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衣索匹亞11日
◎林偉賢
《衣索匹亞醫療現況實勘》•之二


慈濟衣索匹亞訪問團於當地時間四月十三日上午抵達後,
立即與世界醫師聯盟展開各項工作。訪問團並將每天行程與心得,
透過傳真向證嚴上人報告。由這些傳真內容,
可略窺衣索匹亞人民醫療需求的大貌。





4月13日〉世界醫師聯盟妥善安排,所有活動可合法進行


上人尊前,阿彌陀佛﹕

弟子偉賢暨領隊林堅熙醫師、徐祥明先生、劉春園先生、以及五名紀者(
中央社二名、中視二名、中廣一名)昨天從台北出發,飛行途中,於印度
孟買機場停留時,與尹可凡先生會合;飛機於衣索匹亞今天上午七點三十
五分,抵達衣國首都阿迪斯阿貝巴機場。

下機後,由尹先生陪同,前往新聞有關當局取得批准,獲得正式採訪權,
一切皆可合法進行。而由美國分會前來的潘鳴師兄,亦於同日中午十二點
三十分左右抵遠。全團成員十一人全部會合完畢後,正式展開工作。

目前我們預定的工作進度和相關事項安排是這樣的﹕

慈濟四人及劉春園、尹可凡先生,住在世界醫師聯盟(M.D.M.)招
待所(距機場車程僅三分鐘,和M.D.M.辦公室在一起,日夜都有警
衛,安全無虞),其餘五位記者住宿在市區飯店,距我們車程約十五分鐘
。交通工具完全由M.D.M.提供。

這樣的住宿安排,適用於此地時間四月十三日、十八日、十九日、二十日
等四個晚上﹔自四月十四日到十七日的四個晚上,則因到鄉村探勘,全團
所有的人,都將住在M.D.M.在當地的工作站,水電供應皆有時間限
制,電話通訊則完全無法進行,因此,我們將有四天無法和台灣聯絡。

請上人毋須掛掛念。



4月14曰〉勘察工作正式開始,以信心、毅力和勇氣迎接


上人尊前,阿彌陀佛﹕

此地和台灣的時差為五小時,現在是清晨五點鐘,在臺北,應該是上午十
點鐘了。

雖然是旱季,但從昨天晚上九點到現在,雨一直連續下不停,令人意外。
由於偏遠地區路況受天候影響甚大,我們會以安全為第一考量,勘查工作
將視情況適當調整。

此地工作人員都非常敬業及友善,他們的工作環境克難,卻充滿愛心熱情
及高效率,非常值得我們尊敬與學習。我們昨天抵達時,慈濟旗已經飄揚
在M.D.M.基地的上空,在喬賽( Mr. Jose Fernandes,M.D.M.
衣索匹亞醫務工作負責人,也就是上回至台簽約,那位在此地工作八年,
並娶此地婦女為妻的年輕人)用貨櫃改裝的小辦公室中,掛著上人放大的
法相、台灣地圖,和他們在花蓮參觀時拍攝的相片。我們帶來寫有三種文
字的慈濟標誌貼紙,正式貼在相關的辦公室和已採購的藥貨及交通吉普車
上。

等一下(八點)我們就要從此地出發,預計以四天的時間,拜訪計畫方案
中的兩個主要醫療中心及十個醫療站。

一切已正式開始,我們將以信心、毅力和勇氣完成工作。

敬請上人為眾生保重。



4月18日〉住在海拔三千公尺的基地,嘗到四個晚上沒洗澡的感覺


上人尊前,阿彌陀佛﹕

至今才與上人聯絡報平安,讓上人擔憂掛慮,弟子甚為惶恐。由於完全無
法通訊,不得不如此,萬請上人原諒。

我們已於四月十八日下午四點五十五分(台北時間晚上九點五十五分),
安全返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M.D.M.招待所。

過去這五天,對我們全部團員來說,都是相當難得經驗。晚上住在海拔三
千公尺高的M.D.M.基地,其中一處晚上七點至十點供電,另一處則
完全沒有水電供應,首次嘗到四個晚上沒洗澡的感覺。白天跟著M.D.
M.的工作人員到更偏遠難行的高山,探勘醫療站的現場(有一處因地勢
險峻,四十二公里遠的地方要開四個小時的車),充分體驗到「難行能行
」的真諦。但這對我們而言,只是短暫的幾天,而對M.D.M.的工作
人員來說,卻是要持續三年的生活。實際的體驗,讓我們更能暸解到M.
D.M.工作精神的偉大和辛苦,也更能感受到這些處在偏遠地區的衣索
匹亞人民的緊急需要。

四月十六日下午五點半,我們參觀一處健康中心後,就親眼目睹到一位剛
分娩的孕婦,被四個人用自製的簡易擔架,抬著走了十一個小時的路來求
診。在克難的環境下,看著他們處理的情形,有許多無法形容的感觸,只
有回來後再向上人報告。


骨折病人的固定方式,是以原始的吊石頭方式牽引


四月十七日上午,我們開了兩個小時的車,再走一個小時的路,這是M.
D.M.安排最近的一處醫療站,參觀他們營養師做五歲以下小孩的營養
調查工作。

M.D.M.共選擇了二十個區域,做兒童營養調查,每個區域都必須跋
山涉水,挨家挨戶去做,真的相當辛苦。我們所看到的孩子,大部分平均
身高體重都較差(如有一個五足歲大的孩子體重卻只有十二公斤左右,且
最近兩個月都沒有增加。)這樣的調查對我們的計畫很重要,而此地工作
人員的辛苦程度,值得我們尊敬。

我們另外參觀了一個負責二百五十萬人醫療責任的地區醫院,設備比台灣
一般的中心診所或私人醫院條件還差,病床數還不到六十床,而骨折病人
的固定方式,還是以最原始的吊石頭方式牽引。真是無法想像,但這卻是
真實的衣索匹亞。

由於連續下雨影響路況,五天的時間,我們只參觀了M.D.M.的兩個
基地,及秀縣北方瑪哈瑪達鄉及莫拉利鄉的兩個衛生健康中心、七個正準
備修復的醫療站,及一個要重建的醫療站現場。兩個衛生中心硬體外觀建
築物都還不錯,但內部設備及醫療人員則很缺乏。至於醫療站的位置,就
更為偏遠了,而且裡面沒有醫師、護士,只有一個醫療助理,醫療設備及
醫藥更是乏善可陳。M.D.M.已依照和慈濟簽訂的契約內容,展開部
分的修復工作,希望能儘速恢復及補充其功能。

衣索匹亞的人民非常友善,更需要我們以開放的心胸去接近與暸解。我們
的收獲與感觸正與日俱增,安全也沒有任何問題。

恭請上人勿念。



4月19日〉莎蘭兒童中心對社區服務及提供就業機會,有相當貢獻


上人尊前,阿彌陀佛﹕

由於某些特別的考量,我們今天改變了計畫,參觀了莎蘭( Selam )兒童
中心及衣索匹亞全國最大的黑獅醫院,依然是很深的感觸。

莎蘭兒童中心正是我們要捐贈衣服及鞋子的單位,但至目前為止,還沒收
到機場領貨通知,團員從台灣托運的兩箱衣物也扣在機場海關,希望明天
能順利取回,在離開前親自交給那些可愛的孩子們,否則只好委託M.D
.M.及尹可凡先生代我們轉贈。

莎蘭兒童中心的面積相當大,共四十萬平方公尺,除了收容二百七十位左
右從蘇丹、索馬利亞等邊境,在戰火中喪失父母的孤兒外,還自行創辦了
一所可容納九百位學生的小學及八十位學生的幼稚園(二者皆採收費制)
。另外並有各種機械農具與建築用品、乳牛、蔬菜、花卉等訓練與生產工
廠(農場),在衣索匹亞是相當大規模的中心。

創辦人為一對現年六十歲的瑞士籍夫妻,創辦至今已有八年的時間,他們
營利式的做法,雖然在其他非營利組織間,引起不同的批評及爭議,但就
其為社區服務及創造附近人民工作就業機會而言,確實相當有貢獻。更重
要的是他們的愛心。在該中心收容的嬰兒中,有好幾位是一出生就是愛滋
病的患者(年紀甚至才兩個月大就有發病的徵狀),但在此工作的外籍工
作人員與本地工作人員,都不懼病毒的日夜與他們相處,給予最好的照顧
──他們不僅沒有保持距離,還常常抱著他們、親吻他們,給這些可憐的
小生命最直接的溫暖與關懷。


曾是非洲最好的醫院,但是戰爭破壞了一切


黑獅醫院是目前衣索匹亞最大的醫院,在一九七二年以前,它甚至是全非
洲最好的,但是戰爭破壞了一切,目前雖然有八間手術房,但只有三間勉
強能用,一間真正能用,而真正能用的這一間在進行手術的時候,還會有
手術床下降的情形,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卻又如此真實。

由於經費不足,男、女病患的病床都擺在一起﹔整層樓的患者僅有共同使
用的一間廁所﹔骨折患者使用的固定方式也是吊重物,唯一比鄉下地區好
的一點,是把吊的石頭改成鐵塊。M.D.M.在此地也展開了工作,他
們有一位指導教授在此地實際進行訓練及臨床的工作,並派駐專人協助進
行調查及病房修建工程,只是他們的經費有限,能募到多少錢就努力去作
多少事,但至少他們有了好的開始。

通訊設備是協助M.D.M.醫療計畫很重要的一環,就這一點而言,我
們都有很深的感受,已請他們提供完整資料,回來再向上人報告。

我們在M.D.M.的照顧下,一切都好,萬請上人勿念。

恭請上人為眾生保重。



4月20日〉每人每年所分配到國家給予的醫療經費,約合台幣一元


上人尊前,阿彌陀佛﹕

今天是在衣索匹亞正式行程的最從一天,上午我們首先拜會衣索匹亞救援
暨復建協會的負責人(相當於部長的職級)。所有外國對衣國的援助,都
要透過這個部門的審核批示及監督。我們主要是感恩該會對慈濟與M.D
.M.在秀縣北方進行醫療網計畫的協助,並簡介慈濟發展情形。

下午拜會了衛生部長。自衣索匹亞停戰兩年以來,一切都在過渡中求穩定
,但財源的匱乏,給人民及政府帶來相當大的壓力與負擔。以全國的醫療
總經費佔總預算的百分之二而言,五千五百萬人口,每人每年所能分配到
的醫療經費,僅有此地幣值二角五分(約為台幣一元)﹔而病人到診所去
看病時,光是掛號費就得付五元(台幣二十五元)。另外,由於東歐及蘇
聯解體,吸引了全世界媒體注意的焦點,對於衣索匹亞在戰後力求穩定所
需的支援,反而日漸減少﹔而對衣索匹亞長期性的發展計畫,也甚少投予
關注,因此我們與M.D.M.合作的長期計劃也就顯得更為重要,因為
這是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


以衣人的心情投入援助,才能真正落實關懷


「我們的計劃是跟政府及當地人民共同合作及建設,當我們離開時,他們
仍然能有能力及信心繼續下去,而非從國外帶進一套東西,當外援在的時
候,所有情形看起來都很好,一旦人員撤退時,一切隨之瓦解。」「跟他
們生活及建設在一起,讓他們自己為自己的需要而努力,而非由我們來取
代他們,因為我們永遠都成為不了真正的衣索匹亞人,他們才是﹔這堛
一切都屬於他們。」

這是喬賽的工作理念,也是他力行的方法,因此不論在首都的辦公室還是
鄉下的計劃區,祇有他一個法國人,其餘的全都是衣索匹亞人,而所有這
些衣索匹亞工作幹部,都對他非常信服及尊重,因為他始終能以衣索匹亞
的想法、心情及眼光,全心投入工作﹔就長期發展計畫而言,這是相當重
要的觀念。

我們和M.D.M.的工作人員在今天召開了一個檢討會,雙方都很誠懇
的彼此交換意見。由於喬塞所提的計畫是在一年前擬定的,而這一年來各
方面的變化都相當大,因此有些預算內容需要調整(如本來政府答應購買
的發電機,現又因維修及燃料等因素而不准,祇能使用太陽能發電機),
但對於我們簽約時的總預算,則不會有任何影響。

托運的衣服及鞋子已抵達,因為型號及年齡、性別等問題,無法親自一一
發給孩子,我們僅利用有限的時間做象徵性的發放,這是遺憾所在。

台北時間的這個時候是我二十九足歲生日(用台灣算法已經是三十歲了)
,M.D.M.的工作人員很細心的給了我意外的慶生會,而明天我將在
飛機上度過整整的二十四小時(含機場等候),這情形與我三年前從莫三
比克難民營返臺時恰好一樣,該是我與非洲的緣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