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盞盞心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希望之路
全椒敬老院學校正式啟用
◎謝寶慧
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在安徽省全椒縣援建的十所敬老院及三所學校,目前
己全部竣工,特選在九月九日「重陽節」當天,舉行啟用典禮。

敬老院與學校的完工,使慈濟自去年八月至今在全椒的濟助工作,暫告一
段落;共有六萬餘災胞受惠。

九月七、八兩日,賑災團團員六十三人分批前往參加啟用典禮,並贈送老
人棉被、床墊、熱水瓶和「長壽麵」,以及三所學校的學生書包一個、文
具用品一套。

十所敬老院和官渡中學、中圩小學、丁拐小學等三所學校,係於八十年十
二月七日動工,建築工程今年七月初即已完工,隨即進行內部裝修、粉刷
及環境美化等工程。部分敬老院的老人們已先行遷入居住,三所學校也於
九月一日開學先行使用。


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八日一早,我們一行人到官渡中學、丁拐小學和南屏、陳淺慈濟敬老院,
探望老人並看看同學們上課的情況,教同學們唱感恩歌。

「大家有愛,大家有愛,白雪都溶化……。」同學們依著團員們帶動的手
勢比畫,眼堨R滿著對世事的好奇與期待,然而我們的關切與詢問,所代
之的卻是靦典見與靜默;他們認真的將歌詞抄下,我揣想著他們對歌詞的
感受,從他們羞怯的眼眸中,不知他們能否體會我們的真心?

敬老院建築係徽派建築為特色,白牆黑瓦,氣勢恢弘,「全椒災民建房協
調服務中心」負責人秦榮洲先生說:「當初籌建時,我們到四處考察,後
來以徽派建築定案──因為慈濟和全椒所結下的這分緣;希望大家看到敬
老院建築,就會想到安徽,就會想到全椒。」

十所敬老院預定收容四百六十四位老人,目前已有第一批二百七十三位老
人遷入居住。佔地面積一共十萬七千八百三十八平方米,除住房外,並提
供老人一個寬敞的前後院,讓他們種菜、養雞、養豬,做些「己力所能」
的保衛工作。

每所敬老院都有獨立的公共餐廳,兩個人一間房,並附有床、櫃、桌椅等
;而兩房中間另有起居室及衛浴設備;此外,每院有院長、廚師、會計、
保衛四位工作人員,負責照料老人飲食起居;另亦設有醫務室。壯闊的院
牆、大門及屋牆,均採防火建材,是全安徽品質最好的敬老院。


根深才能樹茂
 

九日上午,在官渡慈濟中學舉行學校的開學暨啟用典禮,全椒縣汪世和縣
長表示,慈濟的賑災工作,促使該縣經濟、文化、教育能迅速復甦,蓬勃
發展,讓災後的老百姓不致因農田廢耕而遷移,這股穩定民心的力量,使
整個全椒縣欣欣向榮。本會王端正副總執行長也代表說,教育是國家的根
本,根深才能樹茂,慈濟前來蓋學校,建設並非主要的目的,而是希望培
養人才,「我們期盼將來世界的科學家、哲學家、文學家,都是從這個學
校所教育出來的」,這些學子肩負了深重的時代使命。

學生代表張靜的一席話亦頗震撼人心:你我都是中華民族的炎黃子孫,我
們都有共同的願望,希望能早日成為世界先進國家,這明亮的教室、整齊
的課桌椅、寬闊的路面、美麗的校園,就是最好的見證和無聲的宣言。

官渡中學的同學和師姊們共唱感恩歌;團員們為小朋友掛上書包並教授他
們書包的使用方法;在揭碑儀式、剪綵等簡單的儀式之後,我們一一到教
室和老師、同學們話家常,並將所攜來的「慈濟世界」、「童心映月」、
「盞盞心燈照神州」等述說台灣同胞為大陸賑災盡心盡力的感人故事的書
籍,贈予孩子們。

此外,團員們亦順道至學校附近的中圩慈濟村訪慰村民,他們熱情地邀請
我們到家坐坐,頗有「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的怡然自性。


珍惜這分機緣與情誼
  

下午二時四十分,在章輝慈濟敬老院舉行十所敬老院的啟用儀式。榮董李
宗吉、陳海長先生分別致辭。陳居士一上台便俏皮地說:「各位大哥、大
姊你們好!雖然我已六十多歲了,但是我不認為自己老,相信你們也不服
老對不對?」立時博得大家一致的掌聲與共鳴。

院民代表許國良先生則說:「我們將珍惜、愛護這優渥的環境,更珍惜海
峽兩岸人民這分難得的機緣與情誼。」

團員代表致贈老人熱水瓶、長壽麵。李吳英、林照子師姊和倪伯毅師兄與
對方代表共同主持剪綵後,團員們按預先排定的分組路線,前往其它的敬
老院探視院內的老人。

爺爺、奶奶們感謝慈濟為他們所建蓋的房子,讓他們老有所安、老有所養
、老有所靠、老有所醫、老有所樂。有位奶奶一看到我們來到,馬上拉著
我們到房堿搷氻W嶄新的棉被、床褥,並打開床下的櫃子讓我們看。

那張床上的東西就是她所有的財產,她緊緊握著我的手,嘴堣ㄟ悸獄△
:「謝謝你們!你們真好啊!」從她乾癟的手中所傳輸的情感,令我的血
液賁張竄流,一句「謝謝你們」,淚水早已漫溼了眼眶,就像有位老奶奶
握著慈暘師姊的手,摸了又摸,仔仔細細的端詳再三,卻一句話也沒說。
其實想說的話太多太多了,然而一切早已盡在不言中。

也有的爺爺、奶奶,對我們抱怨身上的病苦:「我的手現在都舉不起來了
,連頭髮都沒辦法梳,真難過啊!」「我現在沒辦法起來走路,一走頭就
暈。」「我的腳是愈老愈不中用了」……

努力的嘗試去聽懂他們的口音,然而有時也會碰到不知所云的情況;寫滿
風霜刻痕的臉龐,有多少的心底事想說?好想陪在爺爺、奶奶身邊,聽他
們述說屬於他們的事,讓他們握我的手,讓我偎在他們身邊……。

這看似容易的世界,其實卻也有太多的奈若何,有時我們自以為可以傲視
世界,但有時候我們也明白,即便是最小的心願,也可能永遠無法達成;
我們期望付出我們的愛,但「永遠」卻讓人恐懼,恐懼失落的悲傷。

附近的村民,圍繞著團員們索拿佛珠、佛像、書籍、慈濟簡介,他們看到
我,又紛紛圍攏過來,指著別人手上的東西,「你還有沒有那個啊?」


精神與文化的孕育


佇立在風中,思緒隨風飄盪──走了一段不算短的人生旅程,似乎什麼也
沒握住──看看他們,回首往昔,又彷彿有無數的言語想要述說。田裡的
稻麥顆顆金黃飽垂,又是即將豐收的季節了,記得在敬老院啟用典禮現場
,有位老先生拿著手帕頻頻拭淚:「雖然我不住在這,但是我真的覺得好
溫暖、好溫暖!」

也許正如當地官員所說的「慈濟帶來最大的價值不是物質上的幫助,而是
無形的精神,文化孕育。」那位老先生紅紅的淚眶裡,正隱隱透露著愛的
契機。

「要想在同一個地方停留兩個晚上,是對人生的戀棧,而一切戀棧必以悲
劇收場。不是萬物本身必含悲劇,而是萬物中沒有一物可以停留。」「你
若愛一個地方,就要離開它;或說,當你離開它,才會明白你對它的愛。
」這是劄記本所記下孟東籬的文句。在全椒停留的兩個晚上,我的心有著
太多無可奈何的戀棧。

揮別全椒,我不知何時會再回來?兩天的時光,他們樂天知命和似璞玉般
的純良本性,已深深地令我撼動。九日晚十一時,一行人方抵下榻的南京
虹橋飯店。俯看靜謐的南京古城,籠罩在薄霧堙A翦風澈夜輕寒沁人心脾
;仰望月色長空,生起「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祗相似」之思。

對於許多的戀棧,我已把心遺落在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