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由健康出發落實關懷
──原住民飲酒與健康研討會
◎張瓊齡
《關懷台灣原住民專題報導》•之1


今年二月十二日,在慈濟醫院二期講堂,召開了一天的「原住民飲酒與健
康問題」研討會。這場研討會是由行政院衛生署主辦,協辦單位有:台灣
省政府衛生處、台灣山胞行政局、世界展望會,而由慈濟醫學院籌備處以
及花蓮縣衛生局共同承辦。

研討會只是一個開端,旨在引發、凝聚各方的智慧、生活經驗;甚至,在
會中所提出的任何模式、決定,都只是暫時性的,永遠保留一個容許修訂
的空間,以符應事實。

而這種種的努力,最終的歸向,即是──確實地落實到原住民的社區,與
原住民的社區,與原住民的日常生活密切結合,讓原住民接收到切身有用
的協助,以及基於尊重的關心。




公開、正式地以「原住民飲酒與健康問題」為名,舉辦一場結合政府中央
衛生行政單位、山胞行政局、地方衛生行政及基層單位、民間醫學研究單
位、民間慈善組織、人類學界、教育學界、社會學界,以及原住民籍的中
央與地方民意代表、中小學校長、牧師、社工等各方人士雲集的研討會,
本身就是件充滿了爭議、承載了諸多壓力的事。

明白地標舉出「原住民」,是基於界定討論範圍的需要,也就是清楚地告
訴大家,會中所探討的對象,不是閩南人,不是客家人,不是外省人,更
不是外國人,而是原住民。至於「飲酒與健康問題」,是這次研討會鎖定
的目標,與會人士不論從那個角度來探討,基本上,都應扣緊這個主題。

因此,就學術立場來說,「原住民飲酒與健康問題」這個題目本身,是中
性的,並沒有價值判斷的意味。

然而,在研討會當天,隨著一篇篇研究報告被發表、討論,以及與會者所
提出的質疑顯示,這個題目至少產生兩項爭議:

第一:原住民飲酒的程度,是否足以成為健康議題?其成立根據為何?這
樣的根據可信度多高?此種可信度的標準如何、由誰確立?

第二:何以「飲酒與健康」會與「原住民」連在一起?如何確知這樣的連
結是基於實質需要,而不是因襲既有的成見?

在進一步地釐清這兩項爭議之前,有必要先聽聽這個研討會的原初發起人
──原住民籍立委華加志先生的一番告白。


一位原住民立委的憂心


「署長、主持人、各位女士、各位先生:原本,我是第一個階段的討論人
,但是,喝酒實在是誤事,怎麼說呢?昨天,我在台北為我們原住民第一
位通過出國、公費留學考試的青年──孔文吉餞行,他今天就要到英國了
,我很高興,我們原住民的人才要出國留學了!我就跟大家喝了一些酒。
然後,昨天晚上,我又和孫大川這些原住民學者們碰面,打算成立一個『
中華民國原住民文化發展協會』,於是,也喝了一些。我很重視今天的會
,為了要趕七點四十分的飛機到花蓮參加大會,我四點鐘就醒來,而且很
早就到機場,把座位劃好,登機證也弄好了,就在那邊吃早餐、看雜誌,
迷迷糊糊地也沒聽到廣播通知旅客要登機,警覺時抬頭一看──電腦螢幕
顯示班機:『已飛』。所以,我遲到了,這大概是喝酒誤事吧,抱歉!」

「我很關心、也很重視今天的聚會,所以我準備全程參加。我覺得,飲酒
在我們原住民的社會,實在是一大問題,尤其喝酒的年齡愈來愈降低,正
如李來旺校長講的,連國中學生,其至國小的學生也會喝酒,這樣一來,
我們民族的品質一再下降,如何是好呢?身為民意代表,經常受選民之託
出入法院,其中,有許多是肇因於喝酒的案件。各位或許不了解,我們作
民意代表的卻是什麼樣的問題都會碰上。曾經在阿里山鄉有一個非常優秀
的警察,有一天晚上他出勤時遇到朋友,兩人就坐下喝起酒了。後來他的
長官看時間到了,卻不見他人影,沒有回來交班,於是出去找他,才發現
這個警察坐在草坪上跟朋友喝酒。長官要他趕快回去,他大概醉了,竟拿
起手槍對著長官說:「你囉嗦!」雖然槍堥S有子彈,他還是被免職了。
後來他們夫妻倆跑到我這邊哭哭啼啼,希望能夠給他機會。這怎麼行呢?


「飲酒在原住民的社會,不光是影響健康,也造成夫妻離婚,毀了個人前
途。我常常懷念一個台中師範的學長,他是布農族最優秀的人才,若要問
原住民當中誰最有資格第一個當國大代表、第一個當立法委員的人,我認
為就是這位來自信義鄉的金紀文。然而,他因為喝酒過量造成肝硬化,三
十歲就死掉了。」

「我常常在想,是不是能辦一個研討會,討論出具體可行的辦法,然後實
際地改善喝酒的問題呢?剛好有天我在飛機上遇到張署長,我對她提起這
樣一個計畫是不是可行?張署長很重視也很支持,並且認為:解決飲酒的
問題,最好由原住民自己來推動。因此,我就請孔吉文醫師開始策畫,之
後也辦了兩三次籌備會。非常感謝衛生署出錢出力,並委託慈濟醫院來承
辦,還請了這麼多教授來協助推動這項工作。」


意識到危機,主動尋求改善


「常常有人認為喝一點酒沒關係,但是喝了一點點以後,常常就沒有辦法
停止了。就拿我來說,我是個教徒,常常有機會和牧師在一起,知道喝酒
不好;但當我和其他朋友相處時,剛開始我是堅持不喝酒的,然而汽水加
威士忌可以;後來加一點紹興也可以;最後汽水也不要了,完全都變成紹
興酒了。這種來自我們傳統文化、社會文化因素所塑造成的喝酒行為,我
覺得要完全禁止大概是有困難的,但是,怎樣不酗酒,怎麼樣告訴大家喝
酒的害處在那裡?喝酒的藝術是什麼?我很希望透過今天這個『原住民飲
酒與健康問題』的討論會,提出一個具體可行的方式,進一步交給學校、
交給衛生局來推動,然後由省政府衛生處、慈濟醫院來做追縱的工作,看
看一年後、二年後,情況會不會改善,如此將來才有可能收到真正的效果
。」

華委員的這一席談話,相當真實地表達了這次大會背後的根本精神──由
原住民自發性地意識到自身的問題,且基於對自身健康問題的關心,而願
意主動地尋求改善之道。


提出防治模式供各界討論


「在門諾醫院實習那年起,親見許多原住民喝農藥自殺,以及因酒而起的
慢性病例,當時只覺充滿無力感,似乎醫師只能做料理、收尾的工作。」
負責研討會幕後籌備工作的秀林鄉公所泰雅族醫師孔吉文回憶道。

「這些年來漸漸地發現,關於原住民社會文化的問題,在各方面或多或少
已有原住民投入去做,但唯獨『健康』這部分乏人主動關心。」不甘只能
處於被動狀態,孔醫師願盡可能地獻出一己心力,多做一點即多造福同胞
一些。

當華委員知悉孔醫師的想法,又有機緣獲得衛生署張署長的支持,研討會
的誕生便有了眉目。

原本,這會是一場由官方承辦的研討會,然而在蘊釀過程中,慈濟醫學院
籌備處主任李明亮教授,輾轉得知此項消息,即展現關心的態度;當去年
九月第一次籌備會在衛生署召開時,李教授主動參與開會;次月,花蓮衛
生局和慈濟醫學院同在受邀開會的行列中。在此次會議中,並透露出將攜
手承辦此項任務的訊息。

基層方面,幾經磋商,也確實匯集原住民地方上具有影響力、代表性人士
充分溝通、討論後,初步擬出了一套「山地酗酒行為預防工作模式」,以
在大會中提出,接受各界批評、討論,以期待一套真正適合原住民本土文
化的長期防治工作模式的出現。


研討會只是一個開端


從最初的起意動念,到後來為一個具體的研討會之成形而奔走、催生,所
有參與其事的人,不論是原住民本身,或者是關心、認同整件事大方向的
人,都有一個基本共識──研討會只是一個開端,旨在引發、凝聚各方的
智慧、生活經驗;甚至,在會中所提出的任何模式、決定,都只是暫時性
的,永遠保留一個容許修訂的空間,以符應事實。

而這種種的努力,最終的歸向,即是──確實地落實到原住民的社區,與
原住民的日常生活密切結合,讓原住民接到切身有用的協助,以及基於尊
重的關心。

在這樣的立意下,與日後實務工作的促成密切相關的花蓮衛生局,便扮演
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我也屬於少數民族!」


現任的衛生局長黃熾楷先生,正值幹勁十足的壯年,台大醫學院畢業後,
循序漸進,轉往行政工作發展之前,在其專業領域泌尿科方面,已獲緊界
肯定;然而,在進一步地思考未來人生走向後,他毅然地捨棄浸潤了多年
的本行以及穩紮穩打累成的名位、資歷,往衛生行政方面從頭摸索做起。
問起緣由,他只淡淡地說:「人生目標的轉移。」或許,也是不甘於每每
落在療病關係的最下游,企圖從上游、從較寬廣的影響面來做起吧!

「我是個香港僑生,在台灣生活這些年的經驗,親身地體會出身為少數民
族的心情。」黃局長到花蓮有五年,此地地形狹長,鄉與鄉之間往來耗時
,然而,當他用著那一口仍稍帶廣東腔的國語,指著地圖,滔滔對人說明
的模樣,令人相信,將來的實務推動,他會是個有力的後盾。


選定施行與對照村落


這套「山地酗酒行為預防工作模式」,預定在花蓮的秀林鄉首先推展施行


「其實要從山地鄉中尋找兩個地理、人文環境類似的村落,做為施行與對
照之用,相當容易,但是要找到一組像秀林這麼靠花蓮衛生局和慈濟醫院
的,就很困難了。」

此外,負責研擬推動工作的孔吉文醫師,本身即服務於秀林鄉衛生所,天
時、地利、人和具足,秀林鄉自有雀屏中選的因緣。

「我認為秀林衛生所張文進主任與孔吉文醫師的搭擋,會是很好的組合。
」衛生局黃局長分析,泰雅裔的張文進醫師是秀林人,在社區已從事十一
年的醫療工作,對於當地的民情人事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且張醫師本人滴
酒不沾,即可成為一個正面典範,「他們一個有豐富的基層經驗,一個有
公衛訓練及學術研究的興趣,應可相輔相成。」黃局長補充說明。


學術研究與草根實務的對話


雖然主辦、承辦單位抱持著平實的心情來辦理當天的研討會,但是參與的
態度仍是極為慎重的。衛生署長張博雅女士、原住民立委華加志先生、國
大代表高正治先生及省議員楊仁福等首長、代表,均全程列席,以行動表
現了他們對大會的重視。

而這次研討會的細膩之處可從兩方面看出:

一是,邀請各山地鄉衛生所基層醫療人員參與。縱使這項防治計畫短期內
不會發展成政策性地全面推展,然而,大有必要先將整體工作構想、概念
傳遞給基曾人員,並促成相互認識及經驗交流。

其二,則可從專題演講的內容及流程安排看出:研討會雖立意平實,卻也
孕含一個強大的企圖──從學術研究基礎出發,一層層地推演至實務工作
的實踐內容。換言之,試圖營造一場學術與實務之間的對話。

綜觀當天的實況,不容諱言的,學術界有其特殊用語及研究根據,恐無法
讓缺乏相關背景訓練的人理解並產生共鳴;且不同的學術領域間,亦各自
有一套研究基準,因判準不同而出現歧異的觀點是可以預期的;然而,心
存「誠意」,是大家共同之處。

而深入基層的醫療人員、地方人士所表達的意見,則相當容易傳達、理解
,個人的好惡喜怒也每每流露於言辭之間;不同背景的人反應出各自的視
野,也促使場面顯得相當熱絡。

這場集嚴肅的學術討論及草根性的意見大會為一身的會議,有其別開生面
的意義;不過,唯一的缺憾是,部分人士因為不了解學術研究所必要的追
根究柢,誤以為學者們的研究與實際問題不相干,而懷疑學界面對問題的
誠意。


宗教家不捨眾生的悲懷


當天上午,證嚴上人亦以主席的身分,準時到達現場,基於對學術界的尊
重,而委請李明亮教授代為轉達歡迎之意。當所有貴賓致辭完畢,上人則
以一名宗教家的心懷,為整個開場白做了一段結語。

上人說:

「我心堭`常有一個結──我在想,假如普天之下,都沒有飲酒的人,社
會是不是就會變得比較祥和呢?」

「那是我心堶惜@個很理想化的想法。二十幾年來,的確為了飲酒的問題
,讓我有許多做不完的事。」

「在慈濟醫院急診部,每天看到的、送來的車禍傷患,許多是導源於酒後
開車。再從一些社會犯罪案件來看,有的人不喝酒的時候人格十足,酒一
下肚,就鬧起事來了。這些和酒有關的家庭問題、社會問題、人與人之間
的問題,實在層出不窮。」

「我常常這麼想,是不是有什麼方法來戒酒呢?因此我就從慈濟功德會做
起,由慈濟人做起。我們的委員,或者慈誠隊都要守十戒,這十戒堶惘
戒菸、戒酒、戒檳榔三項。」


從慈濟人守戒律做起


「慈濟十戒堶情A我發現最容易見效的,也是這三項,我們的慈誠隊全省
有將近二千人,這二千人有董事長、有總經理,而更多的是一般的人。當
他們聚在一起,不管他們各人過去喝酒、抽菸、吃檳榔或其他不良習氣,
可是只要他想投入慈濟,就一定要完全把習氣戒掉。從這兩千人的實例,
我發現:戒菸、戒酒、戒濱榔,是有可能實現的。」

「我也曾經跟李明亮教授說:我們成立這個研究中心,是不是能研究出戒
酒的方法?是不是能幫助那些不喝酒已經沒有辦法生活下去的人,為他們
研究出某種藥,或是某種治療方式,讓他沒有痛苦,很輕鬆的,在成癮以
後還可以讓他解脫,不再受制於酒精?我也曾經這麼問過教授,我說:『
醫界一直在研究、研究,人們還是在喝、在喝,到底要研究到什麼時候呢
?這個痛苦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解除呢?』我多麼希望研究的成果能夠真正
發生效用,這就是我最大的期待。」

想想一個宗教家不捨眾生的悲懷,看看常人執著己見的罣礙,頓然發覺前
面所言的兩項因題目所引發的爭議,已無著墨重申其義的必要。

合十祝禱研討會的後續工作順利展開。


................................................................................................................................


山地社區飲酒行為
預防工作模式之建立


《摘要》

◎孔吉文醫師(花蓮縣秀林鄉衛生所)
 李明亮教授(慈濟醫學院籌備處主任)


研討會結束了,但原住民健康研究室在各界關注支持下成立,代表著這項
工作將繼續推動。而在飲酒問題嚴重性被普遍接受為一健康議題的過程中
,有一些問題值得我們深思:

當原住民酒癮患者有心戒除酒癮時,他能否在社區中很方便的找到適當的
場所和協助,來幫助他戒除酒癮?或是另一個酒癮患者在家庭屢勸不聽時
,我們是否也能在社區提供應有的協助來支持酒癮患者家庭?甚至進而在
社區中樹立適量飲酒的良好風氣,安排適當休閒和職業訓練活動,增進生
活的適應能力來改善飲酒習慣和促進健康?

長久以來,原住民飲酒問題一直存在且持續的惡化,研討會並不敢期待對
此一複雜的飲酒問題,提出立竿見影的對策;但與其束手無策,不如努力
提出一些工作模式,供大眾廣泛的討論和善意的批評。

原住民飲酒一直為其文化現象之一,但也造成外人對其長久的負面印象。
而因其牽涉生理、心理、社會綜合層面,原因的糾結,益顯對龐雜性和困
難度,使得防治工作更須統合不同層面的專家投入才能見出成效。本模式
同時強調「社區參與」、「過程參序」和其「自發性」。


花蓮縣秀林鄉為施行組


本預防模式實施的地點選擇在秀林鄉秀林村(包含秀林國中、秀林國小)
,而擇定附近某鄉村為對照組。選擇的理由有三點:1.具可比較性:花
蓮縣秀林鄉和該鄉在地理位置和人文環境上均類似,可作為日後飲酒防治
工作評估的比較;2.資源可及性高:秀林村內有鄉公所、衛生所、展望
會計畫區及其他行政機關,在防治工作聯繫和推展上比較方便。3.可近
性高:秀林村距花蓮市約二十公里,位居市區的花蓮縣衛生局和慈濟醫院
等後送資源,均可迅速提供支援。

秀林鄉人口八十年底統計共為一四、三五五人,人口外移情形推測和全省
山地鄉外移人口相似,約占四分之一。就業分布則以農林漁牧業為主,占
百分之五○.六。教育程度仍以國小程度居多,占六成。

在收入方面,因無資料統計,只有山地山胞的收入可供參考,八十年度全
年平均每人所得為九二、一一七元,和台灣省一般家庭所得平均每人一五
五、七三一元比較,僅為後者之百分之五九.一五。

本預防模式乃屬社區草根性的衛生教育介入,社區參予是強調的重點──

1.預防的策略要合乎當地文化背景;
2.預防模式須盡力取得當地民眾的認同和參與;
3.策略的制定因時因地制宜,且須顧及當地資源特殊性來擬定策略。

依此三項原則,制訂出「初級預防」和「早期介入」的目標。


飲酒預防工作策略


☉之一──初級預防:

對象包括社區民眾、國中、小學校以及機關團體。

初級預防在使社區民眾、國中及國小學生能了解飲酒對身體的害處,和對
家庭社區的負擔;並提倡正當活動和提高生活適應能力。

預防工作在靜態方面有:

製作布條、海報、圖片,張貼或懸掛在機構、學校、路口及其他明顯之場
所做長期展示;並依不同目標和對象做階段性的設計,如海報內容可分:
飲酒文化的變遷和價值的重建;孕婦喝酒的壞處;飲酒過量造成的意外事
故和肝硬化等。海報則可表達村中少女只願意與不喝酒的男士交往……等
,以發揮同儕影響力。標語的設計內容如:「不要請小孩子幫大人買酒」
或「不教小孩子喝酒」等淺顯的宣傳文字。文字應力求活潑,若能採用當
地語言以羅馬拼音表達更佳。

在動態方面則可:

(1)針對當地的認同和價值,以其人文地理背景,製作一系列的視聽教
材,如錄影帶。因錄放影機已普遍進入原住民家庭,而錄影帶的流通性大
,複製性高、影響力又強;其造成的影響將可預期。錄影帶內容將以社區
人物為主,如以地方人士、意見領袖乃至於社區民眾為主體,依其熟悉的
語言來表達支持適量飲酒的態度,來達到預防飲酒的目標;或依不同的目
標,仍由社區民眾的參與、表達,來建立和約束社區的飲酒行為。

錄影帶設計一年內製作成八至十卷,每卷三十分鐘──四至六卷針對國小
高年級及國中生,利用學校課程播放;二至四卷針對國中畢業、就業的年
輕人,在社區或家庭內播放。內容將依不同的目標做不同的設計,其主題
可藉由社區民眾的討論來增加參予,和使民眾由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生
活。以下主題可供參考:1.傳統的承接和重新認識──此為自尊之建立
。2.飲酒文化的功能和其誤用。3.不適量飲酒的代價(意外、肝硬化
、酒癮精神病等)。4.飲酒家庭和正常家庭的故事。5.危機處理、壓
力調適和資源的尋求。6.地方人士的倡議飲酒等。

(2)舉辦演講或座談會,邀請地方人士及意見領袖支持適量飲酒活動;
安排戒酒成功個案現身說法,以引起共鳴;並鼓勵村民表達對飲酒的態度
和經驗。

(3)舉辦不喝酒競賽,並將表現佳者列名排行榜,定期嘉獎,以樹立良
好行為的表範。

(4)進行飲酒相關調查,也是早期預防的策略之一。

(5)配合當地電台播放預防工作的進行,幫助適量飲酒的推行。當地民
眾若自行製作的社區生活錄影帶也應鼓勵。


提倡正當休閒與職能訓練 鼓勵社區自發性的節酒團體 


除了以上動靜態的初期預防工作外,另外還可以設計一些替代性活動如:

(1)舉辦社區體育競賽:如衛生杯籃球賽、節酒杯棒球賽等,由各部落
自行組隊相互競賽,並每月、每季舉行比賽,以提倡正當休閒活動,並於
比賽場地張貼圖片和海報做靜態展示。目前秀林村已有青年自組棒球隊,
並自訂公約要求自律,如:打球不喝酒,喝酒不打球。類似社區自發性節
酒團體的萌芽,值得鼓勵和輔導。

(2)技能訓練及輔導就業。可由民政單位提供必要性的協助。

目前秀林國小設置十部電腦,可主動開設電腦班教授簡易文書製作,以提
供半技術性職業訓練。

(3)社區婦女可提供傳統歌舞練習和土風舞等課程,也可提供社區婦女
休閒活動達到預防的目標。


以家庭輔導及認知行為方式做早期介入 


☉之二──早期介入:

早期介入的目的在使飲酒個案在早期接受衛生教育和心理輔導,以使個案
能在觀念、態度及行為上改變飲酒習慣。

早期介入模式的原則有二:家庭輔導訪視以及認知行為模式。

符合下列一項條件即被選為高危險個案,預計挑選五十人為工作對象。而
工作方式則以個案家庭為主:個案家人曾因過量飲酒而致車禍死亡或殘廢
者;個案父母親或其中一位為酒癮患者;曾因飲酒造成職業障礙個案;國
中、小學生曾因喝酒造成逃學或輟學者。

針對個案戶,以公共衛生護士、牧師、村幹事和熱心人士,進行家戶訪視
,預計每二個月不定期訪視一次,共計一年內訪視六次。由公衛護士和牧
師等進行家戶訪視,在增加親切和接受程度,以避免刻意隱瞞和不必要的
抗拒。

六次訪視的工作目標如下:

第一次:進行家戶及相關調查。

第二次:宣導適量飲酒的衛生教育。

第三次:以預先拍攝的相片簿,說明其他酒癮個案因飲酒過量造成的身體
傷害,如意外事故、肝硬化、酒癮精神病等症狀;以說故事的方式來幫助
個案家庭能深刻了解飲酒過量的代價。隨身攜帶的相片簿是進行早期預防
工作的特色。

第四次:以相片說明因飲酒過量造成肝硬化的傷害。

第五次:適應技巧和危機處理,以及如何說「不」的技巧。

第六次:進行相關調查,以作早期預防工作的評估。


強調社區自發性的改善意願和居民的意見及過程參與


行政上的協調和持續,將是整體預防模式不可或缺的條件。檢視目前預防
模式中的現有資源,以下的現象可判斷行政系統的整合是否健全。

(1)本預防模式的特色在於重視「社區自發性的改善意願」,也注重「
意見參與」、「過程參與」。

在研討會舉行之前,慈濟醫學院和花蓮縣衛生局已於八十一年十一月,舉
辦過三次諮詢會議,其中十三日和二十四日兩次諮詢會議,地點在秀林村
秀林國小舉行。諮詢對象包括秀林國小校長、鄉長、鄉公所家政指導員、
村長、牧師及衛生局、所同仁,均先後與會,會中不只了解當地民眾自發
意願,亦提出防治模式反覆討論。預期在地方橫面的聯繫上有一致的意願
和結合。

(2)花蓮縣衛生局在此次研討會和先前防治模式的討論,也表現高度的
關注和支持,成為行政面縱向的有力支持;若能在衛生局所、衛生處和衛
生署有一堅強的連續行政支援,工作推展才能持續。

(3)民意代表也代表地方的意見領袖和行政監督角色,站在關心原住民
健康的民意不斷呼求,將成為行政機關的強力督促。

(4)慈濟醫學院、慈濟醫院在推展上,負責學術單位提供的後援,和醫
療豐沛人力資源的提供,也使飲酒防治有堅實的後盾。

(5)慈濟醫學院的「原住民健康研究室」,將可提供國外少數民族健康
資訊上的分享,參酌國外模式和經驗,提出具體的建議。「原住民健康研
究室」並將培養原住民健康人才,規畫原住民醫療保健模式,及規畫未來
發展。

(6)成立「原住民飲酒防治計畫小組」,由慈濟醫學院主持,結合慈濟
醫院、花蓮縣衛生局、地方人士等專家,進行計畫細部規畫、工作推展、
聯繫和評價等整合性工作。


後續工作與大眾的關心與建議,才是工作的真正開始


總結而論,在原住民飲酒預防模式中的初期預防,其策略不外是以適合當
地社區的方式與表達,來達到社區飲酒氣氛的改變;藉由媒體或其他方式
,讓社區內少數「其實我們不希望你們喝太多酒」的微弱聲音,轉變成大
多數的呼求。

而早期介入的策略,讓熟悉的專業人員在沒有戒心下進入個案家庭,令其
深刻了解飲酒過量的代價,來達到改變飲酒習慣的目標。

本預防模式的建立,乃植基於當地現有的資源和條件下,在社區民眾參與
投入中,以新的科技(視聽媒體)的途徑設計出來的。

模式的提出,不代表工作推展的開始和完成,仍須靠後續工作的推動和社
會大眾及專家學者的關心。歡迎有心人士針對本模式批評指教。


(編者按:本文經編者摘要處理,若需詳細資料,可洽承辦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