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前路雖遙,歡喜就無障礙
記單騎環島謝恩的歡喜菩薩黃紹男
◎謝寶慧
騎單車環島對一般人來說,是一項耐力、毅力和體能的考驗;而對於今年
年初,因車禍受傷鋸掉右小腿,五月份才裝上義肢的黃紹男而言,更是「
難行能行」的挑戰。他分別在五月和九月份,實現了以單騎環島謝恩的心
願。他的心娷埶O著上人的一句話:「人生只有使用權,而無所有權。」

聞一法而拳拳服膺,他的本性,就是如此的憨厚篤實。


接二連三的意外事故


今年一月十三日,四十歲的黃紹男騎機車在台北市麥帥公路,不幸發生車
禍,造成右小腿嚴重骨折,而必須長期住院觀察治療。

平日他以做麵包,再由妻拿到市場販賣維生,育有三名子女。由於肇事者
逃逸,他又沒勞保,住院期間的龐大醫療費支出,雖然已由空軍總醫院社
服代向社會局申請了百分之八十的補助,但就需自付的百分之廿(約九萬
三千五百元)和每個月一萬五的房租,對一個已無經濟來源的家庭,不啻
是極大的負擔與壓力。

去年(八十年)五月,黃紹男就讀小學五年級智障的大兒子黃健成,因朋
友向他借錢不遂,於是被對方拉到廁所,用美工刀割下他的耳朵;七月份
,就讀國中三年級的女兒黃美惠騎腳踏車,被急闖黃燈的轎車撞上,導致
輕微腦震盪、手骨折斷,臉部也縫六、七針,此案一直在法院訴訟,最後
雖判決對方需賠償四萬元的醫藥費,但至今他們根本還未拿到任何賠償。

對於家裡接二連三所發生的這些事,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黃紹男的妻子
不僅為醫藥費憂心,更害怕先生會因想不開走上絕路,因此終日以淚洗面



定期訪查,給予生活補助


就在這個時候,顏惠美師姊和台北區第七組委員組長靜施師姊到空軍醫院
探望慈濟照顧戶,黃紹男的個案由該院社服轉介,顏師姊當場決定先給予
醫療補助,以穩定他們的現況。

元月二十二日,台北第七組委員親往黃家探訪,將評估結果回報本會,二
月中旬,本會議決予以急難濟助。於是他們成為慈濟的照顧戶,每個月給
予六千元的生活補助。為方便就近照顧,黃紹男由空總轉到居家附近的和
平醫院,這時他已申請到政府二級貧戶,醫藥費全免。他右腿的傷勢一直
未見好轉,甚至惡化到必須截肢的地步。


單騎跨上感恩之路


四月九日,台北第八組委員前往複查,黃紹男右小腿即將裝上義肢,社會
局補助了三萬,自付一萬元。因為他已可做輕微的工作,本會於是將其生
活補助減半。黃紹男只是淡淡、幽幽的說著這些過往,他隱忍著心中的悲
苦,因為他覺得自己從社會各階層人士獲得的溫情與感動,早已超越了怨
天尤人的抱怨──和平醫院、彰化同鄉會、慈濟功德會、台北市議員顏錦
福、萬華和平里里幹事黃志鴻、萬華社會服務處陳芬香等,這些人的幫助
,令他滿懷感恩。他決定等他康復出院後,要以騎單車環島的方式謝恩,
並顯揚他們的功德。

五月份,他裝上義肢未久,便即刻展開這項謝恩行動。他從台北龍山寺出
發,單車上特別插上兩面寫滿濟助他的各善心機構、人士之名的旗幟,沿
著省道南下,以八天的時間,由南橫經台東抵達目的地──花蓮慈濟功德
會,完成環島行程。

九月十三日,他再以單騎環島,終點站亦是靜思精舍。上一次是感恩慈濟
對他的濟助,這一回他要告訴上人,他已能自力更生,請慈濟不用在幫助
他了,他也要成為慈濟的會員,做一個布施濟助別人的人。

當天他照舊從萬華龍山寺出發,預計十天的行程環島。當時在龍山寺的一
些老菩薩,知道他要以騎單車環島的方式謝恩後,紛紛掏腰包,五十、一
百、二百……,總共三千一百六十元,要給他做路費,在旅途中買點吃的
東西。


路途雖遙,歡喜就無障礙


第一天他夜宿坪林。第二天清早三點多,再往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行進
。有些路面顛簸不平,他不知摔倒了多少次──跌倒了,爬起來,再次往
前騎。

在接近南方澳的一個隧道,隧道長又無燈光照明,除了車子的前照燈外,
隧道媞ㄥ瞻@片,因而必須控制單向通車。他摸著山壁前行,由於腳踏車
速慢,他未通過隧道,已輪到對方來車通行,他甚至還被一個態度惡劣的
司機大罵,說他不守通行規定,不知死活。通過隧道,到達附近的一個鄰
鎮,當地一位好心的村民便建議他:「一定要記得去買隻手電筒。」

第三天到太魯閣時,腳踏車的齒輪軸迸裂,齒輪脫落,當時有二公里的路
程正好是下坡路段,於是他便一路滑行至新城鄉,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腳踏
車行。原本只想修理脫落的齒鏈部份,但因車頭的方位有些偏了,老闆花
了半個鐘頭時間,仍未調整好車頭方向,因為環島的行程還很長,老闆要
他乾脆換台新車。就這樣,他以舊車再貼二千三百元,換了一台新腳踏車



向菩薩借人生「使用權」


第四天早上六點多,他便到達精舍,以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的方式入精舍
,願將功德回向給父母親和身邊的許多人。他在佛堂禮拜、靜坐了半個鐘
頭,並受到常住師父的溫情招待。

此行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謝謝慈濟助他度過最艱難、拮据的時期,他不僅
將龍山寺那些老菩薩所給他的三千一百六十元全數捐出,以後按月並為全
家五個人,一人捐出一百元,為他們植福田,他要成為慈濟的會員,並且
一心想要皈依上人。

此次前去未見到上人,他頗感悵然,他回憶第一次到精舍見到上人時,他
覺得上人就像是觀世音菩薩再世,是如此的慈悲。當時是上人對志工的晨
間開示時間,經由志工師姊的口述,上人知道了他環島的壯舉,直誇讚他
:「真不簡單,有這麼大的勇氣與毅力騎單車環島。」他的心裡也烙印下
上人的一句話:「人生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他說,他現在就是
向菩薩借「使用權」,否則以他的生理狀況,又如何能承負旅程的長途跋
涉?


一片純孝念父恩


他感恩心不僅於此。民國七十三年,他的父親病危,親友皆認為其父度不
過此劫,於是他向北港媽祖許願,若父親能活過七十歲,他將連續三年,
徒步二百七十五公里,從台北至北港進香,並願折減自己的年歲,為父親
添歲壽。許是其孝心之忱感動蒼天,民國七十五年,他亦圓滿了他所發下
的願。

在他住院期間,為了無力支付龐大的醫藥費,黃太太曾打電話回老家求援
,婆婆無奈地說:「沒法度,家裡也沒錢,該怎麼辦呢?」當父親知道他
要截肢時,其父難過得哭了。哭,也許只是一種很平常的情感發洩,但對
這一對以心相待的父子而言,父親的淚水,隱含了多少的不捨與無助。

今年三、四月份,黃父在上廁所時,不小心滑了一跤,情況和兒子一樣─
─跌傷右腿,經過二個多月後,整個腳趾頭都變黑了,醫生說腿要鋸掉,
但父親不願意,他自覺年紀一大把了,一切就聽天由命吧!當時黃紹南的
心裡很難過,總是怪自己沒有能力讓父親上醫院就診,所以才會延宕到如
此嚴重的程度,他只能虔心念佛,祈求父親病情好轉,假如真的有任何不
測,他也希望父親能受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六月份,他的父親往生了。自此,他發願吃素,願將功德回向父親。

一直到現在,他仍心心繫念著父親,而在他家的牆上,一進門,可以很明
顯的看到一本「父母恩重難報經」;而兩次單騎環島,他都把父親的相片
繫在腰間。自然流露的孺慕之思,是何等珍貴的世間真情。


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現在他每天早上五點多就起來做麵包,一直要忙到上午十一點多才能休息
,除了截肢部位常感疼痛外,長時間的站立,也會使另一腳承受過多的負
荷而不舒服。

他的身體並不是很好,他說:「龍骨生骨刺,想到孩子還小,不敢去開刀
,只能靠吃藥抑制疼痛。」雖然如此,他一直惦記著慈濟對他的恩情,他
說,慈濟從事這麼多的慈善工作,還到大陸蓋房子、學校、敬老院,「得
之於人者太多,出之於己者太少」,他覺得自己如此微薄的力量,何時才
能報答大家對他的關愛?

他指著手上的一串佛珠,這是土城的一位朋友,知道他要環島到花蓮,於
是把戴了二十多年的佛珠送給他,鼓勵並保佑他一路平安無事,世界上許
多看似簡單的行為卻蘊含了很深、很濃的情意。「人不能一味地依賴別人
的幫助,能自立時,便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雖然他一直煩憂自己的
身體,但是他依然如此勉勵自己。

是的,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雖然很多人都說他不可能單騎走全省,但
是他還是做到了。在屏東的大姊知道他捐了三千一百六十元給慈濟的事後
,她說:「我很欽佩你,雖然你的日子過得並不富裕,但精神卻是最富有
的!」不可能的事,他做到了,加上一股了不起的布施精神,黃紹南他正
是「貧中之富」的最佳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