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用微笑治百病
陳鵬飛的慈濟緣
◎凌雲
廿幾年前,屏東街上只要提起陳院長,大家都有幾分「敬畏」,
常聽大人訓誡孩子說:
「你如果不乖乖聽話,就帶你去見安養精神醫院的陳院長。」
原本不苟言笑,神情威嚴的陳院長,如今卻是樂哈哈
猶似彌勒佛的模樣,究竟是何種力量讓他產生如此大的改變呢?




第一次見到陳鵬飛院長,是在兩年前屏東分會首次舉辦的茶會上,那時他
剛進入慈濟一個多月,也許是四十多年來職業習慣使然(經常繃著一張臉
),他露出的笑顯得那麼地不自然(剛開始學習如何笑);而今再見到他
,卻是那麼的和藹可親,笑容可掬──是一種發自內心真誠流露的「笑」



笑容冰凍的臉


家鄉在台中的陳院長,年輕時曾有算命仙預言;依他的名字看來,「鵬飛
萬里」,必須遠離家鄉,才能有更寬闊的發展空間,他遂離鄉背井。民國
四十年,首於台南創辦「養和神經精神醫院」,後鑑於高屏地區無此科專
門醫療機構,乃由兄長接管院務,自己則於四十二年至屏東設立「養安精
神醫院」。

由於身受日本教育及嚴格家訓,陳院長持身謹嚴,加上每天所面對的是精
神方面的患者,所以也使得本來就已很嚴肅的面孔更增添幾分威儀。

「我對病患是很兇的,當時的觀念認為:只要用武力,精神病患才會害怕
,會乖乖地吃藥打針。有時碰到無理取鬧的患者,經常是二話不說,一巴
掌摑下去。」也因此病患見到他就怕。而早在廿幾年前,屏東街上只要提
起陳院長,每人都有幾分「敬畏」。常聽大人訓誡孩子說:「你如果不乖
乖聽話,就帶你去見安養精神醫院的陳院長。」

經年板著撲克臉,他早已忘卻「笑」的滋味了。


一陣和風吹來


然而,八十年四月九日這一天,卻讓他性格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他永遠記得真正窺得慈濟殿堂的這一天。

其實,早在民國七十五年,便有朋友向他介紹慈濟,他回答對方:「捐些
錢可以,要我加入慈濟是不可能的。」他素虔誠民間信仰,而於其他宗教
則未有心,即使是自己的妹妹、妹夫(慈濟台南委員陳麗玉、蔡柏洲),
他也罵道:「你們不要這麼『迷』啦!」

那一天,屏東分會落成的前一天,他的妹妹又邀他一同去參觀屏東分會。
拗不過妹妹的好意,心想:好吧!就去看看他們到底在做些什麼?

為了迎接隔日的落成典禮,分會裡裡外外聚集好多人,人人埋頭工作中,
有的跪著擦地板、有的整理花圃、有的種樹……,他看在眼裡,心裡想:
怎麼請了這麼多工人來做工,而且個個工作得如此認真投入。

次日,他再來時,發現眼前和藹可親,親切招待來客的女眾,及門口莊嚴
持重的男眾,即是昨天在分會裡外打掃的工作人員;大家充滿歡喜、一心
投入的精神,給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落成典禮在九時左右開始,烈日豔陽下,他看到委員、慈誠隊不畏驕陽,
個個喜形於色,是一種「家有喜事」的氣氛。「你們都散到樹蔭涼處去吧
!」一陣柔和慈祥的語調由麥克風中傳來,他抬頭往台上望去,上人明澈
的雙眼、慈悲的身影,令他深受震懾,尤其聽完上人的開示後,他鎮日內
心沸騰。


把「笑」找回來


也許是因緣成熟了吧,幾經周折,他終於見到上人。看到大家都在頂禮上
人,一生從未向人下跪,即使是自己的父親也不例外的陳院長,此時也不
由自主地跪下,這一跪,卻把淚水也跪出來了。

他滿心疑惑地請示上人:「這些年來,每個病人,甚至院裡的同仁,只要
看到我,都有如敬鬼神而遠之般地和我保持距離,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
」上人示:「那是因為你遺失了你的笑,所以令人生畏;學習如何從內心
真誠流露出微笑,將失去許多年的『笑』,重新拾回吧!」

「醫師不只是看『病』,而是要看『病人』,真正關心病人之所需。」上
人這席話如醍醐灌頂般敲醒了他,想想以前對待病人,少有關切到病人的
心理感受,只是一味地針對病癥,對病人動輒大聲吼罵,長此以往,難怪
大家會怕他。

他開始學習如何「親病如親」,輕聲細語對待前來求診的病患,有時忍不
住脾氣上來時,看到面前上人的法相,終究按捺住,提醒自己要常保微笑


這一帖「微笑藥」,如春風般化解他與病人、醫院同仁間的藩籬,笑解百
千愁,如今的陳院長不再是人見不畏了!

進入慈濟有如深入寶山般,有挖掘不完的寶藏,他將這份知足、感恩、善
解感染給朋友及病人,並隨緣向人介紹慈濟。「上人的法語比我的拳頭更
好用,不用動武,只要將上人的話語融入問診中,病人的情緒大多會變得
較溫和。」更有病人因他的介紹而隨緣加入成為慈濟會員者。

繃了將近三、四十年的嚴肅面孔,如今如破冰解凍般,此刻的陳院長又重
拾往日的歡笑了!


以慈濟人為榮


去年春節時分,他與數位好友因事到大陸,由於適逢中國人最重視的節慶
,當地的服務人手不足,在長途車程中,他們竟然未得進食;而當大陸工
作人員得知其中有「慈濟人」時,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特地為他
們張羅用餐。慈濟在大陸受肯定,使陳院長以身為慈濟人為榮。

陳院長以六十五歲之齡才認識慈濟,自言起步已遲,是以精進勇猛,如海
綿般不斷吸取慈濟精神。剛接觸慈濟那段日子,更經常奔波於全省各地,
甚至海外,慈濟各項重要聚會中,總可以看見他的身影,手拿照相機,四
處獵取寶貴的鏡頭。

在他醫院辦公室裡掛滿著上人的法相、慈濟活動照片,看著這些相片,想
著上人的慈悲身影,他再也嚴肅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