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人間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甘麗虹老菩薩和他的孫子們
◎張瓊齡
甘老菩薩和往常一樣
推著那部嬰兒車,出來「拾寶」
去年九月,她不知道
從哪而聽來的,說慈濟現在
在做資源回收
而回收所得,要用來蓋醫院
她聽得心動了
想自己年紀大了
萬般仰賴女兒女婿倒也罷了
如果能用這雙手,做點
有益社會的事,不是更好嗎?
這次,她很堅持
不要靠女兒的力量
她要自己來盡這份心




「阿桑,你這麼樣辛苦做什麼?」巷子口擺檳榔攤的少年仔,看見甘歐巴
桑又推著那部嬰兒車,沿街撿拾廢紙箱、鐵鋁汽水灌,實在是令人費疑猜
──難道,阿桑的三個女兒個個不孝,沒有人願意侍奉老母親嗎?

甘麗虹老菩薩停下腳步,望著這個好奇的少年仔,一會而,才徐徐地說:
「人家花蓮有一個師父,伊足慈悲耶,講要起病院啦,我想說,撿些破銅
舊錫,加減湊腳手啦!」

少年仔聽到歐巴桑這麼說,壓在心口的大石頭才落下來──好佳在,剛才
沒黑白問──他慶幸著,不過,念頭一轉,想到世事多歧,人心難測,善
良的阿桑會不會白忙一場?「阿桑,你是聽誰講的,敢正經是花蓮的師父
要起病院?若是給人家騙騙去,卡輸撿撿來給我!」

老菩薩知道少年仔是一片好心,不過,她明白時機未到,說什麼都是多餘
,只好笑笑說:「若是你要愛的,阮才沒那個氣力咧!」說罷,她仍是推
起那部嬰兒車,四處張望,看看,哪兒有人家不要的紙箱,哪兒有人家亂
丟的鐵鋁罐……


撿紙贊助建院


去年九月,她不知從哪兒聽來的,說慈濟現在在做資源回收,而回收所得
,要盡數捐給師父做建院基金,她聽得心動了,趕忙問人家:「借問咧,
什麼是資源回收?」人家就告訴她:資源回收,就是把家裡看過的報紙、
用過的保特瓶和鐵鋁汽水罐啦,各依種類分別收集起來,積到一定數量,
再統一售給古物商。

「喔,是按呢(這樣)唷!」她明白了,她曾經聽女兒談過慈濟,也知道
師父在替社會做事,她很敬佩師父,也很高興女兒能加入慈濟當會員﹔現
在,她聽說師父在呼籲大家做資源回收,心想:自己年紀大了,萬般仰賴
女兒女婿,倒也罷了,如果,能夠用這雙手,做點有益社會的事,不是更
好嗎?

這次,她很堅持,不要靠女兒的力量,她要自己來盡這份心。

盤算好了,她就從自己住的社區做起,在路上,或者垃圾堆,只要看見可
以回收的物品,她都一一拾起,放在那部嬰兒車上,堆滿了,就推回家去
,在自家門前的騎樓下,一一分類堆放。至於菜市場,那可是收集紙箱的
好地方,許多水果販子,會把多餘的紙箱留給她。

「若遇著平平(同樣)是咱慈濟的委員,伊們看著(見)我,就對我說多
謝,更自己將物件捆好,才送來給我呢!」

在社區裡活動久了,連便利商店打工的阿弟、阿妹仔也認得她,有時候,
像是盒裝牛奶過期了,不能賣了,他們會主動跑來告訴甘老菩薩,老菩薩
就會把牛奶盒子一個個洗乾淨、壓扁,然後,收好。

「阿桑啊!紙板啊一斤才幾塊銀?是要撿到何時,才有通(能夠)起病院
?」檳榔攤的少年仔又在問。

「撿紙若會發財,敢有通給咱來撿咧?(哪兒輪得到我們來撿?)」老菩
薩微微嘆一口氣,定定地說。


七個孫仔幫忙做


其實,甘老菩薩也並不怎麼老,今年恰恰六十,她的三個女兒,都已經成
家立業了,這輩子,說正經的,她也沒什麼好放不下的,現在,她住在老
二家,白天,女兒、女婿上班去,她就在家裡帶孫子,「我較伊們將囝仔
攏帶過來,我做夥顧(一起照顧)!」三個女兒,總共有七個孫兒呢!

「阮老的(老伴兒)早就沒去了(往生),自少年,伊身體就不好,我一
個,要飼三個囝仔,要出去做工……」回想起過去種種,老菩薩的眼淚就
不聽使喚,「伊拖我十年,但是,我一點攏沒怨嘆。」

先生往生的時候,家裡窮得幾乎辦不成後事,自然,她用四果祭拜﹔儘管
,她沒念過書,也弄不清楚什麼是正信、是迷信,不過,她知道內心誠敬
最重要。「自少年,我就特別禮拜觀世音菩薩,不會四界(到處)去黑白
拜拜。」

她的七個小孫子,兩個男孩兒,五個小女孩,幾個年紀較小的,站起來一
般高,倒也搞不清楚哪個較大,哪個較小。

平常,七個小蘿蔔頭若是鬧開來,屋頂都會給掀掉,可把老菩薩弄得團團
轉﹔不過呢,孩子們乖起來的時候,也真叫人窩心──他們一看到阿嬤把
回收物撿回來,就會爭先恐後地奔過來,拆紙箱啦、分類啦、把鐵鋁罐踩
扁啦……做得是有模有樣。

「我若要出去撿物件,我攏會跟阮老的(老伴)講話:我要出去資源回收
啊,囝仔和厝,你就替我相顧咧!(你要幫我照顧一下)」老菩薩並不認
為夫婿真的已經離開,她總覺得,他好像,還是常常在她身邊。

起初,女兒女婿並不贊成她出去做資源回收,畢竟,年輕人臉皮薄,怕難
為情,耳根子軟,也聽不得人家的閒言閒語,不過,他們畢竟還是尊重老
人家的想法,不敢當面阻止。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老菩薩的回收物有增無減,門前騎樓已經物滿為患,
自己出入都有困難﹔老菩薩知道要回收、要分類,卻不知道這些處理好的
回收物要交給誰,要經由什麼樣的管道,才能交由慈濟處理?鄰居們見到
這許多紙類堆積在此,大家都擔心,一個不小心,一把火燒起來,怎麼辦
呢?

老菩薩,煩惱心漸漸生起。


錢沒什麼,重要的是一分心


一天,負責高雄三民區資源回收總站,施清秀居士的夫人林玉枝師姊,接
到一通電話,說有位老菩薩,因為回收物沒人去收,恐怕會做不下去了…


林師姊暗自思量,舉棋不定:讓什麼人去呢?這是需要長期發心的工作,
要教誰去呢?

她想到志銘──公司新聘的司機,不過,她沒有把握,這項不屬於公事的
差使,人家可沒義務要答應哪!

沒想到,志銘那麼爽快,一口便答應了下來,第一次去收載,足足兩卡車
的物件,他一個人連搬帶載,一聲都沒吭。後來,有事沒事,他就會繞到
老菩薩那兒瞧瞧,看看,是不是又得去載了……

「志銘仔,我攏叫伊小老弟,我甲(對)伊講,做這,錢沒算什麼,重要
的,是這分心!」甘老菩薩說。

她常常對志銘說起,她做資源回收的種種心情。「我今日出來做這項代誌
(事情),不是為我自己,我問心無愧﹔我收人家的物件,我並沒失人家
的禮喔!」每一次,老菩薩若是從垃圾堆裡翻撿東西,她一定是先將不能
回收的物件整理好、放回原位,回頭才整理自己要的東西。


「阿桑,這攏要給你的!」


和往常一般,甘老菩薩又推著那不嬰兒車,出來「拾寶」。巷口檳榔攤的
少年仔,遠遠瞧見她,便趕忙衝進屋裡,提出一堆鐵鋁罐、報紙、紙箱,
等不及老菩薩走近,他便嚷嚷著說:

「阿桑,這是要給你的啦!以後,我若有物件,攏給你來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