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起飛或沉淪
關懷台灣原住民專題報導
◎張輕安
今年是聯合國制定的國際原住民年,與原住民淵源及地緣關係甚深的慈濟
,於二月中旬正式成立了「原住民健康研究室」,並召開原住民飲酒與健
康問題研討會,作為對原住民一系列關懷活動的起點與回饋。期望在原住
民前程正值起飛或沈淪臨界點的此刻,能做出最適切的關懷。




自從1517年,葡萄牙人自海上眺望臺灣大喊一聲「I1ha Formosa!」以還
,千百年來,生活在這個「婆娑之洋,海上之島」的臺灣原住民,歷經荷
蘭、明鄭、清朝、日據到光復,他們的生存空間、經濟體制及社會組織、
部落文化,隨著政治力的更迭而遷移、而轉變、而瓦解……

原住民是屬於山川森林、屬於溪流大海、屬於天地自然的,但由於整體時
勢及環境推移,破使他們遠離了大自然。如今,在強勢的現代文明衝擊下
,他們更倍於以往的迅速解組,溶入、淹沒在滾滾紅塵中;失去了自然、
山水、泥土,原住民的生命力逐漸在都市的水泥叢林中,被生活擠壓、滅
損、斲傷,甚至趨於毀滅……

因此,有人說,甚至許多原住民自己也認為──原住民是島嶼的邊緣人,
是次等公民,是落日民族,他們身上都散發著異常濃烈、悲壯淒美的「黃
昏性格」;也有人認為他們是生存競爭下優勝劣敗的失敗者,他們消極頹
廢、自傷自棄,是都市底層的勞動階級;甚至也有少數人,將他們與雛妓
、酗酒……畫上等號;卻少有人去探究真正的原因,聽聽他們的心聲,看
看「真正的原住民」!


他們的努力


不過,他們的部落社會力雖漸瓦解,但他們身上仍流著與昔日射日英雄同
樣奔騰流竄的熱血,他們的生命力依舊狂放熾熱;事實上,在社會各界,
也都散佈著許多自覺性極高的原住民精英,他們強烈意識到在大環境的衝
擊下,自己族群正臨危急存亡之秋,於是他們矢志從劣勢中力爭上游,在
打破宿命的桎梏而有了相當的成究後,他門回頭審視自己族群的來時路與
未來的去向──他們或者默默耕耘自己腳下的沃土,以為原住民爭得一席
安穩之地;或者回到原住民部落,為自己的族群服務供獻所長;或者串連
知識份子及其他民族中關心原住族群的朋友們,為原住民的未來大聲疾呼
──共同為原住民族找出路。


再創生機


「重視教育,從教育中走出原住民的活路來!」──是這原住民秀異份子
共同的心聲與呼籲。

他們不約而同的認為,由於父祖或母親等長輩在日據時代接觸日本人或漢
族較早,使他們重視下一代的教育,是這一代年輕人起步及機會較其他族
人好的原因,而能跳脫出一般人刻板印象中的原住民命運,甚至擁有比漢
人等其他個民族的許多人更寬廣的視野與胸襟。

「受教育的目的,並不完全為了找到好的工作,或賺很多錢,但卻可以使
原住民的小孩子接受較多刺激、較容易適應現代的社會。」拓拔斯(田雅
各)認為,至少能對現代社會的生活方式有所認知,較會保護自己,不易
遭受現代文明的污染,也較不易受傷害。

生命源自於土、根植於水,而森林就是能緊緊攫住水與土的大自然資源。
臺灣的原住民一如臺灣的森林,正面臨存續繼決的關鍵,需要生活自這個
島嶼上的每一個人的保護與培植;而「教育」,又相當於原住民的森林,
是汲取養份與根植土地的力量;原住民秀異份子的自覺,則一如溫煦的陽
光,但樹木的成長仍需空氣、水份、營養及其他多種條件的配合及扶植,
才能長大成林,其間如何施肥、灌概並與適當保護,避免他們受到二度傷
害,均需用心。


關懷與肯定


多年來,有許多民間團體以實際行動關懷原住民,如「臺灣世界展望會」
、「門諾會」,也都累積一定成效與經驗。證嚴上人在多年前就深深體會
到「教育是解決原住民問題的根本大計」,於是在花蓮創立「慈濟護專」
時,即希望提供部份保障名額,供原住民學生就讀,以改善他們的就學、
就業問題;目前慈濟護專六百七十六位學生中,共有七十二位原住民學生


今年是聯合國制定的國際聯合國年,與原住民的淵源及地緣關係均深且廣
的慈濟,於二月中旬正式成立了「原住民健康研究室」,並承辦「原住民
飲酒與健康問題討論會」,做為對原住民系列關懷活動的起點與回饋,期
望在原住民前程正值「起飛或沉淪」臨界點的此刻,能做書最適切的行動


擁有健康,才能充份發揮人生使用權。酒精度人體健康的影響,是慈濟醫
院及醫學研究中心將來的研究重點之一,配合未來「原住民健康研究室」
將是一個重要的研究基礎。慈濟立足於原住民聚居地之一的花蓮,希望透
過這些基礎有個好的開始,能具體適切地繼續對原住民提供關懷、協助與
回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