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每一滴汗水都落在心上
◎張瓊玲
《千手千眼作環保》之四


環保已是時代的趨勢。

儘管從事環保工作的人,各有其投入的動機與成就的因緣,然而,集合社
會上這些來源殊異的力量,可以獲至一個較為美好的大環境,是無庸置疑
的。

慈濟,以社會清流自期,匯集社會各方人士,凝聚善的力量,為實現「淨
土在人間」而孜孜不倦。當慈濟人以團體的姿態,在社會上推動環保的工
作時,一致的心念是:由慈濟人帶動居家所住的社區做起;至於資源回收
的收益,則「得之於慈濟,環諸於社會」。

此即是:促使自己落實環保的原動力來自於慈濟,回收所得收益,盡數做
為慈濟建設基金;而慈濟志業的實現,也就造福了社會人群。這是和其他
環保團體、回收業者,在基本出發點上的差異。

慈濟人做環保,不僅要面對從事此種工作可能遭遇的問題,也要背負其他
團體不需擔負的使命──因為「我們是慈濟人」,是清流、是善的化身。
可貴的是,沒有人被「環保」重擔壓得透不過氣來,實地參與工作的人,
在突破了一層層的內心交戰後,肯定了投入環保工作的價值所在;在解答
了一個又一個隨時拋來的問題過程中,一步步地開啟了智慧。

因此,在每一次彎腰分類,在每一滴汗水滴下的時候,他們經常是懷著感
恩,滿心歡喜。



便利拾荒者

闢回收管道,推廣分類觀念
沒有人願來收的,慈濟人來收



「慈濟做資源回收,會不會影響到拾荒者的生計?」

這是各地慈濟人經常被問及的一道問題。這道問題,也是慈濟人在社區鄰
里間,大規模地從事回收工作後,才興起的疑問。

當初,慈濟人以個人的力量,在居家附近的垃圾收集點,撿拾可再生使用
的物資予以分類、變賣,所引來的詢問是:「何苦呢?又不是沒有職業?
」「堂堂公司主管,怎麼……」「慈濟這麼可憐嗎?要撿垃圾才能蓋醫院
?」

在尋求這一連串問題的解答之前,我們先仔細回想:近年來,已經很少聽
到老者踩著三輪腳踏車,在街角巷弄間,「歹鐵、報紙……酒酐倘賣嘸」
的叫喚聲了……

台灣的廢紙回收率是百分之五十八,高居世界第一位,即是拜這套自日據
時代便啟始的「拾荒」系統所賜。

在那物質匱乏、就學猶未普及的時代,人們會慎用身邊的物資。東西壞了
,修了再修,補了再補,捨不得輕易丟棄;至於紙張、書籍,更因為他們
與讀書人、與知識密切相關,見到有字的紙張掉落地上,總要彎腰拾起存
放,見不得它和一般垃圾放在一起。

如今,在這鼓勵消費、商品大量製造的年代堙A器械故障,買新的要比修
理划算;而書籍紙品、報章雜誌,成為商品大量發行後,隨手可得;教育
普及,文盲固然大大減少,但是,往昔因著尊重知識而珍惜紙張、書籍的
那分心,卻已失落。

原本,拾荒者社會地位就不高,有辦法改善生活狀況者,很少會再繼續從
事這項工作。因此近年來,在街上扮演基層回收管道角色的拾荒者,以逐
漸老成凋謝了。雖然還有中盤業者繼續營運,然而基於營利效率觀點,他
們只針對紙類進行回收,並且「捨社區而就辦公大樓、公司行號」,只因
這些單位的廢紙量多,紙質佳,基本分類也較好。

於是一般住家在失卻了這條回收管道,以及「即使分類,也依然被當垃圾
處理」的情況下,便形成現下各種垃圾混雜的局面了。

在基層住家回收青黃不接、廢棄物卻大量增加之際,適逢慈濟人挺身帶動
資源回收,固然實質地解決了部分回收管道的問題;然而,不可諱言的,
人們卻很容易將慈濟的角色與拾荒者相混淆。因此,每當面對民眾各項疑
問提出時,慈濟人也會乘機會在彼此對談的過程中,將分類、回收的觀念
,做一宣導。

「我們住家那棟大樓的打掃者,原本就兼作收廢紙的工作,我把報紙整理
好,放在門口,他可以很快地收走。」服務於台北監理處的張秀玉師姐,
去年十月起,經上級主管認可後,在辦公室推動資源回收;後來,公司撥
出一間儲藏室作為放置回收物之用,鄰近民眾也把分類過的物資攜來存放
,每星期會有慈誠師兄駕著回收車前往收取。至於她自己家中的資源,則
就近交由大樓打掃者處理。

「我經常把分類整理好的物資,送給附近拾荒的老婆婆,每回見到我,她
總是老遠的向我做揖,感激聲不絕。」高雄的劉聖師兄認為,與其讓孤苦
無依的老者,在家等人來救濟,倒不如讓他們透過拾荒來自給,老人家又
可藉此勞動筋骨,較不會生病。而慈濟人將物資事先分類,可免除他們到
垃圾集中點翻減的困難,致使附近環境更加髒亂。

「上人曾交代:可回收再生的物資分類整理後,若有人依此維生,就將回
收物交給他們處理;人家不收的,慈濟來收!」黃文欽師兄在十一月下旬
,於三重、蘆洲的回收籌備會上,鄭重地傳達了上人的意念。



帶動風氣

新舊回收系統的交接之際
扮演著催生與助緣的角色



事實上,為了鼓勵民眾響應回收,諸如PVC製的瓶子、衣物、廢五金等
,不在一般資源回收項目的物品,初期慈濟人也會酌情代為處理。而當大
家熟悉了回收的時間,會定時響應之時,再進一步釐清細節。並呼籲民眾
:盡量不要購買以無法回收的材料為容器的食品;可以穿的衣服盡量再穿
,或交由舊衣中心集中處理。

根據慈濟人的回收經驗顯示,只要有方便的回收點及適當的回收時間,民
眾大都願意盡舉手之勞來配合。

今年八月底,寶莉颱風過境之際,慈誠北二中隊七位師兄,駕著三部貨車
,冒風雨前往貢寮國中,收取囤積了一學期的鐵鋁罐、紙類。

貢寮國中於八十年九月開始實施資源回收,台北回收廠商首次回收之後,
以路程太遠、不符成本為由,拒絕再收,致使下學期的回收資源,堆積於
兩間教室。面臨開學在即,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恰有該校職員是慈濟會
員,知道慈濟正積極推行環保工作,便向慈誠隊尋求支援。

慈誠師兄們基於「環保是當務之急,貢寮國中既已全面從事資源回收,學
生們也有了分類回收的習慣,切不可因為缺乏回收管道讓建立起來的成果
毀於一旦。」為了維持該校師生繼續做環保,決定前往支援。

「別人不收,我們來收!」是慈濟人對自己的定位。然而,並不意味著由
慈濟人來擔負所有的環保工作,因為「天下的米,一個人吃不完;天下的
事,一個人做不完。」慈濟人願意在推動全民環保的過程中,盡所能地於
新舊回收系統交接之際,擔任催生、助緣的角色。

舊式的回收系統勢必凋零,在未來因應全民資源回收而形成具規模、有計
畫的新式回收系統建立之前,慈濟人投入回收工作,可視為一個過渡的管
道。

早期慈濟人由自身做起,小規模地從事回收工作,由於所得菲薄,捐作建
設基金,象徵意義大過實質意義;如今,隨著越多人力的投入,越多民眾
的響應,經由回收所得款項,自不可同日而語,但是,慈濟人也不斷地惕
勵自己──

「帶動、倡導環保,是我們的初發心!」



心靈環保

這是人類文明價值觀的省思
也是慈濟人的另一項修行法門



「打高爾夫球是運動,開回收車到各定點收取物資,也是運動;但是,後
者不花錢,做過之後,不僅身體充分地運動,心靈也洗滌了一回。」黃文
欽師兄最喜歡談他的回收「運動」觀。

「有一回,我在某家洗衣店處理一堆過期未取的衣物中,發現一條藍色長
褲,就和慈誠隊的制服一模一樣……」他拍拍身上穿的那條褲子,正是「
惜福」來的。

「林德和師兄是公司主管,而我的工作性質屬於中下階層,但是,在回收
工作方面,他倒要聽我的調度行事呢!」劉魁師兄說。林德和、劉魁兩位
師兄,是雙和環保小組的成員,慈濟世界的平等觀,在從事環保的過程中
,再次顯露。

過去,拾荒工作者社會地位不高,一般人也常因整理回收物的動作恰如拾
荒,若無強大的動機,實難突破心障勉力為之。而慈濟人,個個有正當職
業,且有董事長、主管級的人投身其中,此等現象,確實能助人紓解心障
,放下身段。

「從前,我每年要把家堛熊 ̄恣B床單、舊衣服處理、換新;自己做了回
收工作後,這些東西就不再輕易丟棄,洗洗再用。」張秀玉師姊談到自己
因為做環保,改變了一些消費習慣。

慈濟人所推行的,是最基層的居家、工作環境的資源分類回收;即使是這
麼貼近生活、不分老少、教育背景、社會地位、無需專業知識,人人隨手
可做的生活環保,依然要時時和既有的價值觀念交戰。

環保所牽涉的範圍,不止針對挽救自然環境,環保意識實是對現下人類文
明價值觀,做一個全盤的省思──有人稱之為「心靈環保」。

在這方面,恐怕慈濟起步得更早,可說和功德會成立的宗旨相符;只不過
,當初並不時興「心靈環保」這樣的名稱,慈善行為又被視為另一個領域
,乍看之下似無關連,在本質上卻是相同。

「參與環保工作,是上人為我們開闢的另一道修行法門。」

就「心靈環保」而言,慈濟人皆已入門。



愛物惜物

昔時長輩簡約生活型態
符合當今環保理念與行動



現下,名之為「環保」的觀念、舉動,其實並非全是創見,有一部分也是
長輩們從前做慣了的。

有位老菩薩,為了替上人籌募建設基金,自願替孫兒洗尿布,將購買紙尿
褲的錢省下──立意是為慈濟,實際上也響應了環保。

志工老兵顏惠美,曾對暑期大專志工說:「我在慈院六年,腳下這雙鞋也
穿了六年。」說這話時,那雙鞋依然完好堅固──放輕腳步,是為了給予
病患安靜,同時也是愛惜物命,符合了環保觀。

「有一回我到餐館用飯,食畢,便將沖過盤碗的開水喝下,結果,竟引人
圍觀。」大林陳金源師兄是把「惜福」展現出來,卻也使碗盤更易於清洗
,減少污染。

在過往的年代,人們或是基於生計所迫,必須力行儉約;或是基於惜物,
因而慎用資源。著眼於小我,也恰巧顧及了大環境的負荷能力。如今,人
們經過反省,講求環保,著眼於大環境的平衡,轉而調整小我的生活型態
,重拾簡樸的生活方式。



行動教育

知識與行動雙管齊下
學校和家庭密切相配合



曾有學者研究「環境教育」與「環境行動」之間的關係,研究報告顯示,
對環境的問題以及相關的環境行動有較多認知的人,較容易對環保表示關
切;而環境行動技能、環境問題知識的充實,使個人有能力採取行動。

目前政府有關單位示意各中小學校從事資源分類回收,立意從學校教育著
手,養成下一代的環保觀念。然而,若只憑學校單方面的教導,僅於在校
期間實行之,並不能確保環保觀念與行動在孩子們心中紮根。

「我有個三歲的孩子,他見到我在做分類,好奇地問我在做什麼,我把分
類的意思告訴他,並教他如何分類。孩子覺得有趣,常學著做分類。一天
,太太的同學帶著孩子來訪,兩個孩子玩在一塊;後來,聽說小孩子回去
後,也學會了做分類呢!」一位板橋地區的師兄,提供了這個可愛的小故
事。

高雄楠梓區幕後委員陳武星師兄的兩位小菩薩——陳志偉、陳怡靜,分別
就讀國小四、三年級,除了每月固定的回收日,跟著父親一起整理回收點
的資源,平日在路旁見到了棄置的紙纇,也會請父親前往載回;在學校
,並主動向老師提議做資源分類。

慈濟教師聯誼會的成員們,也經常扮演學校資源回收工作的催生者。在推
行的過程中,孩子們有時為了撿拾更多的鐵、鋁罐,甚至爬到垃圾堆上去
翻撿──這時候,老師會告訴他們:「響應環保是對的,但是自身的安全
也很重要。」

不容否認的,垃圾堆中的破鏡子、日光燈管、碎玻璃、釘子……等,許多
危險物品通常未經處理,就被棄置,不僅可能使清潔人員造成意外傷害,
某些有毒物品,如:過期的藥物、廢電池,在進入垃圾掩埋場後,也會洩
出毒素,污染地下水源,輾轉危害人體健康。

由此,我們可想見:在做環保工作時,不僅要回收資源,對於不能回收,
或有危險性的廢棄物,更要小心處理,以免造成意外傷害或二次公害。



環保修行路

破個己我執,行群體共修
預約人間淨土,由自家開始



從個人發心到群體動員,也就是由零散到組織化的過程。

幾個較早起步做回收的地區,是從兩、三個人的力量做起,日後縱使擴大
成團體的行動,也多半是隨緣隨喜,這一路行來,邊走邊整隊,所要面對
的問題,就不再只是資源處理、變賣的問題了。舉凡社區定點的設置、駕
駛人員的排班調度、接聽電話以安排各定點載收時間,都需妥善安排;與
鄰里合作舉辦區域性回收計畫後,甚至要成立宣傳組以廣泛宣導。而在集
體勞動之後,數十人的餐飲問題等等,都得事先考慮。

「每當有人熱心地向我表明願意負責一個定點時,我都會把種種可能的狀
況做個分析,明白地告訴他們困難所在,並建議先從紙類方面的回收做起
。」陳蕙民師姊很清楚,環保工作要能夠長久持續下去,不能光靠一時的
熱情。

設立回收點的初期,會因著部分鄰居的不明就理,誤把此地當垃圾站,使
得回收點附近的環境顯得髒亂,甚至出現動物屍體,或初生的小貓小狗。
而未經清洗過的汽水瓶罐,又易招蟑螂、蒼蠅。種種狀況處理不當,不但
無法起示範之效,反生退轉之心。

有心響應資源回收的人,其實不必心急,先不要忙著向外尋求回收點,因
為每個人自己的家,就是第一個回收點。「我家的回收點,是我阿爸的那
張床。」林德和師兄平日把分類好的資源,整齊地放在父親的床下,到了
固定的回收時間,再拿出經由回收車載走。

目前雙和地區,有些發心的師兄,每星期固定撥出一天晚上,駕車到社區
埵洧資源,居民們知悉後,一聽到「預約人間淨土」的音樂,便自動將
平日分類處理好的物資取出;師兄們細心地在垃圾車到來之前完成工作,
以免民眾等不到回收車,又一併當作垃圾處理。

除了支援固定的回收計畫,各地皆有一些師兄處於隨時待命的狀況,只要
民眾一通電話,他們都會前往收取。「不過,我們除了發心還要多用心,
要衡量對方的物資是否已經累積到一定的份量。」高雄的劉登下、蔡義芳
師兄,都曾經遇到大老遠專程前去,回收物卻是寥寥幾個袋子或紙箱。從
事資源回收的用意,是在於珍惜資源,而汽油、人力、時間也都是資源啊
!因此,在電話中獲知對方的物資尚有累積的餘地時,師兄們會婉言請其
稍待,等收集到了極限,或者聯合鄰近幾處的物資,再行通知收載。



淨土在人間

以身作則影響周遭人
人間淨土就在我們身邊



「有時也會遇到態度不好的民眾,指著一屋子凌亂的雜物說:『要,自己
去撿。』」負責高雄苓雅區一個回收點的蘇友義師兄說,「我便向他解釋
,我們是資源回收,不是撿垃圾,等你整理好了,我們再來。」為讓民眾
有正確的觀念,師兄們認為必須伺機「有所不為」,不能事事「委屈求全
」。

由於古物商的收購價並無一致,單就報紙一項,每單位價格竟可相差一倍
,因此也產生了是否該擇一固定商家,統一變賣的疑問。

高雄活動組組長邱國權師兄認為:「資源回收是我們的目標,回收物以就
近處理為原則,不需要執著於金錢的多寡。為求較高的價格,大老遠地奔
波,不僅勞累,也耗費汽油。」黃文欽師兄則是:「除非一車的回收物皆
為同類物資,並且份量極多,我才會載往板橋變賣,價格也較好;否則都
在台北市兩三處古物商就近處理。」

正是有了開路先鋒的務實耕耘,後起之秀們得以吸收菁華,縮短摸索期。
方於十二月全面展開資源回收的三重、蘆洲地區,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上召
開一場籌備會,邀請板橋、雙和地區長期支援回收工作的師兄們,做一番
解說與經驗傳承。當天前來的熱心人士,便有五、六十人之多。

由此,我們可預期,慈濟人的環保行動,今後會直接朝著有規畫、有組織
的方式,陸續在各地展開、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