺立姿態,彷彿象徵著當地居民堅韌而純樸的風情。

澎湖,是個令人樂不思蜀的人間仙境,更是有待大力推展慈濟精神的地區





為暗角點燈/慈善篇


刻畫歲月痕跡的窄巷中,案主席地而坐撥弄著地上的泥土;四十多歲的人
了,卻像個孩子似地。

十七歲出海捕魚,因一次事故,歸來後,他整個人精神異常。八十多歲的
老母,仍須拖著老邁的身子,做些手工藝擔負家用;不幸的是,多年前,
大海吞噬了她另一個兒子──海,是他們賴以維生的命脈,卻也那麼無情
地奪走他們的生命、蝕去他們的生機。

澎湖的海水依舊碧藍,藍色象徵著光明、希望,然而他們的希望又何在…
…。


照顧戶遍及偏遠離島


七月十二日,澎湖及台北的師兄姊們一行二十三人,搭乘澎湖縣政府觀光
局快艇「澎興號」,前往離島花嶼、將軍澳嶼、望安島,訪查慈濟的照顧
戶。

由於交通不便,澎湖的委員們亦少有機會到離島關照貧胞,尤其台灣最西
的島──花嶼,甚且十幾年來,未曾複查過。此次因著台北委員西來之便
,首次踏上離島,為照顧戶帶來關懷之意。

慈善工作是慈濟功德會發皇最早、歷時最久、亦做得最徹底的工作,無論
山巔水湄、人煙罕至之處,只要有貧病的眾生,慈濟救助的觸角即延伸至
此。離島的澎湖地區會務,即肇始於慈善工作。

澎湖地區的慈善工作從民國六十八年底開展至今,由最初救助的四十三戶
,到今日已增至二百四十二戶(六百七十二人)。而救助的範圍,也從本
島的馬公市區、澎南區,擴大到各偏遠離島──包括花嶼、望安島、將軍
嶼、七美、吉貝嶼……等。


首次大規模複查


十多年來,每月的發放地點,皆設於陳有續居士宅,然礙於空間狹小,每
遇下雨天,慈濟照顧戶們為領取物資,有時尚且在雨中等候。澎湖的委員
師姊們為體恤照顧戶,並協助年歲已高的陳居士,乃於八十年的冬令發放
日起,將所有的發放工作移到縣黨部,師姊們負起所有的發放工作。

遍佈於各島嶼的慈濟照顧戶,除本島的澎南、馬公市區,每月農曆二十六
日在澎湖縣黨部發放外,其他離島地區,礙於交通不便、船期不定,多由
花蓮本會直接郵寄。

「菩薩所緣,緣苦眾生」,為孤老無依者獻上一分關懷,向來是慈濟的宗
旨,慈濟在澎湖地區的慈善工作,已邁入第十三年,嘉惠貧戶無數,深受
當地民眾好評。

八十年五月,乘「幸福人生講座」在澎湖舉辦之便,台北多位委員曾探訪
過慈濟照顧戶;今年農曆春節,林徽堂師兄更帶領十多位師兄、師姊,來
到澎湖和受濟戶度過溫馨的年節,並且輔導當地師兄、師姊,如何對貧戶
做評估,建立完整的檔案資料;此次再度前來,更是一次大規模的訪查活
動。


智障、精神異常個案多


或許是地緣關係,或許是業力的牽引,澎湖地區的個案以智障兒、精神異
常者為多。本地的師兄提及,早年由於近親結婚者頗多,血緣太近的情況
下,產下低能兒的比率偏高;近年來因外來資訊的普及,才逐漸遏止近親
聯姻的風氣。

在往昔有「小香港」稱譽的將軍嶼,十五戶照顧戶中,即有五、六戶家有
智障兒。

在將軍村一棟簡陋的樓層裡,門把上的鎖讓我們誤以為沒有人在家,然而
耳邊卻傳來一陣咿咿啊啊的聲響,抬頭一看,三個孩子正趴在無欄杆屏障
的陽台,讓我們直捏了把冷汗,深怕他們會這樣跳下來。

鄰居說主人在附近做工,妻子有輕微的精神異常,然尚能做點小生意。二
女一子皆是智障,由於無人照顧,又怕他們到處亂跑,只好將他們深鎖在
屋裡。

主人被鄰人喚回,打開門讓我們進入屋中。黝黑的室內,空氣窒悶,令人
沉重的聯想:孩子關在家裡,難道不怕發生意外?家中只要有一位智障兒
,便是很大的負擔,可能拖垮整個家庭,更何況三位?


窄巷堙A獨留孤老向黃昏


中國人向來有「養兒防老」的觀念,然而養兒真的能防老嗎?澎湖由於地
理條件的限制,除了出海捕魚外,鮮有其他生計;在謀生不易的情況下,
少年子弟紛紛展翅高飛,遠離家鄉。年輕人像衝出籠子的鳥,一去無返,
留下家中雙親,守著僅存的石厝,唱著人生哀歌。

訪查過程裡,幽暗的屋宅中,老人家頻頻拭淚訴說不幸,每每憤恨不平的
數落子孫的不孝;這樣的景象一直在我們面前上演著,而唯一能做的,也
只有輕聲慰撫……。

『貧』『病』往往依存而來,尤其在離島地區,醫療設備極度欠缺,一件
看似平常的盲腸炎,在這裡卻足以要人命。花嶼地區不僅沒有診所,連公
衛護士都已二年未來到此地,村民們生病只能設法自己買藥、打針;居住
的品質惡劣,衛生環境極差,加上無醫療設備,貧與病惡性循環不已。

綜括訪視所得,孤老無依、被子女拋棄的老人、智障兒、精神異常、重病
傷殘、家中男丁出海無返……等,這些都是造成澎湖地區貧困個案的原因



為眾生披上溫暖外衣


由於訪查的個案都是承續十數年前的舊個案,經由此次大規模的訪查,讓
委員們能建立更完善的貧戶資料,同時輔導低收入戶能善用己身資源,重
新站起來,活出生命的尊嚴與自在。

「在最黑暗的角落,點一盞燈;在最淒寒的路上,生一堆火」是慈濟人向
來秉持的宗旨;而「為人間拭去悲苦的淚水,替眾生披上溫暖的外衣」更
是所有慈濟人的工作──人間悲苦無助的眾生,正需要你我用愛來撫慰。




離島菩薩情/人物篇


每一件事情的成就,背後都有無數人付出心血推動,澎湖的會務得以逐步
推展,可說是每一位委員默默奉獻的成果;而委員加入慈濟的因緣及獲得
的心得,更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委員組長張莊桂桑


本身從事代書事業的張莊桂桑師姊,目前是澎湖地區委員組長,負責策畫
一切活動,推動慈濟會務不遺餘力,且發心將自宅地下室捐出作為澎湖聯
絡處。

她說:「慈濟就像一個大家庭,在這裡無私無我,人人因上人的精神感召
而行善舉;盼能有更多人來參與慈濟行列。」

個性豪爽,一如她的外表,桂桑師姊辦起事來,巾幗不讓鬚眉,頗有大將
之風,時而開著一輛九人座車子,載著委員四處訪查貧戶;慈濟會務在此
得以蓬勃發展,其功不可沒。

民國七十八年,師姊的先生張武男師兄罹患重病,因及時送往慈濟醫院,
而挽回垂危的生命。對慈濟醫院再造之恩,夫妻倆感激不盡,如今同心同
志行走於菩薩道上。


長情大愛吳麗芳


副組長黃吳麗芳師姊,先生因車禍,癱瘓達九年之久,她細心照料直到先
生安然往生,無怨無悔地負起照顧公婆及撫養子女的責任。

「在訪貧的過程中,經常可以發現十個家庭之中,有九個是因另一半往生
,而造成家庭貧困;我很慶幸自己還有這個能力去幫助別人。」她無限感
恩的說。

娘家本來就是佛教家庭,來澎湖後能與志趣相投者共謀成事,以實際行動
幫助貧苦人家,是吳師姊最感到高興的事,她常以上人的開示:「多一分
感恩,少一分煩惱;多一分歡喜,少一分瞋恨」來鼓勵自己。


交通菩薩許麗娟


而任職於華航的許麗娟師姊,更是交通組的菩薩,舉凡台灣本島的委員到
澎湖,或是澎湖委員回花蓮本會,往返交通全賴她解決。

四年前,她抱著遊覽的心情和其他師姊在颱風天,參訪了花蓮本會,沒想
到慈濟團體的美,深深吸引她。連續半年的時間裡,她不斷往返於台澎間
,了解慈濟所從事的各項志業,進而發心投入工作中,於工作中更進一步
感受到慈濟世界的真與善。

另一半林慈明師兄,雖是基督徒,卻完全認同師姊的作法,同時參與訪貧
、慈濟各項活動。「慈濟就像是個快樂銀行,在這裡我們可以獲得快樂,
也可儲存快樂,分享他人。」

其他如負責總務工作的范黃翠英師姊,是大家的精神支柱,每個月發放給
貧戶的錢、白米,皆由她負責處理:「每次訪查貧戶回來,更珍惜自己幸
福的生活,希望社會上更多人來嘉惠貧苦眾生。」

而被大家稱為「雪姑」的黃林清雪師姊,澎湖聯絡處未成立之前,就參與
慈濟工作,這段期間令她深體「為善最樂」。她因著幫人做衣服而廣結善
緣,不斷向人宣介慈濟,會員甚至遍及離島島嶼;她雖不擅言辭,但卻令
人一見便起歡喜心。

在澎湖地區撒下第一顆慈濟菩提種子的黃玉鈴師姊;服務於馬公高中,夫
妻皆一心一志同行菩薩道的張智幸師姊;李素珍、林明徐……等師姊,每
個人對於慈濟工作,皆全心全力的投入,為淨化人間而努力。


花嶼園丁毛孝慈


值得一提的是,在花嶼遇到的村里幹事──毛孝慈先生,雖不是慈濟人,
然而在孤島上所推動的工作,卻與慈濟精神相契合,堪稱是「孤島一菩薩
」。

毛先生因基層特考及格,被分發至此,一年七個月的時間裡,他完全投入
工作中,對島上的人事瞭若指掌,為貧困的家庭申請福利保險、急難救助
、政府補助等,本著服務的精神,照顧島上的居民一如自己的親人般。

「目前由於人口外流極為嚴重,島上居民不及三百人,僅剩老弱婦孺;唯
一的一所花嶼小學,學生只有三十一位,要再升學,只有到馬公市區;然
而居民普遍貧困,根本沒有能力負擔孩子升學住宿等一切開銷,因此文盲
佔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對於島上的一切情況,他如數家珍,瞭若指


即使是阻礙重重,然而他仍本著初衷,推動島上的各項工作,如綠化、環
保工作,自己出錢、出力買樹、整地、植樹。而居民卻認為所種植之樹非
食用植物,不願意配合,他卻仍熱心地從事不輟;另外鼓吹居民重視生態
保育,往昔居民常至南邊的貓嶼撿拾鳥蛋販售,致使鳥群銳減。毛先生到
職後,不斷努力宣導,才使得花嶼成為鳥群重現的新天堂樂園。

「其實島上居民雖知識貧乏卻很可愛,由於外來資訊鮮少,所有生活必需
品皆必須靠外來船隻補給,有時船期不定,日報到此皆成了月報;居民純
樸得如一張白紙,全然沒有受到污染,彷彿與外界隔離般。」是慈心、悲
心支持著他不斷地在島上推展建設。


多聞第一陳金敏


七月十二日夜宿望安民宅時,一位年約六十歲的老菩薩,笑瞇瞇走了進來
,「請問你們是花蓮慈濟功德會的人嗎?」頗讓大家感到驚訝!在這離島
上竟會遇到慈濟會員,頗有他鄉遇故知之感。

陳金敏女士,二年前無意中聽到慈濟世界廣播節目,深深被吸引住。晚上
十點至十一點的節目,對鄉下人來講,似乎嫌太晚,但是陳女士卻不間斷
的收聽,並且向鄰居朋友廣為宣說;從大陸賑災、紀媽咪的無子西瓜、浪
子回頭、婆媳問題……,她皆能一一歷數,顯見其收聽之用心。老菩薩不
認得字,卻能照著經文逐步學習,目前更擔任起慈濟幕後委員,向人勸募
,如今在望安地區即有六、七個會員。

「慈濟世界那個主持人──慈韻居士,她的聲音很好聽,很會講話……。
」經旁邊的師兄姊指點,她才恍然大悟,原來坐在旁邊的就是慈韻師姊,
剎時慈韻師姊反倒成了明星,受到陳老菩薩不斷地探問。

在離島慈濟精神尚未普及之處,無意間碰到這位慈濟會員,實令人感到歡
喜,這顆菩提種子,盼日後能成長、茁壯,遍撒於離島。

「合抱之木,發於毫芒;千里之路,始於初步。」澎湖聯絡處成立的時間
雖然不長,然而在有心的師兄、師姊不斷地耕耘下逐步伸根發芽,日見茁
壯,相信善緣的累積匯聚,不久之後,澎湖島將遍受慈濟風吹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