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人的心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放下身苦,走的自在
懷念黃李娥師姊
◎慈青
「生死事大」,對學佛人來說,尤其是迫切緊要的事。黃李娥師姊,認識
慈濟不過短短兩年的時間,擔任委員也僅僅七個月而已,卻能看開生死,
放下身體執著,走得那麼灑脫、那麼自在,真可謂用功精深於生死事上了
。一期的生命結束了,卻有無限的慧命照耀在人間;我們相信她,也祝福
她快去快回,再回來慈濟做救人的人。


拼盡生命填補空白的歲月


她是靜奐師姊帶出來的委員,七十九年七月,她第一次到慈濟,和靜奐師
姊在精舍相遇,兩人談得十分契機。她對老菩薩說,早在十年前,她就知
道慈濟了,苦於無人引薦,以至蹉跎至今,現在她要專心全力追隨上人做
慈濟工作,好填補這十年的空白。

當時陪她同來的妹妹也在中壢擔任幕後委員,她沒有跟妹妹,和老菩薩好
像特別有緣,就做了靜奐師姊的會員。

黃李娥師姊不跑道場,一心一志在慈濟,把上人的教誨聽進耳裡,擱在心
頭,句句用行動表現出來。初次做會員,她自己佈施外,也向親友鄰居殷
勤勸募;見到靜奐老菩薩頂著夏日艷陽,轉了數趟公車到家裡收款,她心
裡過意不去,幾經商量,得到折衷的辦法:是由老菩薩向分會申請一本勸
募簿,她正式擔任起靜奐師姊的幕後。那是去年三月的事了。

到了夏天,病兆已經顯現,但師姊自己並不知道,只是常常覺得全身疲乏
無力;老菩薩關心她,一再囑咐師姊,儘早進醫院檢查。她嘴裡漫應著,
卻去抓草藥、看氣功師,對自己的身體如此「敷衍塞責」;而對慈濟志業
,卻愈來愈精進投入。她聲色輕柔,規勸的話,別人都聽得入耳;每次返
慈院做志工,她總是把握分秒來服務病患,自己也做得法喜充滿。她是拼
盡生命來實踐她先前說過「做好慈濟工作,以填補這十年空白」的心願。


半個月間改變了她的世界


上人說,父母是我們的「恩田」,放著眼前的活佛不知禮敬供養,而到寺
廟禮拜泥塑木雕的佛菩薩,豈不顛倒?師姊聽了此言豁然領悟,將一對公
婆遠從南部接來供養。「這麼大年歲了,還有公婆可以讓我盡孝,是我的
福氣哪!」她常對兒女媳婦這樣說。

冬令時候,靜奐師姊就推薦她出來做委員。她做得更勤快了,舉凡助念、
訪貧、作志工,她從不缺席。她的性情溫溫婉婉的,既謙虛又和煦,同組
每位師姊都喜歡她。

到了今年四月,她返回慈院做健康檢查,醫師要她進一步做追蹤,她沒有
聽從,依舊吃草藥了事。等到六月底,恰好又輪到第八組返慈院做志工,
接到昭昭師姊通知,她很歡喜的穿上志工背心在各個病房穿梭。有一次大
家一起用餐,昭昭師姊見她咳嗽不止,又聽說她老是覺得很疲倦,想是不
巧罹患感冒,還順口安慰她幾句,大意是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才有能力照顧
別人。瞧她食量如常應該無礙,也就放心了。

不料過了半個月,聽說她病情十分嚴重,已到肺癌末期,為了不讓兒女長
途奔波照料,仍待在家裡等候台北大醫院的病房。但是癌症不能拖,而且
呼吸情況愈來愈差,已經連續近兩個月無法入睡,同組師姊都極力勸請她
回來慈院做治療,靜奐師姊三十一日要赴美和兒子團聚,臨走前一天又撥
電話叮嚀,兒子也再三請求;拗不過大家的好意,她總算答應了。


回到家心也安定了


八月十一日,在松山機場候機室堙A驀然見到黃李娥師姊,震驚的發現人
竟變得如此憔悴,身上穿著毛衣,手裡拿著小型的氧氣筒,維持著短促卻
十分虛弱的呼吸,與七月初返院做志工時,談笑風生的丰采相比,簡直判
若兩人。

辦好住院手續,周志銘醫師知道患者是慈濟委員,立刻笑著告訴她:「放
心好了,回到醫院來,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樣,不必擔心!」當下她安心
了不少。坐在病床上(因為她無法躺下),一臉笑意,迎接每位前來關心
探望的師姊。

私下與師姊的兒子討論,才知道醫師即將為她做心臟手術;因為心臟及肺
部積水導致呼吸困難,加上癌細胞已經擴散,是否做化學治療,也必須考
慮。由於化療後體力會非常虛弱,而師姊的病情已至末期,醫療上能做的
,只是以儘量減輕她的痛苦為原則。

沒有人敢告訴她詳情,此刻所能做的努力,只是在她即將走到生命盡頭時
,為她帶來些許歡樂。

慈濟六周年慶那天,台北第八組的師兄、師姊分批進加護病房探望她。剛
開完心臟手術,看來十分虛弱的她,因為口中有導管無法說話,面對師兄
、師姊關懷的眼神,均報以笑容並頻頻點頭。

回到普通病房後,因為心臟的積水用引流管導出後,呼吸已經比較順暢,
能躺著睡了。有一回剛為黃師姊擦完澡,恰好護士小姐進來為她換藥,揭
開六吋寬的傷口,整理好引流管,護士小姐一直安慰她:「要忍耐哦!換
藥時會很痛,要忍著點!」師姊反而若無其事地說:「不痛!不痛!妳儘
管換藥,一點兒也不痛!」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到黃師姊哼一聲或皺一下眉
頭,臉上一直堆滿了微笑。如此勇敢,即使在病痛中,依然不忘關心別人
的病人,實在少見了!


一個消業,一個來此賺功德


雖然身在病中,師姊依然發揮志工勸慰病患的功能。同病房的婦人身體不
斷的顫抖,一度情況很危險,得知她有家庭困擾,師姊耐心陪她聊天,幫
助她打開心結,終於看到她笑了。結果辦完出院手續後,那位婦人和先生
,還手牽著手一起步出醫院呢!

師姊一再跟醫師討價還價,要求快把她的心導管拿掉,好到各個病房幫助
病人;即使雙手不能做了,她也要用說的做「法布施」。她說:「既然回
到家了,心也安定了,把心交給菩薩,身體交給醫師,所以醫師怎麼做都
好。我的生命是為慈濟而活,如果死了,我也要把遺體捐出來。身體壞了
沒關係,不用刻意勉強去修補,快去快回,換一個好的身體再回來,做慈
濟人!」她把捐贈遺體的心願對兒子說了,又不放心,還要兒子唸一遍捐
贈志願書給她聽過才算數。

常有師姊去病房探望她,大家為她獻唱一首最近剛學會的歌,是借用望春
風的曲,由張大千的不老歌詞改編的:「人生七十才開始,八十滿滿是,
世間九十不稀奇,一百笑嘻嘻;六十歲是老小弟,五十是孩兒,四十睡在
搖藍堙A三十才出世」。她很開心的笑了,「我是老小弟,所以要趕快努
力,慈濟還有好多事要做呢!」

在這段住院的日子堙A師姊除了自己行善外,還鼓勵兒子為病友服務。有
位婦人身旁沒有家屬照顧,半夜如廁十分不便,她要兒子抱那位婦人上廁
所。她指著兒子對我們說:「我在這裡消業,他在這媮功德。」


上人眼前光潔的容顏


每天到病房看她,都是一張溢滿笑容的臉,她怕大家擔心她的病情,所以
忍著痛苦,也放下痛苦,將痛苦的表情換成笑容;她是用她的病體在示現


心導管拿掉後第一天,她就到佛堂佈教,她鼓勵病友說:「孩子們以為我
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其實我都知道了。身體的病不可怕,自己要堅強,
即使在病中,我也要把握時間盡力幫助別人。如果死了,我還要把身體捐
出來,快去換個好的身體再回來,慈濟還有好多事等著我做呢!」

師姊住進慈院的事,怕上人耽慮,一直不敢讓上人知道。住院十多天之後
,上人才從志工師姊的口中獲知。八月初,上人來慈院開會,特意先轉到
病房探望師姊。

聽說上人要來看她,師姊驚喜交集,摸摸稍顯凌亂的頭,她央求志工師姊
站在病房門口,懇請上人先轉赴他處,待她沐浴更衣、梳理好頭髮後,才
請上人進來。她是如此鄭重其事地,要以光潔整齊的容顏拜謁上人。師徒
的對話,也是簡短扼要,透露出無限禪機:

「原來是你呀!看你的樣子,那裡像有病?」上人說。

「是呀!我沒有病,只是呼吸稍有不順,昨天已動過小手術,取出心臟積
水二千西西。」師姊回答。


累了,就安睡吧


九月五日晚上六點多,師姊對她的兒女說:「我的病好了,你們去休息吧
!我累了,我也要睡了!」臨命終時,心不貪戀,意不顛倒,三分鐘後,
就往生了,表情十分安詳。

當時兒女隨侍在側,跟著花蓮師姊虔誠念佛,病房氣氛寧靜祥和,連師姊
的親家母都看得非常感動。

靜奐師姊於當晚九點多從美國回來,立刻打電話問候師姊,想不到卻已天
人永隔,心裡悵惘良久。而我們同組的師兄師姊,也來不及為她念佛誦經
;想到她的慈愛、思及她的殷勤,那分捨不得,要向誰言說呢?

上人說:「她是病在身,不是病在心。」每次走過嬰兒室,凝視著那哇哇
啼哭的初生嬰兒,不免要動心找尋,不知那一個嬰兒是師姊化身再來?

師姊的大兒子黃教萍先生,人很敦厚、善良,在媽媽生病這段期間,和慈
濟團體有了較多的接觸和感動;所以他謹遵母親的遺志,決心接下她的棒
子。每每奉公出差來花蓮,必定回到精舍、醫院看看,就好像回家那般自
然。師姊!您的慈濟志業有兒子接棒,您當可安心,無可牽掛了。

九月十六日告別式那天,高昆泉師兄在慈院地下室,為她佈置了一個簡單
而莊嚴的靈堂,家屬和花蓮的師姊、台北第八組的師兄師姊,以及醫院的
志工、社工們,將近百人為她念佛,莊嚴而肅穆的儀式,真誠的祝福,願
慈濟人的愛連結著彼此的心,更願她帶著這分愛再來人間,和我們攜手同
行,繼續走在慈濟的菩薩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