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月眉山上芳草碧
◎張月昭
大家同心協力地把曾老先生的新家佈置起來,
莊嚴素雅的小佛堂前供上鮮花及代表平安的蘋果、祈祝旺來的鳳梨、
代表健康長壽的桃子,加上代表圓滿如意的「圓仔」,
大伙兒在曾老先生帶領下,一起燃香互助健康平安、
興旺圓滿歡喜熱鬧的氣氛彌漫著往昔闃靜寂寞的山巒……




車過花蓮大橋,順著花東海岸公路往壽豐鄉月眉村的方向直駛,沿途左側
碧濤萬頃,波光瀲灩,右側山岩壁立,風光絕美。

時間是五月二日星期天的早晨,九人座滿滿一車的人懷著郊遊踏青的心情
談談笑笑,竟錯過右轉的路;車子折回來,轉入右邊小徑,迂迴曲折地順
著山勢環繞。路過一片墳區後,又顛顛躑躑地翻過數個山頭,終於到達小
徑的終點,在一座山的山頂停了下來。若非師姊帶路,真讓人懷疑這樣偏
遠的山巔居然會有人居住。

下得車來,兩旁濃綠的大樹逼入眼簾,仔細觀察,卻發現栽種得整整齊齊
,顯然是人工林區;順著夾道的綠竹林小徑往下坡走,經過一堆鐵罐、鐵
器回收物堆放處,終於到達慈濟功德會援建戶曾尚錫先生的「家」──幾
塊石頭壓著破舊的塑膠布,覆在粗細不一的竹筒上,簡陋的程度出人意料
,但這就是曾先生的餐廳兼起居室;他的臥房在數步之遙,一席竹子搭的
床,距地約一尺,上覆塑膠布,大小長短僅夠容身。

不遠處,則豎立著幾排預鑄水泥板,只差屋頂和門窗,就是一間嶄新的簡
易水泥屋了。

觀察了半天,空山寂寂中,跑出了三隻狗吠著來人,似歡迎、似戒備,又
似在叫著主人;花了這許多的時間、人力上山來,主人卻不在家,正討論
著是否要打道回府或上山碰碰運氣找找看,這時主人卻從山上跑下現身了
,瘦削質樸 的臉上滿是驚喜,「聽到狗叫,我就猜是你們來了,沒想到
這麼多人!」


月眉山上墾荒


七十二歲的曾尚錫老先生是廣西人,在老家有不少田產及林地,受完小學
教育,他就在家中幫農,料理田產,日子過得踏實而自在。

不過,在烽火連天的時代,好日子總是不能長久;十七歲那年,曾尚錫就
在戰火驅迫下從軍了;民國三十八年,他棄下劫難中的家園,孤零零的隨
著軍隊飄洋過海來到台灣,過著行伍生涯。

曾尚錫退伍後,曾參與橫貫公路開路工程兩年,直到公路完成,民國五十
七年他才上山來。

儘管關山阻隔,但一個深受傳統薰陶的中國人,是不會忘鄉或忘掉生命本
源的生活形態的。曾尚錫像一片飄零的落葉來到月眉的深山,在此處鍾靈
毓秀、人跡罕至但景致頗似老家的好山好水的山區生了根、落了戶,過著
一如廣西老家莊稼漢般的生活。

他並未領取為數僅數百元的退伍金,卻以開山闢路,用生命與鮮血換得的
報酬與畢生的積蓄,向林務局承租了三甲多的保安林地,獨自在山巔水湄
開荒墾地兼造林。

他先買了六千棵桂竹苗開始栽種,但前兩次因經驗不足及土質不合,幾乎
全數乾死。他並未因此放棄,更勤苦地到山澗溝渠中取水澆灌,花了三年
時間,共種了三次才種活,十八萬元的積蓄完全用罄。所幸他生活簡樸,
必要時,就下山受僱割割香茅草、打打零工,賺取微薄的工資補助開銷,
維持最基本的生活。

十二年前,林務局放租造林,生性勤勞的曾尚錫又承租了一些地,自己動
手將長得最好的桂竹砍下出售,換得相思樹、銀合歡、麻竹……等樹苗,
曾老先生說:「它們跟我一樣,邊種邊活!」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曾尚錫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幾塊石頭疊個土灶,撿個柴火,每天傍
晚才煮頓飯,日常食用就靠種些豆子、黃瓜、玉米、菜瓜……等蔬果雜糧
糊口而極少葷食;憑著故鄉生活的記憶,他並且走了數小時下山,再坐客
運車到市區,買了石磨扛上山來磨玉米粉,做玉米餅吃。生活過得簡單,
能填飽肚腹就好。

大概是他上了年紀,勞動量大,每餐吃的又無非是些竹筍雜糧,營養不均
衡,加上水質欠佳,他的體力逐漸衰減,雙腿也患了痛風而不良於行;民
國七十五年他更大病了一場,曾一度住到榮民之家。但一生勤勞的曾老先
生過不慣四體不勤,菜飯有人張羅的生活,他說:「我好手好腳的,幹嘛
要到榮家被供養?每天跟著人家吃飽了睡、睡飽了吃,要不就打牌、串門
子……人哪,還是要做點工比較好,越做越高興,越做越健康!」

的確,他是比榮家的同袍們要健朗多了。於是他又回到了月眉老家,不過
,每月多了一份榮家補助的生活費,日子過得稍安適些;腿病發作時,就
看看書報打發時間。


颱風毀屋,搭起竹篷


最困擾他的,就是住的問題。

剛到月眉山上時,他自己搭建的茅屋只住了三年,就被颱風吹垮了;好在
那時身體強健,於是再蓋了一間更堅固的房舍,擬做為永久的安居處所。

民國七十九年,歐菲莉颱風肆虐,花東地區受害尤烈,曾尚錫的家也被水
沖走了,本會曾前往慰問,並致贈慰問金二萬元。

曾尚錫僥倖逃得一命,卻落得無家可歸,生活雖暫時不成問題,但他面對
滿目瘡痍的家園卻無力重建,只好一面申請社會局的援助,一面搭了一處
僅能容身的竹篷棲身。竹篷的大小約一尺半乘四尺,高兩尺,但底層熱高
一尺防潮,因此他每天起臥均需橫著身體鑽進鑽出,而且山區濕寒露重,
兩腳常被露水凍得腫脹潰瘍,甚至發炎潰爛成一個大洞。

自歐菲莉颱風過後,由慧美師姊負責的第五組委員即經常老遠地上山去探
視他,每當颱風下雨時,慧美師姊更是擔憂,不知遺世獨居的曾老先生是
否平安無事。有一次過年期間,曾老先生因為腳痛無法補充糧食而斷炊數
天,託人通知林慧美師姊,慧美師姊獲悉後焦急異常,傍晚下班後即買了
米、麵、餅乾……等乾糧,並到中藥行買了治痛風的中藥連夜摸黑上山。
山區路況不好加上晚上視線極差,經過墳區時更是心驚膽寒,但存著一念
助人之心及對曾老先生的關懷之意,慧美師姊便提起正念,鼓起勇氣送抵
山頂給曾老先生吃,並為他煎藥、敷藥,令曾老先生感動莫名。

師姊曾提議安排他去仁愛之家或榮家,獲知他喜歡獨居勞動,不肯離開他
胼手胝足墾植出來的這片世外桃源後,便立即為他向慈濟花蓮本會申請建
屋補助款項。


慈濟人協助建屋


本會核下建屋補助款後,慧美師姊多方聯繫拜託建商興建,但總因為路途
遙遠且路況太差、不符成本等理由而遭拒絕;這次連夜探病送糧的事件發
生後,慧美師姊更加鍥而不捨地加緊尋找建築商,希望能盡快找到一位善
心人士願意發心為曾老先生建屋。

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去(八十一)年十一月,以承包慈濟在花蓮許多工
程的水泥柱、刺絲網、圍籬多年的「合發水泥加工廠」老闆傅明德先生答
應了下來,慧美師姊才算鬆了一口氣。

傅老闆伉儷是埔里人,原經營磚窯廠,十年前遷到花蓮才轉業包工做預鑄
水泥板的簡易房屋;約四年前,他受慈濟委員貞勵師姊之託,為照顧戶蓋
一棟房子,因而對慈濟有進一步的認識,並成為貞勵師姊的會員。

傅老闆對於上人的悲心及慈濟醫院在花東地區發揮的醫療照顧功能深為讚
佩,因此對慈濟相當護持;傅太太每天守著店務無法出任委員,但也會極
力把握機會幫忙勸募。近年來,他們逐漸將生意重心轉為單純的圍籬、水
泥柱工程,較複雜的預鑄水泥屋幾乎已不再做,但慧美師姊一提起曾老先
生的苦境及遙遠難行沒人願意承建的情形,傅老闆就義不容辭地一口應承
下來了。


小屋大放光明


傅老闆答應後即抽空上山實地勘察了建築基地,終於了解到該工程的困難
,非有相當能耐確實無法蓋,但仍決定要幫到底。進行這項工程需克服的
困難不少:建築基地過低易淹水且不太平整,需先填高並整平;需先有電
才能作業;山路有許多地方已流失,且未舖柏油的小徑泥濘不堪,也需拓
寬並以石頭填平,才有辦法運送建材……

曾老先生及慧美師姊見傅老闆沉吟許久,心裡都七上八下,怕事情有變。
一聽到傅老闆說過完三月就可以施工,實在是喜出望外;當下便商量好從
次日開始進行施工前的前置作業。

慧美師姊在市區找到了另一位極熱心的會員──「華陽水電行」老闆邱榮
華先生,願意負責水電工程;勤勞的曾老先生則高興地每天挖挖扛扛,自
己填土、整地。

為了曾老先生家的水電,水電行邱老闆也頗費了一番曲折。他首先代為向
電力公司申請供電後,帶著電力公司的人員上山跑了一趟,確定可以空地
名義申請較便宜的電力,第二趟又陪著電力公司人員牽置電線。

四月八日清明節當天,他又帶了日光燈上山安裝妥善,於是,曾老先生住
了二、三十年均為闃黑長夜的月眉山頂,首度大放光明。慧美師姊又在銀
行為他開戶存入一千元自動轉帳,免得他每月需花四、五個鐘頭來回繳電
費。

有了電後,傅老闆便帶了三、四個工人開始運送砂石整修道路,以便施工
,後來他見曾老先生自鑿的飲用井水未加蓋,浮有許多落葉、雜物,未經
淨水處理,衛生堪虞,且要用水還需拖著病腿去提甚不方便,便主動地為
他裝上抽水馬達、水管及不鏽鋼的儲水桶,讓他在家裡打開水龍頭就有水
用。


綿綿春雨,滴滴汗水


時值四、五月,春雨交梅雨連綿不絕,建材的運送極度不順,原本就坎坷
崎嶇的路面更加泥濘不堪,卡車載重,稍一不慎就陷進泥溝中無法動彈。
若載的是砂石,傅老闆會請司機就地傾倒下來舖路,以減輕卡車重量容易
脫身,否則只好走路下山,到花東公路上搭計程車到市區叫吊車拖吊。據
傅老闆事後回想,這樣車陷爛泥的情形應該不下十次之多,而且有時乾脆
用搬的、用扛的。施工過程備極辛苦,以正常工時七、八天就可以蓋好的
房子,卻花了一個多月才完工。

「頭家啊!起(蓋)這間厝這麼辛苦,路頭這麼遠又難走,又沒有賺錢;
以工作天算,做別的工程可以賺好幾倍的錢,你為什麼要做這麼吃力的事
?乾脆錢還他們,不要做算了!」有時候,工人也會發出這樣的抱怨,但
是,傅老闆總是安撫他們說:「沒關係啦,功德會都是在濟貧救人,看看
師姊們的熱心虔誠,人家跟曹先生也是非親非故都能這樣奔走,這種團體
實在不簡單,我們做得到的事情,有困難盡量克服,務必要完成它!」傅
老闆自己也動手加入工作行列。

由於工作辛苦、勞動力大,在那前不搭村後不著店的山堙A午餐就成了大
問題,傅太太就為他們準備便當。有時候傅太太一早做好數個便當卻下起
雨來,只好取消上山,傅先生夫婦倆只好分兩頓把便當吃完;有時清晨陰
霾的天氣稍後卻轉晴,傅先生臨時決定要出發,傅太太也需變出便當來。
施工期間她也備極辛苦,但她不以為意地說:「我沒有辦法幫他做,我能
做的就是準備這些便當而已!」

這項艱困的工程讓他們夫婦倆結識了許多慈濟的朋友,也增進了他們夫妻
及僱工間的感情。因此,十餘坪大的兩間房子在五月下旬終於完成時,所
有的人雖都有如釋重負的輕鬆,但在欣慰之餘,竟也感到若有所失。


搬新厝,吃湯圓


六月二日上午,慧美師姊率第五組師兄、師姊、傅老闆等共十六人,分乘
四輛車浩浩蕩蕩地冒著雨上山為曾老先生慶祝新居落成啟用;車上滿載了
精舍結緣的兩床新被、薏仁粉、豆元粉、豆豉、豆腐乳及師兄師姊準備的
、油、麵條、餅乾、奶粉、新的拼裝床舖及一位會員提供的新電鍋……,
連衛生紙、天然洗潔精都一應俱全。聽說曾老先生也唸佛,經營佛教文物
流通中心的楊土平伉儷也贈送西方三聖圖像、佛龕、佛桌、佛珠……等佛
堂用品做為賀禮;黃麗照師姊則準備了三色鮮果;慧美師姊還煮了一大鍋
湯圓,大伙兒如辦喜事一般,高高興興地上山去。

途中,由於部分路面已被雨沖壞流失,加上天雨路滑,黃鳳娥師姊的負載
過重在爬坡時上不了,於是同車的三位師姊只好下車步行,讓車子慢慢走
。就這樣坐一程、走一程,好不容易才到達曾老先生的新居,大家才終於
瞭解到工程的艱鉅,更加佩服傅老闆堅毅奉獻的精神。

大家同心協力地把曾老先生的新家佈置起來,莊嚴素雅的小佛堂前供上鮮
花及代表健康長壽的桃子,加上代表圓滿如意的「圓仔」,大伙兒在曾老
先生帶領下,一起燃香互祝健康平安興旺圓滿,歡喜熱鬧的氣氛彌漫著往
昔闃靜寂寞的山巒,師兄師姊們均感覺:「真的,比自己家搬新厝還要歡
喜!」


一個結結實實的家


曾老先生純摯誠樸的臉上一逕笑得合不攏嘴,中午,大家團團圍坐吃湯圓
,更令他欣喜激動,他說:「這山上從來沒有這麼多人一起吃過飯;以前
只有跟我一樣領終身俸的村幹事夫婦不嫌棄,來這裡跟我一起吃過三頓飯
。」「特別感謝功德會的師姊、委員們,跑了無數趟來替我張羅蓋屋,更
感謝傅老闆的艱辛,真心的做,一點都不馬虎!」「你們準備的太周全了
,吃的、用的,一年都用不完,感謝……感謝……太感謝了,我沒什麼可
以報答;雖然我這個腿啊,有點不大當家,但只要我身體健康,以後也要
多做好事!因果報應的事,我以前當兵在軍隊堿搕茼h了;真的應該做好
事,而且要說到做到,在我老家,我的母親和伯母也是吃素拜佛的,有了
佛堂,我以後也要多拜佛!」「以後我老了,這裡沒人住,功德會如果也
有那吃素拜佛,沒地方住的人,也可以來住!」

由於歡喜,由於感恩,曾老先生今天說的話可能比他數十年住山上以來加
起來還多。

曾老先生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安居的「家」,不怕颳風、不怕下雨,不必怕
颱風,更不用「凍露水」──一個結結實實的家。

「那埵陪W難,我們就把援手伸向那堞w─無論山巔水湄」;回程,師兄
、師姊們還沉浸在曾老先生的辛福與喜樂裡,心中充滿了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