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安茅屋穩 性定菜根香
──林宗明、連麗香伉儷攜手菩提路
◎謝寶慧
由一個期待虛華,幻想炫麗的太太,
到一個除了「柔和忍辱衣」和慈濟工作服外,
不曾再買任何一件衣服的慈濟委員,連麗香師姊說:
「只要有顆清淨心,欲望就會降低,就像現在,
我們雖開著一千CC的小祥瑞,也覺得很自在……」




每次見到連麗香師姊或林宗明師兄其中一人,若把眼光再往附近搜尋,將
不難發現另外一人,伉儷二人總是如影隨形。


刻苦自勵的奮鬥人生


「我是永和地方土生土長的孩子,出生在農家,童年生活是困苦而值得回
味的。」林宗明師兄回憶,當他才十個月大時,就因為母親生病,由二姊
帶大。「三歲時跟父親下田,被毒蛇蛟傷,家人用古老的方法為我治療,
使我在小小心靈上初嚐病痛的苦楚。」五、六歲開始一直到入學,課餘必
須幫忙家人下田收獲農作物及拔除茉莉花園的雜草、採集茉莉花。十一歲
時,腹部被開水燙傷,治療了很久,這又使他經歷一段病苦。

林師兄高中就讀夜間部,白天在堂哥開設的建築包工業工作,也作監工兼
小工,升高二時因肺積水重病休學,在家休養。半年後病癒,入鞋廠當學
徒。由皮鞋學徒成為師傅,他覺得這個工作不是究竟,於是再次復學。晚
上讀書,白天做菜販,然因所得不多,不久就放棄,接替弟弟市場裡的菜
攤;後因體力難以負荷而把攤位賣掉,到建築師事務所當小弟及監工。高
中時期因為身體不適休學二次,共五年才完成學業。畢業後到營造廠工作
。五十年初與連麗香師姊結婚,同年八月開始自做生意,生意蒸蒸日上,
跨入建築業。

一九八○年(民國六十九年),林宗明、連麗香舉家移民美國。


上人牽起遊子的手


民國七十三年,與連師姊青梅竹馬長大的黎陳榮子師姊,為慈濟建院募款
打電話給她留在台灣的大兒子──育德,育德便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在美國
的父母親,「這是好事,你就和大舅合捐一間病房吧!」連師姊說。後來
再加上大舅的朋友,他們三人合捐病房。七十四年,林宗明師兄回台灣,
與兒子環島旅行時經過花蓮,同時參觀了已蓋至一樓的醫院工程。

民國七十七年,他們夫婦因親友喪祭回台,黎師姊問她:「花蓮慈濟功德
會在全省辦冬令發放,欠缺打包的義工,你可以一起到花蓮幫忙嗎?」她
想花蓮已有好一段時間未曾去了,去看看也好;她也請為其幫傭三十餘年
的吳華首老菩薩一起到花蓮當了三天的志工。

她記得第一次見到上人,上人在精舍停車場附近巡視,黎師姊對她說:「
那就是上人,我們去向上人頂禮。」

上人順勢牽起了跪在沙石地上的她,黎師姊向上人介紹這位從美國回來的
朋友。「我很想回來台灣──」連師姊對有如慈母般的上人說。上人告訴
她:「若回來就要回來,若回來就要出來(如果回台灣的話就要回來慈濟
;如果回到慈濟,就要出任慈濟委員)。」

第四天林師兄的大姊出殯,她回來台北,並且不斷地和林師兄描述在精舍
的所見所聞。「精舍的點點滴滴把我吸引住了。」「你只要親自走一趟,
你就會知道的。」第五天正巧是慈濟新委授證典禮,黎逢時與黎陳榮子伉
儷亦於此時出任委員,他們邀請連師姊與林師兄同住。搭乘慈濟列車,他
們回到了花蓮。

因為連師姊的遊說,說慈濟醫院的建設對花東地區的重要,林師兄準備了
一張支票,他心媟Q:「看看再說吧!」早年的刻苦自勵,加上幾十年來
的奮鬥,林師兄一向勤儉自持,他有個心願:要做件有益社會人群的事。
花蓮的好山好水對久居「塵」市的多數人來說,總是有一種令人難以抗拒
的魅力,回到這堙A聽了上人的開示,他恭謹地將支票呈給上人。


「移民」回到故土


七十八年初他們決定回來台灣,七月廿三日伉儷二人雙雙出任委員。

到慈院做志工,林宗明師兄有一次在急診處看到一位從玉里用救護車送來
的車禍病患,擔架床鋪著塑膠布,傷患滿身都泡在血泊中,大家趕緊推著
活動病床輕接過來,推入外科急診治療室,醫護人員施予人工急救後,馬
上又送進開刀房,但已回天乏術了。「這位患者背著小登山袋,騎機車上
山工作,他的家屬可能都還不知道,他就這樣走了……」使他體悟到了人
生的無常。另外還有一位大腿骨折的車禍病患,林師兄推他去照X光片,
技師輕輕的調整一下他的位置,他就痛的大吼大叫,滿身冒汗。看在師兄
眼中,覺悟到人命的脆弱與人生的痛苦。又一件車禍是三位少女喝醉酒,
同騎一部機車闖紅燈,橫撞上一部箱型車,其中一位被送到慈濟醫院,「
到了隔天我們去值班的時候,她還在昏迷,不知道是腦震盪或是酒還沒醒
,還在觀察。我體悟到人生愚癡的可怕,更加強自己學佛的決心。在醫院
還看到情愛不調和而服毒自殺的;有因賭博等行為,債台高築而服毒自殺
者;有的因家庭婆媳不和,夾在中間的兒子或丈夫,無法調適而萌發自我
了斷的行為……這又使我體悟到瞋念的可怕。」

在復健科可看到中風的患者,做復健時把小沙包從左拿到右或從右拿到左
,卻有如登天那麼難,有的大哭、有的要用鼓勵或引誘的方法等等;也有
的叫他站立一下或坐正,他就哭鬧……「如在平時多注意身體及生活飲食
起居,或是騎機車戴安全帽、注意交通號誌、不開快車、行車禮讓……,
絕大部分可避免上述的狀況。」林師兄深深感慨,「有重症的病人,身處
病苦,卻還在煩惱家庭……因而不得自在;有的長期昏迷,失去生命的功
能……在醫院所見所聞在在印證人生是苦,人生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
的真理。」


能幫助人的人是有福的人


在訪視貧苦家庭時,林師兄疑惑於──「為什麼苦難總是集在他們的身上
?有的家計擔荷者生重傷意外或往生,使全家陷入苦難的惡性循環。」例
如有一家人,先生入獄,太太患了慢性病;還有一個家庭先生往生,長子
也往生,次子夫婦棄年邁又無謀生能力的母親而不顧,而且家裡還有一個
啞吧又有精神病的弟弟,和一個會打人放火、手腳必須用繩子綑起來的妹
妹;更有的家庭先生娶了一個智障的太太,生了幾個全是智障又殘障的子
女……

到慈院做志工,日漸體會到面臨死亡的病人與家屬他們的惶恐與無助;在
訪貧過程中,看到物質富有者,精神卻很空虛。「由此我深深覺得自己很
有福報,有能力幫助貧病困苦的人。」林師兄說。


節儉一點,布施給需要的人


「以前的她,虛榮心重,住要住華屋,穿要穿華服,開車也要開進口車;
又愛漂亮,耳環不離耳朵。她一直想要鑽戒,我想買蘇聯鑽給她,她告訴
我要戴就要戴真的。」聽著林師兄的敘述,師姊只是一個勁兒的笑著,師
兄說得不甚明白時,她會補述得更清楚些。「只要有顆清淨心,欲望就會
降低,就像現在我們雖開著一千 CC 小祥瑞也覺得很自在,要是以前就會
覺得沒面子。」師姊笑瞇了眼。

「每回外出用餐或參加喜宴,我都會請服務生把多餘的菜打包,然後送去
給住家附近的照顧戶。他們有的是單親家庭,有的小孩眾多,孩子們一看
到我就阿姨、阿姨的叫個不停,高興得衝來撞去,孩子的媽媽對我說:『
謝謝妳,孩子明天又可以加菜了。』聽她這麼說,讓自己覺得一切都是理
所當然的,這本來是自己該做的分內事。」

「前往大陸參與與賑災工作三次,當我看到老阿公、老阿嬤伸出那結繭、
粗糙的手,和皺紋深刻的臉時,他們總讓我想起自己的父母親。記得有個
阿婆,她並未在賑災名冊內,看到人家領衣服、領東西,她就在一旁痛哭
起來,我們趕緊將身上現有的餅乾拿給她,沒想到三、四塊登山餅加上一
小包餅乾,竟可止住一個老人家的嚎啕大哭。一時間,我感觸很多,想著
自己應如何再節省一點,把它布施給更需要的人。」只要講或想到當時老
奶奶的情景,師姊每每流淚。


以柔和忍辱洗淨煩惱


由一個期待虛華、幻想炫麗的太太,到一個除了「柔和忍辱衣」和慈濟工
作服外,不曾再買任何一件衣服的慈濟委員,「我想她還是會更進步的」
師兄說。「現在對許多人、事我都相當看得開、放得下,在我心埵陪茧L
形的水龍頭,每晚睡前,我都學著把煩惱『關』起來;我也學著以更謙卑
的心去待人,這也讓我減少了很多心境不平的時候。」師兄又接著說。「
師兄是我的善知識」,師姊臉上依舊綻著美意。他們夫婦本是一體,師姊
嘴上雖未再說什麼,但我知道她也是如此的。

今年四月十九日林師兄突發心肌梗塞,在呼吸、心跳、血壓停止超過五分
鐘以上的情形下,經由種種因緣竟奇蹟式的復原下,很多人都說林師兄此
次能化險為夷、起死回生,那是因為平日造福,把握因緣認真投注在每個
當下的福德果報。「其實那一刻,師兄真的走了,我也會學著放下罣礙,
因為他走得很安詳;但人總是不放棄希望,若能挽回他的生命,他還可以
繼續發揮人身功能,做更多的事……。」師姊說。

「心安茅屋穩,性定菜根香」他們夫婦以此自勉,這讓我想起東坡居士的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似乎到了某個程度的體會後,自
然能領悟人生尋常飲水的生活真諦。


不退菩薩為伴侶


一個好的德行風範,會讓人不自主的學習。大兒子育德,因著父母的影響
,而漸入佛門領域;還在德州念書的小兒子利用假期回慈院擔任志工,年
輕的心也深受啟迪;師姊的女婿張世勳亦在德州支會擔任攝影、錄音志工
。他們全家人都是慈濟的榮譽董事。

修行就跟穿越百米障礙一般,越過這個阻難,接著還會有另一個考驗,但
你總要試著去跨越,才能到達終點。他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