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金維諾教授的慈濟之旅
◎揚歆
金維諾教授要來了!

為著慈濟紀念堂的室內設計,如何呈現佛教的精神堡壘與慈濟的慧命文化
,達到一種「無聲的說法」?兩年多來,本會接觸過數位大陸傑出的學者
教授尋求協助,其中鑽研佛教藝術,深入佛典妙諦,又肯投身紀念堂設計
工作留下他的心血痕跡的,金教授是第一位。本會一直希望金教授親身來
台參觀紀念堂的建築,實際體會慈濟的精神;盼著、盼著,現在終於盼到
了!


***


金教授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同時擔任國家文物鑑定委員會委員、敦煌吐
魯番學會常務理事、佛教文化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現在美院指導兩名博士
生論文,一為漢族、一為藏族。


豐富奇崛的一生


金教授曾說:「先人遺留給我們大量豐富的遺產,尤其是佛教藝術,中華
文物之美一半盡在於斯;如果佛教藝術再不好好保存的話,我們就是中華
民族的不肖子孫了!」於是他遠走邊疆,深入不毛之地探勘;這正是出自
於一位中國美術史研究者的熱忱和使命感。

祖籍湖北的金教授,一九二四年出生北京,一九四六年武昌藝專藝術教育
系畢業,曾從事繪畫創作,也在中學教過書,後到湖北日報任編輯。一九
五三年,他到中央美院去,原是教授哲學,受知於老輩美術史家蔡儀先生
,勸他改教美學和美術史;一九五四年協助民族美術研究所設立;一九五
六年返美院籌備成立美術史系,據美院傳統老教授才有資格出任系主任,
他因資歷不足,僅能任副系主任,主任乙職懸缺;一九六五年「文革」開
始他被抄了家關進牛棚,被搜走的藏書和畫稿足足有十部三輪車之多。直
到一九七四年故宮成立歷代藝術館和繪畫館,他被借調至故宮任一年顧問
;十年浩劫侵損他的壯年歲月,其時他被下放到河北磁縣種稻勞動。一九
七五年返美院正式擔任系主任;一九七八年美院成立美術史系研究所開始
招收研究生,他也在這一年應邀赴美,到耶魯、哈佛、普林斯頓等十四個
大學講學,足跡踏遍十七個城市;一九八○年赴歐洲講學;一九八二年到
八五年,應朝日新聞社邀請,每年赴日參加學術討論會;一九八五年,應
西德海德堡大學之聘任客座教授一年,同年開始編篡中國美術全集、中國
大百科全書中國石窟部分;一九八七年應美國史丹福大學之請任東亞研究
中心路斯學者;一九八九年應日本佛教大學之請前往講學,同年開始編壁
畫全集;一九九○年到九一年連續赴日主持講座。一九八五年被列入英國
劍橋「世界名人」錄第七卷。


身體力行做學問


長期浸淫於浩瀚煙海的古文物之中,金教授以為:中華民族是一多民族的
國家,古代的西域諸國像龜茲、高昌、于闐、回訖等,無不與佛教發生聯
繫;尤其是藏族,離開了寺院、不研究藏族的佛教遺產,想要窺見其文化
,幾無可能。佛教藝術是中華民族最豐富的美術遺產,研究中國美術史,
不止侷限在華夏美術,還應加強少數民族佛教美術的研究。

一九五五年,金教授開始投入敦煌石窟的探勘,當時火車只到蘭州,交通
十分困難,搭乘卡車在一望無垠的沙漠上前進,一天也只能到達一個縣,
身後不時還可聽到狼嗥,走了半個月才到達敦煌。洞窟都作東向,早上陽
光射進窟內,他看得十分仔細,到了下午,太陽偏西,洞窟得不到照明,
只能用手電筒看較小的窟。驚眩於敦煌的藝術之美,第一次待了兩個多月
才回北京,以後每年都帶領學生去調查實習,少則兩週,多則停留一個月
;對於研究學問,金教授是身體力行,兀兀以窮年的。

國立藝術學院傳統藝術研究中心主任林保堯教授說:「金教授最令人推崇
的,是他在中國美術史上一直從事開拓的工作。一九五六年他在中央美院
成立美術史系,可說是為研究敦煌豐富遺產而設。自敦煌研究院成立後,
他已不在著力於此,近年來轉而從事藏傳佛教藝術的研究。」金教授的成
就,在於「開拓美術史領域研究面相」,此種前瞻性的看法,給予後來的
學者許多啟發,這是他被視為中國美術史巨擘的由來。


法華經的因緣


金教授會和慈濟結緣,得追溯到民國七十九年六月,林碧玉師姊與王端正
、陳昭明先生同赴北京;一為首都博物館珍藏乙批藏傳佛像,極力邀請慈
濟合作出版圖錄,必得前往了解;一是紀念堂結構體已突出地面,內部設
計必須加緊展開,因此尋求彼岸藝術家的合作,就成了此行的主要任務。
透過中央研究院顏娟英教授的介紹,在金維諾教授的寓所首度拜會金教授


聽完碧玉師姊簡報慈濟之源起與四大志業後,金教授表示,翌日美院恰有
一聚會,他將邀集部分教授留下來聽取簡報,希望給本會提供一些協助。
當時教授們熱烈討論,雙方就意見上再做交流,最後委請金教授籌組五人
小組,是一支集和敦煌專家、古建築設計專家、整體建築設計專家的堅強
組合。先分就紀念堂的總體設計提出企劃案,與架構講經堂的千手千眼觀
世音菩薩像兩方面著手進行。

這兩年來,碧玉師姊代表上人數度前往北京和金教授會談。在金家書香馥
郁的小客廳堙A獲得教益;他那溫潤寬容的性情,縱橫古今的淵博學問,
使在座者如沐春風,得到啟發。所謂「室雅何須大」,他的家庭極富藝術
文學氣息,夫人黃翹女士是他在湖北日報的同事,修習文學;公子金黃愛
好攝影,愛媳學服裝設計,兩夫婦俱在工藝美術學院供職;女公子金田專
供書畫,現任職故宮書畫處科技部。

其後,已延請張德蒂教授繪製以大足觀音為藍本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
,從繪圖、定稿、製作泥胎,到在曲陽打製完成,現在這尊高二米二五、
寬一米二六、厚五十二公分、重達九噸的漢白玉觀音像,已在今年六月運
回花蓮,預定將來陳列在國際會議廳。

當時對展示坡道以表現法華經的精神為主旨已達成共識,至於如何將慈濟
感人的故事用現代的手法,融入法華的神髓呈現出來,較難具體的勾勒出
形貌。現在,金教授要來了,一切問題會更趨明朗。


寶島上的一片淨土


八月一日,金教授以大陸傑出人士名義,自香港轉機抵台,親手扣開慈濟
世界的大門。

二十七天的停留,從花蓮到台北、台中,再回到花蓮,繞過半個台灣,金
教授「用耳朵看、用眼睛聽」,細心體會慈濟團體的人與事,與他這兩年
來從書報雜誌上讀到、從碧玉師姊口中聽到的慈濟互參印證,其結果每每
令他感到一陣陣的驚愕與喜悅:「從書報雜誌上讀到的慈濟已夠感動人心
了,想不到親眼所見更加動人!」在慈濟醫院看到有許多委員志工、慈誠
隊師兄無所求的為病患服務,連醫師護士也面帶微笑,出自內心的關懷、
體貼病人,讓病患在徬徨無依中感受到人間的溫暖:這與他所熟悉的社會
差距太大了,簡直難以想像。

他盛讚台灣果然是個「寶島」──氣候怡人,物產豐饒,人民的生活自由
而富足;而慈濟就像個大家庭,師兄師姊彼此和諧相處,相互尊重,連帶
的他也得到很多慈濟人的親切照顧,在在令他動容。


生命特質近似宗教


濡染於慈濟世界愛的天地裡,並數度進入紀念堂參觀後,此行對金教授來
說,好似開展了另一層生命境界。他說:「過去從繼承傳統佛教藝術的考
量較多些,比如講經堂的主牆,曾設想安置乙尊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像,
或用佛陀說法圖或是法華經的序品來呈現較好;來此實際觀察,並聽到法
師的想法後,特別是對慈濟所開展的四大志業,有了更具體的認識;至於
展示坡道,一邊雕塑法華經各品經文的精華,一邊選取相應於法華經的畫
面,事件多,人物也豐富,用以表現慈濟各階段歷史的工作,也有了較具
體的雛型。」意念在他的心底逐漸醞釀成形,只待返回北京後,就要網羅
各方面有成就的藝術家,共同參與是項工作。更要透過他的體悟,使後來
實際參與紀念堂設計的藝術家,踵事而增華,真正塑造出佛教的精神及慈
濟的形象來。

金教授在藝術領域堜T已登峰造極,而他的生命特質毋寧是更接近宗教的
。這期間,為了紀念堂的內部設計,金教授與上人有過數次晤談。上人提
到自己出家的緣起、創辦慈濟志業的理念等等,溫溫婉婉間,只覺天地間
都被他廣大的慈悲所覆蓋包容;語未竟,金教授已雙眼濕濡。

提起上人,他難掩一分崇敬:「法師具有湛深的智慧,他對佛典已然融會
貫通,所以能運用生動活潑的譬喻剖析現實的人生百態,又絕不離開佛典
的教義;尤其法師關懷每一個人,態度是那樣的細緻而周到。」有次談到
感恩堂的設計,金教授提及敦煌石窟,地面也有採用蓮花圖形的,上人很
快的作成決議:地面鋪蓮花浮水雲地磚。這分理念上的契合,實在讓金教
授感覺有說不出的愉快。


又一顆慈濟種子


上人慈心廣被,悲願深弘,從台島以及海外,使富者得福而樂、貧者得救
而安;同是炎黃子孫,若果大陸的億萬蒼生,也能得到慈濟的雨露覆佈,
金教授是由衷期待的。雖說依大陸的社會體制,當前還不可能發展出像委
員、慈誠隊這樣的組織形態來;但每個人那顆潛藏的善心是不變的,只待
上人去啟發。他建議:「初步不妨從設立醫療、建立研究機構、加強與佛
教界的交流著手。像在安徽興建醫院,實質嘉惠民眾就很好;另外加強兩
岸醫療的合作和交流,無論是中醫,或者與協和醫院展開院際間的交流都
是可行的管道。」

回到大陸後,他還打算向中國佛教協會,佛協所屬佛學院,佛教文化研究
所,科學院宗教研究所等各個單位介紹慈濟。因為他深信:「將慈濟精神
帶給大陸的宗教界,必有啟示的作用。」


***


學術地位倍受肯定


停留台北期間,金教授參觀了國父紀念館、中正紀念堂和龍山寺各式的建
築。在歷史博物館,他對鄭墓出土的銅器「王子燎廬之座」徘徊再三,囑
筆者拍下照片,將與收藏在大陸的「王子燎廬」復原作比照。在故宮博物
院,他時而反覆聆賞古人的畫作,時而低頭作筆記,沉潛其間,已達渾然
忘我的地步。自古物南遷,書畫精品盡在台北故宮,他目睹真跡,心中真
個快慰奚似?

故宮四個半日的盤桓究屬不足,安排參觀的佘城組長就說:希望能藉民間
的力量來增加兩岸交流的機會,最好由慈濟出面引進大陸文物來台展出;
故宮樂意提供場地,義務支援。

金教授的國際學術地位是倍受肯定的。故宮要為他開辦講座,拜會文化大
學、國立藝術學院和中華佛學研究所時,傅宗懋校長、馬水龍院長和聖嚴
法師,同樣表達了期望金教授來日前往授課的願望。最後,金教授應中研
院史語所邀請,於二十三日赴南港參加座談會,內容是中國藝術人才培育
及研究實務近況,總算稍稍滿足了台灣從事藝術研究者的想望。


拜謁導師的剎那


除了緊湊的拜會參觀外,還特意安排金教授赴南投拜謁當代佛教界的思想
導師上印下順導師。師公對紀念堂在呈現佛教精神堡壘的使命上一向是極
其關心的。十三日那天,師公看來精神極好,他對金教授說,他不懂藝術
,只希望在設計上避免太過繁瑣,儘量用簡單莊嚴的形式呈現慈濟的精神
就好。雖是寥寥數語的談話開導,瞻仰導師自然流露出來的謙藹風範,以
及金教授以一研究中國美術史的宗師而能謙然受教的襟懷;看在眼裡,剎
那即是永恆,真是勝卻人間無數。

金教授在台灣沒有親友,只有武昌藝專時代的校友星散在台;老同學郭道
正教授抓著他的肩膀,對我們絮絮說起去年他在北京臨時住院,金教授花
了兩百多塊人民幣的計程車錢,老遠趕來看他的盛情。詩人羅青仰慕他的
風采,想要當面請益,他開門延入,雙方談到晚間十二點方歇;各方邀宴
不斷,他不忍拂逆人家的好意,領受盛情之餘,他說:「還是精舍的菜好
吃!」


***


金教授要走了!

此行返回北京,行囊滿載了慈濟人的長情大愛外,還有上人的殷重託負:
包括國際會議廳、感恩堂、講經堂在內的主牆,展示坡道,講經堂入口門
廳兩側牆面等二十個大小不等的藝術牆,皆有待他來規畫。紀念堂的外型
結構體在十月份就可全部完工了,緊接著屋頂銅瓦、外牆花崗石也將進場
施工;配合就要展開的內裝工程,明年本會還計劃邀請大陸學者侯一民和
艾中信教授前來參與設計。金教授在紀念堂所扮演的角色,將愈來愈重要


當上人口頭邀請金教授明年能偕夫人一齊再來花蓮時,「兩個人同時來,
恐怕更不容易獲得批准;但我真的很希望她加入慈濟,感染一些慈濟的精
神!」金教授由衷說。

上人一生離不開台灣,卻有「化種種身形,用種種方式」行慈予樂的現代
菩薩,在各地發揚慈濟的精神,金教授帶著一顆慈濟的種子回到北京了,
他,無異是上人的化身。

二十七日上午,送金教授歸來,路上不覺飄起斜風細雨,心頭竟感到有些
微悵惘也有些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