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盞盞心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藉事鍊心殊勝緣
◎蔣科尼
從華東洪澇賑濟到湘西發放,全程參與的蔣科尼師兄深深體會;
感恩海峽兩岸所有為賑災付出心血的人,
更感恩當地災民為我們提供藉事鍊心的機會,
我們不但希望中國人康樂富足,肴望中國人都有一分清淨無染的大愛,
促進世界類和平……




真是個百千萬劫難遭遇的機緣,這一次湖南湘西賑災,蒙上人慈准,我得
以再次踏上神州,會同七十二位慈濟道侶,親自將寶島台灣的長情大愛帶
往災區,傳達到血脈相連的同胞手中,心中充滿著感恩,亦充滿著惶恐。

記得民國八十年十月初,我曾應上人的號召,在安徽、江蘇、河南三省四
縣從事賑災。由於兩岸分隔四十餘年,彼此因了解不夠,很難取得共識,
加以通訊不便,無法時時向本會請示,一切在試探、摸索中進行,難免障
礙重重。

在本會提出尊重、直接、重點三個原則的要求下,幸蒙上人威德與龍天護
持,個賑工作得以圓滿完成。但就個人的表現反省檢討,缺失很多,心中
不無遺憾與懊惱;這一次能再續前緣,對此一千載難逢的機緣更加珍惜,
除了調整自己的步伐與心態,更積極、踏實地執行工作。


再續賑災前緣


出發前半個月,從林櫻琴師姊處獲悉整個災區情況及賑災物資的籌措等等
;同時在林師姊的協調下,配合許多師兄姊在台北分會核對湘西自治區永
順、桑植兩縣的八萬多名災民名冊。由於大陸推行簡體字,名冊上許多字
我們不易認得,必須藉繁簡字對照表一一改成繁體字,方便台北分會的工
作小姐輸入電腦;又為了配合電腦程式,以便計算出災民年齡層、男女兒
童人數、棉被、棉衣、棉毛衫、大米等數量、種類與款式,因此名冊輸入
、輸出地再三核對,工作量之大,可謂空前。不知多少個夜晚,林櫻琴等
多位工作小姐常加班到凌晨,甚至通宵,看在眼裡焉不疼惜與感佩!慈濟
所以可愛,就是這一大群道侶,為了清淨無染的大愛,默默地奉獻心力。

十一月廿六日,先遺人員鄧春治、許玉摘、孟月秀、楊亮達、黃華德、葉
炳榮與我等人,在王副總執行長引領下回花蓮向上人告假,同時舉行行前
會議。由於大陸正值寒冬,上人交代工作人員為七十二位團員準備熱包、
參片、營養品、睡袋等等,有如母親對遠行子女諄諄地叮嚀、體恤,那分
母愛溫暖了每位團員的心;另外黃華德師兄亦特地為每一位團員備妥雪衣
結緣。我常想,何其有幸,在堪忍迷茫的人生旅途,能得上人的教誨,不
至墮落深淵,並有依止處所,學習著豐富人生,此生沒有虛度,因緣真是
千載難逢。

十一月廿八日上午十時,胡淑照、葉炳榮和我在台北分會集合,由徐克漳
師兄駕駛九人座箱型車送我們到桃園中正機場,與台中前來的鄧春治師姊
會合。帶著送行人的盛情、溫馨與祝福,搭乘十二時廿分的班機於下午三
點抵香港。

在轉機空檔,鄧師姊說明此行任務:我們先到全椒,將分組前往分佈在全
椒、滁州、合肥、安慶等地八個工廠,現場了解賑災的棉衣、棉毛衫生產
進度及品質,務必掌握於十二月四日完工,十二月五日裝車待運。棉被係
在湖南長沙被服廠生產,黃華德師兄已先幾日前往了解。至於大米,則已
由鄧師姊與永順、桑植兩縣取得協議,由本會照協議價付款委請兩縣購儲
,以備賑災團到達時賑濟災民。總之,先遺人員務必在賑災團抵達前,完
成賑災物資的準備及發放時的佈置。

一個多小時的候機時間,就在討論中度過了。十七時四十五分搭上大陸東
方航空的班機飛南京。抵南京後卻無法即刻下機,事後聞說當時正在處理
一架劫機事件。接機的仇培(全椒縣府秘書,現已升為對台辦主任)與孫
鷹(南京機場工作人員)兩位先生已候機多時,我們深感歉意。

晚上近十一點才抵達全椒蓮花賓館。該館原名全椒縣台胞招待所,去年在
該所後面的荷花池新建四層樓新式旅館,對外開放。據說為感念花蓮慈濟
於民國八十年在該縣賑災,因而以蓮花命名,以作紀念。


探訪史愛萍小姐


十一月廿九日一早,我們一行四人由縣民政局長高大貴、城鄉建設局長秦
榮洲(秦局長在民國八十年係該縣抗災協會副會長,負責配合本會為災民
建房)陪同,前往官渡鄉訪視本會濟助個案史愛萍小姐。史小姐今年廿三
歲,因心瓣膜開孔,經南京軍醫院丁永清大夫的診斷,需以開心手術治療
才能存活;由於史小姐家貧,無力負擔手術費,親寫書函向本會求援,獲
得本會補助,於今年九月廿日住進南京軍醫院,由丁大夫操刀,十月廿五
日出院,花費人民幣一萬餘元,其中部分由民政局高大貴局長勸募而得。
此一個案因有本會支助,該局列為重要個案配合辦理,高局長己先後七、
八次訪視史女,並多次給予六十、七十元人民幣的生活補助,所以史女對
本會及該局一再表示感恩。

在訪視中,我們發現史女身體極為虛弱,住家也甚簡陋,母親因為照顧她
無法下田幹活,母女二人相依為命,生活困苦,可想而知。鄧師姊將上人
所贈人參乙包、人民幣二百元轉交史女,囑其好好調養身體,病癒後如有
可能,希望她能就讀官渡鄉慈濟中學,以加強其日後謀生能力,好好報答
母恩。其母聞言深受感動,頻頻拭淚,一再託我們向上人及台灣同胞表達
謝意;鄰居亦感慈濟對史女有始有終的關懷而表示無限的讚歎!

訪史愛萍小姐後,順路訪問關渡慈濟中學,這一所本會捐建的中學,在校
長王發祥積極領導下,提出辦校的理念是:「建一流校園,爭一流管理,
創一流質量,為慈濟爭光」的口號,深深感動我們,咸認應多對該校付出
關心。

中午回蓮花賓館,殷副縣長、仇培陪同共進午餐,談論到此次賑災的棉衣
、棉毛衫,由於數量龐大,運輸路線長,沿途關卡多,為求安全、順利,
已協調軍方支援運輸,在車輛調度、集結、編隊、裝貨、行經路線、防雨
雪設備、維修及食宿等等均已詳細規畫;可見殷副縣長全力投入,細心規
畫,至誠地配合賑災工作。另外,來大陸前上人關心車隊人員的食宿、禦
寒等問題,此時我們也將帶來的薑茶包、熱包等一併交殷副縣長分配。上
人的細心與悲心也深深感動當地政府人員。


長情大愛在滋長


下午去看全淑縣大華工廠生產棉衣情形,該廠距縣城三十分鐘車程,廠內
員工三百餘人,每日產量一千八百套,可在十二月四日完成生產指標。據
殷副縣長表示,全椒縣所承包的棉衣、棉毛衫,均可如期完成生產,唯一
擔心的就是包裝,不過殷副縣長保證全力以赴。事實上,我們在參觀大華
工廠生產時,牆上均貼有激勵生產的標語,如期交貨應無問題。

十一月卅日早餐後,搭車往滁州市飛鴻金十字廠、外貿羽衣廠,了解棉衣
生產進度,看到全廠成品堆積如山及員工忙碌情形。胡淑照師姊現場表演
釘棉衣扣子的絕活,她在廿年前曾做過成衣加工的工作,由於技術熟練,
縮短流程時間甚多,贏得在場員工滿堂采聲,胡師姊也不吝告訴他們一些
技巧,不但爭取到友誼,也顯示慈濟人才濟濟。

訪廠後,順途訪問全椒縣前書記王光甫先生、前縣長錢進先生。過去二年
來,慈濟在大陸賑災,他們二位均全力配合支援,因此我們代表上人表達
深深的謝忱。此次湖南湘西賑災,他們二位聞說運輸工具有困難,也大力
協調軍方支援。尤其令人感動者,錢先生展示其所佩帶的慈濟領帶說,他
以繫佩此一領帶為榮,並常向周遭的人介紹慈濟、宣揚慈濟精神,促當地
人士效法。王光甫先生更是念念不忘當初在全淑協力做好賑災之往事,甚
至遭受保守的壓力時亦一一克服,認定慈濟精神的可貴,有學習、親近的
必要;王先生尤其感念上人的悲心宏願而表達無限敬仰。目前王先生任職
滁州市人大代表副主任,錢先生為該市第一副市長。

中午錢先生有事先離,王先生則與我們共進素食,閒話家常,飯後引領我
們到其住所見其家人。王先生係官方人士,職位不低,此一有如一家人的
親切態度,似期望將來常相走動,也就是認同、肯定慈濟,並以慈濟為榮
。提筆至此,不但感受到兩岸四十餘年來的分隔,其中誤解、仇視、冷漠
,均在慈濟的大陸賑災行動中,逐漸冰消雪融;同時我亦感受到台灣同胞
的愛心付出,此時此刻已有善意的回應,也察覺到慈濟這分長情大愛已從
全默默地向四周擴散。感恩上人的睿智,引領著慈濟人一步一腳印地寫下
歷史上一些重要的史實,凡是實地參與者,無不榮耀、歡喜。


密切掌握衣被進度與品質


十二月一日,我們一行四人前往合肥服裝廠,看過棉衣生產情形,大致依
照進度完成。回全椒後,殷副縣長提出棉毛衫裝箱清單及外包裝一覽表、
車隊運輸路線圖。我們將三份圖表立即傳真回台北,請林櫻琴師姊詳為第
二梯次先遺人員說明,以備到湖南大庸接應車隊時,方便清查賑災物資,
分運永順、桑植兩縣。

十二月二日,早餐後葉炳榮師兄和我由仇培陪同,搭車前往安慶。由於兩
地相距甚遠,約三五○公里,且路況不佳,往返費時十五個小時。棉毛衫
由安慶針織廠負責,我們下午二時左右抵達,見該廠停工,據廠長翟義告
以安慶地區限電,該廠已停工五、六個班,所幸員工為如期完工均利用晚
上加班,目前尚未影響進度。

翟義係全椒人,知此批棉毛衫屬賑災之用,且由慈濟委託,故能全力趕製
,但是對於黃華德師兄前幾日派員來驗貨時,認為羅紋太鬆,有偷工減料
之嫌,翟義深覺委曲。我們察看已完成的一萬五千套棉毛衫,所指羅紋係
袖口及褲管收口的地方,羅紋織成單層,彈性較差但並不影響穿著與保暖
,較晚做的一萬套則已改成雙層。由於時間緊迫,如果要求退貨另行生產
,勢必延誤交貨,無法配合車隊運輸,則影響賑災甚鉅,因此我們採斷然
措施,請翟義務必於十二月四日完成生產與打包,如有時間,前產一萬五
千套棉毛衫之羅紋應予補強。

下午三時許轉往安慶服裝廠,該廠負責生產棉衣二萬一千套,已近完工階
段,因該廠本身備有發電機,故不影響生產,預定十二月三日打包,四日
可裝車待運。

幾天來訪查各廠生產棉衣、棉毛衫的情形,無論品質、款式、布料、剪裁
,均較民國八十年時的產品進步甚多,顯示全椒縣承包這批賑災衣物負責
盡職的態度。另外黃華德師兄、鄧春治師姊的努力,亦功可可沒,深值讚
歎!


全椒捐米參與發放


十二月三日,來全椒縣已有六天,由於早出晚歸,晚上又有會商,或拜訪
過去抗災協會的老朋友,常忙到深夜,一直沒有機會瀏覽縣城風光,今日
出去走走。

記得民國八十年十月來全椒時,大概是災後不久,百廢待舉,縣裡雖見單
車陣、人潮,好像忙碌異常,但是那股灰暗、陌生的氣氛,歷久難忘。此
時此刻,已見高樓矗起,中國銀行、郵電局進駐新大樓辦公,重機廠路面
整修完成,主幹道旁也建築了噴水花園,人們衣著較前光鮮,笑容也不時
流露,連過去抗災協會的人員,此時再接觸,也收起了嚴肅的面孔,改以
和顏悅色;真與兩年前不可同日而語,感覺到全椒縣在上下共同的努力下
,已從災後重建起來。除了為他們歡喜外,我深刻體會到上人的睿智及無
求布施的可貴,也因為有這一次重臨,感受到藉事鍊心的深意。

十二月四日晚上與全椒官員及參運物資官兵會餐、動員會,均行禮如儀,
順利進行,對於這兩個會,我有幾點感想。

一、慈濟在大陸賑災,能獲得大陸軍方支援,在慈濟史上可謂空前。二、
上人贈送參運人員的導盲報時錶、熱包、薑茶等禮物,不但實用,並有紀
念價值;用心細膩,無微不至,深深地感動了當地官員及軍人。三、恭讀
上人的慰問信時,可體會現場聽眾的專注與敬仰。四、介紹熱包的使用及
報時錶的功能,頗能引起與會人員的好奇與興趣,在座慈濟人均能感染到
熱忱瀰漫,溫暖了每個人的心,已無視窗外的寒冬。五、全椒縣政府為響
應慈濟湘西賑災,縣長汪世和當場宣佈捐出大米壹萬斤。此一義舉,贏得
滿堂喝采,在該縣經濟條件不充的情況下,不但難能可貴,並顯示愛心的
啟發,己起了很大的作用。

十二月五日,上午運輸車隊集結,見到軍車上貼滿慈濟會徽及編號,慈濟
人的內心無限歡喜與溫暖,紛紛留影紀念。是日天氣放晴,據電視新聞報
導,往後幾日也是晴天,想到一千八百公里的長途車隊在抵達湘西災區前
,不受風雪的侵襲,物資也不虞潮損,真感恩龍天護法;但願賑災時,風
雪不降,好讓災民高高興興地領回棉被等物資,過一個不虞匱乏且充滿愛
心的嚴冬。

十二月六日,清晨六時,微曦初展,冷風澈骨,車隊分兩路出發,一隊由
吳參謀長率領,從全椒直奔湖南臨湘;另一隊由仇培領隊,趕往滁州、合
肥、安慶,在安慶集結後直奔武漢,預計七日晚全部在臨湘會合,再由湖
南省民政廳派公安人員接應,由警車前導,經慈利、大庸,再分車往災區
──桑植、永順兩縣,將物資點交兩縣幹部收儲。運貨車隊共計四十三輛
,浩浩蕩蕩,壯觀空前。


黃華德伉儷發大心


黃華德師兄的夫人李時師姊,因病住院開刀,本來黃師兄應回台陪伴,但
鑑於任務重大特電請上人同意其趕往臨湘接應物資。事後獲悉李時師姊基
於因緣殊勝,堅請上人准許黃師兄留在大陸處理賑災物資,此種為苦難眾
生付出的胸襟,真是兩位大菩薩。

月昭師姊、炳榮師兄和我,見全椒的賑災物資已全部上路,遂將上人託人
帶來的薏仁粉及豆元粉各五包,加上我們的熱包,一併帶到官渡鄉,轉交
史愛萍小姐保養身體。

分別才幾天,史小姐清廋許多,氣色亦差,據其母告知,連日來患感冒,
又無食慾,一直擔心自己身體,情緒極差,所以臥病在床。張師姊即趨前
坐在床沿,噓寒問暖,婉言開導,並當場調製了一杯豆元糊,看她津津有
味地吃著,直讚很香,我們才放下心中一塊石頭。


與河堤上的老奶奶重逢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二年前月昭師姊隨王端正副總執行長來全椒評估災情
時,捕捉到乙幀:赤著雙腳,提著一串剛捕到的小魚,踽踽行在河堤,面
目枯灰,欲哭無淚的老婦人,此張照片刊在慈濟道侶上,曾引起極大的迴
響,事隔迄今,伊人安否?很多人關心。透過民政局高大貴局長及前賑災
協會會長龔金龍先生的協助,我們在陳淺鄉甘一慈濟村,找到了謝紹雨老
夫婦。謝老先生,今年六十六歲,謝老夫人六十二歲,看來較二年前胖了
許多,經過月昭師姊仔細端詳,確認是當年的老太太。他們另有一位兒子
同住,三人獲配本會捐建的小套房一棟,樓上讓待婚的兒子住,夫婦倆住
樓下,庭院、豬舍、廚房、客廳及房間均打掃得滿乾淨,樓下一個房間
堆滿稻穀,兩老告訴我們,當初獲得本會捐助房屋、衣物及卅二斤山優雜
交稻種,今年大豐收,共收成八千多斤,並有儲存的地方;那分滿足、喜
悅、感恩,溢於言表。他們一再留我們吃飯,鄰居也圍攏過來幫腔,並一
起表示感恩。我真想把這一幕情景搬到所有慈濟人面前,共享那分布施後
的快樂。

十二月七日,早上訂的是九時廿分飛長沙的班機,為免在南京因塞車而誤
點,我們一行三人起個大早,將行李打包好,六時半搭車直奔南京機場。
豈料班機延誤到下午一時卅分,直到下午三時方抵長沙機場,車行約一小
時,抵達湘江賓館。十天來在全椒因熱水供應不正常,未能好好梳洗,此
時終於可在三星級旅館的浴室裡,大大地高歌一曲了。

晚上七時許,黃華德師兄、鍾經理及長沙被服廠的姜廠長來會合,談到棉
被已全數運到災區,鄧、胡兩位師姊、林景猷、林勝煌及張文章三位師兄
忙著清點。

十二月八日,黃華德師兄等三人原本計畫前往臨湘接應車隊,後來因龔處
長另加派公安人員去接,所以改隨許玉摘、劉菊蓮、張月昭、葉炳榮、施
鴻祺、張文郎、陳禎雄、陳義明、梁安順、楊亮達和我,七時正自長沙出
發,經常德、慈利、大庸,往桑植。

出了大庸,車行約一小時,即沿山路盤旋而上,霧氣甚濃,略帶細雨,隱
隱地感覺到高山地區陰冷的氣候。車抵桑植已晚上十一時,十五個多小時
的車程,如體力較差,是無法適應的,所幸我們對即將到來的賑災工作充
滿了很高的期許,加以沿途有許玉摘師姊介紹先前來過的見聞,或瀏覽窗
外景色,並不覺得路途艱苦。

抵達桑植縣政府招待所,已見鄧春治、林景猷、林勝煌、張文章等師兄姊
及該縣民政局鄧大幹等多人迎接,到了目的地,又感受到這麼多溫情,全
身疲憊一掃而空。進了房間稍作安頓,縣府官員略為寒暄,即到四樓會議
室開會,討論場地佈置細節,一直到凌晨,方回到房間休息。


親勘兩縣各發放點


十二月九日,上午所有工作人員再到四樓會議室討論發放會場佈置、動線
規畫等問題。為了方便賑災團來臨時,所有人員能即刻進入情況,大家決
定以圖表顯示流程,並預先規畫工作崗位。經過師兄姊的同意,由淑照師
姊草圖,大家過目修正後影印,每人一份。中午鄧師姊、黃華德、鍾經理
、施鴻祺、林景猷、葉柄榮、陳禎雄、張月昭前往大庸接應車隊。張文章
師兄在我們來前已受風寒,聲帶咽啞,頭痛欲裂,仍堅持隨行,我們見其
體力不支,為免病情加重,勸其在屋內休養。陳義明和我則由林勝煌師兄
引導,到縣府體育場,勘察發放總點的位置。

從招待所到體育場,步行約五分鐘,在縣城南邊,西臨灃水,位置寬敞,
可容納四、五千人,司令台是三層建築,可避風雪,兩邊均有出入口,是
理想的發放點。由於此處僅發放赤溪鄉六九八戶,二千七百三十八人的物
資,發放當天除了舉行隆重的儀式外,縣府黃縣長並將發動民眾前來觀禮
,就場地而言,是最佳的選擇。下午到車程十餘分鐘的瑞塔舖鄉察看,該
縣已做準備,人員也做編組,但是動線僅設一條,影響發放流程及時效,
經過我們重新規畫,該鄉亦能迅速配合改善。

晚上十時,永順縣派來兩部車接許玉摘、楊亮達、梁安順、張文郎、劉菊
蓮等人到永順工作,我們見天色已晚,霧氣又重,加上路況不佳,勸眾位
師兄姊明天再走,但是慈濟人責任心重,為爭分秒,連夜趕路。

十二月十日,上午再到體育場詳細規畫動線,張文章師兄病體未癒,但也
隨行。下午等候瑞塔舖鄉政府人員來討論發放流程等問題,該鄉效率很高
,見面已將工作項目、動線、物資存放點、人員編組等,均以書面資料打
字交給我們,這一鄉的發放工作,我們認為會順利進行。晚上黃錦益、施
啟智、王宗雄、呂茂元、黃文玲等五位自台安抵招待所。

十二月十一日,陳義明、林勝煌和我前往空殼樹鄉與當地鄉政府人員協商
發放事宜,行前鄧師姊告訴我們,該鄉在登錄列報受災人員名冊時,不夠
誠正,鄧師此次再來,已接到災民投訴。縣政府亦很坦白地告訴我們確有
此情,要我們到後詳細了解並予規勸。當我們接觸到鄉幹部時,確實體察
出那一股冷漠及不信任的態度,即向鄉幹部提出二點:一、慈濟一向以誠
正信實從事各項工作,尤其在賑災方面,希望災民確實領到救濟物資,不
願事後聽到該領的未領,不該領救濟物資的卻領了。二、我們是來傳達台
灣同胞的長情大愛,鄉政府官員既是為人民服務,當然能配合我們做好此
次賑災。

接著該縣民政局社救股股長王正亞,將這些日子接觸到的慈濟人及看過「
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這本小冊子後,內心的感動及心得,以感性的語言
向鄉幹部宣訴。看到鄉幹部動容的表情,及一些年輕人要求見見上人的法
相,我相信已軟化了他們的心,將會全力配合我們賑災。緊接著林勝煌師
兄講解發放流程及動線規畫,該鄉工作人員均改以主動、積極的態度配合
,內心至感欣慰。


不眠不休看守賑災物資


十二月十二日,早餐後,春治師姊囑陳義明和我留在縣城體育館清點物資
運送到鄉的工作情形,其餘隨鄧師姊分訪各鄉,勘察發放點。除赤溪鄉因
在縣城體育場發放,其餘八個鄉的物資均運送完畢,經過盤點,陳師兄將
清冊整理好交給淑照師姊。在整個分運過程,我們了解桑植縣政府已全力
動員,就以體育館收儲的物資而言,自十二月一日起,該縣派出民政局張
副局長、馬主任、辦事員鍾家江及兩公安人員全力看守,吃、睡均在館裡
,十幾天來未曾回過家,這種敬業精神令人感動。從聊天中,發現他們已
非常瞭解慈濟,也感佩台灣同胞那分真摯的關愛,尤其對「證嚴法師的慈
濟世界」非常感興趣與喜愛,從書中感受到上人那份悲心宏願。這一批工
作人員對台灣現況充滿好奇,也關心慈濟團體,幸有陳義明師兄在場,以
他對慈濟的投入與淵博的知識、標準的國語,均能一一給予詢問者滿意的
答覆。在單調的搬運清點工作中,有陳師兄妙語問答,紓解了許多人的疲
憊,真是功德無量。

十二月十三日,早餐後,留二位師兄前往赤溪鄉,拜訪鄉幹部並討論發放
事宜,其餘師兄姊由鄧師姊帶領,分乘三部車前往四方溪鄉。該縣距離桑
植縣城七十八公里,出縣城約廿分鐘後,即見石子路面,不久即盤旋山路
而上,此時遠離城囂,沿途清幽,風光綺麗,景色怡人,有如圖畫,雖在
陰雨中,不為淒風陰雨所苦,反覺得心曠神怡。施鴻祺師兄遍遊世界各地
,見識廣博,亦認為通往四方溪的路上,景色絕佳,遍地是寶,沿途山巒
起伏,車行懸岩絕壁,溪水潺潺,清澈見底,江色木瓜子(當地人稱謂)
晶瑩剔透,翠綠草木,漫山遍野,景緻有如中橫或蘇花公路,可惜未能善
加規畫,加上土家族有燒山耕種的習俗,所以森林不再,水土保持不易,
造成災害頻仍,四方溪的景色已屬難得一見。


發放團在風雪中抵達


車行約二個半小時,抵達四方溪已近中午,團員隨即以泡麵果腹。據當地
鄉長告知,該鄉四面環山,約有二百多條溪水圍繞,是灃水三個源頭之一
,故為該鄉得名由來。鄉內僅見一條主要街道,零星散佈一些小店,貨物
極為稀少。居民散居附近山邊,靠羊腸小徑聯繫,建築以木材、石塊為主
,鄉政府為混凝土的三層建築,人口約有五千餘人,此次並未遭水患,但
年年歉收,人民平均所得不足人民幣一六○元,每年均需縣府補助。如鄉
人欲往縣城,單程車資為九元二角,將近一個月的生活費,貧困不言而喻


和鄉政府座談發放事宜後,眾位師兄姊巡禮該鄉,黃錦益、施鴻祺、施啟
智拍錄該鄉極為簡陋的診所,診所內長駐赤腳醫生及護理人員三人(係醫
生眷屬),縣政府每年核發該診所人民幣二千元,內含醫生薪資。病床由
木板拼湊而成,非常簡陋,牆壁通風見光,掩不住寒冬侵襲,藥品均為一
九八六年產品,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我們在該鄉逗留到二點半,因路遠
山道難行,為免摸黑行路,打道回招待所。

十二月十四日,上午在縣政府二樓大禮堂與該縣派出協助賑災的工作人員
座談。鄧師姊提議將慈濟人與縣府人員混合編為四個組,我們咸認適當,
一方面交流經驗,一方面增進雙方友誼,更重要的是能傳遞慈濟精神,可
謂一舉數得。

中午在招待所整理文宣、禮品。下午全體隨鄧師姊往大庸,準備迎接副總
執行長王端正所率領的賑災團來臨。當我們抵達大庸,已下午六時許,此
時天色漸暗,點點雪花飄落,氣溫遽降,內心隨著為之一緊,除了掛念大
隊人馬行程安全外,更擔心明天的發放工作。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溜走,
到預定的時間仍未見賑災團的車隊,大夥兒都默默地祈禱來人的平安,尤
其是鄧、許兩位師姊更是坐立不安,連忙聯絡縣府公安人員派車前往來路
探個究竟。

一直到晚上九點半傳來消息,賑災團已近大庸,大家才放下心,歡悅地在
屋外,迎著風雪,列隊恭候。等見到王副總執行長、融師父、旻師父及慈
濟人下車,那分高興、雀躍,無法以筆墨形容,大夥以「祝福您,無量壽
」的歌來表達內心的喜悅與歡迎。晚餐後,大隊人員分成二路往桑植、永
順,準備明日緊湊的發放工作。

我們這一路到桑植縣招待所已近午夜,稍作安頓後,大夥即往會議室,由
先遺人員向總領隊王副總執行長、常住師父及剛到的慈濟人簡報,並做好
工作分配。


感恩藉事鍊心的機會


十二月十五日至十九日五天的發放工作,照計畫非常緊湊地進行,每一位
團員均不畏早起晚歸(五時半起床,六時半早餐,七時出發),非常歡喜
地做這一份千載難逢的工作。我有幾點感想:

一、此次湘西賑災,大陸中央國務院、民政部及中佛會都非常重視,派副
部長及副秘書長親來湘西,參加本會在桑植、永順兩地總點的賑災發放儀
式,並致詞讚歎與鼓勵,此為一九九一年本會在大陸賑災以來,大陸官員
參與層次最高的一次,意義深長,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是肯定慈濟的作為
、接納台灣同胞的長情大愛。

二、在賑災過程中,無論縣府官員、鄉政府幹部及災民,了解慈濟後,很
多人表示願意參加慈濟或學習慈濟精神,這一分清淨無染的長情大愛,深
得血脈相連的同胞的認同。例如黃縣長、鄧大幹局長、王正亞股長、鍾家
江、及空殼樹鄉糧站劉主任等等,均表示要學習慈濟精神或參加慈濟。凡
華人都認定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我們不但希望中國人康樂富足,更
希望中國人有這分清淨無染的大愛,促進世界人類和平共處。

十二月廿日至廿一日,回程歸心似箭,已無心瀏覽。平安回來的感覺真好
,感恩海峽兩岸所有為賑災付出心血的人,更感恩當地災民,為我們提供
藉事鍊心的機會!