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清流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相握的手
◎郭馨心
編按:內湖國中「勵志社」,是該校輔導室與慈濟委員合作,
針對行為特殊的國三應屆畢業生舉辦的小團輔。
設立兩年來,在大家的攜手耕耘下,用「愛」開啟孩子的心門,
希望陪伴這些徬徨的孩子,走過一段崎嶇少年路。




「老師,我考取了,考取公立高職了耶!」看到阿青滿頭大汗,眉開眼笑
地站在我面前,我又驚又喜。這個孩子真的做到了,他沒有讓我白疼,我
們的手緊緊相握著。


和他們在一起


記得第一次見到他,印象中他是胖胖黑黑的,兩道眉毛幾乎皺在一起,總
是低著頭,不正眼看人,跟他說話,只用「好」、「不好」、「是」、「
不是」、「有」、「沒有」,或是點頭、搖頭回答,不肯多說話,而且眼
光看別處,不知在想什麼?

上國三時,他與班上另四位同學,一起列入小團輔的名單中。

這個勵志小團輔共有十三位同學,開學後,每週三中午十二點四十分到下
午二點,周元師兄和我定期來跟他們相處在一起;偶爾我們也會請慈濟其
他師姊來,徐美華、孫淑妙、林淑真、楊吉美、陳琇琇、邵照馥等,都曾
到校與孩子們結緣。

孩子們個個都很聰明,只是個性較強,活潑好動不願受拘束,有的則是不
被關心,患了缺愛症,而他們共同有的表現是易衝動、有攻擊行為、不喜
歡讀書,常逃學、抽菸……在瞭解了他們之後,我們不斷的努力,慢慢地
彌補了他們不足的愛和關心,並進一步希望引導他們由「付出」中,體會
知足與感恩。

周師兄諄諄善誘,用關心、用鼓勵、用深情、用心血、用上人的法語,盡
其所能,竭其所知,不斷地以愛的養分,填滿他們的心懷;師姊們則用故
事、用實例、用親身體會的心境,與他們分享「付出」的快樂。慢慢的,
一個個都能打開心門,將內心的話吐露出來。


傾聽「大朋友」的心聲


阿建曾是一個非常痛恨爸爸的孩子,他希望自己趕快長大,考上警校,然
後用槍親手將爸爸殺死,以消除心中的怨恨——因為他認為爸爸對不起媽
媽和他。

他從幼稚園就學吸菸,上國中時,每天要抽兩包以上。與我們相處一年後
,畢業之前,他已將心中之恨消除,也發願要助人,現在一天只抽兩支菸
,他表示會努力的戒掉,而且將來想讀高職,學習一技之長。他說,周元
叔叔的一句話對他很受用——「你說的話可能有道理,我要調整自己」他
以這句軟語面對他人的挑釁時,不僅平息一場紛鬥,也息去自己心中的瞋
火,因此他認為,這是一句保護自己的良語。

阿信長得很帥,也很愛漂亮,頭髮染了色,前額處燙得卷卷的,他寧願被
記過處罰,也不放棄美帥的造型。家境好、脾氣大、沒耐心、好使性子、
打架……,而不管發生任何事情,只要一通電話,家人馬上趕到,他是個
被嬌寵的孩子。

阿信很講義氣,我們用鼓勵、開導、讚歎待他,慢慢地,他學會了寬容、
關心別人。畢業前他發願:要好好念書,將來做個大律師保護青少年,為
青少年謀福利。

阿豪在班上有攻擊行為,是個單親的孩子,母親雖然疼他,但自小就離開
家,父親終年酗酒,只有奶奶照顧他。以往他的人生沒有目標,得過且過


他很愛美,時常為「護髮」跟生教組長玩「捉迷藏」,有一次被送到訓導
處,態度非常強硬,當我走來看到他時,他迅速用雙手將臉矇住,連說:
「沒事、沒事」。

我得知他是為「護髮」而被處罰時,即偷偷的塞給他一百元,輕輕告訴他
:「我想是你爸爸忘了給零用錢,所以你才沒去剪頭髮」他說:「不要、
不要,我有錢,我不能拿你的錢,我保證明天一定剪來給您看。」

第二天,他笑瞇瞇地站在我面前,指著他剛剪的頭髮。我讚美他:「現在
的你,比昨天更帥。」從此,他每天大大方方的由正門走進學校。

阿銘長得矮矮黑黑的,很容易衝動。他說,當他看到「人間有情,慈濟有
愛」的活動後,想及以前曾住在地下室,過著陰暗的日子,要不是媽媽不
辭辛勞的工作,現在那有房子住,所以今後他發願要用功讀書,將來報考
大學,努力讀書報答媽媽。

阿益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從小爸爸就往生,媽媽在自助餐廳幫人工作,
為了照顧五個孩子,早出晚歸,非常辛苦,也沒時間管教孩子。放學後,
他就成了鑰匙兒,所以常找朋友玩牌、打電動玩具……。在外面為了怕被
人看不起,於是一味地逞強,後來變成小「大哥」,荒廢了課業,因而休
學一年,國三復學時,進入勵志社。

第一天上課,師姊形容阿益好像美國的瑪丹娜——因為他頭髮很長,耳環
戴一邊,褲腳一高一低,半躺在地板上,一付漠不在乎的樣子,手臂腳上
都刺青。以往除了導師的課,他全蹺課,在慈濟社他是不缺席的,然而,
去年十月底,一次上完課後,即不見他的人影,我找老師、同學問,都不
知他的下落,後來請輔導主任幫忙詢問,幾經接洽,才知他因事暫被留置
土城觀護所。後來接到他由觀護所寫回的信,懇請生教組長向同學說:「
歹路不要走,歹子不要做」,到了那堙A才知道當學生很好。

十二月的一天,輔導處周仲煜主任、林如娟組長、周元師兄和我,同往土
城看他,當他看到我們送去禦寒的衣服時,感動得嚎啕大哭。

幾經波折,阿益被保釋出來,在他「失蹤」那段期間,弟兄中有一位孩子
起來代他「大哥」之位,此時他雖表示退出之心,但別人不相信,硬是將
他打傷住院。周元師兄和喬秋萍師姊聞訊趕去看他,安撫他的情緒後,問
他有何感想,他說:「這是因果報應,自作自受。」他的哥哥本想找人報
復,但經我們一再勸導「愛他,不要礙他」,才將一場打鬥平息。

此後,慈濟課他從不缺席,我也帶他到花蓮參觀,他開始助人、行善,在
學校做義工。

徐美華師姊說:「阿益的改變是有目共睹的,瑪丹娜的造型不見了,現在
是一個一臉憨厚、溫和有禮貌、留三分頭的孩子,簡直像另外一個人。」


我的孩子們


在畢業典禮當天,阿益送了一束鮮花和一封信給我,信中這樣寫著:「媽
媽,雖然我不是您親生兒子,但是您給我的愛,比您親生兒子更親。雖然
我將畢業了,但是我會常常回來探望您,在此祝福您和周元老師,身體健
康,事事如意。兒子阿益」。

畢業後,他真的常回來學校,使我感受到上人所說「用媽媽的心普愛天下
的孩子」,那麼,普天下的孩子,真的都是我的孩子。

還有阿忠、阿基、阿俊,他們的德育成績一、二年級都不及格,但是三年
級下學期,已將成績拉上來,所以五育成績平均及格,拿到了畢業證書;
為此,教師同學都非常的高興。

阿青跟我們相處一學期後,就會主動找我講話,他告訴我,他不喜歡讀書
,只對日文、機械有興趣。他菸吸得很兇,一天要兩包,他弟弟從國小五
年級就吸,菸癮比他重,他曾戒過一年,後來又被弟弟感染再度吸菸,不
過他會盡量不在學校抽。我告訴他吸菸的害處,並可將買菸的錢,省下來
幫助窮人。後來他也加入慈濟捐款。

有一天晚上,他急急忙忙的跑來找我,說他爸爸出事受傷,他要到醫院看
爸爸,要我替他請假。他的父親傷得很重,進入加護病房數次,我曾經想
帶同學去探望,但阿青不肯,他說爸爸需要休息,等出院再說。

半年後他爸爸出院了,組長和我帶了小團輔同學去探病,他非常感動。為
了爸爸的病,媽媽很辛苦,他也會主動幫忙照顧家裡,這也讓他體會到父
母之恩。因為爸爸病後,他不能念私立學校,會增加媽媽的負擔,於是他
發奮用功,所以成績進步很多,終於考上公立高職。他常說:「周元叔叔
做人做事有『包容心』和『親和力』,是我最敬佩的人。」

記得在我喪子之痛那段期間,阿青常來看我,他告訴我:「雖然大正哥哥
走了,不能再孝順您,但您不要傷心,您別忘了身邊還有我們這群『小兒
子』,我希望今後能叫您——馨心媽媽。」

在一次上課中,孩子們全體合掌虔誠為大正唸佛回向,看到孩子們那分真
誠,令我非常感動,第一次,我在他們面前流下眼淚。


至真至善的回應


上最後一節課時,他們提出一些建議:(一)小團輔希望能從二年級即開
始,這樣跟委員相處的時間能長一點。(二)女生也需要輔導。(三)多
帶組員做實際的參觀瞭解,如訪貧、探病,以及到教養院,慈濟醫院、花
蓮參訪。(四)輔導活動室多張貼有關慈濟的活動,多放慈濟刊物,能辦
類似「無塵營」的活動,三天兩夜或一週的佛教儀式生活。(五)請委員
多談親子關係的現身說法,週日可舉辦活動讓被輔導學生的家長一同來參
加,如辦慈濟茶會的模式。(六)畢業後,能再回來參與慈濟的課程。(
七)希望周元老師能來參加我們的畢業典禮。

周元師兄沒讓他們失望,在畢業典禮中,真的來為他們祝福和道別,並做
最後的勉勵。在學期結束時,校方贈送一張感謝狀給慈濟功德會,感謝一
年來慈濟委員對學生的付出愛心,由喬秋萍師姊代表到校受獎。

那天阿青還告訴我,他爸爸的病很有起色,抽痰機和蒸痰機大概可以拿掉
了,「媽媽說拿掉後,要將那兩部機器捐給慈濟醫院,還有,爸爸在這段
時間,用了很多人的血,她要我們兄弟將來要多捐血給別人。」看到這孩
子好像一下子成熟了,使我好欣慰。

上人說:「知緣、惜緣、再造善緣」,內湖國中在郭水恩校長的庇護下,
輔導主任周仲煜和組長們的支持,以及慈濟委員的清流灌溉下,與同學們
結下一段善緣;看到孩子們能改變習氣,導正人生方向,重新立定目標,
走向人生旅程,是我們最大的歡喜,願此緣能綿延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