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從「李仔哥」到「李師兄」
李坤良居士的蛻變
◎梁安順
俗語說﹔「三代累積一代傾空」,
曾經因為簽賭「大家樂」、「六合彩」,賣盡家產,落得兩手空空,
還曾一度淪為靠政府救濟的三級貧戶﹔李坤良居士在認識慈濟後,
一改過往習氣,甚至受工廠推舉,當選了模範勞工;
以往當「組頭」時,大家都輕蔑的叫他「李仔哥」,
現在都改口稱呼他「李師兄」了。




民國七十五年,風靡全國的「大家樂」簽賭歪風,悄悄由城市侵蝕到純樸
的鄉村,使村民原本平靜的心,起了大波瀾,生活和工作也跟著發生了變
動——田裡的農務荒廢了,工廠請不到工人,整個村子的人幾乎都沈迷在
一片賭風中。


風光一時「李仔哥」


那年年底,居住在彰化鄉下的李坤良居士,看到村裡老老少少都在玩大家
樂,在貪心與好奇心的驅使下,開始嚐試著小額的簽賭。結果第一次簽賭
,就一舉中了大獎﹔嘗到了這個甜頭後,他從此越簽越大,也越陷越深。

為了能專心於此道,他乾脆把工廠的工作辭掉,將全部時間、精力,用在
求明牌、找牌支。其間幾乎跑遍了南部各地神壇、囝仔公、百姓公廟,也
不知向多少精神不正常的人請教過「特仔尾」——明牌。

由於過去熱心參與過地方神廟工作,尤其進香拜拜一年少則也有十幾次,
因此和神明溝通對話,他最內行。適逢此一風潮,他的這一項專長,一時
間竟成為最吃香的,莊裡的人簽賭,唯他是問,漸漸的,「李仔哥」之名
不脛而走。

盛名之下,他自然也當起「組頭」來。在從中抽取佣金的同時,他看到每
期簽中的人捧著豐厚的賭金回家時,刺激了自己的賭膽,於是一期簽賭一
百萬是常有的事。偶而簽中贏了錢,對賭友出手就很大方,即使檳榔最貴
的時候一粒二十元,仍然買來通通有請,香菸當然更是「吃免驚」的。


賣祖產,淪為三級貧戶


然而,「偶而」總是可遇不可求,風光沒有落魄的久﹔可憐的是,賠多贏
少才是真的。

家中原本少有的一點積蓄,漸漸被他輸光了,招來的民間互助會,一會標
來再一會,依然填不滿別人的口袋。最後,他索性將祖產五分多田地的所
有權狀,拿到銀行貸款,做個孤注一擲。

奈何,愛國獎券於一一七二期停止發行,「大家樂」也因此成為歷史名詞


此時,銀行行員開始向他追討利息,而民間互助會款每月又都迫得緊緊的
。最後他只好將抵押的田地全部賣了還錢。

所謂﹔「三代累積一代傾空」,變賣完家產,最後落得兩手空空,他還曾
一度淪為靠政府救濟的三級貧戶。


去花蓮找「明牌」


走了「大家樂」,又來了個「六合彩」,過去輸掉的,他心仍有不甘,就
像莊裡人說的:「牛坡走失了牛,牛坡找」,他想:再試試運氣吧!此時
雖在電動玩具店找到一份待遇不錯的工作,但所賺的錢還是不夠他玩六合
彩,他的經濟情況也越來越糟。

八十年三月間,有一天村裡的莊文章先生,向他介紹花蓮有位師父很慈悲
,建立了一個很大的慈善團體,邀他一齊去參觀。他想:要看師父多的是
,何必跑到那麼遠?於是藉口不去。五月間,莊先生又來邀請,他還是拒
絕了。

直到六月,他又看到莊先生來邀,他想莊先生年紀也大了,又那麼有心要
引薦,實在不好意思再拒絕了,「花蓮這地方以前未曾去過,去玩玩也好
,也可順便看看是否有明牌。」抱著這樣的心念,他搭上了六月的慈濟列
車。

雖然慈濟列車上有委員介紹四大志業,但因無心領會,他的感受並不深刻


到了花蓮,隔天旱上有隊伍朝山,他雖然不瞭解「朝山」的意義是什麼,
依然跟大家朝得非常歡喜——因為以往經常在各地神廟拜神祈福,他對跪
拜已經非常有心得了,只要能保佑自己平安發財,怎樣拜他都可以做到。


聽那聲音,身心舒暢


朝山隊伍到了精舍,上人剛好出來開示,本來排在隊伍後面的李居士,一
聽到上人開示的聲音,馬上跑到前面來聽個詳細——因為他從來就沒聽過
這麼好聽的聲音。李居士說﹕「當時上人在講什麼,我根本不知道,只感
覺到他說話的聲音非常非常的柔軟迷人,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感覺很遠
的人也可聽見,就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聽到了一樣。我聽了這個聲音後,整
個心都舒暢了,那個時刻心裡再也不會去想有沒有明牌,那種感覺非常好
,無法用言語形容。」

雖然過去也曾聽過許多政見發表會,回來時他都可以一五一十的說給村民
聽,但唯獨對上人這麼美好的話,他心裡只知道非常好,就是沒有辦法表
達出來給別人聽。


回首往事,潸然淚下


當天中午,大家去參觀慈濟醫院及紀念堂時,在紀念堂裡聽到師父的俗家
母親上台說﹕「有一次回精舍見師父,要離開時,師父叮嚀﹔『要把媳婦
當做女兒看,媳婦煮熱的,就吃熱的,端冷的,就吃冷的,不要挑剔。』
」這一段話,深深刺痛了李居士的心。

十四歲時就喪父的李居士,上有兩位姊姊,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當初結
婚時,因為得不到雙方家長的諒解,而太太又沒有和母親結好善緣,太太
端熱的給母親吃,母親嫌熱,自己端冷的去,母親也不吃,最苦的是做「
石磨仔心」的自己——處在母親和太太中間,很難做人。而姊姊們回了娘
家,母女又都有說有笑好親熱,看在他們夫妻眼裡,更是難過。太太終因
婆媳問題而於民國七十三年仰藥自盡。

這種情形不只發生在自己的家,二十年前他所居住的鄉下,村裡十之八戶
的人家都有婆媳問題。李居士後悔著:怎麼自己到現在才認識慈濟,聽到
這麼動人的話?「如果在二十年前,師父的這些話能傳到鄉下的話,那該
有多好!相信能減少很多家庭悲劇的發生。」想及此,他不禁悲從中來,
潸然淚下。


所有惡習,當下改過


有了這次花蓮之行後,他開始對慈濟有新的認識與肯定。在成為慈濟會員
後,每次上人到中部演講及委員現身說法的茶會,他一定專程趕去聽講,
絕不輕易放過。也因此在其間認識了住在埤頭鄉的慈誠隊員鍾銀柱師兄。

經鍾師兄向他介紹慈濟十戒,他決定加入慈誠隊,並且立即將過去簽賭六
合彩、嚼檳榔、抽香菸……等等不良習氣改掉。以前在工廠上班時,他常
遲到、早退、脫班、請假,甚至和人爭吵,因此長久以來受到公司員工唾
棄歧視,是公司上下最頭痛、最不受歡迎的人物。但由於他自覺:「認識
慈濟已經太晚了,再不及時覺醒的話,自己也太沒福報了。」因此這些毛
病也能馬上改過,工作時又比別人更賣力。


慈誠隊員,模範勞工


李居士的這種改變,不但贏得同事們的尊敬,公司主管更注意到他的言行
與工作態度的改善。在八十年十一月加入慈誠隊後,短短半年,八十一年
五月,李居士即被公司推舉為模範勞工,接受彰化縣政府的表揚﹔七月並
升為工廠領班。

這些榮譽與責任加在李居士身上,他絲毫不敢稍有驕慢,反而更警惕自己
不能有損慈濟人的形象。

今年元月,他成為許琇惠委員的見習委員,開始更積極地在公司介紹慈濟
志業。由於同事對李居士個人形象改變的肯定,而更肯定了他所參與的團
體──「慈濟」,因此在公司的一百多位員工中,雖有著各種不同宗教團
體,卻有一半以上的同事加入慈濟,成為李居士的會員。

以前沉迷於「大家樂」、「六合彩」時,大家都輕蔑的叫他「李仔哥」,
現在看到他的轉變,都改口稱呼他為「李師兄」了。「自愛,然後人恆愛
之」──李居士對此感受特別深刻,也更加珍惜它。


失了農田,得了福田


進入慈濟後,李居士的人生過得踏實而有意義,平時除了勸人布施行善、
訪貧、參與茶會等活動外,更於每年十月累積假日,到慈濟醫院當志工。

他感慨的說,以前認為自已所做的是「愛自己好,無歹心」現在所做的卻
是「愛大家好,無歹心」。過去荒唐時,到處祈平安求發財,現在見彿菩
薩則懺悔己過,自我反省是否守戒。以前玩大家樂時,孩子也沉迷於電動
玩具,現在自己改變了,孩子也學乖了。這個世界看在李居士眼裡,是越
來越美好了。

衷心祝福李居士「雖失了農田,卻得著了福田」,盼他多珍惜、多用心,
勤耘福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