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文人•醫師•行動派
王浩威速寫
◎張輕安
「他給人的感覺總是太嚴肅……看他的詩,卻是能寫『寂寞站在窗口眺望
,她什麼也不說』的真情男子……」

順應家中長輩的期望,他唸了醫學院;而基於對人文的喜好及對社會的關
懷,他不僅成了精神科醫師,也成了一個文字運動場上幾近十項全能的「
文人」。

學生時代,他寫詩、寫小說、寫散文、編校刊、詩刊,並翻譯詩選;披上
醫師的白袍後,他寫文化評論、寫社會評論,他演講、上電視、寫專欄、
辦雜誌,並且在門診之餘走出醫院的窄門,走入學校、走入社區、走入助
人團體,參與訪貧──關懷慈濟照顧戶的精神心理疾病、協助助人團體成
長、去學校從事心理衛生諮詢、幫學生紓解升學壓力,也走入社區從事大
眾教育……

從早到晚,他的時間總是排得滿滿的,似乎永遠有用不完的精力;才出了
一本詩集,年底,他的散文、文學、社會評論及大眾心理學作品也將陸續
結集出書。在寶島台灣,許多人誤以為他是文壇新竄起的黑馬,而對他深
感好奇,實則他是文化界的老兵。

他外型平易憨厚如鄰家的兄弟,但態度謙和有禮,具有傳統中國人的內涵
,加上現代包裝與現代人的「缺點」,他是他自己專欄之外的「台灣查甫
人」之一──慈濟醫院的精神科主任王浩威。



................................................................................................................................


「要去奇美看豐年祭啊?住宿?不成問題,找王浩威幫忙,保證不會讓你
露宿街頭!」

這就是別人口中的王浩威,凡事主動積極而不吝付出,才到花蓮兩年,就
深入地方的各種活動,甚至被歸為花蓮人,而被報章譽為「花蓮才子」之
一。不過,一如他們精神心理及社會工作者的分析,要了解他,需從他的
家族史去尋根探源。

王浩威是南投人,從小在竹山長大,外公早逝,外婆靠種水果及替人「收
驚」養大他的母親及舅舅,並讓他的母親成為村堬臚@個就讀台中女中初
中部的學生,但因家境窮困,終究無法唸到畢業。父親及伯父有興趣唸書
,但都只能讀公費的師範學校,後來伯父成了專研台灣教育史的師大國家
博士;母親結婚育子後經營漫畫店;生性活躍的父親不甘於當一個窮國小
教師,而在教鞭及經商間流轉……父執輩的風範及童年生活,一點一滴影
響著他。

還不會爬,就在漫畫堆中長大,王浩威及兄姊弟弟等手足四人都很愛繪畫
;他們家的孩子自國小一畢業就先後被送到都市讀書。由於太小離家,他
的兄姊們都沒有一起成長、可以深交的「童黨」,只有他,因為生病回家
休養,在家鄉復學,反而有多采多姿的童年;因此,王浩威經常提醒人別
讓孩子太早離鄉,以免失去完整的童年,造成成長過程中無法彌補的遺憾


從前,竹山可謂「冥紙的故鄉」,全省拜拜用的冥紙大部分都來自竹山,
流風所及,他的父親也投資設廠,用竹子生產冥紙。小時候,王浩威每天
放學都要幫忙收、曬冥紙,將黃澄澄的冥紙舖陳在空地上,成了他童年的
重要工作。由於住家就在學校對面,這項認真幫忙家務的工作,使他成為
每週由同學們推舉出來的「好人好事代表」。


以精神醫療多角度透視人生


唸建國中學時,王浩威熱衷社團,是建青社、三研社的活躍分子;聯考考
上高雄醫學院,當時曾為自己沒考好而沮喪,爾後卻慶幸進了那個人文蒼
萃的班級。

該班人文風氣極盛,除了辦詩刊外,他們辦音樂、電影欣賞、開演唱會,
請名人演講,王浩威則開始在「全國學生文學獎」、「全國文藝獎」、「
鹽份地帶文學獎」……等種種文藝獎項的頒獎台上嶄露頭角,並曾獲時報
文學獎新詩道獎;而小涵養出來的繪畫才能,也有助於他參與高醫青年的
編務,還擔任了六年「南杏」雜誌的編輯,也編譯有「阿米巴詩選」、「
非洲黑人詩選」等書。

約自大五起,台灣社會學的書籍開始風行,社會性、思想性的文章不斷撞
擊著他們為社會奉獻的理想與敏感而熱情的心靈,同學們相約一起走向最
冷門但卻與人文最接近的「精神科」,在未來遙遠的路途上互相激勵、互
相扶詩,共同投入文化、社會、心理的治療,希望精神醫療的多重角度來
透視人生與台灣社會。在他們那屆畢業生中,包括王浩威在內,有十餘人
選擇精神科,在國內醫界創紀錄地爆出冷門。

「一個人的青春能有多少?」意識到時間的易逝及生命的可貴,王浩威把
自己的青春用來工作、求知及交朋友。

除了醫界同業外,他廣交許多文學、哲學、藝術、評論及事社會關懷及改
革的朋友。除了具備詩人、文學家纖細心靈的特質外,他還是一個「非常
用功」的醫師及知識分子,對知識、思想理念,甚至音樂、電影……對一
切新的資訊都極敏感而逃不出他的攫取。而由於國內翻譯專業書籍的能力
及速度較薄弱,他以翻譯國外的精神醫療專業書籍及文學作品做為督促自
己用功的方式。

他的時間總是填得滿滿的,為減少睡眠、儲備體力,他以打坐結合精神醫
療中的放鬆方法,研究出一種適合人體的呼吸、調息方式,使自己能充分
利用時間,在短時間內獲得充分的休息。


廣泛涉獵民俗與宗教治療


王浩威也具備現代人的「缺點」──興趣廣泛,幾乎對任何事情,他都充
滿好奇、關懷與熱情。基於從小對收驚、牽亡……及鄉下民間信仰的長期
觀察,他對宗教醫學及民俗治療尤感興趣,因此對於被一般正統醫學視為
旁門左道,但在國外相當風行,並有許多專家學者做科學探討的理念、靜
坐、冥想,以及生活與行為如何影響生理狀態的研究,及社會、文化精神
學、精神分析、文化治療……等,都展現出熱衷的態度。

因此,每當有人問起他何以會選擇冷門而「可怕」的精神科?他總是不諱
言地開玩笑說:「家學淵源啊!因為我外婆是『收驚』的!」並開始傳播
他的理念。  

他認為,現代醫學凡事過度要求客觀與數據,而忽略了主觀的感覺與經驗
,現代化的科學儀器使一般民眾難以接近,醫病關係仍是病人聽任醫師宰
制。事實上,民俗及宗教治療在台灣民間極為盛行,而襌學、打坐、靜思
,也會使人主觀上覺得精神轉好,小毛病減少很多,可視為病人本身的自
我治療,從芋些角度看,這些都是現代人對現代醫療不滿的「自力救濟」
;這方面的研究在方法學上具有極大的挑戰,在國外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也都發展出一套醫學觀點加以對待;既然台灣民間既盛行也有需要,何不
以「宗教醫學」的觀點去正視、研究它呢!


積極投入社區心理衛生


在台大醫院擔任總醫師期間,王浩威曾到慈濟支援;總醫師任期結束前,
他開始找「可以做事」的地方,他認為慈濟是個宗教醫院,可以減少過度
商業化及管理化的現象,且花東地區的精神醫療人力相當缺乏;於是,民
國八十年下半年他來到慈濟醫院,單打獨鬥地創立了慈院的精神科。

由於空間的限制,慈院迄今尚未闢建精神科病房;被同事們形容為「工作
狂」的王浩威,便在門診時間外,積極投入社會關懷及社區重建的理想中
。他參與慈濟志工的訪貧、居家護理及安寧照顧。在居家護理時,他並配
合地段護士的工作,教導她們寫個案、訓練當地護士為侵入性治療的病患
插管、換管及精神心理輔導,使她們能發揮更多的護理功能,頗有成效。

從事精神醫療多年,加上訪視貧戶的經驗,他發現大部分精神病與貧窮是
分不開的──因為窮,許多人無法與正常人組織家庭,只好與精神病患成
婚,造成惡性循環。而社會的許多病態及貧窮文化的形成,更顯出「大眾
教育」的重要,因此,他除了寫大眾教育的文章外,並到處演講,接受省
教育廳委辦「台灣省東區高中職學生心理衛生諮詢服務中心」,到學校演
講、從事心理輔導諮詢及單親家庭問題調查;協助東部社會工作人員、助
人團體與慈濟志工的在職教育與成長;配合慈濟宗教室的活動去演講;也
參與原住民健康研究室、原住民酗酒問題研討會以及慈濟兒童發展復健中
心的規畫,並積極前往花蓮「主愛之家」協助毒癮患者戒毒及心理輔導。

他說:「很多事情可以等,在等的時候我可寫文章,還可以做很多事,這
個社會遲早要升等,慈濟的志工也遲早要升級,只要投入就可以做到專業
化的水準。而要從事社區、社會重建,大眾教育是最重要的,因此,『只
要給我講台,我就跑去講』,『只要有事做就好,不要窩在實驗室堙I』



這樣一個「台灣查甫人」


然而,就在人們幾乎忘了他結結實實是以寫詩起家的「詩人」之際,最近
,他以「譚石」為筆名創作的第一本詩集「獻給雨季的歌」,由花蓮縣立
文化中心在詩人節前夕出版。他也在中國時報副刊家庭版開闢「台灣查甫
人」專欄,他的散文、評論及大眾心理方面的文章,也將陸續結集出書。

究竟,這個每週下筆解析「台灣查甫人」的王浩威,在慈院同仁們眼中是
一個什麼樣的「台灣查甫人」呢?

「他愛讀書、喜歡收集資料,對資訊敏感,任何新上市的東西都逃不過他
靈敏的嗅覺,吸收知識的能力又快,具有專業寫作者最好的條件。在專業
方面,醫師的角色常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但因他的職業角色及他的親和
力和傾聽的耐性,使病人對他產生信賴。」慈濟醫院心理輔導師蔣素娥說


「他是個越忙越空閒的人,他的心很年輕,但做的學問很嚴肅,相當兩極
化;他的人文修養、對人的關心、信念與態度、對社會的參與,使他不會
把病人當成職業化的對象,他具有從事心理治療最好的條件……」宗教室
林純霞說。

「大部分的醫師出了門診室就是自己的時間,但他把自己的時間排得滿滿
的,用來將他的專業精神帶動慈濟對外主動做事;而他進入學校演講、輔
導,也成為國、高中生最歡迎的心理輔導老師;在社區,也可以很容易地
與阿公、阿婆打成一片,甚至與精神病患溝通。」資材組王錦珠組長說:
「他是精神科醫師,也是很好的心理諮商師,不但對病人好,對護士也很
客氣,他的態度使人很容易接受很多事情及突如其來的打擊,而不會對『
精神科』三字產生排斥。」


新闢五項精神特別門診


今年起,精神科的研究室又添了兩張桌子,多了兩位工作伙伴──他的研
究助理及他的同學;精神科醫師楊明敏。在楊醫師的搭配下,他們新闢了
「酒癮」、「高中生輔導」、「兒童心理」、「精神衰弱」、「心理治療
」等五個特別門診,希望能給病患更多的知識來與醫師做平行的討論,也
讓病人能從傾訴、個人的精神、心理調適或修行中,協助病人本身做自我
治療;因此,原來就如有三頭六臂的王浩威就更忙了。

王浩威自稱是個「平凡的人」,只不過是個「行動派」,想到新的點子,
認為具有可行性就立即行動,能做多少算多少,如此而已;不過,古今所
謂偉大的事業,不也就是平凡人願意不厭其煩,點滴完滿平凡事的總結嗎
?王浩威就這樣的一個──台灣查甫人。


................................................................................................................................

佳民的故事
青少年憂鬱症


◎張輕安


佳民(編案: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權,此非真實姓名)經由學校輔導室轉介
來到精神科門診時,已經瀕臨留級邊緣了;去年他才考上本地最受矚目的
高中,當時成績還是班上前幾名。也是因為這緣故,導師對他的成績的急
遽退步感到惋惜,於是聯絡輔導室和家長一齊商量。

據輔導老師表示,佳民的爸媽接到電話通知趕到學校時,一臉不悅的神情
,彷彿很勉強才來。爸爸劈頭就說:「像這種不學好、自甘墮落的孩子,
要他讀書只是浪費國家的錢罷了!」

原來,在上學期末,佳民已經常在外遊蕩到深夜才回家。最先爸媽只是嘮
叨一番,後來發現家裡似乎常有遺失錢財的情形,開始責備佳民,而發生
衝突。在他們的眼中,佳民越來越不像話了,開始公然在家抽菸,對父母
罵三字經,甚至整夜未歸。父母的心情開始由憤怒、激動,轉為冷卻,而
漸漸不聞不問了。

轉導老師在會談的過程中,逐漸同理父母的無奈,也慢慢激起他們藏在內
心許久的關心。「其實我們也是希望佳民情形更好一些。只要能幫得上忙
的,我們都願意呀!就不知怎麼做是好,只怕每次一講他,又要鬧得全家
雞犬不寧了。」爸爸最後要離開時,悲傷而無力的愛子之心,幾乎要忍抑
不住了。

另一方面,輔導老師也和佳民見了一次面。只是佳民愛理不理的,全身制
服邋邋遢遢,一臉不在乎的模樣,簡直教人受不了想要訓他一頓。然而,
輔導老師還是忍住了,只是說了一句:「一個人努力其實是很辛苦的!」
他才稍稍放鬆了防衛,說起最近種種的不舒服。輔導老師一聽,覺得有此
生理症狀似乎不易處理,就順水推舟:「看你壓力這麼大,還是讓老師陪
你一起去找醫師好了。」

佳民來到精神科門診,提到最近嚴重頭痛、注意力和記憶力都衰退,讀書
提不起精神等等。醫師將事情的整個來龍去脈理解後,進一步問及他的生
活狀態。原來佳民一直都很煩而無法定心,只好用猛吃猛睡或猛玩來擺脫
這種煩心的感覺,體重一下子從五十二公斤增加到六十一公斤,而晚上睡
很久卻很淺,每天早上要上學就提不起精神,只覺心情一直往下沈。

像這樣的症狀,在臨床上已經符合憂鬱性精神官能症了。醫師除了給他一
些相關藥物的治療外,配合他的興趣,要他每天固定時間運動;同時也請
輔導老師固定教他壓力放鬆,並針對目前落後的學業擬定輔導計畫。

我們也徵求他同意,邀他父母親來一次門診。在那一次門診時,父母親可
以理解這是一種身心疾病後,主動問起如何和他相處,以及如何幫助他。
我們討論了一些青少年溝通的基本原則和可能的實際狀態,約好以後如果
仍有疑惑就保持聯絡。

佳民從國小到國中,一直都表現優異,是眾人讚賞的對象。然而上了高中
以後,全班同學幾乎都是縣內國中的前幾名會聚一堂,要出人頭地也就不
是那麼容易了。這時,以往的讀書方法似乎無奏效,他開始對自己產生懷
疑,也開始不喜歡自己,甚至厭惡自己,於是發展出一切遊蕩、抽菸等等
行為。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行為其實是一種不知如何是好的反應。然而,事
情一旦開始,大家認定他學壞了,惡性循環接踵而至,情況也就越來越嚴
重了。幸虧他本身周邊的支持力量很夠,加上輔導老師的敏銳觀察力,才
使得問題得以適時解決。

像佳民這樣的例子,其實是典型的「青少年憂鬱症」。在青少年尋求自我
認同的過程,一旦無法獲得持續的自信心和基本的成就感,一種自我放棄
的心情往往很容易浮現。在成年人,這種自我放棄可能是以悲觀、厭世、
不聞不問等情形出現;許多青少年的憂鬱症也是類似的症狀,但也有不少
是像佳民這樣,以偏差行為來表現,也就是一般誤以為『學壞了』。──
「慈濟醫院精神科」承辦花東區「高中職學生心理衛生諮詢服務」輔導個
案。


................................................................................................................................


提升心理衛生品質
慈院精神科



生命體不同於一般的機器設備或建築工程等硬體結構,它不僅具有物質上
的組織,更有心靈上、精神上的因素;也因此,生命有了思維、有了感情
、有了愛與恨,更因而產生了貪、瞋、癡、慢、疑、愛別離、怨憎會、求
不得……等等心靈上的需索與痛苦,而對生命形成波濤洶湧的挑戰。


「少年維特的煩惱」


面對生命的困境,或生活上、精神上的壓力與痛苦,挑戰成功的人可以轉
化為正面的歷鍊,成為生命成長的基礎與資糧;但若挑戰不成,也可能造
成適應不良、心理障礙,導致精神疾病,甚至自殺或自我傷害──尤其是
青少年,甫告別無憂無慮的歡樂童年,正式邁向一生中生長發育的第二個
高峰──青春期,這個階段的青少年面臨著身體上的巨大轉變,心理上又
需同時承受升學、交友、對前途與未來種種未知……的巨大壓力,而逐漸
產生「少年維特的煩惱」。

在這個青少年狂飆時期,生命的列車正全力加速,幸運者迎著瑰麗璀燦的
未來疾馳而去,不幸者面臨生命的困境與煩惱時,若不經適當的紓解或轉
化,則可能馳向生命的死亡幽谷或鑽入人生關卡中不能自拔,或墮落沈淪
,甚至精神異常

佳民只是千千萬萬個有幸遇到援手的「少年維特」,而心理諮商輔導人員
、精神科醫師,在這個階段都可以扮演極關鍵的救援角色,遺憾的是,他
們的重要性往往都被忽略了。


精神病應早期發現與治療


據醫學界統計,每個人一生可能得到精神病中最嚴重的精神分裂病的機會
,約為百分之零點五至百分之一;精神分裂症和遺傳的關係雖不是百分之
百,但父母若有一方為精神分裂症患者,則下一代的得病率就會提高百分
之十;若父母皆得精神分裂症,則下一代的得病率就會提高至百分之五十
左右。

而隨發育的不同,發病期女性以高中階段最多,男性則多在二十歲以後發
病為多,倘若能早期發現並給予充分治療,則恢復的希望相當大。據追蹤
研究,已證實病人中有四分之一可以完全恢復;有半數的人雖然治療後,
多少有些殘存的症狀,但大部分的時間仍可留在家堜峈懋|中工作或生活
;只有四分之一的人會慢性化而逐漸發生人格敗壞的情形。

不幸的是,一般人由於缺乏對精神病的認識,或視精神病為羞恥、恐怖的
疾病避之唯恐不及,因而未能早期發現,及時治療,往往錯失治癒的良機
。許多因壓力或人格適應問題所造成的適應障礙,或許多急性精神病及類
精神分裂症,未必會發展成真正的精神分裂症者,也因未獲適當的諮商輔
導或治療而發展成真正的精神分裂病;有些疑似精神分裂病者被賦以標記
,視為精神分裂病而造成傷害。

在學校中,也有精神分裂病人已不是輔導教師能輔導的範圍,應轉介由精
神科醫師以免延誤……。


慈院擴大精神科治療空間


為適時給予青少年心理輔導及治療,慈濟醫院精神科配合台灣省教育廳指
示,於八十一學年度起成立「台灣省東區高中職學生心理衛生諮詢服務中
心」,這項服務的內容有:設置專線電話,提供高中職校輔導老師有關學
生個案精神疾病輔導策略的諮詢服務、各種精神醫學常識的諮詢服務,以
及輔導老師在職進修,希望透過老師輔介,為遭受挫折及面臨升學與生活
壓力而引發心理障礙或精神官能症……的學生,提供一個紓解、協助的管
道。

同時,今年下半年起,慈院精神科也新開了「酒癮」、「高中生輔導」、
「兒童心理」、「精神衰弱」、「心理治療」等特別門診,更綿密地張起
精神科的輔導、治療網,為花東地區民眾提供更多的,精神治療空間。

回溯慈院精神科門診業務的開始,大約是七十九年年底左右,那時僅止於
每星期六早上由台大主治醫師鄭泰安及四位總住院醫師輪流駐診。到了八
十年九月,因為主治醫師王浩威的到任,固定的問診遂逐漸展開。八十二
年年初,心理諮商師蔣素娥小姐到任,接替調職台北分會楊芳美小姐成立
心理輔導中心,同時今年年中也由原先隸屬於社服部的編制,而改併入精
神科。七月時,原先服務於桃園療養院的楊明敏主治醫師亦加入本科行列
。隨著人力的成長,服務的範圍亦擴大。


提高人們生活品質和效率


很多人對精神科充滿好奇心,甚至有些人一直以為精神科是「心理有問題
」。「精神病」才去求診的地方。事實上,隨著國內這些年來醫療資訊的
發達以及精神科醫師和心理衛生專業人員能力的大幅提高,精神科早已走
出了傳統範疇。如今精神科不只是治病,更能提高人們生活的品質和效率
;精神科不只是門診會談,更期待走向學校和社區;精神科固然有專業的
特殊訓練,更盼望能幫忙志工研究學習的助人技巧。

目前,慈院精神科的成員都是專長於心理輔導與心理技巧的專業人員。其
中,蔣素娥小姐擅長於家族輔導、理情治療、人際關係和團體輔導等;在
取得精神科專科醫師以後,又考上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專攻醫學史的楊明
敏醫師,其專長則是精神分析和動力心理治療,同時也是醫學史和精神分
析史的專家;王浩威醫師則偏向兒童青少年輔導、酒癮、藥癮輔導、婚姻
與家族治療、團體輔導。


積極走向社區和學校


精神科是慈院較年輕的科,目前尚無病房設立,該科希望未來除了設立病
房,最好能同時設立復健病房和開放病房。

十一月中旬以後,精神科將遷到醫院一樓正門入口的左後方,也就是以前
的眼科門診的位置,門診的空間則做了多功能的考量,包括服務、訓練和
教學,而不僅限於業務而已。新的空間將有一個團體活動室,可以提供做
為團治療、訓練工作坊、員工成長團體等活動的場所;有四間諮商室兼門
診,除了提供一般性的門診外,可以做為會談訓練、個別心理輔導等功能
;有一間生理迴匱室,可以利用儀器來訓練自己如何放鬆肌肉來達到治療
疼痛、失眠、緊張等;也有一間中型會談室,可以做小團體或家族治療。

除了門診業務外,精神科近期將推廣一些社區服務,包括和省教育廳、花
蓮女中合作已一年的中學學生輔導,和花中與花女合作的學生考試、壓力
訓練,以及精神病患居家照顧等。

隨著時代的改變,精神科的服務已從傳統的精神疾病,擴大到廣泛的心理
衛生層面。慈院精神科亦希望依此前瞻性計畫,邁向新的領域。



台灣省政府教育廳全省公私立高中職學生心理衛生諮詢服務中心

地區 承辦 協辦
北區(基隆─苗栗) 板穚高中 省立台北醫院、亞東醫院
中區(台中─雲林) 豐原高商 草屯療養院、中區心理衛生中心
南區(嘉義─屏東、澎湖) 鳳山商職 高雄凱旋醫院
東區(宜蘭─台東) 花蓮女中 花蓮慈濟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