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用毅力,換慧命
──許福榞居士來生再續大願
◎張瓊齡
南區慈誠新春團拜聚會上,許福榞師兄一直沒有出現,
眾人心裡明白,像他這樣拼命做慈濟的人,
一定有什麼原因,教他不能來……
耳畔輕輕響起他的聲音:
「我要為慈濟做五十年的工作……」




十七、八歲年少氣盛,終日與不良幫派為伍,打架、滋事層出不窮;

十九歲,父親胃癌往生,他在悲慟中結束學業,身上帶著五百元,隻身北
上;

二十一歲,母親往生,不願依賴兄長,於是服役、結婚自立門戶;正式踏
入社會,業務上的應酬,他整日花天酒地,傷透太太的心。

八十年仲夏,他因過度飲酒而入院。

……


八十年八月下旬,首度胃部手術住院四十五天之後,許福榞再也按捺不住
心中的渴盼,一心想接續臥病昏迷期間,觀世音菩薩所示現的因緣。透過
妻子在旁攙扶,他拄著拐杖,夫妻倆一步一步地訪遍了西台灣廟寺。

在一次次的禮拜過程中,心中的感動卻從未再現;正當身心俱疲之際,他
依稀憶起夢中的觀世音菩薩,最後朝著東方漸行漸遠。

「到花蓮找找看!」他想。於是,無畏於颱風過境天氣,謝卻了親友善意
的勸阻,他仍決意撐起虛弱的體軀,冒風雨東行。「如果一定要去花蓮,
就先到慈濟去吧!」臨行前大姊交代著。

在靜思精舍大殿禮佛之後,他拭去了激動的淚水,透過蔡榮東師兄的引介
,一步一步地,他來到了上人面前。


「毅力」二字銘刻於心


「身體的病、痛、苦,皆繫於心;病體轉好、轉壞,全靠自己的毅力。」
上人招招手,示意許福榞走上前來,對他這樣開示。

領受了祝福,並將「毅力」二字銘刻於心。返回高雄後,他九月份即成為
蔡師兄幕後,並加入慈誠隊。

十月份,在扶輪公園展開的大陸賑災義賣會上,他發心支援音效工作,活
動落幕之後,足足在床上躺了十天;八十一年元月,上人於屏東分會開示
,他自願值勤大殿大門,勤務完舉,他也不支昏厥──。

當時,他還滿心相信醫師的安慰,術後三、四個月就會恢復,他還不知道
,自己是胃癌末期,只剩五年壽命。


身體長癌,心不能被癌啃蝕


「身體長癌算什麼?心不要長癌較重要。」這是他在獲知病況真相後,逐
漸理出的頭緒。

「是我過往的習氣太重,才要經由凡間醫師的手,開腸破肚,將腹內污穢
清洗一番。」許師兄深切體會出「人生只有使用權」。如今,這個軀體,
他認為並不屬於自己,在有限的期限堙A要發揮出最大的功能,「我要為
慈濟做五十年的工作。」他這麼許下心願。

舉凡慈濟的活動,只要知曉,他便竭力參與,除此之外,更憑藉著對於汽
車音響方面的專業知識,與劉登下師兄攜手攬下高、屏地區的慈濟文化下
鄉、茶會的音效及燈光工作。贏弱的體軀,往往得倚靠手杖助行,他卻能
憑著強盛的意志,搬運沈重的電纜、器材。


難行能行,結下許多好緣


師兄的難行能行,看在其他師兄、師姊眼堙A感佩之餘,亦引人鼻酸,一
年多的時間,許師兄結下了諸多好緣。

「他做事很謹慎、考慮周到,每當我們要為音響組採購新的器材時,他總
能提供中肯的意見。」劉登下師兄說。他是許師兄的好搭擋,兩人在精進
道業上經常相輔相成。此外,許師兄並極力延攬精通音響的黃姓友人為音
響組效力,「或許,他有感於自己的身體危脆,有機會便為慈濟羅致人才
吧!」

「同住在高雄,不得相識,卻是大老遠地跑到花蓮,與蔡榮東師兄結緣,
而初步認識了慈濟世界。」

自八十年三月起,蔡榮東師兄伉儷即每月抽出下旬十日回本會任志工,因
此,當許師兄伉儷首訪精舍時,榮東師兄便成了不做第二人想的接待人,
自然,在返鄉後,也成為蔡師兄的幕後委員。


兩個心願都已實現


蔡師兄的幕後有三、四十位之多,許師兄發願要廣傳慈濟精神,使會員總
數突破萬人。「他有兩個心願,一是授證成為正式的委員及慈誠隊員,一
是朝向萬名會員努力;如今真的都實現了!」

還記得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當天,在屏東分會的年終授證、團圓會上──
這個許師兄衷心期盼的大日子堙A他神采奕奕地執行音控勤務;並在分會
拱門前,與同修師姊合影,相貌莊嚴,實無法和一年半前「一天四包菸,
一個月醉二十五天」的舊形象做一聯想。


這一次聚會,他沒有出現


元月二十八日,適逢年初六,高雄施清秀居士府邸,約有二百位慈濟人出
席慈誠隊團拜。眾人陸續入席的過程中,除了一邊和已來的師兄、姊問候
,一邊也盼望著那些還沒到的儘快出現,不過,沒來的人,一定是被什麼
事情耽擱了,反正,要不了多久,一定可以在慈濟的聚會婺I面的。

然而,這一天,許福榞師兄沒有來,大家心堛器D,像他這樣拚命做慈濟
的人,一定,一定是有什麼原因,教他不能來……

終於,眾人見到了許師兄的同修謝麗卿師姊,帶著三位小菩薩,走到了眾
人的面前。身形纖細,神態平和,她定定地說:「我師兄曾發願要做慈濟
五十年,以後,還欠師父的四十八年,讓他兒子來償還!」

原來,就在授證後的第三天,許師兄病發住院,截至元月十六日下午兩點
,此期間出入高雄民生醫院、花蓮慈濟醫院、赴高醫核子掃瞄、於成大附
屬醫院動手術……短短二十天,勞頓奔波,用盡氣力。於台南就醫期間,
曾動員三、四十AB血型的師兄以備輸血,又自血庫請調一百六十五袋共
四萬西西的血液,以應開刀補充失血之需。

儘管有充分的血源,師兄終因癌症的併發症──缺乏血小板,致使大量出
血不凝,以四十二歲壯年往生。


兩百餘位法親助念


「這段日子以來,師兄、師姊所給予我的精神支持與實質的協助,教我深
切地感受到法親之親……」麗卿師姊說。

許師兄乃外地人前來高雄開創事業,其兄姊分別居於嘉義、北部各地,當
他們聞訊後自各方前來聚齊,已屆午夜時分;所幸,有慈濟人就近協助麗
卿師姊料理諸般事宜,並於師兄往生後,即刻展開助念。

是他平素廣結善緣的福報吧!當天晚上助念人士多達兩百餘位,此後數日
至告別式前日,排班前來助念者源源不絕,經常維持在三、四十人。元月
二十七日,假義永寺舉辦告別式,高雄慈濟人約二百一十位出席,並有台
南區師兄一行十餘人前來致祭。當日式場之莊嚴肅穆,誦經的諸位法師亦
表示罕見。


生生世世乘願再來


許師兄的大公子年方十六歲,他珍存起父親的臂章、帽子,決意投入慈誠
隊的行列,以期能和父親精神相續。「但,我們希望他能夠先好好讀書,
協助媽媽照顧好兩個弟弟,學習成為家庭的支柱。」大隊長王榮輝師兄表
示,「至於,許師兄的臂章和帽子,還是跟在他身邊吧!」

而慈濟人心中早有默契,對於麗卿師姊和三位小菩薩的關懷支持,會是眾
人心頭恆常的懸念。

師兄生前有心皈依,卻等不及親聆師訓,上人特賜名「濟乘」,盼他乘願
再來。

啊!福榞師兄,您與慈濟的約定可不是五十年,是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