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從海湄到山巔,親送溫暖入寒家
◎張瓊齡

〈地理篇〉

翻開地圖,在西太平洋與中國大陸之間,可以輕易地望見這個曾是西洋人
眼中美麗的島嶼,人們喚它「福爾摩沙」;那是長年漂游海上的探險者,
在歷經千苦萬難,乍見陸地時,由衷發出的讚嘆。

如今,人們從「台灣」這個名字,所直接聯想到的,是它的經濟奇蹟,是
它在轉型中種種不定的相貌;而「美麗之島」,似乎只有到記憶的恆流裡
去尋覓了。

近四十多年的台灣經濟史,也是一部伴隨著側重島嶼西部開發,物慾文明
極端膨脹,秉以自然環境惡化為代價的「淨土淪陷史」。

在這條強調都會發展的思考脈絡裡,各個大小城市,可透過人為規畫、交
通建設,將彼此之間的距離壓縮到最短,以最迅捷的方式互通有無;而都
市裡多姿多彩的生活方式,各式各樣的謀生管道,也將農村、漁村的青年
人口,一批批地吸引到城市裡去。


自然環境惡化,人口外流嚴重


台灣兼有山海之勝,位居西部的雲林、嘉義等地,更是西部平原具備農林
漁牧功能的精華地區。然而,隨著台灣經濟起飛及物質文明的享受與追求
,雲林縣、嘉義縣,這兩個位居台灣西部平原美地的縣分,不論是靠山區
的農村,或是臨海的漁村,多年來,已慘痛地分攤了為台灣經濟成長所付
出的社會成本。

一般來說,嘉義沿海地區的謀生機會較山區少,該地區由於土質鹽化,無
法種作,土地多闢為魚塭,小有資金者,或租用或自營以從事養殖業。此
外,海岸地區則多是公營鹽田,製鹽主要仰賴機器抽水,並不需要太多人
力。至於出海捕魚,生命、收入均無保障;青年人口外流已是不爭的事實


布袋鎮岱江里前里長蔡崇興形容現今的漁村,是一片「老人與海」的景象
。無資金體力從事養殖、捕魚工作的婦女、老人,通常在自家代理養殖戶
剖蚵,以時間和耐力,換取一斤十至十五元的代價。




〈慈善篇〉

當人們面對著過氣的農業,輕唱「失樂園」的輓歌,也有人聽聞到一聲聲
催人回歸心靈淨土的召喚──慈濟,走入了雲嘉地區,關懷這片土地,與
他的子民。


濟助工作由沿海地區開展


民國六十八年,證嚴上人來到了雲林縣四湖鄉飛沙村。飛沙村顧名思義,
每到冬季,強勁的海風,吹得樹木多傾斜一邊。上人來此,是為探望一名
年逾花甲的盲病老婆婆。這位老婆婆,成為功德會在雲嘉地區第一位照顧
戶;上人連續兩年曾於冬令時再來探望她。如今這位老婆婆已經將近八十
歲了。仍持續受慈濟的照顧中。

也就在民國六十八年這一年,原居台東,資深委員靜觀師姊之子王壽榮,
通過電信特考,分發至嘉義電信局服務。這位出生慈濟家庭的青年才俊,
便隨緣在當地開展慈善志業,成為慈濟委員在嘉義地區的開路先鋒。

因著地理環境、位置與生活形式的差異,雲嘉地區可分為沿海與山線地區
。沿海地區包括:新港、北港、四湖、口湖、東石以及布袋;山線地區則
有:梅山、大林、溪口、民雄、中埔、竹崎、古坑等鄉鎮。

本會早期的救助工作,從沿海地區做起,除了嘉義東石、布袋方面幾個鄉
鎮,也包括了雲林縣幾個沿海地區。


親送關懷到寒家


當時的濟助物一律以金錢為主,花蓮本會於每月農曆廿四日前寄出匯票,
約莫月底到達;王師兄事先將每戶金額以信封裝好後,即利用當週的假日
出發進行發放。

當年,王壽容師兄經常是單槍匹馬,騎著機車,完成全程一百五十多公里
的發放、慰問工作。「有時候,為了其中一戶案主不在,必須另找時間,
專程送達。」王師兄述說著。

為什麼要如此辛苦,挨家挨戶親自送達呢?

早年的冬令發放,統一從本會打包寄發,往往接獲發放物質時,已近年關
。為了確保照顧戶能在過年前收到年貨,王師兄也曾於民國七十四年嘗試
在自家設立發放站,請照顧戶前來領取。然而,一因嘉義地區貧戶分布地
點太散,對受濟者而言,前來領取的路途太遙遠;二因濱海地區的照顧戶
多為老者,或有殘疾,必須包車前來,所費不貲。幾經考量,王師兄寧可
自己多跑幾趟,一切以照顧戶的方便為主;而且也可以藉著發放的機會,
探慰受濟戶。


長期照顧一百四十戶


山區部分,由於個案很少,王師兄的時間體力也有限,便採取郵寄的方式
,將本會的關懷傳遞給照顧戶。

自七十八年一月,梅山的江林金鸞師姊,正式出任委員之後,嘉義縣山區
的照顧戶家中,也開始出現慈濟委員藍色的身影。年初的山區首次發放,
當慈濟人駕著載滿全新物資的卡車,一行人穿著制服,整潔光鮮地出現在
莊頭時,不少村民還以為那戶人家辦喜事,男方來下聘呢!

此外,在今年八月,布袋地區蔡琬雯師姊,經授證成為正式委員,布袋地
區照顧戶探訪的工作,於是撥由當地委員辦理。蔡師姊還邀集了當地十二
位已經成為會員的好友,計畫在一年三節,探望布袋地區的十三個照顧戶
,並且致贈節禮,讓他們也能分享年節的快樂。

如今,本會在嘉義縣市,一共有一百四十個照顧戶,其中有四十四戶,採
用郵寄的方式補助生活費,其餘均由委員親自送達案主手中。


慈濟醫療志業將在大林扎根


由於精舍遠在花蓮,參訪路程遙遠,對於當地習於民間信仰的民眾而言,
總覺有些遙不可及。早期委員進行勸募工作時,多將焦點放在上人的慈悲
事跡,以及強調濟貧救難等慈善工作上。

大林,是慈濟分院的預定地,民國七十八年,大林陳美錦、許秀足師姊透
過影印,以一篇登在自由時報的「山來照山,水來照水」,藉由上人的故
事招募了七十幾位會員。

七十九年,吳尊賢文教基金會邀請上人在全省舉辦了八場演講,經由電視
轉播,大林民眾得以一睹上人風采,聆受法語,對於爾後慈濟會務在當地
的推展,助益良多。

大林分院是慈濟醫院第一所分院。嘉北地區醫療資源極度匱乏,目前每萬
人口,只有七張病床,民眾每需遠赴台中、台南就醫。為此,嘉義地方人
士包括縣長、議長及大林鎮長,都曾多次前往花蓮力邀慈濟去建分院;地
方人士也主動籌組促進會。目前慈濟大林分院預備籌設一千床病床,將成
為嘉義醫學中心、雲嘉地區後送醫院,使大林、梅山、民雄、溪口、新港
等六鄉鎮民眾,得到完整的醫療照顧。

「慈濟醫院就要來我們大林蓋分院了!」隨著醫療志業在嘉義的具體計畫
,已促使委員勸募工作的內容,由早期的宣揚慈善志業,進展到了醫療志
業。

當地的委員感恩之餘,在吸收慈濟新知方面,格外地熱切精進。陳金源、
許欽和兩位師兄,每逢周三,便趕赴台中參與慈誠隊共修。自去年十一月
至今,許居士幾乎每會必到,無怪乎經常被誤認是台中地區的師兄呢!

今年五月起,台中方面撥出五個名額,提供嘉義委員返慈院擔任志工,目
前由程智惠師姊負責報名登記。

任教職的許秀足師姊,盤算自己只有利用暑期參與志工研習,短短兩個月
之內,大林、花蓮已來去三回。曾因病赴慈院治療的陳美錦師姊,深切體
認到當地醫療環境的匱乏,每當舊病後發,只能赴私人診所就診。據說,
近來嘉義地區某些醫院的服務態度大有改善,因為他們知道──慈濟醫院
就要來了,屆時病患將有更大的選擇空間。


二十一位委員快步推展濟貧教富


王壽榮與其夫人嚴玉真師姊,兩人在當地默默地耕耘了十四年,累積了豐
厚的實務經驗,與委員江林金鸞會合之後,將山區及沿海地區的訪貧經驗
,做一交流。

經由江師姊的帶領,幾個山區的城鎮一個個新委接連產生,短短數年之內
,使得嘉義委員由寥寥數位增至二十一人,其中四位男眾師兄,身兼慈誠
隊員,目前嘉義地區的慈誠師兄也達十八位。

今年四月四日,嘉義地區臨危受命,承辦了一場上人在嘉義高工禮堂對當
地工、商界人士暨民眾的演說。這場盛會有五千多位人士到場,除了出動
本地委員、慈誠隊員,並有台中地區師兄、師姊前來支援。

這是上人首次在該地的對外演說,當地委員們平日並無籌措此類大型活動
的經驗,要在緊迫的時限內,以如此有限的人力圓滿整個活動,對師兄師
姊們來說,不啻是一大挑戰。經過了這次歷鍊,大家更加服膺「有願就有
力」這個信念,也為當地的慈濟經驗,立下了新的里程碑。

多年來,本地委員的數目一直維持在個位數字,諸多活動經常是依附著台
中分會參與。近兩年來,委員人數激增至二十一位,已可自成一組,年輕
但資深的王壽榮師兄,是大家公認的組長。

儘管本地的委員相較於其他縣市,顯然偏少,卻也因為人員不多,彼此間
較能保持緊密的聯繫。每周五晚上,是大家共修的日子,時候一到,各方
師兄師姊齊聚在嘉義市關師兄家中,念佛滌心。十月份起,將輪流在梅山
、大林等地委員家中舉辦。「上人的擔子那麼重,我們每一個人要團結得
緊緊的。」江媽媽語重心長地說。

這位嘉義地區委員口中的「江媽媽」,雖是家庭主婦出身,然而,她自有
一套剛柔並濟的調教方式,由她接引成為委員的慈濟人,個個對她又敬又
愛,儘管王師兄年輕,江媽媽仍尊他是資深委員,而王師兄接獲案件,也
經常告知江媽媽,互相琢磨處理方式。


發揮迅速確實的急難救助功能


甫於九月二十七日發生在嘉義市的火災,慈濟人得知消息,立即趕往現場
了解狀況,並提供晚餐給受災戶,一方面也聯絡告知其他委員。大林許師
姊接獲通知,立即趕赴市區協助,該地民眾見到慈濟的動作如此神速,當
下便有人發心要捐獻……

面對各個呈報過來的案件,江媽媽表示:「通常我們都會報告組長,討論
處理的對策,如果事態緊急,我們先行前往處理之後,也會事後報備。」
這次的火災事件,就是由組員先行動員,往後的幾天,王壽榮師兄再與江
媽媽研擬妥切的救助方針。

累積多年的訪查經驗,王師兄知道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慈善團體,有的專事
急難救助,有的專包造橋鋪路,「還有個團體專門布施棺木!」自幼是慈
濟家庭出身,師兄太明白慈濟一分一毫的功德款,都要用在刀口上,因此
,他在處理個案時,也能視情況聯合其他的慈善團體,善用社會資源。

這次的火災,在深入了解、評估受災戶的境況,以及探知其他團體的動作
之後,本會審慎地評估,決定暫不需濟助。但慈濟快速而直接的務實勘災
態度,深獲當地人士肯定。




〈人物篇〉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王壽榮

民國六十八年以前,他在故鄉台東教書;民國六十八年以前,他遠赴台北
求學;民國六十八年以前,他是慈濟家庭庇護下,一顆翠綠清淨的種子;
然而,自民國六十八年以後,這顆種子越過山顛,遍遊水湄,在嘉義──
妻子的家鄉,扎下他這一世的根脈。

王壽榮師兄,通過特考後,於民國六十八年分發至嘉義電信局服務;同年
,與擔任教職的嚴玉真師姊結婚。嚴師姊在台東師專就讀時,是王師兄姊
姊的鋼琴學生,隨後又曾在師兄母親靜觀師姊任職的學校實習,兩人結識
於台東。

師兄曾居於新港,目前定居於嘉義市。限於本身工作性質、居家位置、以
及照顧戶的分布狀況,師兄向來在靠海的幾個鄉鎮以及市內活動,十多年
來又都採取「直接送達」的發放方式,因此對於這些地區的路況,可說是
瞭如指掌。「我獨自一人,騎著機車,在探訪照顧戶的途中,可以一邊欣
賞著周遭景物,常覺得心曠神怡。」王師兄說。

而事實上,只要到過東石、布袋地區一趟,就會發現白天日頭之毒辣,而
往昔柏油路未鋪之時,每逢起風、落雨,飛沙、爛泥直撲人來,這種滋味
,師兄想是嚐慣了的。

早年,男眾委員不多,而嘉義地區的委員尤其少,王師兄早就習慣了自己
默默耕耘;授證多年,直到去年才拿到他的委員證,「反正,在這堻o麼
久了,大家也都知道我是慈濟的委員,有沒有證件,並沒有什麼差別。」
他笑笑說。

近兩、三年來,因緣和合,嘉義地區的委員逐漸多了起來,大家公認他是
組長,師兄生性淡泊,並不在乎這些名銜,就如他所說的:「是委員也好
,是慈誠隊員也好,只要是慈濟的事,無不全體動員,全力以赴。」這個
「組長」,倒是勝任愉快。

師兄能夠全心做慈濟,同修師姊的護持,功不可沒。

嚴師姊原是嘉義新港人,當年夫妻二人在嘉義地區推展慈濟,便是先從師
姊的人脈做起。嚴師姊從事教職已達十五年,民國七十六年通過訓導主任
甄試,七十八年更榮獲師鐸獎。平日家鄉事務需其效勞之處,也多欣然應
允;本身工作即相當忙碌,而獲報個案,師兄無法前往處理時,便由師姊
出面了解。由於師兄必須利用假日發放,一家人難得有機會出外踏青,但
師姊並不以為意,兩個女兒在她悉心教導之下,出落得伶俐乖巧,母女三
人宛如姊妹般。

王壽榮師兄出身慈濟家庭,自組家庭後,夫妻二人又相偕共行菩薩道,在
嘉義地區默默開墾福田十三年,為慈善志業在當地奠下了深厚紮實的根基
。如今,隨著更多人力的投入,已逐漸紓解了多年來必須單打獨鬥的窘況
。今後,隨著四大志業在地方上的逐步擴展,會務勢必更加多元、複雜,
如何有效的集結人力共赴志業,將是重要的努力方向。



☉邁開一大步──江林金鸞

「我一直是個家庭主婦,家媔}店做點小生意,總以為將來就是這樣老去
了,」江媽媽娓娓說來,溫溫婉婉地,「想不到老來做慈濟,讓我認識了
這麼多人。」

民國七十五年,透過梅山禪林寺慧瑞法師的引領,江林金鸞師姊進入慈濟
,之後也擔任起台中詹居士的幕後。這段期間,江師姊一直不敢接受上人
的託付,她總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這個擔子她擔不起。後來,上人淡淡
的一句:「再不出來,會太慢」驚醒了她,又經過孩子們的大力鼓吹,以
及婆婆的慨然應允,終於戰戰兢兢地佩上了委員證,七十八年一月,正式
授證出任委員。

初由幕後走入幕前,訪貧時,目睹前所未見的各種貧困慘狀,她真的不知
如何妥切處理,只能期盼上人每月例行巡視台中會務之日快快到來,好讓
她請示解決之道。

也是從上人那兒,她才知道原來早有王壽榮,在嘉義耕耘多年了;兩人接
頭之後,總算是把山區與沿海地區的會務做一整合,從此慈濟在嘉義地區
的腳步較往昔更穩健、快捷,也更周延。

江媽媽帶人的方式很直接,就是讓他們跟著做。她深諳「多做多得」的滋
味,儘管體弱多病的陳美錦師姊,三番兩次地感嘆自己恐怕不久人世了,
江媽媽每遇訪查,總不忘要攜她前往。「剛開始是因為不好意思拒絕,心
媮晹麻I委曲,覺得江媽媽都不憐惜我。」陳師姊望望江媽媽,帶著孺慕
的眼神。

「我很嚴格,他們做人做事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我都會明白地指出。」她
認真地說。

江師姊之所以贏得「江媽媽」的暱稱,也因為她隨時以母親的心懷來為年
輕的委員們設想。她知道名額有限,大家都想去做志工,便默默退居一旁
待命;接獲新的案件、任務,她盡量分派給他們,自己隨時準備協助。一
群人迫不急待地訴說自己的慈濟因緣,她只是如如地端坐在一旁,靜靜地
聽,就像母親在一旁觀看孩子們的逐步成長。

「他們現在都長得很好,我已經落在他們後面了。」溫柔淡然的語氣堙A
透露著欣慰之意。

「嘉義地區的委員能夠成長得如此迅速,江媽媽是關鍵人物。」這是師兄
師姊們一致的看法。

江媽媽的四名子女,個個事業有成,長子畢業於高雄醫學院,對慈院深具
好感,當年她猶豫著是否出任委員時,兒子曾極力鼓勵她,目前他應昔日
同窗──衛生署長張博雅女士之邀,擔任其機要秘書。

江媽媽的夫婿江介村師兄,兼具委員及慈誠隊員的身分,夫妻二人平日一
同訪查個案,皆由師兄負責接送。

家中那一片小店還繼續經營著,可是原來那支客戶叫貨用的電話,從早到
晚總是慈濟的事務佔了線,江媽媽趕緊再加裝了一支電話,如此方才平息
了客戶的抗議。

「一個人,如果不能發揮人的功能,就任生命這樣地老去,與貓狗有何差
異呢?」踏入慈濟之後,江媽媽把握著每一分發揮人的功能的機會,早已
不覺老之將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