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有愛,他們就有希望
◎郭煌宗
因自小即與內祖父同住,頗受他老人家言行的影響。常見他老人家在替人
畫像之餘,以自己所研習的中醫,不分親疏、遠近,去急人之急;只要他
能夠幫忙的,必全力以赴。

在成長的過程中,常不忍見到街頭殘障行乞的人,尤其是水腦症、智能不
足、身體殘障的小孩,被送到公共場所一直磕頭行乞。身體的傷殘已經夠
可憐了,何以還沒有人去照顧他們的心靈?有時看到他們不以為苦、無邪
的言語及眼神,更覺心痛,心想:這些孩子,是該有個安定的歸宿!


父母及社會多付出一分心
就能為殘障孩子帶來希望



在習醫不久後,很不幸的,發現醫生的能力是那麼渺小,更發現每個醫生
努力的鑽向一個小角落(專科)以求立足之地,以致把病人分成好幾個部
分去分別治療。

在個人意識抬頭的今天,有能力說的、有能力走的……各種人士,都一一
表達了他們的需要,只有那一群被大家棄之唯恐不及,認為是「社會包袱
」「人類的垃圾」──這一大群無助而殘障的孩子,他們永遠是被遺忘的
,永遠是被最後關切的!

所幸,目前已經有一些小機構,正在默默的替這些孩子盡一點心力了。

選擇小兒科之後,更覺得社會大眾及醫生們,有一種普遍的心情──「這
種孩子遲早……」「這種孩子養了有什麼用?」「這種孩子差不多就好」
……,在這當中,自己總覺得:當一對成年男女因愛而結合時,就會有生
孩子的準備。萬一不幸地有個殘障的孩子,那些已儲備的喜悅和愛,還是
應該給他──替他去尋求更好的未來。

孩子的無辜,就是因為他根本不曉得會來到這個世界,更不曉得會有比別
人差如此多的待遇!這時候,如果父母能用心、社會能給予幫助,讓孩子
能在適當的環境中,盡力達到他天生稟賦的極限;如此一來,孩子有了溫
暖、快樂的心「希望」自然地就會產生了;而我們為什麼不去做呢?



積極配合長期醫療復健
莫讓家庭陷入幽黯黑洞



我難過於我們社會的冷漠,更難過於自己對這些孩子們了解的很少──印
象中他們通通被歸類成「特殊」的孩子,使得他們有如牆邊的垃圾一般,
只有偶爾被注意到的時候,才被清理一下。

另外一些有心的父母親,又是何其無辜──他們無力、憔悴的撫養他們心
疼的孩子,他們多半不知道如何做,對他們的孩子才是最好的,因此常會
使得上下兩代的生命,在婚姻開始不久之後,就走入的幽黯的黑洞中﹔加
上這些孩子又常容易生病,使得快樂的時間,就更加減少了!

好希望在這個領域中,有一些人能長期、有系統、有計畫的去幫助這些孩
子。

由於這些心念,我開始蘊釀去追求一個完整的小兒復健醫療。後來選定了
德國,作為第一個學習的起點。因為該中心為小兒神經復健中心,並強調
社會、精神、教育及家庭各方面的整體配合,增強了我去學習一個整體治
療的原意。

因為小兒復健的對象是小孩,所以除了急、慢性的復健之外,小兒的成長
發育,更是首要的長期挑戰。若是六歲前有較健全的成長發育,往後便較
能開發他個人的潛力,使他能照顧自己,甚至有一技之長,能夠與正常孩
子競爭──在這過程中,因材施教,讓這些孩子能發揮最大的天賦。如此
父母盡心,孩子盡力,社會盡責,使得大家都沒有缺憾!


慈濟有無窮的願力與信心
將提供徹底而專業的照顧



因為這是長期的工作,所以由小到大、慢慢的走是必然的過程。回國後,
我以臨床和研究並行的方式,開始選定疾病種類不同、程度有別的少數家
庭,進行以家庭為單位的「小兒整體復健醫療」,配合人力進行推動。在
適當的時間之後,再進行評估,以了解疾病人與家庭等之差異性,如在台
灣將面臨的治療、教育、輔導等重點,及其困難所在,再行修正方法與增
加人力、設備之可能性……其後再進行推廣居家復健治療等。

我希望能給這些孩子一套整體的治療。也許這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就像給
病人吃藥,病人的病不一定會好起來,是同樣的道理!而是否有其他專業
人員,以及同樣心情的家長或監護人,願意一起努力?都是個很大的問題
,這決非幾個少數人所可以成就的事。到現在為止,在這條路上,我走得
戰戰兢兢,因為它「叫好不叫座」。

對於殘障兒復健醫療的發展,我覺得由慈濟醫院發心推動,是最恰當不過
了,因為這裡有無窮的願力與信心﹔透過「慈濟兒童發展復健中心」,我
們希望對殘障兒童的身心發展與治療,能做全面性、延續性,徹底而專業
的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