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為每一個暗角點上一盞明燈
慈濟慈善志業總論
◎張輕安
慈濟功德會從慈善志業起家,如今已成為台灣最大的慈善團體,自民國五
十五年功德會成立迄今,已逾廿八個年頭。


無私大愛奠定公信力


廿八年來,在「福田一方,邀天下善士;心蓮萬蕊,造慈濟世界」的信念
下,慈濟委員與會員,由剛開始的三十位信眾,迄今已增加到二千八百二
十八位委員、二百六十餘萬會員,善網不斷擴大──由點而線、由線而面
,從花東地區擴展到全省地區,並由海內延伸到海外;而在美國、日本成
立分支會,加拿大、紐西蘭、澳洲、英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巴
西、阿根廷、南非等許多地區國家,也都有聯絡處;逐漸將慈濟的網路,
密密地根植在全球各個角落。

與樂拔苦的救濟工作,也由台灣本土,遍及大陸及國際間。如孟加拉的水
災、風災災民、中東戰火下的庫德族難民、加拿大及美國的貧戶、流浪漢
,乃至去年飽受洪澇災難的大陸同胞,都得到了慈濟功德會的資助。

這些國內外濟助善舉的經費來源,都來自海內外善心人士捐獻的善款,點
點滴滴聚沙成塔的累積;而這二百六十多萬慈濟會員,之所以肯將自己的
工作所得,無怨無悔的捐獻,則是基於慈濟近卅年來在慈善工作上所累積
的經驗、特色,所奠定下來的「公信力」。


***



民國五十五年,上人在花蓮縣新城鄉的普明寺,過著「一日不作,一日不
食」的苦行生活。


地上的一灘血


一日,與同修弟子到鳳林一家私人醫院,探望一位生病的信徒。在院中所
見,深感花東地區醫療設備太差,人民生活困苦,生病也得不到良好照顧


等到上人探完病,要離開醫院時,見原先潔淨的地板上,留有一灘未乾的
鮮血,好奇問起,始知是豐濱鄉山地部落的一名山胞婦女小產,由家人與
鄰居四位青年,用竹椅抬了,跋山涉水走了八小時來到醫院;但因繳不起
八千元的住院保證金,醫院不肯醫治,只好無奈地把病人抬回去,留下了
這灘血。

聽了這樁冷酷殘忍的事實後,給予上人極大的震驚──掛念著那位婦女不
知是生?是死?想到自己會選擇偏僻的花蓮出家靜修,原本是要逃避名利
富貴,好去苦修淨念,但那位婦女若有八千元,即能得救──上人因而深
切體會到,錢用得恰當,就能救人,因此萌生集中眾人力量,籌錢做救濟
工作的第一念。


三位天主教修女


回到普明寺後不久,有三位天主教的修女去拜訪上人。她們認為上人修的
太苦了,要去度上人入天主教離苦得樂。四個人從各自的生活、教主說起
,談到宗教、信仰。

上人為她們分析佛法。談到釋迦牟尼佛,她們也承認佛陀真的很有智慧;
從智慧又談到慈悲,三位修女說:「你們佛教愛一切有生命的東西,那種
慈悲真是無微不至啊!實在難得。但是,天主教的博愛雖只是愛人類,但
我們卻有養老院、有醫院、有學校,即使是深山中也有教堂,貧困的人有
麵粉、有衣服。而你們佛教有嗎?」

「你們佛教有嗎?」三位修女輕聲一問,卻帶給上人重重一擊──當時的
佛教,確實沒有。

「佛教是談布施無我相,不著名也不著利,所以很多人是隱名做善事。其
實社會上有很多做善事的人,都是佛教徒。」上人說。

她們回答:「如此說來,佛教有很多善心人士,佛教的教主很偉大、教理
也很好;那你們為什麼不把這些無名氏集合起來,變成有名氏,來做社會
福利事業呢?」

這些話深深地打動上人的心,上人堅定地回答道:「會的,我一定會組織
起來,把無名變有名,把無形變有形。」


人人觀世音


她們走了後,「要怎麼做,才能把無形的佛教精神,變成有形的團體?」
「如何籌錢?籌到錢後,如何尋找真正需要救濟的人?」……等問題,就
一直在上人腦海中迴旋不去。

他想到,小時後在清水故鄉,空襲時,無論男女老少,人人懇切地唸著「
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你一定要有靈感啊……你一定要把
炸彈撥到海堨h」……

有句俗話說:「家家觀世音,戶戶彌陀佛」上人想到,如果能把每個人的
慈悲心都啟發出來,只要組成一個五百人的團體,讓人人都當觀世音菩薩
、個個都當彌陀佛,那不就有一千隻眼睛、一千隻手,暗角的眾生,不就
都看得到、幫助得到了嗎?「那時世間苦難的眾生,就可以得救了!」至
此,創立「慈濟」做慈善事業的雛形,醞釀成熟。

促成「慈濟」正式成立的另一個因緣,則是師公印順導師。當時他應聘到
文化大學任教,希望生活困苦異常的證嚴上人,能帶著四位出家弟子,到
嘉義負責妙雲蘭若。上人以師命難違而答應了。但當他們決定離開時,卻
有三十位信徒到代書處,聯名寫了一封陳情書,懇求師公讓證嚴上人在花
蓮再留三年。

當時,另有兩位在家老菩薩與上人同住修行,一位是花蓮一家貨運行老闆
的母親,一位是東部電力處處長的母親,她們放棄安逸的生活及天倫之樂
,跟著上人修苦行──縫童鞋、糊紙袋。上人就對他們說:「老菩薩,我
有一個心願,若能完成,我就永遠不會離開花蓮。」她們表示,只要上人
能留在花蓮,她們什麼事都願意做。


每天存五毛錢


於是,上人要求他們六個人每人每天多做一雙童鞋,一天就可多收入廿四
元,一個月就有七百二十元,一年累積下來,就有八千多元,要救助那天
那位小產婦女,就沒問題了。

上人同時要求卅位聯名簽署的信徒,每天去市場買菜之前,先在竹筒中投
入五毛錢,如此可以天天啟發她們的善心,也可以向鄰居親友介紹存五毛
錢的目的,讓大家知道區區五毛錢就可以救人;呼籲別人一起參與,共襄
盛舉。

於是,一切因緣具足,「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於焉成立。


第一批委員誕生


就從這三十位會員開始,憑著五毛錢的力量,慈濟展開了慈善救濟事業。

首先推選出委員數名:吳玉鳳、陳雪梅、陳錦、黃素瓊、林碧雲、陳阿玉
、李時、俞金釵、洪碧雲、陳貞如等人,成為第一批慈濟委員,負責訪慰
貧戶。若發現需要救濟者,於每月舉行的功德會委員會議中,提出討論;
臨時需緊急救濟者,則由委員召開臨時會議決定。

對於被救濟者的調查訪問工作,較遠地區,由陳貞如委員負責;較近的地
區,則由委員分為二組,每組負責訪慰一個月,每處每月至少訪慰一次。

當時救濟的對象,分為甲、乙、丙三種貧民:

一、甲種貧民:無依無靠及無生活能力者,施予長期救濟。

二、乙種貧民:尚有生活能力但收支不能平衡者,施予長期救濟,金額為
必須的生活費用的十分之三。

三、丙種貧民:暫時生活困苦,度日惟艱者,視情況酌予救濟。


慈善工作的起步


第一位接受慈濟援助的貧困個案,是福建漳州籍的林曾太太,住在花蓮市
中正路,時年已達八十二歲高齡,因孤寡無依,貧病交迫,因此功德會每
月濟助她生活費三百元,並請她的鄰居林網重女士義務代她燒飯、照料她
的生活起居,直到林女士往生。

慈濟並曾為一位貧困病逝,無法安葬的男子劉阿學,購買棺木及支付喪葬
費用,並為身後蕭條的劉阿學發動募捐。

其後,慈濟的會員日多,救濟也不斷增加,民國五十六年並為孤老無依、
雙眼失明,住在破爛不堪的茅草屋的老人李阿拋,興建一棟空心磚蓋鐵皮
的房子,以免他摸索著燒飯,引燃棲身的茅屋發生不測。此後,慈濟也在
花蓮及其他地方,零星蓋了許多房屋,供無住屋而又生活無著的貧戶棲身


慈濟從一開始就是救貧、救病、救急,並以長期救濟為目標,對孤苦無依
的老人,救濟到他的最後一天為止,並幫他料理後事,直到火化放進塔中
,才算功德圓滿。而小孩呢?只要是需要長期救助的,從小學、中學、大
學,都一直扶助他。看著小孩子們由小到大,看著老弱孤寡由脆弱而堅強


為解決「因病而貧」的問題,避免一人病危,拖垮一家人,除了生活上需
要救濟的貧困者之外,還有急病送醫者。以前慈濟還沒有醫院前,這些個
案,都是送到台北的大醫院就診,不管開腦、開心臟,大、小手術,若是
貧病無依,只要有需要,幾十萬的醫藥費也都是由慈濟功德會付出。

除此之外,一些突發的災害如火災、礦災、颱風……,慈濟也都及時的伸
出援手施予緊急救濟。因此,聖印法師曾說:「證嚴法師到處都遍布了菩
薩網。」

「在最黑暗的角落,點一盞燈;在最淒寒的路上,生一堆火。」慈濟的慈
善事業就這樣,在證嚴上人以宗教家的實踐精神帶領下,以佛教精神中「
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清淨大愛為基礎,將「佛法生活化」、「菩薩人
間化」;使佛教的教義,具體落實到人間、社會、生活中,將古代佛教教
義中「慈悲喜捨」的精神,透過力行實踐的過程,濟世利他,重新發揚光
大。


委員遍布菩薩網


目前慈濟在慈善志業方面的工作項目包括:

一、「低收入戶」長期救濟金濟助。

二、「低收入戶」長期白米或實物濟助。

三、義診醫藥費補助。

四、醫療濟助。

五、災害急難救助。

六、孤貧喪葬濟助。

歷年來,在慈善志業的收支及濟助人數,已由民國五十五年度全年捐款總
支出一七、三八九元,濟助卅一人;到民國八十年,全年捐款總支出五五
○、八○一、三八○元,濟助一○、二八九人。

迄八十年止,合計廿七年來濟貧總支出,達廿五億餘元,濟助人次,計達
一百二十三萬餘人次。

李總統登輝先生於台灣省主席任內,蒞臨慈濟功德會,即曾讚歎道:「政
府的社會工作,還不及你們周全啊!」

而這一切慈善工作的推展,得歸功於遍布全省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慈濟委員。

慈濟的會員人數、功德款的消長,及慈善事業善款的運用、支付,和委員
們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委員中,女性約佔了七成,她們穿著上人稱之為「柔和忍辱衣」的藍色旗
袍,穿梭奔走在全省的通衢大道及長街陋巷,負起了善款的募集、貧戶的
調查確認與濟助、新會員的招收,及慈濟的精神、文化、活動消息傳播等
多重任務。透過活躍的委員們的網路口耳傳頌,使得慈濟的種子,廣泛的
撒播在所到之處。

她們經過正式授證後,就如上人的手和眼,代替上人在社會的黑暗角落,
燃起盞盞明燈。因此,委員不但是慈濟的骨幹,也是眾多貧困眾生心目中
的「活菩薩」。


嚴謹而科學的運作體系


而慈濟慈善工作的進行,有一套嚴謹而科學的運作方式,可以將慈濟人在
精神與物質方面捐獻的愛心,涓滴不漏地送到照顧戶手中。

在這一套救助系統中,慈濟的最重要原則就是「直接」、「務實」、「追
蹤」、「回饋」及「雪中送炭」。

慈濟的每一項救助活動,從訪查、發放到追蹤,都是由委員們親自進行,
絕不經過「中盤商」媒介;並且不是「跑最先」──在受濟者最迫切需要
的當下,施予援手,給予物質上的救助及心靈上的溫慰;就是「跑最後」
──在政府及其他團體濟助之後,尋找真正需要救助的漏網之魚;該救助
的絕不吝惜,不該花的,則一毛錢也不浪費,使善款能涓滴不漏地到達受
濟者手中。

首先,它有一套務實的調查、追蹤系統。

在證嚴上人「慈悲要有智慧」的昭示下,慈濟委員從她們個人或會員、親
友或報章雜誌上發現待援的個案後,除了「親自前往」現場或個案家中,
勘察慰問外,並從里鄰長、鄰居、戶政及政府基層行政單位,及其他慈善
機構等多方面,側面打聽做為參考,了解案主的「實際情況」後,再視需
要施予援手。

這些完整的第一手資料,經過開會討論審查後,需補助現款者,功德會會
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開會同意的善款,直接送到受濟戶手中。

而幫助的方法,則沒有固定的模式,而是採靈活的分析、判斷,技巧而迅
速地提供給受照顧戶實際的需要。

在個案中,有不少是案主酗酒、嗜賭或其他不良習性,而棄貧困的父母、
妻子兒女於不顧;為使實際需要者,確實得到幫助,慈濟委員在受濟戶的
鄰居、親友中,物色慈悲而可靠的人士或店家,將這筆錢託其照顧貧病無
法獨立生活者的吃食及日常起居,或請店家定期送貨到受濟戶家中;學童
則委請學校的老師代為處理照料。


物資與精神濟助並行


對於少數居住環境骯髒破舊,或不堪居住者,委員們則會為其清理住家、
洗浴淨身,並為其修繕房屋或協助重建房舍,務使照顧戶有遮風避雨之處
。對於精神或心理上有障礙,或社會適應不良者,則給予精神支援及心理
輔導,並為案主尋求各種可能的其他社會福利。

最重要的是,慈濟委員每三個月會「追蹤複查」一次,視其現況而決定需
要減少、追加濟助或停濟。

在濟貧的同時,也會善用智慧,鼓勵貧戶盡快擺脫貧窮的陰影,自立更生
;並且在情況改善後,有能力幫助他人時,也捐款救助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以真正達到濟貧、互助的目的。


誠正信實、專款專用


慈濟的各項志業善款收支,每年高達十幾億,除了有專任會計負責財務的
支用外,並秉持「誠正信實」及「專款專用」的嚴謹態度,是獲得社會大
眾肯定的另兩項特色。

來自海內外四面八方匯入慈濟的善款,每一筆都經由電腦清楚的記錄其來
源及捐款人姓名,每一位捐款人,都可以透過電腦查詢自己的捐款數目。
為了堅持這個原則,慈濟不接受「無名氏」的捐贈,以使每一本帳目的來
龍去脈,都清楚明白。

為使所有捐獻者及受濟者的帳款昭信於大眾,慈濟在民國五十六年就創辦
「慈濟月刊」,將收支的每筆款項,鉅細靡遺地刊登其上;並在民國七十
五年九月起,發行「慈濟道侶」半月刊,擔負起「徵信」及累積慈劑文化
與歷史,詳實記錄慈濟世界點點滴滴的重責大任。直到近年來由於會務大
幅成長,實在無法一一刊登才中止;但總數及受濟戶的濟助情形,仍會不
定期刊登,以昭信於社會大眾。

除「誠正信實」外,「專款專用」為慈濟另一項堅持。包括靜思精舍、各
分會及四大志業的經費,都各自「專款專用」,而不做相互的流通支援。

如靜思精舍的建築,是由精舍的師父們及常住們做蠟燭、做營養食品,賺
取微薄的加工費用,自力興建:台北、台中、屏東各分會建築,則是由慈
濟護法會基金支付。會員們的捐款,則明示用在「濟貧」或「建設」項目
,從事於慈善救濟或慈濟的各項建築,彼此間絕不流通混亂。

而大陸賑災,也是採取「專款專用」方式,從去年八月份起,推動大陸賑
災活動迄今年初為止,凡註明「大陸賑災」的款項,均存入專戶中,若有
剩餘,則基於專款專用的精神,將設立「國際救難基金」,以供未來的國
際性慈善救助之用。


讓社會充滿善的循環


證嚴上人說:「慈善是一個循環,多一個投入慈善的人,社會就多一分正
面的力量。人人都有善心的地方,那個地方就是人間淨土。」

長年來,慈濟功德會在證嚴上人的帶領下,從零開始,聚沙成塔,挽救了
無數貧病及暗角眾生,它的成就,也獲得了國內外人士的肯定。

李總統登輝先生曾經說過:「證嚴法師所領導的慈濟功德會,是台灣經濟
驗中,最寶貴動人的一章」,並親頒「慈悲濟世」匾額於證嚴上人;大陸
人士劉賓雁與方勵之,先後參觀了花蓮慈濟後,不約而同的讚歎:台灣的
愛心存底在慈濟」、「花蓮是台灣的淨土」。有「東方諾貝爾獎」之譽的
麥格塞塞獎,將社區領導獎頒給證嚴上人,全國第一屆和風獎,也將這項
至高無上的榮耀頒給上人。

面對這麼多的肯定與讚譽,上人仍舊抱著「不增不滅」的心情態然處之;
仍是以誠正信實、涓滴不漏的理念,領導著慈濟的慈悲喜捨大船,快速平
穩地駛在善心人士涓滴累積的愛的長河中,並為慈濟規劃未來慈善志業的
藍圖──包括興辦「老人安養中心」、「智障兒童教養中心」、「殘障人
士職訓中心」……等機構,以便廣泛照顧大眾。


台灣,以善為寶


而在海外分支機構陸續成立後。更將肩負著國人的期待,將慈濟的慈善大
船,昂然駛出國門,駛向國際,以將慈善福田及淨土,遍及世界。

台灣在追求傲人的經濟奇蹟的同時,「最富有的貧民窟」及「貪婪之島」
的批評,也繼之而來。如今站在富裕與貪婪臨界點上的台灣,在慈濟的努
力下,正日漸洗刷國際間對台灣人民冷漠、貪婪的誤解,重塑世人對台灣
的形象;也讓生活在寶島上的台灣人,活得更有尊嚴;願這分慈悲喜捨的
人性清泉,讓中國人昂然挺立於國際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