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蓮萬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暉綿綿
◎果道
在生日的今天,我算了一算,
母親不能讓我奉養,己經三百零七個月了。
假使她能像一尊活佛留在家堙A讓我晨昏定省,吃穿不算,
最起碼每個月也得三幾千元給她作零用錢;
二十五年來,總共也要一百萬。
今天,我願提出沒能給母親的這一百萬元,呈獻給證嚴上人,
明知寸草之心,難報一春慈暉,但願上人接納這一滴心意,
融入慈濟清淨大海……




最近剛過生日,我兒女很乖,每年遇我生日,都從外地寄賀卡,甚至從國
外打來電話,祝我生日快樂。我每次都告訴他們:不必多此一舉,一年有
三百六十五天,祗生日這一天快樂,未免太少了,應該天天生日、天天快
樂才好。

通常,大家這麼說:「生日快樂」;其實不該說快樂,要說「感恩」才是
。生日是母親為了生我,臨危受苦之日,以前,台灣民間流傳一句話:「
生有過,麻油香;生無過,四塊板」,母親不僅受盡十月懷胎之苦,臨盆
生我還要蒙受死難之危,所以,過生日應該感念母親生我之時的苦厄,感
懷父母養育的宏恩,似乎不能說「快樂」了。


雞蛋和甜麵線


記得小時候,母親每在我生日的早晨,煮兩個雞蛋加在一碗甜麵線裡給我
吃,以表示慶生。五、六十年前的環境,一個小孩子能有這種獨享的吃法
,確實太棒了,在囝仔心內,真正有夠「讚」的了。以目前來講,小孩子
天天可以吃到雞蛋,可以吃到麵線,毫無稀奇,然而我小時候吃到雞蛋和
麵線的那一分舒服感,心裡覺得過生日很了不起,至今難忘。我每次生日
都會想起母親。

特別是今年生日,更使我懷念廿五年前逝世的母親,那時她五十九歲,今
年我正好同齡。若是天假以壽,如今尚能健在,我可以學學別人榜樣,帶
媽媽出國旅遊,無論何時何地,祗要有人問起,我會指著身邊這位頭髮白
白、駝背彎彎的老太婆說:「這是我母親」,那種心情,任誰看到聽到,
相信都會感到非常羨慕,而我也會覺得無比的輕鬆自在。如今呢?陪母親
出遊,縱屬一時流行,對我來說,卻屬永難實現的妄想。


針線密密縫


我自幼少以至成年結婚,不僅每年生日吃母親煮的雞蛋和麵線,小時候身
上穿的衣褲,也都是母親用她十根指頭,一針一線縫製而成的;當然父親
從外面百貨店買回來的「水衫」,是過年才穿的,頂多跟大人出門做客「
吃桌」,才會派上用場。還有,除了三餐,母親也經常烹調各式各樣點心
,幾十年前那有像今天,到處都有賣點心的店頭。當時物資缺乏,但母親
還是讓孩子吃好的,吃到飽為止,她自己則專挑魚頭魚尾,有時不忍倒掉
變壞的「臭酸菜」,她仍是照樣吃下,也不知有過多少次跳過頓(隔餐挨
餓)不吃飯的。

母親在世,穿著整潔,外觀尚可,為的不是女人愛美,她是替自己丈夫裝
體面的,其實她那美觀的外衣底下,盡是「補甲十八補」的破舊衣服,她
說:「穿在裡面沒人看見,取暖即可,沒關係啦!」

母親一輩子省吃儉用,養育兒女長大,自己未曾享受一二,在我今天這個
年齡離開了人間,怎不令我更加悵惘悲痛?過生日,還有甚麼快樂好說?


頭髮白白,駝背彎彎


母親侍奉公婆,孝行之至情,暫且不提;她自幼失怙,以致失學而不識字
,但是對於子女的教育卻很注重,不斷鼓勵我讀書,督促努力升學。我是
學商科的,稍會打算盤,今天,我算了一算,廿五年來,母親不能讓我奉
養,已經三百零七個月了;假使她能像一尊活佛留在家裡,讓我晨昏定省
,吃穿不算,最起碼每個月也得三幾千元給她作所費(零用錢),廿五年來
,總共也要一百萬。可惜,她早在廿五年前,就遠遠離去,永遠也不會回
來,我永遠不能給她每個月三幾千元、不能三不五時陪她到處玩玩;如果
能夠買幾件現代歐巴桑穿的漂亮衣服,穿在頭髮白白、駝背彎彎的母親身
上,不知該有多好?

今天,我願提出沒能付給母親的一百萬,呈獻給證嚴上人主持的慈濟基金
會;明知寸草之心,難報一春慈暉,但願上人接納這一滴心意,溶入慈濟
清流,我將感到無上喜悅。


感恩普天下慈母


不過,據說如此捐出,上人將頒予榮譽董事之名,又說不允許用「無名氏
」捐出,這麼一來,真叫我徬徨了──因為這種榮銜,實在承受不起,我
認為那是大事業老闆、大慈善家、願力大的人,才有資格擔任的;做為一
個失去慈母廿五年的孩子,自問是個籍籍無名的市井小民,平生也沒甚麼
可圈可點的成就,何德何能膺此榮銜?

在五濁人世,生活雖無華麗饒富可言,妻子兒女尚能溫飽平安過日,也算
一戶幸福人家了、怎知在感恩與知足的淺思中,想要掏出不該留在口袋裡
的零用錢,又怕一旦無常到來,雙眼一瞪,四肢伸直,甚麼都來不及辦了
,這絲絲煩惱,不禁令我開始黑白想。

於是,為了避免沽名釣譽,借用兒子名義捐出,讓孩子當董事吧!董事大
概就是「懂事」的意思,讓孩子也懂得上人教我們感恩知足的真義。至於
榮譽應該歸於母親,紀念母親──願以這一點點功德,迴向普天下偉大的
母親,以及法界一切眾生,永沐法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