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為社會奉獻的理想在被喚起
戴晴對慈濟的印象
◎張輕淺
中國大陸記者兼作家戴晴女士,元月廿日到花蓮參訪慈濟。
瞭解了慈濟的所作所為,
見到了證嚴上人後,她激動的流淚不止,
她說:「到了慈濟,封存多年要為社會奉獻的思想又被喚起。
慈濟不但提昇了宗教品味,
也在台灣發揮了使社會發展趨向平衡的功能。」




戴晴女士在大陸是頗具爭議性的人物,她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一
九七九年以第一篇小說〈盼〉,受到大陸文壇矚目。一九八二年為「光明
日報」羅致擔任記者,並寫下小說〈女人•女人〉和「女性系列」的口述
社會史,以及多位近代大陸歷史人物的評傳;許多著作都成為膾炙人口的
熱門話題。


自由金筆


身任記者的戴晴雖為一介女流,卻能發揮新聞工作者為民喉舌的本分,執
意進行社會紀實和歷史紀實的寫作。

她支持民主運動,曾聯署要求釋放魏京生,並於六四天安門事件後被捕,
下獄十個月;後在美國國務院周旋下獲釋。隨後取得哈佛大學尼門獎學金
,赴美進修一年。去年五月,獲得國際報聯頒贈「自由金筆獎」,以肯定
她爭取新聞自由的努力。

戴晴獲釋後,即受台灣〈漢聲雜誌〉之聘,擔任大陸民間文化主編,並發
表了〈我的入獄〉及〈天安門事件回憶──也談八九春夏之交〉兩文,均
引起多方爭議。

元月中旬,她的出國進修期滿,在返國途中,假道中正機場轉機時,透過
管道入境台灣,曾引起本地新聞界的矚目與追逐訪問。

戴晴甫抵台,面對記者訪問時即表示,她心中想見的台灣傑出人士是舞蹈
家林懷民與慈濟證嚴法師。


一嘗宿願


元月廿日清晨,冒著嚴寒,她在熟知慈濟的雲門舞集創始人林懷民及「天
下雜誌」總編輯殷允凡女士陪同下,搭機抵達花蓮。

台北的陰霾濕冷,到了這裡卻是晴空萬里、麗日高照,她們愉快地深吸著
花蓮清新的空氣,先行前往慈濟醫院參觀。由「志工老兵」顏惠美師姊引
導,詳細介紹慈院醫研中心及志工運作,和慈濟紀念堂的功能與工程進度
。被本地媒體追蹤採訪多日的戴晴來到慈濟醫院立即恢復「記者本色」,
精神奕奕地到處拍照覓取鏡頭、瞭解慈濟特色及志工活動,對門診前的衛
教宣導及志工帶領的團康活動,她更感興趣。

隨後並至慈濟護專,由張芙美校長介紹、引導參觀。上午十一時,她們到
達靜思精舍,與證嚴上人共進午餐,並在用餐後,兩度與上人長談。


感受理想之美


戴晴表示,多年前在大陸結識殷允凡女士,獲得一冊「靜思語」及其他上
人的著作,就對上人極為敬佩傾慕,希望能見一面。一九九○年漢聲製作
普陀山觀音道場專刊,她曾透過漢聲申請來台,未獲批准,一直引以為憾
。此次能入境台灣,並到花蓮一賭上人的風采,實乃一酬宿願。

而在參觀慈院時,令她非常感動。她表示,在物質發達的現代社會,多數
人著眼於慾望的追求,但志工的奉獻使她體會到──一個人的幸福,不在
於享受多少,而在於付出的快樂。戴晴說,小時後,她深深感受到心中擁
有嵩高的理想與對未來充滿憧憬時的滿足與美感,而成長面對社會後,這
種感覺失落已久;在慈院,她自覺又聽到、感覺到那種理想之美了!

上人表示,天下之大無所不包,但儘管人種、文化、民俗各異,都有一個
共同點,那就是──「愛」,慈濟的所做所為,無不以「愛」為出發,從
台灣的四大志業,到大陸賑災,到目前至外蒙救援單親家庭、孤兒、老人
,無不是愛的體現。

聽到這堙A戴晴女士激動的流淚不已。

上人進一步詳細說明慈濟對大陸及外蒙的救援過程,上人表示,任何事都
少不了「緣」字,大陸的水災及外蒙的政治變局,使慈濟有機會到當地去
盡我們的力量,但最該感恩的,還是當地有關單位,與民眾的多方配合,
慈濟因而能順利完成援助工作。

上人說,這些都證明「人性中根本的愛,是很容易被啟發的」,而台灣社
會更是可愛,老百姓不只是為自己做好事,還不斷鼓勵別人做好事。

便餐之後,上人與他們共同觀看慈濟前往大陸賑災的錄影帶,之後續做長
談。上人表示,慈濟的大陸賑災,無形的精神意義大於有形的物質意義,
尤其希望當地有錢的人可以捐錢幫助窮人。


把人性關懷帶到彼岸


戴晴表示,最近中共在政策上發生很大的變化,政治體制也在轉變中;她
認為在此一時機,可以加強海峽兩岸經濟、文化──如慈濟的慈悲、愛心
等的聯繫。但可惜的是,大陸雖正轉變為私有制的自由市場,但台灣同胞
都是做金錢投資,把物質帶進去,而很少人以文化的方式做投資,戴晴認
為,事實上,將愛與對人性的關懷帶進去,才是最重要的。

二時許,上人陪他們參觀了精舍的菜園及蠟燭、豆元粉的工作場後,她們
一行才依依告別靜思精舍。



戴晴訪談錄


問:您經由證嚴上人的書而認識他及慈濟,您對他的著作評價如何?

答:太好了!深入淺出且切中時弊,直指人心。


來到這裡,對佛教的態度完全改觀


問:在參觀慈濟後,您對佛教、對慈濟,有沒有特別的感想?

答:慈濟使我對佛教的認識完全改觀。

大陸沒有宗教自由,過去我認為佛教之所以在民間滅不掉,是因為佛教徒
有種觀念──就是對來世的許諾,認為今世的功德,可以福蔭來世,這與
共產主義和基督教都不同。

共產主義只要求個人單方面的全部奉獻;基督教則強調,只要奮鬥,就能
得到機會,基本上是為了求精神上的平衡而奉獻。

殷總編給我證嚴師父的書後,使我對佛教產生了新觀念:人活著並非為了
自己的來世,而是為了今生今世,把愛及個人的努力奉獻給社會。

同時,就我個人所見過的,佛教及傳教的道場形式、教義中的玄奧及所灌
輸的觀念,如禪宗的頓悟,都太粗陋,妨礙了具文化修養者的投入,甚至
佛教音樂、建築、活動形式,都難以吸引高文化背景的信徒。總之,我覺
得無論感召力或文化層次,都到不了知識份子的心中。

但是,到慈濟看了之後,我有了不同的看法。首先,佛教徒對來世的索取
觀念消失了,佛教變得具體了;慈濟人從做具體、平凡的事情中,得到精
神上最大的滿足。其次,過去對佛教的哲學、藝術的玄奧與神秘感沒有了
。第三,慈濟所做的事,提昇了宗教的品味。


封存多年,奉獻社會的思想再被喚起


問:您與上人的對談才開始,就暗自垂淚不止,為什麼?

答:做為一個大陸人,在慈濟所見所聞,使我有種特殊的感受而非常激動


我是共產主義培養長大的,我也曾為它美麗的理論著迷,但在那片土地上
,一般人只被要求毫無保留地全部奉獻,理想只變成少數人謀私利的藉口
,大部分的人則在理想被當祭品下受苦;看到一代代人嚐到被欺騙的痛苦
後,我簡直不知道要如何看待小時後的理想了。

到了慈濟,我體會到貢獻愛心的美好與精神的昇華,尤其是在慈院,顏小
姐樸實無華的介紹,讓我封存多年要奉獻社會的思想,又被喚起了。


志工服務平衡台灣社會發展


問:你甫抵台北時曾表示,想來實地觀察「台灣經驗」了解台灣如何在經
驗發展、政治穩定中,又能避免社會庸俗化。這幾天的觀察,有沒有得到
答案?

答:在台北幾天,我發現台灣的社會發展極不平衡。經濟雖然發展,但交
通糟、市容亂、人們精神貧乏。

過去,這個社會曾經提供很好的機會發展經濟,有一批人因此發了財,但
財富與金錢,使得這個社會的發展失去平衡。

而慈濟的興起,使得這批人有機會回饋社會,使這個具顛覆性危險的社會
平衡了;尤其是志工們以服務來回饋社會,更是特別珍貴。此外,台灣的
環保及環境污染的經驗,也值得大陸借鏡。

我個人覺得,人們在追求繁榮、富裕、文明的過程中,從未考慮到它帶來
的後果;有了經濟條件後,養成了毫無節制的揮霍習慣,早成了物質消耗
過量,而不懂得將珍貴的資源回收,變成原始投資再發展,使資金再利用
。我想這是因為經濟發展太快速偶然造成的。

西方式的民主社會在享受權利的同時,還要承擔相當的義務;這種民主必
須在社會素質相當高、相當成熟的社會才能享有。但本地在富裕的過程中
,並未逐步養成高度的社會素質,原因應可歸納為:在文化、文明程度不
夠的情況下,經濟發展太快、太偶然造成,而二者也互為因果。以我個人
的觀感來說,慈濟的作為,正可發揮使社會發展趨向平衡的功能。


在慈濟,充分展現婦女無限的潛能、才幹、智慧與愛心


問:您長期從事女性的社會研究,從這個角度,您對慈濟有什麼看法?

答:做為一個女性,能看到慈濟發展成這樣,實在是女人的驕傲,我感到
與有榮焉!

在這裡,我看到了婦女的無限潛能、才幹、智慧與愛;我看到了具體的成
功女性典型,也更知道如何扮演好自己的女性角色。


從民間文化中,重尋民族自信心


問:您為什麼主張要「從民間文化塈鋮鴠螫琲漲菻H心」?

答:這兩年來擔任〈漢聲〉雜誌的主編,從事民間文化的研究,我發現中
國的民間文化是很有生命力、很美的,可惜在五四運動時被拋棄了,而一
味地追求時髦、追求西化、這是不對的,也是沒自信的表現。

要知道,民間文化是中華民族、亦是全中國人的智慧,輕易拋棄是非常不
智的,因此我覺得從民間文化中,去找到民族的自信心是最重要的,而且
空說無用,必需有實際的行動。

問:從今天的訪談中,您對證嚴上人個人,有什麼看法?

答:他是一個非常瘦小、體弱多病、不甚顯眼的人,卻憑著宗教信念及堅
強的意志,做出這麼大的事業,這給了我極大的信心。

尤其他患心臟病,我建議他請氣功師治療,他答覆說「沒時間」。她是被
花蓮的好山好水吸引而選擇此地修行,但卻因忙碌,有十多年未曾去過太
魯閣,我請她暫時放掉工作和我們一起去參觀一下,他的回答也是「沒空
」。

可見證嚴師父的時間、精力,並不為保護自己,而是為社會貢獻,這與百
萬富翁或歷代皇帝求不死藥完全不同。因此我希望能組成大陸最精幹的電
視攝影隊,將慈濟的種種做成紀錄,傳佈到大陸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