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也是「媽媽成長班」
◎張瓊齡
〈快樂兒童精進班〉.之四


教育的影響力,也許十數年後才會展現,
也許是當下映現,上人嘗言:「做父母的,要能夠把握時機,
為孩子製造良好的助緣與環境,才能讓孩子在菩薩道上,
真正走得穩健而紮實。」這也是此項活動的宗旨。




五月份,隨上人至台中行腳時,曾見九位小朋友在委員聚會的場合媞t講
,其中有幾位,還是用「台語」發音。後來,才知道「快樂兒童精進班」
五月份的活動正是演講比賽,這九位小朋友,是各班的前三名呢!

「為什麼想用台語參賽呢?」雖然在慈濟世界堙A向有鼓勵學習台語以增
進溝通的呼籲,但是孩子們心堶惚蝏簻搦摀o件事呢?

「從小和阿公相處時,常常需要說台語,但是說得並不好,老是有一種怪
怪的腔調。藉著這次參加比賽的機會,媽媽鼓勵我,何不趁機練習,把台
語說得更好呢?」陳文珊是明道國中一年級的學生,在講台上侃侃而談,
台風穩健,到了台下呢?也是個能言善道、落落大方的女孩。

先前所接觸過幾個國小中、低年級的小女生,問的是相同的問題,沒想到
她們在台上唱作俱佳,私下會談的時候,倒是靜得出奇。

沈怡潔還沒上小學,卻已跟著媽媽參與訪貧的工作。在台中分會堙A她就
像條滑溜溜的小魚,一晃眼,便不知游到哪兒去了。要她唱歌給師公聽,
瞧她活靈活現的,儼然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問她為什麼沒參加演講比賽
,她一雙眼睛骨碌骨碌流轉,嘟著嘴說「你不知道我很膽小嗎?」

一百五十個孩子,一百五十種性情。


我的慈濟媽媽


「我對慈濟的了解是透過媽媽漸漸介紹,從小我就沒有了爸爸,但是我有
一個非常愛我們的好媽媽,以前媽媽都以念經來過日子,我想媽媽是用這
種方法來排除對爸爸的思念。」

「自從媽媽認識了慈濟師姑以後,媽媽開始和師姑一起出外去訪貧,回來
時會告訴我們一些可憐的小朋友,有些和我們一樣沒了爸爸,但是他們要
靠別人的幫忙,相形之下,我們太幸福了,師公說:『要知福、惜福、再
造福』」,所以媽媽鼓勵竹找們多存零用錢來做有意義的事,像大陸賑災
、援助外蒙,還有幫忙貧苦及建設基金我們都能參加到,媽媽能走進慈濟
真是我們一家的福氣呀!

「前回參加慈濟學佛夏令營真讓我們回味無窮,一下火車就跟媽媽說個不
停,媽媽見到我們這麼高興也很快樂,現我又參加快樂兒童精進班,我學
會了如何禮佛、如何做蓮花,也讓我更了解慈濟的精神。慈濟都在做幫助
人的事,還有大哥哥大姊姊的帶動歌唱使我們都好高興,連我那五歲的妹
妹也說長大要做慈濟委員,讓媽媽開心的笑了。」

「媽媽說:『不管社會如何,只要在慈濟的大家庭長大的人都會成為身心
健全、福慧雙修的好國民。』所以我長大後也要做媽媽的接棒人,做個快
樂的慈濟人。」──彰化民生國小四年級張集鈞

讀完了張集鈞的心聲,回想起他戴著眼鏡,壯壯的體格,乍看之下和同齡
的小男生,並無差異,但是,也實在是個細膩、懂事的孩子呢!也因此,
令人想探知「身為慈濟人的孩子,他們眼中的父母,是什麼樣的形象呢?


「媽媽以前玩股票,漲停板的時候,菜就比較好吃,跌停板的時候,哈哈
,我們就要吃很難吃的菜!」陳琮閔一邊說,一邊瞄著媽媽的反應,不過
,眼神中並沒有懼怕。

「媽媽進慈濟之前,情緒的確會隨著股票行情起伏,對我們沒有耐心,也
沒有太多心思關心我們,」陳文珊補充了弟弟未說出的部分,「但是,現
在不會了!」她笑得很開心,也很安心,「媽媽雖然變得忙碌,經常要往
外跑,然而,我們相處的時間卻反而增加了,她現在很樂意聽我們說學校
怎樣啦,同學怎樣啦……」準備台語演講的期間,媽媽是她的正音指導。

「媽媽一直很忙,同時要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是,她都能夠把每個角色扮
演得很好,」林宜琳就讀彰化民生國小六年級,是大班組演講比賽的第一
名,當她在演說的時候,連眼睛、眉毛都有表情,「即使,媽媽在加入慈
濟之後,我也不覺得她忽略了我們,我想,是因為她很懂得安排時間,才
能做好每一件事。」

要她想想,媽媽做慈濟之後和從前有無不同之處?想了一下下,她覺得並
無不同,「是不是,媽媽本來就很好?」這一次,她立即點了頭,很肯定
的。


製造良好的助緣與環境


「我是受到稚玲的影響而加入儲備班媽媽行列的。」三、四個月前,我帶
著稚玲去逛街,她見到有人在釣蝦,抬頭對我說: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前
陣子,我們又經過同樣的地方,看到同樣的情景,她卻跟我說:我覺得好
殘忍哦!林貴連師姊在陳述的時候,有一點緊張,也還有一點點激動,不
過,從她的言語神情之間,漾出歡喜。

教育的影響力,也許十數年後才會展現,也許是當下映現,上人嘗言:「
做父母的,要能夠把握時機,為孩子製造良好的助緣與環境,才能讓孩子
在菩薩道上,真正走得穩健而紮實。」

林月美師姊的三個孩子都參加了精進班,她一直是個全職的媽媽,也覺得
帶孩子帶得很高興。當孩子都到了入學年齡後,她開始台中國小的愛心義
工隊,把給予自己孩子的愛心,也分享給其他的孩子們。她為有些孩子之
所以成為街頭遊童,在學校行為表現有所偏差,不能把心思放在學習上,
多是緣於家庭因素;在執行愛心媽媽的勤務中,有時看到一些孩子衣服沒
穿好,滿身大汗地奔到學校,她便幫他們理理衣衫、擦擦汗,孩子們往後
見了她,都會很主動地打招呼。參與儲備媽媽的工作,她覺得是一個自我
教育、自我再成長的機會。


讓孩子活潑中帶有莊嚴


「參加兒童精進班,跟到學校上課,有些什麼不同的地方呢?」相信,他
們在課餘時間所參加的各種學藝性、才藝性的研習,也都給予他們不同的
感受吧?

「到這兒來,似乎師姑師伯的眼睛隨時都盯著你看。」有種壓力吧?李佩
穎點點頭,她與妹妹佳陵分別加入了大班組及中班組,兩人都在演講中得
到第二名。還記得她在演說中提到父母未結識慈濟前的家庭狀況時,她的
媽媽──洪金蘭師姊在台下抿嘴,低著頭輕笑。

「我想,該是一種溫柔的壓力,」美蘭師姊表示,「我們期望慈濟小菩薩
能夠活潑中帶有莊嚴。」這大概是和學校教育的宗旨最大差別所在吧!

「這堛滿y老師』比學校的『老』,也比學校的『好』,」陳文珊先做了
結語才說原因,「雖然學校的老師也對我們很好,但是,老師只有一個人
,沒辦法照顧到每個人的需要,在這兒,我們一班有好幾位班媽媽。」

「課餘時間,我要學習好幾種不同的課程,大多都是我自己很想學習的,
也有一些課程不是那麼喜歡,但卻是必須學習的,我還是會讓自己去接受
。」林宜琳這麼說。

並不是所有的孩子在面對壓力、面對不喜歡的狀況時,都會採取抗拒、採
取逃避的方式;是不是讓孩子們彼此交流、切磋一下呢?


成人在此學習「年輕」


經常聽聞慈濟人是經由這樣的反省而改善家庭氣氛的──「為什麼我能夠
愛別人的孩子,卻不能愛自己的孩子呢?為什麼我能夠關心別人,卻不能
對家人溫言軟語呢?」不過,也有很多慈濟人,是拿出愛孩子、愛家庭的
心,來關懷普天下的孩子、普天下的眾生。

「曾經有一個照顧戶對我說,來生希望做我的孩子,以報答我對他的關心
,我聽了很震撼。又有一位和我年紀相近的師兄,見到我都叫我『陳媽媽
』,剛開始我心想,自己看起來很老嗎?」慈傳師姊家在三義,她也來台
中擔任班媽媽一職,「我細細思量,或許自己很有『媽媽的味道』吧!所
以在尋找班媽媽的人選時,就想到了我。」「孩子們到這兒來學習成長,
我們則是到這媥Е艀~輕。」師姊最小的孩子都上高中了,她在家堿O「
好好」媽媽,一直堅持要溫和地對待孩子,現在,則把這分溫柔帶到慈濟
,分享給更多孩子。


持續相互學習成長


「剛才聽了女兒(林宜琳)的心聲,我心堳傮P動。我想,這是孩子自己
的因緣,能夠在很早的時候,將清淨的本性啟發出來。」李阿利師姊款款
地述說著。至於「委員彼此之間,原本不甚相識的,也因為著活動搭配的
需要而更熟悉、更熱絡,透過這整個投入參與的過程,能夠讓家人和孩子
看到媽媽在成長,我想,這是最大的收穫。」

原本,大家抱著奉獻、付出的心情,為實踐「佛法向下紮根」的理念努力
著,然而,當眾人集結各自的專長、經驗,一同嘗試、模索,共同開創出
一個前所未有的新經驗,為慈濟的歷史又跨出了一步時,這才發現,原來
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又被成就了一些,誠如廖芳美師姊所言,「這是兒童
的精進班,也是媽媽的成長班」所謂全人的教育、所謂健全的教育,該是
一種讓涉入其中的人,不分老少,都能一直保持在互相學習與互相成長的
狀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