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樂生今昔
◎張瓊齡
《樂生的世界》•之一 


在台灣,痲瘋屬法定報告傳染病。民國五十一年,台灣省政府頒布痲瘋病
防治規則,明訂全省的痲瘋病患,其登記、管理、巡迴醫療、衛生教育及
防治宣導,都由樂生療養院統籌辦理﹔將我國近代的麻瘋醫療帶入正軌。

近年來,在政府及民間醫療機構的努力下,痲瘋病已能有效地控制。根據
衛生署統計,去年一年至今,本省新增病患只有一人,在這樣的情勢下,
「樂生院」早已不再收納新病患。

現階段,「樂生」的時代任務已降至最低,應被視為一個歷史產物──那
是幾百個人,用他們一生最後的歲月,將人類六千年的痲瘋病血淚史,在
台灣這個地方,活生生的示現出來……





「樂生」,是麻瘋病患聚居的所在。

打從昭和五年(民國十九年)的「癩病療養所樂生院」,五棟病房收容患
者百餘人起﹔民國三十四年改名稱為「台灣省立樂生療養院」,四十二棟
病房收納患者達九百餘人﹔到如今,六十一棟病房,包括掛名未住的患者
,尚有六百多人。


過去──因應時代需要而產生的收容、隔離機構


早年,當對治痲瘋病的特效藥D.D.S.尚未發明,醫界對於此病的傳
播、預防、治療方式也尚無定見之時,社會對於越來越多被發現罹患痲瘋
病的患者的處置方式,是經由官方的力量,設立一所收容機構,將近些人
嚴格強制地與社會隔離開來。

以當時的時代背景,以及一般人對於防範疾病通俗的見解下,為了保障絕
大多數「健康人」的「安全」,剝奪掉幾百個病因不明的慢性傳染病患的
自由,以求安定「健康人」的心,此種方式別說是站在醫療保健的立場,
單是站在政治心理學、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來看,「隔離政策」是一項必然
的措施。

身處在那樣的時空堙A已發病且被發現的痲瘋病患,注定要過著與世隔絕
的日子。因此,昔日的「樂生」,就是個基於時代要求,所形成的時代產
物。


現在──因時代需求的轉變而成為痲瘋病患專屬的養老場所


然而,時勢所趨,政府衛生行政單位以及長期為本省痲瘋患者投注心力的
基督教醫療體系,配含著醫學界研發出的有效藥劑,以及對於痲瘋病傳染
方式的進一步了解,並有醫護人員長期與患者接觸卻未被感染的實證經驗
為基礎──民國四十八年之後,對於新發現病患,採取「在家門診治療」
方式,也就是派遣醫護人員到病患家中看診,或由病患親至專門醫院持續
門診治療。

通常,一般病人在用藥兩天後,即由開放性病人轉為非開放性病人──此
時的病人本身雖帶菌,卻不會傳染給他人。而根據國際痲瘋病救濟協會宣
布的最新決議,痲瘋患者只要依照指示,持續用藥兩年,兩年期限一到,
方一律終止給藥──因為依據實驗顯示,即使此時病人仍帶菌,然而終止
用藥之後,病菌會逐漸減少至最低程度。

去年,根據衛生署的統計,本省新增病患的人數是「零」,今年,截至目
前為止,也只有一位新病患。這樣的結果顯示,在今天,只有那些未被發
現、未接受任何治療,且帶有極大病菌的病患,才有可能在長期相處的情
況下,對那些本身先天免疫能力弱的人,造成傳染﹔然而,百分之九十至
九十五以上的一般健康人,身上都有抵抗痲瘋分枝桿菌的免疫能力,因此
即使被感染,也不會成為痲瘋病患。

在這樣的情勢下,「樂生院」早已不再收納新病患,目前住院的患者,院
齡絕大多數在四十年以上,有兩位甚至已達六十年。今日的「樂生」,雖
然依舊負擔些許時代任務,因為畢竟痲瘋病在台灣並未絕跡,但其時代意
義已降至最低﹔現階段,它應被視為一個歷史的產物,那是幾百個人,用
他們一生最後的歲月,將人類六千年的痲瘋病血淚史,在台灣這個地方,
活生生地示現、見證出來。


未來──將不再是專門為麻瘋病患而保留的一片天地


還住在「樂生」的最後這批人,隨著他們的年老逝去,終有一天,「樂生
」這個歷史的產物,也要成為歷史的陳跡。就算痲瘋病不會從世上絕跡吧
!但是,今後在台灣的患者,絕少有人會再像這批人一樣,只因為患了痲
瘋,就要大半輩子與世隔絕,被迫聚居在一處,非要在同病相憐的病友之
間,才能坦然地保有一分身為人的尊嚴與誠摯的情誼。

不久的將來,這個療養院的所在地,會因應時代的需求,重新地規劃再利
用,也許仍有部份的病患在此頤養天年,卻再也不會是純然為痲瘋患者而
保留的天地。

能夠告別「樂生」,重回社會的人,多已不在院內了﹔留下來的人,「回
不回社會」這個問題,在這個時候,對他們來說,也談不上是什麼重要的
事。當年,他們還意氣風發,年輕力盛的時候,社會容不下他們﹔如今,
他們已摸索出一套屬於自己的生活模式、人際網路,再要年邁的他們下山
,走入社會,去重新適應外界的那套生活標準,是大可不必了﹔然而,如
果是山下、社會中,具有真心誠意的人,能夠坦然自在地走上山來,就像
和自家人相處一般地談笑、閒坐,真的,還是挺教人窩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