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恆常開展友誼之手
──門諾會與世界展望會的經驗
《關懷台灣原住民專題報導》•之2


在關懷原住民的漫漫長路上,有的團體率先起步,
有的團體持久而不懈。
為了充分整合社會資源,探知原住民社會的真正所需,
我們有必要吸取先驅者的智慧與經驗。
在此次研討會中提出的
「山地社區酗酒行為預防工作模式」的建立過程中,
「門諾會」及「世界展望會」的工作經驗,被引為重要的參考。





門諾會】◎張瓊齡


台灣原住民的健康問題,並不是今日才被注意、關心;幾十年來,原住民
社區健康指標的提升,也不只靠政府衛生單位單方面的努力。沿花東線走
一遭就會發現,幾乎是:有原住民的地方,就有教會。如果,我們有機會
進一步了解教會與原住民在實質上的牽繫,就會明白:一幢幢佇立在山林
間的會所,其實是一個個「愛」的象徵。


以部落為單位的義診


一九四八年,基督教門諾會針對原住民社區的需要,結合外籍醫護人員組
成醫療工作隊,進入山地展開巡迴義診。當時兵分兩路,一組針對合中地
區,一組則對準花蓮,每次出診以部落為單位,為期一週。

昔日的原住民社區,多是結核病、蛔蟲、瘧疾等與環境衛生相關的疾病,
義診隊除了診斷給藥,也著手處理水源、蓋廁所、疏通周遭生活環境,另
外針對營養不良,也教導當地居民種菜以補充營養。

一九五四年,門諾中央委員會在花蓮正式成立門諾醫院,當時,這是一所
專為原住民而設立的醫院。至一九五八年期間,不論看病、開刀、住院,
只象徵地收費一元。目前門諾在玉里仍保留一處專為原住民而設的診所,
每周固定有兩天看診,平日則有公衛護士留駐,並到社區中做居家訪視。


社區戒酒計畫


四十五年來,隨著時代潮流的衝擊,原住民社區所面臨的問題,在不同的
階段有不同的展現,健康方面的問題亦是如此,門諾會則順應原住民的需
要,提供協助、輔導。

民國六十八年,曾由一位加拿大籍的護士,推出一項社區戒酒的計畫。計
畫的提出及促成,是因地方村幹事、牧師,意識到該地區酗酒行為的嚴重
性,而主動尋求支援的。當時,這套計畫在秀林、萬榮鄉推行了四年,結
合部落頭目、原住民牧師、醫院公衛護士,透過當地語言或日語,直接與
民眾溝通。有些與傳統觀念不牴觸的保健觀念,可以很容易地傳達;有些
觀念則需要透過宗教的力量,使信徒因信仰而自制。

「不過,通常年長者較容易因信仰的力量戒酒。」服務於門諾醫院已二十
一年的林秀妹督導表示。而戒酒成功者,則被鼓勵出來現身說法,以影響
他人。

早年,門諾會著重在實務工作上,使原住民能夠得到直接的幫助,是工作
人員最大的期望,且加上當年的醫護人員多為外籍人士,他們飄洋過海而
來,就憑著一分出於宗教的大愛,……沒有人想到要留下什麼工作報告、
計畫檔案。

「對於早期的工作經驗,未能完整地以書面紀錄留傳下來,一直是我們的
遺憾。」林督導翻看著當年留下的幾張彌足珍貴的照片,歉然地說。




世界展望會】◎陳淑伶


在台灣本土草根性的社會運動中,原住民問題已成愈來愈被重視的一環。
除了原住民朋友本身對自己族群文化逐漸流失而自我省思,並積極從事各
種如回歸族群或田野調查等工作外,一些長期默默關心此問題的社會大眾
,亦以他們的力量與方法,投注在原住民問題上,此次在慈濟醫院召開的
「原住民飲酒與健康問題」研討會的協辦單位──台灣世界展望會,就是
其中之一。

世界展望會是一個國際性的社會福利機構,一九五○年由美籍的飽伯•皮
爾斯博士所創辦。民國五十三年在台灣成立分會,即著力於協助山地教會
、各地私立育幼院及醫療機構;而在其援助的範圍中,包括了百分之八十
以上的原住民。


深入部落成立計畫區


正當文明人以所謂文明的腳步,開步向前走時,山地部落常常是個容易被
人遺忘的角落,而展望會卻深入山地部落,成立計畫區,從事各項原住民
工作。

正式進入山地部落從事原住民工作十五年來,對於原住民的協助,世界展
望會有其不可抹滅的經驗。

「給他們魚吃,不如教他們怎麼釣魚」這是他們推廣工作的原則。中區辦
事處主任李恩光主任指出,民國七十五年,他們曾針對幾個山地部落,推
出五年計畫區的系列工作,加強對山胞各方面包括:家庭、教育、衛生等
方面的輔導,以及整合資源。

以曾在南投信義鄉推廣酗酒防治問題為例:首先他們在當地做領袖訓練,
然後由社區領袖登高一呼,起帶頭作用,進而逐步推行活動;另外成立公
衛專案組,教導民眾衛生醫療保健常識及酗酒的後遺症;而為轉移原住民
對飲酒的注意力,也設計了許多團康活動。起初,他們在村媮|辦球類比
賽,並提供獎品,以吸引村民的注意,進而鼓吹有興趣者加入,漸漸地,
他們喊出「打球不喝酒、喝酒不打球」的口號,以團體的力量,來約束嗜
好杯中物者。

據該會統計,五年實行下來,飲酒率由原先的百分之五十降至百分之廿五
至三十間。也因為不喝酒,村民有更多時間,可以學習新的農作技術,投
入工作中,去發展新的農技。宜到八十年,該社區已可以不必依賴展望會
肥料、種子的協助,而有自足的能力。於是展望會逐漸將主權轉交給社區
領袖,或成立管理委員會繼續推展。

針對各地不同的差異及各地社區領袖主動提出的需求,他們會設計不同的
計畫,如在花蓮秀林鄉成立「富世計畫區」──因為第一宗雛妓案例發生
在此地,經媒體渲染後,他們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雖然此地雛妓問題不
若傳說般嚴重,但是站在計畫區輔導的立場,他們仍然投注心力在防治及
主動加強訪視、家庭輔導。


問題開放予社區共同評估


展望會社區計畫最具特性的就是「參與性評估」──將問題開放給社區所
有居民共同評估,即便是不識字者,亦能表達他們的意見。譬如村民列出
社區極待解決的問題有:交通、飲水、農業技術改良、兒童營養改善、社
區生活文化、休閒活動等,在有限的經費下,村民共同排出優先順序;而
所有的執行工作,全部由村民自行參與。如此,不僅可解決問題,同時也
可幫助原住民日後再遭遇問題時,也可以仿效處理。

在長期接觸原住民問題的過程中,世界展望會認為,要改變原住民現有的
刻板生活模式,讓原住民的孩子受教育是根本之道。因此,除了現有社區
發展模式外,他們亦在原住民部落推動「資助兒童計畫」,幫助貧困的孩
子就學。

「現在在兒童教育上的投資,讓他們從小走向正確的道路,遠比日後當他
們走偏路,再來導正,所必須付出的社會成本小;所以從小教育兒童,是
當務之急」李恩光主任說。

曾是受資助的學童,如今是該單位社工督導的布農族青年全國成,亦以本
身的經驗指出:「唯有教育,才能讓部落的生活徹底提昇。」


長期而持續的落實關懷


此外,展望會也提倡母語、手工藝、傳統舞蹈訓練,並且採擷各族神話故
事編纂成書;另外,有些部落醫療資源極缺乏,一項「幼互幼」活動的訓
練及「草根良醫」手冊,就是針對兒童設計,教導小孩簡單的護理常識,
以便在發生意外時,兄長可以照顧弟妹,或是彼此可以作簡易護理處理。
目前,該會並積極在部落傳遞愛滋病的認識與防禦資訊。

展望會長期、持續的服務原住民的工作經驗,值得關懷原住民社會的各界
人士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