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琉璃世界
◎隆冬裡的落葉
經常要和受苦的人們碰面的人,是不能動不動就傷感的,
要不然,會因為情緒太多,觀照太少,而亂了方寸。
然而,膽敢讓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觀看人生苦相,
也不怕見多了苦難之後,會變得對人生絕望,或是變得硬心腸的人,
大概,是因為他們的心再柔軟不過了吧!
縱使明知只有杯水車薪的力量,也要付出一片心意。
所幸,軟心的人為數不少,要不然,
這娑婆世間,恐怕還要更加堪忍與淒涼。




李老伯身邊還有點兒財產,據說有六十萬之多,至於那是祖上遺下的,或
是他自個兒打拼攢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財產,掛在他名下,是半點不假的,只是,這些錢財在他生命盡頭最後一
段日子,一點兒也沒派上用場;這話說來,不免教人感慨。


獨居的老先生


「我一聽說有這樣一個個案,召了幾位師兄師姊,便趕了過去。」東勢的
江魏滿師姊獲報,有一位李老先生,孤老無依,經常在外出採買時,昏倒
在路途,被路人發現送回;要不,便是不知昏迷了多久才自行醒轉。

眾人到達李老先生的居所,赫然發現,其實是個環境清幽的所在,房子是
典型農家三合院式的磚房瓦舍,有寬敞的前庭,周遭花木扶疏,搖曳生姿
。李老先生並未娶親,原本有族親同住在此,待族親搬遷之後,偌大的房
舍,僅餘李老先生一人索居。

老先生今年六十八歲,神識清明,眾初見他時,並不覺得其明顯罹患疾病
,只是,他因為常發生昏倒路旁的事情,自然地減少了出門之舉,餐飲方
面,便是有一頓沒一頓的,身子顯然虛弱得很。

大夥兒探清事況,發現老先生眼前最迫切需要的,是有人能夠持續代為採
買糧食,以滋養他瘦弱的身子,眾人當下決定,三、兩天便到這兒一趟,
補充些方便他自行取用的食糧,另一方面,也設法與老先生的族親取得聯
繫。

「他幾乎都處在昏睡狀態,要是我們沒來,恐怕他可以一直昏睡著。」這
段期間,除了送糧食之外,師兄們也為老先生沐浴,師姊們則為他理髮、
剃鬚,並整理內務、換洗曝曬衣物被單。

好些日子過去,輾轉聯繫上老先生的族親,他們表示願意照管老人家的生
活起居,師兄師姊們頓然放下心來。

時逢年關將近,慈濟年度大事「冬令發放」已進入密集作業階段,待大夥
兒忙完,再次造訪李老伯,已是十來天後了。


撫拭身軀潰爛膿瘍


這一次的探訪,教眾人倒抽了一口氣。

「真想不到,人的身軀要敗壞,竟然只是轉眼間的事……」進門後,見到
有些食物置放屋內,顯是有人送來的,然而,似是一動都未動過;李老伯
削瘦的身子裹在棉被裡,氣若游絲,情況倒較先前為遜了。

大夥兒靠著床邊,想要再為老伯沐浴、服侍他用餐,待棉被揭開,只見排
泄物黏洩在被褥、衣衫,除卻了穢物的異味,尚透溢著潰爛腐臭的氣息…
…眾人心知不妙,老伯已虛弱地不宜再移駕浴室了,此時,也顧不得男女
之嫌,當下便為他除去衣物,一探究竟。乍看之下,這一驚非同小可,老
伯全身上下,潰爛多處,部分傷口竟大如碗口……

「怎麼會這樣呢?當初,他只是體力較差,精神好一點兒的時候,還可以
到院子裡,和我們坐坐,曬曬太陽呢!」大夥兒也不及去細想箇中原委,
眼前最要緊的,無非是幫老伯處理乾淨,讓他舒服些。

這麼多的傷口,沐浴是萬萬不成的了,師姊們趕緊燒水,隨後細細地在他
身上擦拭起來,老伯此刻雖是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地,猶知禮地連連取衣
物以蔽體,江師姊知其心態,便溫言勸慰:「阿伯,你不免(不必)歹勢
(不好意思),阮就親像你的親人,現在,阮幫你擦身軀,你就會感覺較
爽快……」


隆冬裡委地的落葉


想來,老伯的日子是不多了,若他真是孤單一人,沒親沒戚的,倒還好辦
,只要是服膺「視普天下年長者為自己父母」者,逕可順理成章地延攬下
諸般事宜,行其所當行;若他真是家無恆產、身無長物,倒也有些社會資
源可代他申請運用……

老伯終究還是由族親出面送往醫院了,但顯然為時已遲,師兄師姊們只來
得及見他一面、為他助念。

「有時候回想起來,心中還覺得有些不捨……」江魏滿師姊合起相本,喃
喃自語地說。

不捨些什麼呢?

眾人與老伯初遇的時際,隆冬在不知不覺間流過,老伯故去時,已然是春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