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種新的生活習慣
◎張瓊齡
《千手千眼作環保》之一


環境,是一個整體;
挽救地球,不能單靠少數人的力量
而是分布在世界各個角落的每一個人
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改變生活與消費習慣
返璞歸真,不要讓物質控制了我們的生活
而每一個人在照顧好自己的環境之後,再以
實際行動去協助他人,並且把握時機,邀人共襄盛舉
讓更多的土地得以清淨,如此「自覺覺他」的結果
就是一整片寧靜安祥地的收復



................................................................................................................................


環境,是一個整體,自古以來,每個世代的人類對環境的認知,永遠是有
限的,永遠有方高深莫測的空白,要靠想像、猜測來填補。

今天,科技文明將全體人類帶到一個高度危險的狀態──臭氧層日漸稀薄
;工業廢氣散入大氣層,致地表溫度逐漸提高;石化燃料燃燒後的氣體形
成腐蝕性酸雨;工業、家庭廢水未經有效處理、海底探測不慎引起原油外
洩,造成海洋污染、核能外洩污染……。

透過科技文明,人們誤認為亙古以來,對環境保有的那方空白,已經越來
越小,甚至可以予以忽視。

跟先人相較之下,後人對於環境,的確擁有更多的認知,然而,與環境自
身的豐富性相較,人類所知,依舊是鳳毛麟角。但是人類恣意向環境予取
予求,製造出種種並不是自然存在於環境中的東西,教環境本身也無法自
救……

當然,這又是以人的角度來看,其實,即使人被毒化的環境滅絕了,環境
依舊存在,只是換了相貌而已。


環境保護其實是「人類自救」


所以「環境保護」其實是「人類自救」行動。

常有人嘆道:西方先進國家的環保工作起步早,人民環保意識高。殊不知
,物質文明程度越高,環境惡化越早。今天,西方國家汲汲號召全球防治
,是因為他們終於驚覺:原來環境是一體的!原來核污染是會越境侵犯的
!原來臭氧層會破洞!他們於是展開「自救」。

然而,只做一名狹隘的自救者是不夠的。西方先進國家之所以能夠在二、
三十年間,將自身環境有效地整治,是因為社會上有許多懂得自省的人,
一旦覺醒之後,便積極付諸行動,願意重新調整自己的心態、生活習慣與
方式,在工作崗位、專業領域上發揮功能,空閒時並投入各種義工行列,
一直不斷地發揮大愛,努力挽救每一條垂死的生命──不僅是人,動植物
、山川土地,也都有其生命。

目前,在西方國家,有不少素食主義者,不見得是基於宗教因素。單從生
態學、人道主義的觀點來看,平均每十公斤的穀類飼料,才能餵出一公斤
的肉類;他們認為全世界十分之九的人類,都生活在糧食不足的陰影下,
實在不該浪費糧食在餵食家畜,只是為了滿足口腹之慾。即使不能素食,
至少可以少吃肉類,因為目前肉用動物為防疾病,均注射大量抗生素,其
排泄物又是水源、土壤污染的來源。

營養學家也指出,一個人一天有五十公克的蛋白質就夠了,實在沒有必要
過度攝取,長了贅肉後又花錢去減肥。


「自覺覺他」是根本之道


只是,單靠這些有心人,並不足夠,與其讓先知先覺者不斷地收拾善後,
不如啟發更多人的本心,根本地縮小殘局的範圍,這就是「自覺覺他」。

在環境保護行動上,「自覺覺他」是解決問題的重要關鍵。為了自覺,我
們有必要將環境問題的重要癥結做一省思;為了覺他,我們必須把握時機
,邀人共襄盛舉,實質的行動參與,是最佳的現身說法。

儘管歐洲早在二百年前已開始管制工廠的黑煙、污水,然而,當時只是基
於不喜歡這些污物,尚未覺察到生態變化的危機。人類真正基於環保意識
,從事工業污染防治、城市污染綜合防治、自然保育、區域、全球防治,
也不過是近三十年來的事。

這三十多年堙A人類投注在研究、整治、宣導、教育、懲治環境問題的物
資、財力、精力,也許無法與龐大的軍事工業、太空競技媲美;且因著環
境毒化而犧牲生命、健康的人,或許也敵不過一個世界大戰的死傷。然而
,前蘇聯車諾比的核子災變越境污染,使得鄰近的北歐諸國餘悸尚存,賠
償事宜仍糾纏不清,但人們久已不復論及二次大戰丟在長崎廣島的兩顆原
子彈,造成當地環境的質變戕害。隨著東歐、蘇聯解體,冷戰時代畫上句
點,全球環境問題取代國際安全體系,成為國際社會的新寵焦點。

據說,人類有史以來最多領袖出席的會議,是今年六月十四日於巴西里約
熱內廬落幕的「地球高峰會」,共有來自全世界一百七十六國政府代表團
及近千個民間機構參加,其中有一百一十八國是由元首或總理親自率團出
席。


環境與發展是世界焦點


而這次會議的主要議題,是環境與發展──討論範疇涵蓋了全球環境保護
、經濟發展與未來子孫之福祉。

官方召開「地球高峰會」的成果,是通過了「里約宣言」和「二十一世紀
行動方案」,並簽訂防止氣候變遷和保全生物種類兩個條約,同時陳述保
護森林的原則。

非官方部分的「全球論壇會」所強調的理念,則是將環境問題與其他社會
、文化問題結合起來,諸如:女權保障、兒童福利、貧窮問題、人口控制
、原住民權益、宗教信仰、都市空間、教育、藝術、文化、貿易、非洲問
題、道德倫理、戰爭、世界語、西藏問題、科技發展、決策模式、母乳推
廣、社會安全、人格發展、人際關係、中藥、文明、殘障者等等。

這些問題,重新以「環境與XX」的型式出現,除了因著環境問題是當今
的焦點所在,也因為環境議題本身的繁複性,使得人們必須跳脫傳統污染
防治與自然保育的格局,從廣泛的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國等關係,
描繪環境議題的形貌,重新定義環境問題。


做好本分事,是挽救地球第一步


「挽救地球」──一個相當龐大、艱鉅的歷程,每每教人望之怯步,其實
,說穿了,也就是每個人達到「做好分內之事」的自我要求。

尋求一個潔淨的地球,也就是分布在世界各個角落的人,在照顧好自己的
環境之後,有餘力便去協助他人,讓更多的土地得以清淨。這樣的力量發
揮至極的結果,就是一整片寧靜安祥地的收復。

所以,認清自己是誰?扮演的是什麼角色?還有,身在何處?是基本問題


絕大多數的慈濟人生活在台灣,在台灣的慈濟人,要從這塊土地救起;而
遊居世界各地的慈濟人,就從當地救起──這是慈濟濟貧原則,在挽救地
球的行動上,同樣適用。

站在分擔全球環保責任的立揚來反觀自身,台灣算不上全世界的污染大戶
。以一九八七年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為例,美國佔居全球排放量的四分之
一,台灣則是○.四八%;又如破壞臭氧層的氟氯碳化物,一九八九年台
灣每人每年平均用量是○.三六公斤,是美國人的三分之一。

以相對的角度來看,我們所分擔的國際責任雖不算大,然而,台灣內部的
污染密度卻極高,造成的環境壓力在全世界是數一數二的。

「所有環境問題,都是因為人口問題而引起,能減少人口,可以說已解決
了一半的問題。」這是馬以工教授在(如何健康地生活在不健康的環境中
)一書的前言中所提到的。


人的一生,也是一部垃圾製造史


我們所居住的這塊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島嶼,已承載了二千零四十萬四千
人「八十年七月統計資料」,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里五百六十九人。或許
,單是這樣的數據,還不能教我們深刻感知這塊土地的負擔有多沈重。舉
例來說,台北市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高達一萬零七人,台北縣一千四百
八十五人。根據今年六月的資料,台北縣市戶籍人口總數為五百八十三萬
七千五百九十五人,若把全省到此工作、就學但未設籍的人口列入,大台
北地區的人口數將超過七百萬人。也就是說:全台灣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匯
集於此。

再與外國相較,瑞士是世界上環保工作做得最好的幾個國家之一,其土地
面積比台灣稍大,然而,總人口數只有六百五十萬,人口密度是一三三人
,僅有台灣的四分之一。

由此,可聯想到,解決環境問題,也會牽涉到區域均衡發展,都市計畫等
面相。

對於己經來到世間的生命,我們尊重且珍愛,並感恩擁有難得的人身,得
以遊化人間。假如,我們真的有心關愛天下的人,就不要製造過多的人口
。沒有子嗣的人,並不需遺憾,因為這意味著有更多的時間、精力來發揮
大愛。其實,這世界上的每個孩子,只是經由父母接引到世間來,有那一
個是屬於父母的?

真正的威脅則在於:凡人的一生,可說是一部垃圾製造史。

物質文明越發達的地區,因著人文、社會、藝術……等活動的頻繁、複雜
度增高,所要涉及的物件、器械、技術,遠遠超過落後地區。

本省各大都市的垃圾量驚人,一個高雄市超過整個高雄縣的製造量,台北
、台中、新竹的情況相同。所有的縣,皆有大量垃圾由各鄉鎮自行處理,
其中以台北縣最為嚴重,然而每日可處理的垃圾量,竟然只有十分之一(
新莊市的垃圾風波,大家仍記憶猶新)。各市鄉鎮一旦消化不了,便只有
越境傾倒了。

這其實並不稀奇,西方「先進」國家,遠渡重洋,將工業廢料運往開發中
國家,以經濟成長、貨物進口為交換條件,造成當地國土、人民的危害,
已是舉世週知事實。工業技術發達的國家,極盡享有物質文明的便利舒適
,把自己的國家整治得清淨怡人,卻把棘手的工業廢料運到開發中國家。
開發中國家為了經濟利益,卻賠上了乾淨的土地與人民的健康。

今天,西方人在自我反省著,單是基於其自身利益,得力促全球防治,因
為區域性的環境破壞,最後仍會導致全球環境體質的改變。


不要讓物質控制我們的生活


針對科技文明所造成的環境污染,西方國家還是走高科技的救治路線,期
待開發出新的技術、能源,以解決現有的問題。

然而,縱使發明了低公害的生產技術,大家如果因而任意使用,環境問題
仍然不能解決。舉氟氯碳化物來說,其無毒性、安定、方便,但不易分解
,致使它在大量散入大氣層後,造成臭氧層破壞的問題。渺小的人類,實
在不知此事是否會一再上演?

或許,不該讓物質過度地控制了人的生活。

物質,是因人要求更好、更多、更美、更方便、更……而產生的。而普通
人自然存活的必需品,除了乾淨的空氣、潔淨的飲水、適量新鮮的食物、
安全的一席之地、便利的排泄處所外,其他物質,均是可有可無的。

物質大量製造,消費成為習慣,人們就以為自己的基本生活必需品增加了
。事實上,大多數的東西,都不是非要不可的。


愛惜物命,資源將可生生不息


物質,本身無所謂好壞,東西到了善盡物命的人手中,可以生生不息,一
直保持著資源的狀態:一只玻璃杯,可以喝水,也可養魚;可以種植物,
也能當打擊樂器;可以當筆筒,也能夠拿來畫圈圈;不小心弄破了,送進
回收桶堙A下一次它可能變成了鏡子或窗玻璃──它可以不是垃圾!

當我們在購買物品時,如果能把「將來要怎麼處理」的問題考慮進去,相
信會減少許多不必要的消費行為,連帶地,環保單位也就不必耗費四分之
三以上的經費,去處理垃圾問題了。

「要環保?還是要經濟發展?」這是台灣目前的矛盾情節。而據國際輿論
報導,先進國家的思潮已經走到了這樣的地步:未來,一個國家或公司的
興衰與否,在於誰能掌握對地球環境有益的產品、科技,也就是說,誰能
做出保護地球的產品,誰就能大發利市。

得知這樣的趨勢,對我國由產業「中進國」成為環保「先進國」,實有莫
大助益。

民國六十九年,專司各工廠事業機構廢水處理的「水美工程企業公司」成
立,在當時環保意識初萌的台灣社會中,的確可用慘澹經營來形容。歷經
了十二年的努力,一方面移入西方技術,一方面因應國內環境需要,創發
出一套適用的本土化技術,又以此經驗進軍東南亞市場。目前「水美」經
營的觸角遠至東南亞、香港、菲律賓。由於技術與國際環保科技同步,今
年初更榮登全球二百五十個頂尖工程公司的排行榜。


環保環境,現在開始還不晚


或許,有識之士會因為我們無法從西方國家的慘痛經驗中吸取教訓,又眼
睜睜地步上別人已逐漸棄離的路徑,而感到痛惜不已;或許,熱愛這塊土
地的人,在深入檢視種種文化、環境宿疾病灶之後,會頓然興起身世飄零
之感;或許,在理智上可以接受凡事需待因緣具足,在情緒上還是會憤慨
何以我們不能更早覺醒。

但是,從現在開始,把環境問題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範圍堶情A袪除自認
是萬物之靈的貢高我慢,重新以大自然的一員自居,觀照娑婆世界──還
來得及,真的。



☉附記

本文之寫作參考資料如左:

環保小百科 台英出版社
資源回收指南 台灣地球日出版社
如何健康地生活在不健康的環境中 十竹書院
大國民雜誌 1992年9月號、11月號
新環境月刊 1992年10月號
環保與經濟雜誌 1992年7月、8月、9月、10月
環境教育季刊 1992年14期、15期
天下雜誌 1992年7月號、10月號
中國環保季刊 1992年10~12月號
生活環保雜誌
光華雜誌 1992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